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生病更可怕的是什麼?

今天聊一期心理治療話題。

每個人都有崇拜的人。

比如貓叔是非常崇拜臺灣曾仕強教授的。

從他的講課中,可以汲取大量的人生智慧。

他講過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

有一個人去算命,算命先生告訴他,你今天有血光之災。

這個人不相信,回去以後,把家裡門窗都關起來,躺在床上,鑽在被窩裡,準備一天都躲在床上,就是要讓你算命先生算得不準。

結果,屋子外面有個人,玩彈弓,石子穿破了他家的窗戶,打到他床上的鏡框,砸了下來,不偏不倚,砸到了他的腦袋。

這個人從此以後對那個算命先生服帖的不得了,哎呀,算得太準了。

曾仕強教授說,如果是我被人算到有血光之災,我是不會相信的,這一天做事情我都稍微小心一些,稍微提防一些,就可以了。


然後貓叔看到了一堆評論黨來了。

曾仕強這個人,說話簡直莫名其妙。

既然你不相信,你還小心啥呀,你還防備啥呀?

後面點贊無數。


貓叔初看的時候,也覺得,對呀,曾仕強教授說話怎麼顛三倒四呢?

你既然不相信,你小心個什麼勁呢?你還提防個啥呢?


後來仔細看了幾遍,才發現其中的奧妙。

被鏡框砸到的人,他是真的不相信嗎?

他這種過度緊張的反應,早就暴露了他內心深處,對這件事情,已經深信不疑了。

所以他無論做什麼努力,都只不過是在促成這個血光之災的實現而已。


而曾仕強教授,是既然遇到這樣的預警,那麼稍微小心一些,也不用太放在心上,這個預測,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提醒,你要小心一些啊而已。

反而證明,他本質上,並不相信這個事情。

就好像,有些牆角,為了防止男人們過去隨地大小便,會在牆上寫下:隨地大小便,全家遭殃。

人們會對這樣的詛咒嗤之以鼻,奇怪的是,大家還真的不過去了。

雖然不相信,但我規避一下,總是沒有錯的。

曾仕強教授,是這麼一個意思。


為什麼貓叔要說這個事情呢?

因為貓叔在診室裡,遇到太多這樣的病人了。

我這個指標有點問題,我將來會不會得癌症啊?

我血壓高起來了,以後會不會腦出血中風啊?

我血糖有點高了,我以後是不是要終身服藥,打胰島素了啊?

我經常心情不好,是不是要得抑鬱症了啊,我以後是不是會跳樓啊?


貓叔看了曾仕強教授的例子,才恍然大悟,自己是怎麼判斷這些病人的呢?

非常簡單。

跟曾仕強教授的這個例子,如出一轍。

就看這個傢伙,對自己身體狀態的緊張程度。

因為擔心得腫瘤,每天都在查閱預防腫瘤方案的,預防腫瘤食譜的、腫瘤早發現早知道的。

因為血壓高,自己買了個電子血壓計,每天都要量上三次、四次的。

因為血糖高,天天拿了個針頭在扎手指,測血糖,看見血糖低就開心,看見血糖高就愁眉苦臉的。

懷疑自己得了抑鬱症,最關心跳樓新聞的,看到那種抑鬱症文章就閱讀的如飢似渴的。


以上只是舉例,凡是表現出,過度緊張擔憂的,那就永遠在路上了。

只是早晚的事了。


如果只是隨口問問,那麼只不過是表達對於病情的擔憂而已,貓叔就事論事,根據患者的身體情況,分析一下疾病的預後、預防、生活注意事項,病人往往也就釋然了,配合治療干預,身體狀態也容易往好轉的方向前進。


所以有時候,一個病人,好不好治,醫生是可以一眼看到未來的。

這個病人糾結得不行的,對身體上每一個細胞都有感知的,不能接受身上有任何不適的,統統都屬於難治性病人群體。


雖然貓叔是個醫生,但是這幾年,我越來越感覺,巫師這個職業,還是有必要存在的。

以上這些人群,更需要巫師類的職業,去幹預引導他們。

或者再直白一些的來說,這類病人,是需要騙、需要哄的。

要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把他們從這種過度緊張的狀態中,引匯出來,他們才有可能性,真的配合治療,走向康復。


這些人表現出來的特質,跟那個回家緊鎖門窗的人,如出一轍。

早就自我心理暗示,必定要受血光之災了。

上天入地,無處可逃。


所以黃帝內經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上工調神。

調的哪門子神啊?

轉不良心理暗示為良性心理暗示。

隨著閱歷的增長,貓叔越來越覺得,各類心理治療師、催眠師、牧師、阿訇、方丈,都是非常有必要存在的。

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

誰能轉變病人悲觀絕望的不良心理暗示,誰就是上工。

否則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


過去有句話叫:信巫不信醫者,不治。

但是現代醫學發展了那麼多年,佔據了統治地位以後,人們因為過度相信醫,以為醫是絕對正確的,又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再加上利益鏈的存在,到處製造恐慌和焦慮,導致人們自己心理暗示自己,小病變成大病、大病走向死亡。

在籠子裡關久了,給你開啟一扇門,你都不再相信,你能離開那個籠子了。


沒有任何預測是絕對正確的、沒有任何發展軌跡是一成不變的,就算他們成立,只要你還活著,在那個結果出來之前,都有干預改變那個結果的可能性,完全沒有必要自我心理暗示,把康復和生的希望拱手相讓。


交警給你貼了罰單,你都知道要辯論幾句,醫生給你下個結論,你就那麼老實的接受了?


前一陣,送你一朵小紅花的歌手,趙英俊因為肝癌離世。

他在去世前,錄製了一段視訊,就是非常樂觀和陽光的告知大家,當你們看到我這段視訊的時候,我就不在人世了。

大家點贊啊、感動啊、這個人在疾病面前,真的是樂觀啊。

在貓叔看來,這哪裡是樂觀啊?

七八成以上認定自己是不行了,這分明是悲觀嘛。

只能說他面對死亡,很豁達、很坦然,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

一碼歸一碼。

有些東西所以比生病要可怕的多。

至於是什麼東西呢?

每過幾年看一遍貓叔的這篇文章,應該都會有不同的答案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