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抑鬱?是幻覺?還是世間真有龍?三眼人?

最近記憶越來越不好了,以前寫的又刪掉的夢境,也不願意再回想再重寫了。思慮再三,這件事還是記錄下來吧!免得以後真的想不起來了。

表面看起來,我跟普通寶媽沒什麼兩樣。一日三餐,柴米油鹽沒什麼特別的。不能跟身邊的人說,說了也沒人信,說我瘋了神經了也不無可能。孩子也不能說,說了怕影響他們的學業和人生觀。跟誰說呢,會相信嗎?會理解嗎?大多數會以為我要去看醫生了吧!如果有人跟我說這種事,估計自己也是不耐煩的以為這個人有毛病吧!在這裡說出來心裡的祕密,或許就放下了吧!解脫了吧!

這是我的真實經歷,我也希望是一個夢,是假的。可它確實是真的。眉心的那滴水也在提醒著我。好幾年前,我身體很虛弱,左手大拇指側邊起了一個疣,我無意中翻手機看到一個方法。說是拿三顆黑豆,每個在疣上劃七下,然後把它們種下,等三四天發出芽了,拿開水把它澆死,那個疣就會消失。好像說什麼時候不要去看它。剛好那天冰箱裡恰巧有黑豆,自己又去衚衕裡廢棄的印刷廠門口挖了一把土。劃過疣的黑豆被我種在土裡面,澆了水,三、四天後果然發了芽,趕緊燒了開水去澆。自己終是好奇心勝去看了它。看完就會到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

也不知道怎麼睡那麼快,自己在夢裡走了出去,站在門口。看到了一條龍,和年畫裡沒什麼兩樣,只是現在想不起來是什麼顏色了,龍身上坐了個小人,從我挖土的老印刷廠門口一直來到我家門口,地上的土全都翻了起來。到我面前了,我趕緊扭頭回屋,一回到客廳,我醒了。想抬起頭,感覺眉心處有一滴水,我伸手去摸,什麼也沒有。隨著我坐起來,那滴水在眉心轉了一圈。似水似氣的,說不上來,還有順著鼻樑往下流的趨勢。

本來也沒有什麼,也沒怎麼當回事。日子一天天過去。直到有一天清晨,兒子剛睜開眼看著我,說了句,媽媽你眉毛中間有隻眼睛。我一激靈,趕緊問問孩子,你害怕嗎?是什麼樣的眼睛?兒子說不害怕,你是我媽媽呀!那個眼睛和你本來的眼睛是一樣的。只是有點奇怪而已。再問的多了,媽媽可能我看錯了吧!又看不到了。本也以為孩子胡說呢,可之後的幾天,兒子又是剛睡醒時看到了兩次。那時他也才五、六歲吧!孩子話而已吧。後來又遇到夢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困惑了,我是誰?這是為什麼?我解釋不了,就告訴自己說,假的,都是假的。全是假象和幻覺…………

後來查了好多資料,看到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小人騎在龍的身上的物件。難道曾經有人看到了和我一樣的?迷迷茫茫,混混沌沌,一邊是生活中依然要為了溫飽而活著,一邊是對這種外表衣著失去了興趣。

是抑鬱?是幻覺?還是塵緣深種?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好好活著,為孩子,為父母,要正常的健康的活著!我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有個可以供孩子們玩耍的院子,種上花花草草,有個溫暖舒適的家。我內心隱隱約約的知道,當我兩鬢的白髮重新長出來時,我就什麼都知道了。曾經的我年少白頭,只兩鬢有白髮。後來去了南方回來後轉黑了。也許到白髮重生時我也七八十歲了吧。什麼都能徹底放下,明心見性了吧!

為了正常的生活,不管看到了什麼,夢到了什麼,都是假的,假的,全是幻覺。這樣自己才不會是不同的那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