把青少年變成“四無”的不是網路而是現實世界

近期,《半月談》與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等機構共同合作,在全國若干省份調研發現:學習無動力、對真實世界無興趣、社交無能力、生命無價值感的“四無”青少年越來越多。

調查顯示,“四無”青少年都與網路有關。那麼,可以說網路是造成“四無”青少年的罪魁禍首嗎?

筆者認為,造就“四無”青少年的根本原因,不在於網路,而在於現實世界。不是青少年沉迷網路導致他們逃避現實,而是逃避現實才導致沉迷網路。

在逃避現實的眾多原因中,有一個較少被關注,卻又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就是控制感。《控制論與健康心理學》一書的作者總結:控制感和自信、樂觀相關;不可控感與恐懼、焦慮、抑鬱明顯相關。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會有這樣的體會,如果一件事在自己的能力掌控範圍內,就會輕鬆處理,效果也會比較好。如果一件事情超出了我們的認知和能力範圍,處於一種失控的狀態,很多人會產生負面情緒。也可以說,面對諸多不確定因素,會讓人感到抓狂、沮喪、無奈,甚至產生挫敗感。

這樣的體驗,不僅是成人,青少年也會有同樣的感受,甚至更強烈。在成長的關鍵時期,如果不能掌控自己的時間、空間,又與父母、老師、同學缺乏親密關係,現實生活無趣,他們體驗到的就是強烈的失控感。情緒影響行為,一些出格甚至是觸碰法律的行為,往往就是在壞情緒的影響下衝動產生的。

當現實世界沒辦法給青少年提供控制感的時候,網路世界卻向他們敞開著大門。

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他們嚐到了“控制”的成就感。可以自由地定義自己的年齡、性別、職業,可以設計自己的性格、興趣愛好,不用顧及現實世界中的自己,既可以打造一個理想的完美的自己,也可以扮演一個完全反面的自我,“天使”與“惡魔”還能自由切換。能夠突破地域限制,憑不同的“面具”在全世界尋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認同、互相欣賞、相互鼓勵,甚至根據共同的夢想組成一個團隊,並且為之計劃、付諸實施。虛擬世界裡的虛幻目標,讓很多人有了學習新技能的動力,網路也成為生命價值的重要依託。

如此,現實世界中的“四無”,在網路世界裡成了“四有”。

怎樣幫助“四無”青年在現實世界中也成為“四有”青少年呢?

筆者認為,除了青年自身的努力之外,家庭、學校、社會、國家都需要做出努力。

首先,家庭要為青少年創造參與家庭事務的機會。青少年是家庭中的重要成員,他們對家庭的責任應該是多元的,而不僅僅是努力上學考好成績。能夠幫助父母做家務、照顧老人、照顧弟弟妹妹、裝飾居家環境,共享家庭資訊,共同決定家庭大事,等等。在參與家庭事務的過程中,青少年就能更加了解家裡的每一個人,體驗自己對家庭的價值,也能獲得對家庭生活的控制感。

其次,學校老師可以幫助青少年進行階段性的自我評估,包括自身的長處、短處、優勢、劣勢,引導他們設定符合自身能力的多元化學習目標,協助他們制訂學習計劃。通過這些方式,讓青少年可以對學習進度、收效有一定的掌控,而不是完全被動地接受分數評價。因為分數評價的單一性,有可能讓排名靠後者給自己打上“失敗者”的標籤。

社會要為青少年提供參與實踐的機會。讓他們在實踐中瞭解社會,更早一點明確自己未來的社會角色,能夠更好地對自身的學習進行規劃,並付諸努力。

此外,國家要在法律層面為青少年創造安全的現實生活空間。切實落實《未成年人保護法》《義務教育法》等與青少年利益密切相關的法律法規,做好青少年普法教育工作,幫助青少年瞭解自身擁有的權利和責任,瞭解如何通過法律的手段保護自己的正當權益,也瞭解自己應該如何履行應盡的義務。

現實生活豐富,朋友相處有樂趣,未來發展有期待,這樣的美好生活一定能阻止產生心理危機,阻止更多“四無”青少年的出現。(羅世偉)

來源: 中國青年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