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明朝萬曆年間,山東省武城縣郊有一個叫祝官屯的村子,村中有一英俊男子名叫陳立河。陳立河原名陳柯,少年時便已長得俊美過人。他站立河上時,河中魚兒目睹其俊美,竟忘記了遊動。士紳見狀,美其名曰:立河沉魚。陳柯由此改名為陳立河,其名字由來傳為佳話。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陳立河俊美,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家中有50多歲的老母和14歲的妹妹。陳立河沒有條件讀書考功名,鄉里人見美玉不得其所,深深為他感到嘆息。若他能考取功名,被皇帝點為駙馬也是有可能的。陳立河有過人的容貌,卻沒有那個平步青雲的命。他整日耕作在田間地頭,農作物豐收時便挑去集鎮上賣。在外人眼裡,他是一個英俊的農夫。

轉眼到了而立之年,陳立河家的大門塞滿了進進出出的媒人,有官宦人家的小姐,也有經商買賣人家的千金,也有讀書識字開館教書的先生女兒,這些人家的女子都慕其俊美前來提親。主動上門提親的人家,家境都相當好,每一戶人家的女兒也都不錯。但陳立河都拒絕了這些媒人,因為在他的心中早有了人。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陳立河喜歡的人在村南,她的名字叫孫淑姬,孫淑姬也是一個平民之家的女兒。她性格溫柔賢惠,長得貌美如花,與陳立河很般配。家中人原本以為女兒能嫁個好人家,享盡榮華富貴,但最後發現她卻愛上了陳立河。兩家人都為此發愁,但奈何二人早已經彼此傾心,孫淑姬幾次上吊自殺,家人不敢再繼續阻攔她,只得答應她嫁給陳立河。

孫淑姬與陳立河成親之後,鄉里人都羨慕不已,二人皆是本地的俊男靚女,兩家的家境雖然不好,但好在有情人終成眷屬,夫妻二人夫唱婦隨,耕作在田間地頭,早晚服侍年邁婆婆和照顧小姑子,一家人其樂融融,雖貧窮而令人稱羨不已。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萬曆二十年(1592年),日本豐臣秀吉命令加藤清正、小西行長率軍從對馬攻佔朝鮮釜山,又渡臨津江,進逼王京。朝鮮守軍兵敗如山倒,乞援明軍出兵救援。萬曆皇帝下令徵招士兵入朝作戰,隨著第一次戰役的失敗,明軍再度徵招士兵入朝。此時,在北方又爆發了寧夏之役,朝廷四處調兵遣將,長年累月作戰,兵員漸漸緊張,於是便向民間大力征招士兵。這一系列的戰爭,史稱“萬曆三大徵”

陳立河與孫淑姬成親不到半年,官府便將陳立河強制拉去當兵打仗。當時原本是三丁抽一,一戶人家三個男子必須出一個人去打仗。地方官府為早日完成徵招任務,幾乎不執行三丁抽一的規定,直接挨家挨戶拉壯丁。陳立河被拉去當兵打仗,此去必是九死一生,家中妻子老母萬分不捨,但奈何身不由己,草民之命如草芥。陳立河被拉走的那天,孫淑姬告訴他,他一定要活著回來。夫妻二人抱頭痛哭,最後不得不分離。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陳立河被抓走後,家中的頂樑柱沒有了,陳家的日子過得更加艱難。孫淑姬與妹妹陳媛媛二人主動擔起了家中的擔子,兩個年輕的女人要耕地播種,又要織布養豬,男人們做的事情都落到了她們身上。在村子裡,每家每戶幾乎都是如此。時局不好,這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一年又一年過去,陳立河起初還能隔三差五寫信回來,孫淑姬從信中得知他們已經到了遼東前線,有一次他們還進了王京。但是後來便沒有了音訊,也不見陳立河有家信寫來。陳立河生死不明,有人傳言說他在撤退時死在了遼東,卻不見官府通報。孫淑姬心如刀絞一般,但還是靜靜等待著希望奇蹟會發生。

