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在大連莊河“一手遮天”的徐氏家族,直到身陷囹圄,才說起打好腹稿的“漂亮話”。但他們只是可憐自己,面對被他們禍害得落下殘疾、傾家蕩產的老百姓,仍然極度冷漠、輕描淡寫……


|作者:羊羊 楊禮旗

|編輯:阿曄

|編審:咖哩



“人不能把錢帶走,錢卻能把人帶走。”“我現在痛心疾首的是對黨和人民造成這麼大的危害,這是我非常悔恨不已的事情。”身陷囹圄的遼寧省大連市金州新區管委會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徐長元,面對攝像機時這樣說。


像許多落馬官員一樣,他說話時給人的感覺也是“一套一套”的,而這些打好腹稿的“漂亮話”背後是什麼?


從上世紀90年代起,隨著徐長元在當地的一路升遷,二弟徐長髮、三弟徐長波、四弟徐長威、五弟徐長寶先後成立多個經濟實體,瘋狂斂財百億。徐氏家族企業越做越大,“政商黑”三界通吃,為患一方,當地百姓甚至談“徐”色變。


在央視紀錄片《掃黑除惡——為了國泰民安》中,徐家的家族企業為達到自身利益,挑斷人腳筋、逼人砍斷手指,令人毛骨悚然。徐家甚至還非法拘禁,逼得人跳車後被碾壓致死;逼得人喝農藥自殺,送醫後仍下黑手摺磨……


面對上述一樁樁罪行,審訊室裡的徐長元卻要麼裝傻充愣地說“這些小事我不知道”,要麼輕描淡寫地表示“這我知道,我記得我弟弟跟我說了”。


與提到那些受害老百姓時的冷漠不同,提到他們老徐家,他就聲淚俱下:“我母親走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說,你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弟弟妹妹。我現在不但沒有兌現對母親的承諾,(還)把他們都領進了監獄。”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徐長元獄中懺悔。(視訊截圖)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從“窮怕了”到“麻木了”



徐長元是家中長子。在過去,他們家也像當時的很多普通老百姓一樣,過過苦日子。


1972年,徐長元還只有17歲,母親就因病重撒手人寰。臨終前,徐母給兩歲的幼子徐長寶餵奶,並拉著徐長元的手囑咐他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顧好。


徐母去世後,徐長元只能輟學,到生產隊勞動,幫助父親挑起養家餬口的大梁。那個時候,他吃苦肯幹,18歲因表現突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29歲任莊河縣包裝製品廠廠長,39歲就擔任了莊河市市長助理。


隨著仕途不斷向前發展,徐長元想到的不是怎樣進一步為老百姓謀福利,而是開始為家族謀取私利。


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他的四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開始經營多個實體,以長波物流為母公司成立長波集團,下轄長波地產、長波汽貿、長威物流等公司。2008年後,徐氏家族又成立了常巍房地產、信誼典當、營城子建材市場等幾十家公司。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遼寧省大連市莊河,徐氏家族的一個私家山莊,這是他們眾多涉黑資產的冰山一角。(視訊截圖)




徐氏家族逐漸形成了老大徐長元從政、四個弟弟經商、妹妹徐秀敏管賬的模式。


由此帶來的,是財產家族式管理特點——徐氏各家都沒什麼“私房錢”,在工作人員依法辦案時,僅從徐長元家中發現25萬元現金暫扣款;企業收入也是全部上交,資金由集團統一管理分配。


這樣一來,徐家和集團的資金就混在一起了,就連他們手下的打手、小弟也彼此串用,不分你我,形成了家族、集團、組織三位一體、無法分割的特點。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一個黑惡勢力家族網路初具規模。


徐長元開始為了家族斂財,不擇手段。辦案人員說,徐長元瘋狂斂財的背後,是“窮怕了”的念頭在作祟,由此造成無盡的金錢慾望。“他有多少錢都會認為不安全”,辦案人員稱,徐長元交代問題的時候,可以將幾十萬美元的賄賂輕鬆地說出來,面不改色心不跳。


從“窮怕了”到“麻木了”,背後是貪婪的人性在作怪。徐長元家族已經忘記,他們現在壓榨的老百姓,正是自己父母那樣的人。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打不死人就沒事”


