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普利策獎(The Pulitzer Prizes),又名普利策新聞獎,是根據美國報業巨頭約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的遺願於1917年設立的獎項,後發展成為美國新聞界的最高榮譽獎。現在,不斷完善的評選制度使普利策獎成為新聞領域的國際最高獎項,被譽為“新聞界的諾貝爾獎”。

一個世紀以來,普利策獎一直是新聞業的標杆,與美國社會一同經歷了戰爭硝煙、政治醜聞和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從最初的新聞獎,到後來設立的包括文學、藝術在內的綜合獎項,其影響力歷久不衰。

下面是上世紀最著名的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每一張照片就是一段歷史。

1968年“生命之吻”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這張照片有一個相當戲劇性的背景,攝影師羅科莫拉比託在路上駕駛時,發現一名被4160伏電壓擊中的電工倒掛在安全帶上。他叫了一輛救護車,與此同時,另一名巡線員爬上來,通過人工呼吸成功救出了他的同事,莫拉比託在現場抓拍到了這張贏得現場新聞獎的照片。

1966年“逃離安全”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這是一幅越南母親帶著孩子試圖遊過這條河,以躲避食人魚襲擊行動的畫面。當年,拍攝者佐田敬二的照片獲獎後,他就在當地尋找照片裡家庭成員,並將獎金的一半給了他們。

1958年“信念與信心”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這是在華盛頓唐人街的遊街活動中,警官莫里斯·庫利南和兩歲男孩艾倫·韋弗的照片。警察警告小男孩不要離龍太近,就在這時,威廉·C·比爾在相機中捕捉到了這段對話,普利策獎委員會稱之為“一張吸引人的照片,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63年“來自教派的援助”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評委對赫克託·朗登拍攝的這張照片中戲劇力、影響力和構圖共存的方式表示讚賞。這是一張顯示一個受傷的士兵向牧師求助的畫面。朗登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拍到這張照片的,因為拍攝背景相當混亂:委內瑞拉加拉加斯附近的一個海軍基地的海軍陸戰隊發生叛亂,子彈在空中飛來飛去。

1969年“科雷塔·斯科特·金”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1968年4月,在馬丁·路德·金的葬禮上,科雷塔·斯科特·金和她的女兒伯妮絲在悲痛中的一張照片被莫內塔·斯萊特拍了下來。在遇刺的前一天,馬丁·路德·金向他的支持者保證,他不怕死,種族壓迫在未來可能會被打敗。

1973年《恐怖戰爭》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尼克16歲開始拍照。他本人受了三次傷,並持續報道越南戰爭,然後因這張照片獲獎。照片顯示一名9歲的越南女孩潘提金普在凝固汽油彈襲擊後朝鏡頭跑去。尼克帶著她和其他孩子去了醫院,她在那裡住了14個月,經歷了17次手術,最後才回家。

1944年“返鄉”。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羅伯特·摩爾中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服役後乘坐返回的火車,離開家16個月後,這名士兵與家人團聚,攝影師邦克抓住了那一刻。


1954年:“在河底橋上營救”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第一位女性也是第二位獲得普利策攝影獎的業餘攝影師,弗吉尼亞·肖,在她的柯達布朗尼相機上拍攝了一張戲劇性的照片,相機上只剩下兩次曝光。當她帶父母出去釣魚時,他們目睹了一場卡車事故,導致駕駛室懸在離皮特河大橋40英尺的地方。

1976 “消防通道倒塌”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斯坦利·福曼獲得的普利策攝影獎的照片。一個19歲的女孩和她兩歲的教女從波士頓一間著火的公寓的消防梯上摔下來,那一刻永生難忘,這導致了美國通過了新的消防梯法。小女孩在墜落中倖免於難,她落在教母身上,教母因多處受傷在數小時後死亡

1951年“朝鮮難民穿越失事橋樑”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在南北朝鮮戰爭期間,馬克斯·德斯福爾(Max Desfor)是隨同美國前線部隊旅行的攝影師。1950年12月4日,當他開車在平壤附近行駛時,他注意到一座被炸燬的橋上有數百名戰爭難民試圖穿越這座橋到達大東河的對岸。天氣很冷,馬克斯回憶說,由於氣溫很低,他幾乎不能按快門按鈕。

1945年“硫磺島升旗”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這張照片是約瑟夫·羅森塔爾在太平洋戰爭的最後階段拍攝的,照片中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在硫磺島蘇里巴奇山(Mount Suribachi)頂上升起國旗。

1955年“海邊悲劇”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約翰·L·岡特(JohnL.Gaunt)在波濤洶湧的海邊講述了一個悲劇,一對父母意識到他們剛剛失去了孩子。麥克唐納一家沿著海邊走著,他們的兒子邁克爾在附近玩耍,不知不覺地爬進了海浪中。

1949年“貝比魯斯鞠躬”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運動場上的第一張獲獎照片是在喬治·赫爾曼·埃哈特(又名“貝比·魯斯”)的最後一場棒球比賽中拍攝的。儘管納撒尼爾·費恩是當天眾多攝影師中的一員,但他最成功的地方還是真實地捕捉了魯斯穿著3號球衣,用棒球棒當柺杖,全場歡呼的瞬間。照片拍攝兩個月後,魯斯去世了。