幾年時間過去,小姑子陳媛媛長成了一個大姑娘。陳立河之母見兒媳婦盡心盡力為這個家操勞,原本貌美如花的臉上漸漸起了皺紋,青絲也漸漸有了白頭髮。尤其是每到秋季來臨,當一隊隊的返鄉兵丁回來時,孫淑姬站在村口發呆的樣子,陳立河之母非常痛心。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陳立河之母告訴孫淑姬,陳立河可能回不來了,孫淑姬還年輕,人生的路還有很長。陳家不該束縛她一輩子,她應該早點尋個好人家嫁了,陳立河他日若能回來,也絕對不會怪罪她的。孫淑姬見婆婆流著淚懇求自己改嫁,她卻堅定了決心要等著陳立河回來。她說她已經是陳家的人,陳立河走前把婆婆和小姑子託付給她,她一定不會讓他失望,她一定會等他回來。

孫淑姬的話刺痛了婆婆的心,婆婆被這個孝順、懂事的兒媳婦所感動。小姑子陳媛媛也當即表示終生不嫁,要永遠和母親、嫂子過一輩子。孫淑姬聽了小姑子的話,覺得又心酸又感動,但還是忍不住笑著對她說:“傻瓜,你還年輕,早晚給你找個好人家。”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時光飛逝,轉眼又過了二年,婆婆由於過度思念兒子,又加上身體不好與世長辭。婆婆死後,姑嫂二人將她安葬在了村外最高的一處土山包上,那樣陳立河一旦回家,她便能第一時間看到他了。

婆婆去世之後,家中只剩下了孫淑姬和陳媛媛姑嫂二人相依為命。小姑子年輕貌美,孫淑姬多次勸她答應上門提親的人家,結果小姑子就是不答應。如此下去也不是辦法,孫淑姬於是打算給小姑子招婿上門,最後選了鄰村的一戶李姓人家,準備來年成婚。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萬曆二十六年秋(1598年),一位鄰居早早起床挑水,發現陳家大門虛掩,好像一整夜都沒關門的樣子。陳家姑嫂二人相依為命,一向謹慎小心,為何會一整夜不關門呢?鄰居心生好奇,放下水桶進了陳家去看個究竟。當鄰居走進裡屋時,卻發現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在內室的地上,陳家姑嫂二人倒在血泊之中,一把鋒利的匕首插在小姑子陳媛媛胸口,鮮血染紅了她胸前的衣服,地上的血液已經發黑凝固。嫂子孫淑姬倒在一邊,脖子被利刃切斷氣管,早已經氣絕身亡。姑嫂二人死在家中,而且死相如此悽慘。鄰居見到這一幕,嚇得臉色發白、渾身顫抖,趕緊跑出門去大喊出人命了。鄰居們聽到喊叫之聲紛紛前來檢視,見到姑嫂二人慘狀,無不紛紛落淚,感嘆命運之無常,好人之短命。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鄰居和里正去縣衙報官,縣令陸成禮來到現場查驗了姑嫂二人的屍體,又傳訊了鄰居數人後,依據姑嫂二人相依為命,日子艱苦難熬便自行了斷為由,草草結案。鄰居們對陸縣令這樣判決表示不滿,姑嫂二人很明顯是被人所殺,陸縣令完全是在敷衍了事。

當時陸縣令已經接到調任公函,因此對姑嫂被殺一事不想再管,於是他大筆一揮將此案瞭解,自己收拾行李赴任去了。鄰居們見縣令不作為,也沒有任何辦法,只得將姑嫂二人的遺體裝殮後抬到村子西北角的一塊麥地裡合葬在一起,並壘起了一個墳包。這個墳包,人們稱之為“姑嫂墳”。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三個月後,新科進士高富星調任武城縣令,衙役們抬著轎子來到城郊,路過了姑嫂墳。高縣令將轎簾拉起,看著外面的一草一木。突然一陣怪風吹來,吹翻了高大人的傘蓋。衙役立刻將此事報告給高縣令,高縣令讓停下轎來看個究竟。

高縣令走出轎子,發現怪風捲著傘蓋吹到姑嫂墳上,隨後傘蓋鋪在了墳墓上像一個花圈一般。高縣令走近一瞧,墓碑之上寫著“姑嫂墳”三個字。高縣令驚訝不已,世上竟有姑嫂合葬的怪事?怪風捲走傘蓋落在墳墓之上,莫不是有什麼暗示?高縣令心中暗忖:傘蓋落入姑嫂墳,此中必然有冤情。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高縣令返回縣衙之後,立刻找來前任縣令判決的案子,又找來陳家的鄰居詢問,結果不出所料,這姑嫂墳的確有故事。高縣令看了卷宗之後,又聽了鄰居們的描述,更加確定此案是一樁冤案,陳家姑嫂定然是被人所害。為搞清案件真相,高縣令決定開棺驗屍。