徐長元的平步青雲,使得徐氏家族在當地越來越“吃得開”。


1996年8月,徐長元擔任莊河市副市長,分管國有企業改革。彼時,莊河市工業物資總公司正準備拍賣,於是他就授意二弟參加競拍,並以99萬元的價格競拍到了產權。拍賣結束後,徐家並沒有按照規定立即繳納全款,而是隻交了5萬元保證金就辦理了過戶。同年11月,在沒有經過土地評估程式的情況下,徐長元授意有關部門,把徐家上繳的94萬元企業競拍款作為土地的出讓金收下,並開具了發票。


這是典型的一款兩用,徐長元利用職務之便,鑽了國有企業改制的空子。這招“移花接木”是徐氏家族低價攫取的第一桶金。


不久後,三弟徐長波就成立了長波物流公司,徐家在莊河有了自己的“大本營”。


這個長波物流公司,在當地臭名昭著,徐家很多讓人毛骨悚然的事件都發生在此。2018年,辦案人員在調查取證時,被害人仍然不敢開口,其可怕程度可見一斑。


劉師傅是長波物流的貨車司機,因欠了公司7萬元左右的車輛承包費,就被公司馬仔強行關押至莊河某賓館。家人著急,砸鍋賣鐵湊了1萬元,然而馬仔還是凶狠威脅:“你也還不上錢了,給老闆一個誠意,不行就剁手指頭吧!”


走投無路,劉師傅兩刀下去,給了左手小手指兩刀,十指連心,痛不欲生。馬仔放劉師傅回家,但幾天後又纏住了他,“老闆說了,車你還接著開,欠公司的錢免1萬,剩下的幹活繼續還。”


劉師傅一家人忍氣吞聲,“徐家老大是瓦房店市長,老徐家勢力太大了,哪敢報警?”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貨車司機被逼砍斷手指。(視訊截圖)




在長波物流的貨車司機中,劉師傅的事情並不是個案,甚至並不是最慘的。


為了催收管理費和承包費,四弟徐長威、五弟徐長寶指使手下多次將欠款司機押至賓館非法討債。司機師傅中,有被他們挑斷腳筋的,有被他們拘禁時墜車遭碾壓致死的,還有的不堪折磨喝農藥自殺,被送到醫院後,馬仔依舊追著下黑手的……


徐氏家族,心狠手辣,簡直視人命如草芥。


那個在母親臨終前還在吃奶的五弟徐長寶,長大後在社會上也像吸盡母親最後一滴血那樣,想將所有老百姓的血都榨乾。而這,也是大哥徐長元“言傳身教”的。


徐長寶進駐普蘭店搞房地產開發時,徐長元曾手把手教他,稱物業一定要自己人幹,招保安要找一些“有震懾力的”,“(對)個別來鬧事的,也不要客氣”。公司保安口口相傳,紛紛叫囂“老闆有錢,只要打不死人就沒事兒”。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徐長寶在普蘭店進軍房地產,開發海灣新城樓盤。涉黑組織被查封房產數量驚人。(視訊截圖)




背靠大哥,徐長寶天不怕地不怕。2004年,徐長寶成立了大連長波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他經常強攬工程、惡意競標,威逼、恐嚇他人低價轉讓資產。比如莊河市國土局競標前,徐長寶的打手就到國土局門口公然威脅競買人“左手舉牌左手掉,右手舉牌右手掉”,因此,競拍會上經常有這樣一幕:除了徐長寶的人,沒有其他人敢舉牌。


“莊河徐家”惡貫滿盈,當地老百姓都在傳“沾上老徐家就沒好事”。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貸款、獎勵款、補償款,

徐傢什麼都敢騙



徐氏家族打打殺殺,為了什麼?生意!


有記者調查發現,2009年,商人王海借款成立大連船舶配套產業園。在此之前,王海只是一個做淨水器生意的小老闆,徐長元是他的老朋友,任長興島臨港工業區管委會主任。由於土地指標限制,船舶園無法辦理土地使用證,但經過徐長元的一番操作,竟違規將管委會下的國有土地使用證,變更到船舶園名下。


此後3年裡,船舶園利用土地使用證向數家銀行貸款,共計貸了47.82億元,並且把這些錢全部轉入長波物流集團的賬戶裡。之後,四弟徐長威以長波物流的名義,以月息3分錢的價格,又把這些錢借給了船舶園公司。“一進一出”中,徐家收益高達10億多元。


通過王海這個“白手套”騙貸,光利息就賺10億多,讓人觸目驚心。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大連長波物流集團。(視訊截圖)




作為地區政策的制定者,徐長元經常鑽政策的空子。


“我們管委會就按照什麼呢,凡是進來外資,按照5%給你獎勵。12來億,就是獎勵給他6000來萬,那麼他這部分錢當中肯定是給了我弟弟一部分。”徐長元說的這個“他”是老徐家的另一利益代言人——王守寬。


