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在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張翠山自刎是其中的經典片段。


張三丰心如刀割,又自責救不了張無忌,臉上老淚縱橫,雙手抱著無忌,望著張翠山的屍身,說道:“翠山,翠山,你拜我為師,臨去時重託於我,可是我連你的獨生愛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歲有什麼用?武當派名震天下又有什麼用?”(《倚天屠龍記》)


張三丰視張翠山為親子,當“親子”自刎於前,白髮人送黑髮人,張三丰的悲痛可想而知。


在金庸創作《倚天屠龍記》的1000多年前,宋代冷血宰相,就寫過一首悼女詩,感情真摯,字字錐心,讀來潸然淚下。


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我們一起來讀一讀王安石的這首《別鄞女》。


《別鄞女》


行年三十已衰翁,滿眼憂傷只自攻。

今夜扁舟來訣汝,死生從此各西東。


鄞【yín】女,是王安石在鄞縣任職時所生的女兒。


慶曆二年(1042年),21歲的王安石考中進士後,被調到鄞縣任縣令。


慶曆七年(1047)四月,王安石得了一個女兒,特別聰慧,王安石特別鍾愛這個女兒,以至於擔心女兒早夭。


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王安石在《鄞女墓誌銘》中記載了這一段:


鄞女者,知鄞縣事臨川王某之女子也。慶曆七年四月壬戌前日出而生,明年六月辛巳後日入而死,壬午日出葬崇法院之西北。吾女生,慧異甚,吾固疑其成之難也。噫。


俗諺說:慧極則早夭。


王安石的擔心成了真,小女兒只活了十四個月,就夭折了,悲痛的王安石將她葬在鄞縣,寫了墓誌銘。


可以想見,在鄞縣的日子裡,小女兒帶給他極大的安慰與快樂,而女兒的去世給王安石帶來極大的打擊。


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皇祐二年(1050)年,王安石被調離鄞縣,在離開之前,他來到女兒墓前,與他訣別,於是,有了這首《別鄞女》:


行年三十已衰翁,滿眼憂傷只自攻。

今夜扁舟來訣汝,死生從此各西東。


這是一幅怎樣的場景呀!


一天夜裡,一個蹣跚的老翁撐著一隻小舟,來到幼女的墓前,年近三十的他,看上去卻那麼衰老,滿臉的愁容都無法形容。


在幼女的墓前,他呆了許久許久,這是最後一次來看她了,他即將離開這裡,從此,兩個人,一死,一生,各自西東。


這一幕真是錐心。


留在鄞縣,他還可以時常到女兒墓前訴說思念,可是,一旦離開,他連一個訴說思念的地方都沒有了。他與女兒,是徹底的永別了。


南宋末年詩人劉辰翁曾評價《別鄞女》:篇末慘絕。


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在印象中,王安石是一個硬漢,是一個冷血宰相。


列寧稱他為“王安石是中國十一世紀時的改革家”。


宋神宗時,王安石官至參知政事,相當於副宰相。在皇帝的授意下,他推行變法,即使阻力重重,卻毫不畏懼,面對反對者,他統統罷黜。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可見他變法的堅決態度。


在沒有讀到《別鄞女》之前,小七一直認為王安石是一個冷酷、冷血的人。可是,讀了《別鄞女》詩,才明白,他亦是一個慈愛的父親。


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魯迅先生曾說過: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每個人都有很多面,面對工作,是堅強的一面,面對家人,是脆弱而深情的一面。也許每個人都不一樣。


但對於喪子之痛的人間慘劇,每個人的痛苦都是一樣的。


《倚天屠龍記》的作者金庸先生,也曾經歷喪子之痛。


1976年,金庸先生52歲,19歲的兒子查傳俠在美國自殺身亡,對於知天命的金庸來說,這是一個晴天霹靂。


1977年,在《倚天屠龍記》的後記中,金庸這樣寫道:這部書情感的重點不在男女之間的愛情,而是男子與男子間的情義,武當七俠兄弟般的感情,張三丰和張翠山之間、謝遜和張無忌之間父子般的摯愛。然而,張三丰見到張翠山自刎時的悲痛,謝遜聽到張無忌死訊時的傷心,書中寫得太也膚淺了,真實人生中不是這樣的。


因為那時候我還不明白。

這十個字背後,蘊藏著喪子的錐心之痛。

宋代冷血宰相,幼女夭折後,寫下一首催淚詩,願你永遠也不要讀懂


是啊,金庸先生親身經歷了喪子之痛,真正體會了其中的痛苦之後,才感慨,此前對喪子之痛的描寫太過膚淺。​


因為親身經歷,才會懂得。因為有過錐心的痛苦,所以,我知其悲痛遠不止於此。

那是看著自己從小養大的孩子,眼睜睜地在面前沒了氣息,化為虛無。看著自己視若生命的人慢慢逝去,那種慘痛,沒有親身經歷不會懂。


也許你還讀不懂王安石的這首詩,讀不懂他的悲傷,那麼,真是幸運。


喪子的痛苦,王安石懂,金庸懂,願你永遠也不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