開棺當日,周圍百姓紛紛前來圍觀。衙役們將姑嫂墳挖開之後,開啟棺材時發現姑嫂二人雖然已經下葬三個多月,二人屍體竟然沒有腐爛,姑嫂二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姑嫂二人死不瞑目,這讓高縣令更加覺得此案可疑。

在檢查孫淑姬的屍體時,仵作李山陽從她的嘴巴里取出了一塊人的舌頭。李山陽把舌頭交給高縣令,高縣令頓時明白了過來。於是便叫來捕頭王忠,對他耳語了一番。王忠聽了之後連連點頭,帶著幾個人迅速離去。高縣令把傘蓋撿起,蓋在姑嫂二人屍體之上,告訴她們一定會為她們的死查清真相,雪洗冤屈。隨後,高縣令讓人把墳墓重新葬回去。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第三天清晨,捕頭王忠抓來了一個和尚,高縣令當即升堂審案。王忠把那塊舌頭與和尚進行比對,發現舌頭就是和尚的,又比對了當初命案現場留下的腳印,也與和尚的一致。在鐵的證據面前,和尚無法辯駁,只得承認了殺人罪行。

和尚叫長志,乃隔壁村一個小廟中的住持。有一次,和尚長志來村中化緣時,見到了貌美如花、心地善良的孫淑姬。孫淑姬給了和尚長志不少齋飯,並讓他進家門坐著吃飯。和尚長志進了陳家的門,一邊吃飯一邊觀察,他發現陳家姑嫂二人長得都很美,而且家中並無男子,只有兩個女兒相依為命。和尚長志於是便起了歹意,準備謀害姑嫂二人。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姑嫂墳

一天夜裡,和尚長志喬裝打扮一番後,從圍牆下的狗洞鑽進了陳家。姑嫂二人白天在地裡收了很多糧食,早已經勞累得沉沉睡去,絲毫沒有察覺到和尚潛入了家中。和尚長志自以為得計,很快就摸到了孫淑姬的房間中來。和尚長志進入孫淑姬的房中,伸舌頭去親吻孫淑姬,孫淑姬突然醒來一下子咬住了和尚長志的舌頭,再一用力將他的舌頭咬斷了半截。

和尚長志舌頭被咬斷,滿嘴是血,劇痛讓他發了瘋一般亂叫。孫淑姬趁機起身下床往門外跑去,和尚長志暴怒之下追過去,一刀切斷了孫淑姬的咽喉,孫淑姬當場倒地身亡。孫淑姬死後,和尚長志不甘心就此罷手,於是便跑去隔壁房間想要糟蹋小姑子陳媛媛。陳媛媛奮起反抗,和尚長志見好事難成,於是便逃出了陳家。

和尚長志逃走之後,小姑子陳媛媛想起了孫淑姬,於是趕緊跑到孫淑姬的房中找她。結果卻發現孫淑姬已死,一把鋒利的匕首丟在一邊。陳媛媛見嫂子死去,心灰意冷之下撿起匕首刺入了自己的胸膛,死在了孫淑姬的身邊。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姑嫂墳墓碑

案情真相大白,和尚長志罪大惡極,被判斬首示眾。高縣令感念孫淑姬與陳媛媛的姑嫂之情,將她們二人申請嘉獎為“貞節烈女”。姑嫂二人的冤屈得以洗,仇人也已經伏法。對於前任縣令陸成禮的草率,高縣令彈劾之後被革職查辦。高縣令還專門找人去查陳立河的下落,結果也是沒有結果。

四百多年過去了,姑嫂的事蹟還在當地流傳。姑嫂墳還立在村子的麥地裡頭,每年都會有很多人給姑嫂墳上香,給姑嫂墳送去石碑。姑嫂墳已經成了村子文化的一部分,記錄著四百年前那一對命苦卻堅貞的姑嫂情誼。今天再去祝官屯,你還能看到姑嫂墳。

明代奇案:姑嫂二人被害,縣令擒拿真凶,四百多年往事,古墳猶存

姑嫂墳現狀

自此,明代姑嫂墳奇案,宣告結案。

參考文獻:《明朝奇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