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拍到了一張絕好照片

我知道自己拍到了一張絕好照片我知道自己拍到了一張絕好照片

盧北峰

去年冬天,當我走到黃河岸邊橫亙在眼前的一座大橋橋下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這張照片的視角。我被這座高大雄偉、氣勢磅礴、綿延伸展到天際的大橋所震撼折服。當我壓抑著激動的心情對焦並連拍多張,然後在相機後背的小螢幕上看回放的時候,我知道,我拍到了一張絕好的照片。

我的腦海中不斷翻騰著各種形容詞以及它們的排列組合,想要對這張照片所釋放出的強烈氣場進行概括,但都被自己一一否決。我發現,任何一個形容詞都無法對這張照片進行概括,而任何形容詞的堆砌又顯得那麼做作、那麼“為賦新詞強說愁”。索性,就用“大橋”來命名這張照片吧。

看著這張照片,我突發奇想,是不是可以按照這樣的路數拍攝一個專題?不僅僅是大橋,也可以是當代的其他建築。要有縱深感,要有美的線條,要有錯落和別緻,要有色彩……

我知道,設立了這麼些個標杆的專題對我來說可能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面臨巨大的挑戰。我想了幾天,還是決定挑戰一下自己。於是,就有了第二張圖片。如果不是公佈了新的返京政策,使我不得不退掉了已經定好的高鐵車票和酒店客房,我會拍到第三張照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