1964年“魯比射殺奧斯瓦爾德”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攝影師羅伯特·希爾·傑克遜負責報道李·哈維·奧斯瓦爾德因謀殺總統肯尼迪被判刑後被送往鄉村監獄的過程。由於行動發生在達拉斯警察和法院大樓的地下室,傑克遜不得不從戰略上調整自己的位置,以儘可能地拍出最好的一張照片,他拍攝這張照片時遭到了一名男子的阻擋,他不得不跳起來,在魯比向奧斯瓦爾德開槍時按下快門。


1960年“何塞·羅德里格斯的最後禮節”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由菲德爾·卡斯特羅領導的部隊處決的數千人中有前士兵何塞·羅德里格斯(Jose Rodriguez)。在這裡,他被槍擊隊判處死刑。照片是安德魯·洛佩茲拍攝的,他報道了古巴革命。

1974年《歡樂爆發》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雖然這張照片顯示了羅伯特·斯蒂姆上校從北越的一個戰俘營回家時,一家人團聚時的欣喜若狂,但它有一個悲傷的背景。他的妻子在他回家的前三天給他發了一封信,告訴他他們的婚姻已經結束,所以斯蒂姆自己承認對這張本應代表希望和治癒的照片有著複雜的感情。

1961年“東京刺殺”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日本東京。右翼學生山口大冢(Otoya Yamaguchi)在東京日比谷廳(Hibiya Hall)演講中暗殺了社會黨主席淺沼英二郎。

1978年“羅得西亞游擊區三張照片”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J. Ross Baughman拍攝的一系列照片描繪了羅得西亞安全部隊對囚犯實施的暴行,並對其真實性和細節提出了質疑。

1980年“在伊朗射擊小隊”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首先,為了保護照片作者,匿名授予了該照片獎。它顯示11名庫爾德人被阿亞圖拉·霍梅尼的伊斯蘭支持者槍殺。

1943年“水!”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普利策攝影獎的第二位獲獎者,弗蘭克諾埃爾拍攝了一名海員在救生艇上伸胳膊討水的照片。


1942年“福特突擊隊暴動”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此影象是在1941年福特製造廠工人罷工期間拍攝的。顯然,彌爾頓·布魯克斯(Milton Brooks)非常迅速地捕捉了它,將相機隱藏在外套的後面,同時與人群混合,這樣他就不會被注意到。

一名土耳其婦女哀悼死去的丈夫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1964年3月20日,塞普勒斯Ghaziveram。一名土耳其婦女哀悼死去的丈夫,丈夫是希族塞人和土族塞人之間塞普勒斯內戰的受害者。


越戰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1966年2月24日

越南戰爭期間的隋鳳峰戰役之後,一名越共士兵的屍體被拖到一輛美國裝甲車的後方,前往墓地。

1966年2月23日至24日夜,美國和澳大利亞軍隊與越共和北越軍隊作戰。戰鬥發生在滾石行動上,這是美國的一項主要安全行動,旨在保護工程師在30歲的譚平附近修建戰略道路。邊和空軍基地西北方公里。2月24日上午,很明顯,越共和北越軍隊遭受了慘重損失,有近500人喪生,而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傷亡人數相對較小,有11人喪生和74人受傷。

第一位高中黑人學生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1958年,Dorothy Counts,種族隔離廢除後第一位入Harry Harding高中的黑人學生,在她第一天入學時被白人學生嘲笑。

1981年,烏干達飢餓中的孩子和傳教士的手。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1967年“射擊詹姆斯·梅瑞迪斯”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1966年,在密西西比州的“三月對抗恐懼”活動中,民權運動積極分子詹姆斯·梅雷迪思(James Meredith)被狙擊手襲擊並受傷,傑克·R·桑內爾(​Jack R. Thornell)拍攝了獲獎照片。


1948年“男孩槍手和人質”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如果沒有兩個15歲男孩埃德·班克羅夫特在巷子裡挾持比爾·羅南作為人質的故事,這張照片可能不會如此感人。附近發生了一起搶劫案,兩名警察向埃德打聽。埃德掏出一把槍,向一名警察開槍,並把比爾當作人質。攝影師弗蘭克·庫欣(Frank Cushing)當時正在附近執行任務,他迅速評估了拍攝事件的最佳有利位置,而拍攝地點恰好是一個陌生人的後廊。

1970年“校園槍手”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史蒂夫·斯塔爾在紐約康奈爾大學的校園裡捕捉到了學生反抗一般現狀的縮影。照片顯示,武裝學生離開他們剛剛接管並關押了36個小時的大樓。

1957年“安德里亞·多里亞下沉”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哈里·特拉斯克(Harry Trask)從一架小型飛機上捕獲了豪華海上郵輪安德里亞·多里亞(Andrea Doria)的沉沒。他讓飛行員越過了事發地點,最終拍攝了16張照片,其中包括普利策獎委員會和評審團選出的這張照片。


1950年“在航展附近發生碰撞”

30張普利策新聞獎獲獎照片,一張照片便是一個故事

休假期間,比爾·克勞奇(Bill Crouch)參加了一次航空表演活動,有60,000多名觀眾因為雙翼飛機和巨大的B-29的接近碰撞震驚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