在徐長元的授意下,四弟徐長威將王守寬名下公司的土地開發專案由內資變為港資,騙取長興島開發區6200餘萬元獎勵款,其中4000萬元隨即進了徐家戶頭。


利用職務便利,徐長元還提前獲取一些內幕訊息,從而騙取大量補償款。


2008年,徐長元得知甘井子區某地塊有收儲計劃,就指示四弟徐長威和王守寬提前買下地塊,建立長威木材市場。2009年大連市政府計劃部分徵用該地,徐長威去運作,時任甘井子區常務副區長侯禎濤沒有上會研究,就同意將補償款上調到2.4億元,最終徐長威和王守寬各分得1.2億元。2010年,木材市場其餘地塊也被政府徵用了,徐長元再次運作,並在徐長威授意下偽造各種材料,抬高地塊價格,最終獲得9億元的補償款。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徐氏家族利用政府徵地,夥同腐敗官員,大肆騙取補償款。(視訊截圖)




在莊河“通天”的徐氏家族,甚至在當地金融系統插了一腳。


為了控制銀行,給斂財提供便利,徐長元違規將財政專屬資金存在非國有銀行,以此把有決策權的銀行領導變成自己手中的提線木偶,銀行成了徐家的“提款機”。四弟徐長威還給各家銀行指定了每年給長波集團的貸款任務。


當地一些資金週轉不開的企業有時都不得不找徐家貸款。徐家就藉機放高利貸,月息一般在3%以上。如果有貸款的好企業被徐家看上,他們就利滾利,活生生把企業耗死,最後佔為己有。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揪出“隱性黑財”,走向覆滅之路


2015年5月,徐長元年滿六十,迅速辦理了退休手續,隨即進入徐家的大本營長波集團擔任決策委員會主任,直接領導集團經營管理。


根據辦案人員講述,選擇從“保護傘”的角色中抽離,正是因為徐長元預感到了風險。他稱“知道很多方面不正規”,並且早在一年前,就將部分受賄款退了回去。


然而,徐長元的此番“努力”註定無濟於事,高壓反腐已成大勢,“退休進入保險箱”也早就成為過去時。


接獲大量群眾來信舉報後,2018年4月,遼寧省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對徐長元有關問題進行初核。


7月6日,經遼寧省委批准,對徐長元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省紀委監委為此成立專案組。據悉,這是該省紀委監委查辦涉案金額最大、涉案人員最多、涉案時間最長、涉案型別極其複雜的一起官商一體、官黑一爐、商黑交織典型案件。當年12月,徐長元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機關。


對於調查人員來說,這件案子最麻煩的地方在於涉案財產數量大、種類多,界定和追繳的難度極大。徐氏家族以企業作為包裝,用企業行為把聚斂的“黑財”合法化,使這起案件的斂財手法也極為隱蔽和複雜。


2019年4月,在全國掃黑辦的推動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了《關於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若干問題的意見》,針對辦案實踐中“黑財”認定難、查控難、收繳難、判處難的四大難題提供了明確的標準與依據。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全國掃黑辦推動下出臺的《意見》,為查處“黑財”難題提供標準和依據。(視訊截圖)



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成立徐長元案專案組,依法對涉案資產進行了歷時兩年多的逐一甄別取證。2020年6月該案第二次開庭,專門針對涉案財產部分進行了審理,檢察機關對每一項資產都提出了明確指控意見。


2020年9月、12月,法院對徐氏家族涉黑案分別作出一審、二審判決。徐長元、徐長威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詐騙罪等,數罪併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徐長寶被判刑25年,徐長波、徐秀敏、徐長髮各領刑罰。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徐長元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視訊截圖)




“當官不能發財,發財就不能當官,兩項不能夠兼得。既想當官,又想發財,那就和我一樣,非出事不可。”被調查人員稱為“政商黑三通”的徐長元掩面而泣,若有所悟。


然而,徐長元在任上的時候,說得也挺好,可言行卻並不一致。他號召官員要在弘揚正氣、清正廉潔上做表率,但私底下,他就大搞權錢交易,單在幹部選拔任用、企業經營等方面收受的財物就達到9400多萬元。


他的餘生都只能在監獄裡好好反思這些問題,也給所有說一套做一套的官員敲響警鐘。


資料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央視新聞、澎湃新聞等


覆滅的“黑金”家族:暴力斂財百億,名下房產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