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元妃是誰?賈元春是皇帝親封的賢德妃,真正的娘娘。她是四大家族的人脈圈中,地位最高的人。

林黛玉是誰?在元妃省親的時候,林黛玉已經是榮國府收養的小孤女。

此二人的身份地位早已是雲泥之別,黛玉真的有資本對賈元春不屑一顧嗎?

我們可以試著走進元妃省親的過程中,親自來探一探究竟……

一.省親前的準備工作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元妃省親之前,賈府做了巨周密、時間巨長的準備工作。

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林黛玉有可能表現得對元妃不屑一顧嗎?

答案是,林黛玉根本沒有這個機會。

那個時候的林黛玉,不過是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女孩,面對元妃省親,這種時間緊任務重的工作。

她根本插不上手。

而且不僅林黛玉插不上手,在元妃省親這種皇家工程面前,任何一個女人都插不上手。

那個時候當家作主的是賈府中的男人。

元妃省親籌備委員會,最重要的核心成員是賈赦和賈政。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雖然賈赦是一個好色的老紈絝,賈政是一個不懂世俗的柴米油鹽之人。一旦當有事情發生之時,男尊女卑的力量就立刻體現出來。

這個時候,就連賈母都主動靠後。真正當家作主的,還是賈府的男人。

賈赦和賈政這兩個當家的男人,在開過幾次家庭會議之後,便把元妃省親實際的籌備工作,落實到賈珍和賈璉的身上。

構建起一個浩大的大觀園,總設計師是山子野。工程監理,自然是賈珍、賈璉這些男人。

《紅樓夢》的那個時代男女有別,作為一個大家族中的女人,在修建大觀園的過程中,根本不會走進那個地方。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正在建設中的大觀園,是一個連僕婦都不會走近的地方。

像林黛玉一樣的大小姐,在那個時刻就不可能同這個園子有任何的關聯。

別說林黛玉這個小姑娘,就是榮國府的最高統治者賈母,元妃的親生母親王夫人,也不會主動去關心這個園子。

因為那些是男人們的事情,而且是原則性的事情,女人不可過問。

那個時候的林黛玉需要做什麼?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她需要做的只是有一些眼色,當賈府的主婦們議論起這件大事的時候,主動走開,別給大人們添亂就可以了;

她需要做的只是有一些眼色,當王熙鳳之流趁此機會斂財的時候,躲遠一些,裝作不知道就可以了;

她需要做的只是有一些眼色,別在賈府這樣一場轟轟烈烈的大事中,觸到任何人的利益,就可以了。

其餘的事情,林黛玉管不了,作為一個外人,也不需要她去管。

元妃省親這件事情太過龐雜,牽扯的人物太多,這中間各種的利益交換,林黛玉作為一個小孩子,根本無從插手。

在賈府中人的眼中,元妃省親這件事情花銷巨大,從中也有著巨大的油水可以撈。他們也根本不會允許林黛玉插手這件事情!

林黛玉在元妃省親的前期,絲毫不插手這件事情,並不意味著她就冷漠、高傲,對這件事情不屑一顧。

而是因為她的身份根本不便,也不可能插手這件事情。

黛玉不插手元妃省親的事情,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同時元妃省親,她也沒有插手的資格。

別說區區一個小丫頭林黛玉,在表面上繁華,實際上親情淡漠的榮國府,哪有人會真正在乎元春這個人?

二.冷漠的親情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如果榮國府真的在乎賈元春,真的在乎她是否幸福,這些人會怎麼做?

當初就根本不會送她入宮去做女史。

後宮的女子,都是用青春和眼淚堆積岀自己母家虛幻的繁華。

這種繁華與恩寵,來得快,自然去的得快。很快就會如海市蜃樓般消失得無蹤無影。

賈母真的在乎賈元春嗎?

如果她真的在乎,當初就可以直接阻止賈元春進宮。

而元春的生母王夫人呢?

她只把兩件事情真的放在心上:一是虛偽地應酬賈母;二是盯住她的兒子,鳳凰賈寶玉。

連她的親孫子賈蘭,她都並不放在心上。

元春這個女兒遠水解不了近渴,王夫人只享受著女兒身居高位給她帶來的地位,至於女兒的未來,她從來不會替她去考慮。

如果賈元春沒有突然被封妃,王夫人可能早就放棄了這個女兒……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在榮國府這種世家大族,講的只是利益的相互交換。血緣親情有的時候都靠不住,何況其他的親情?

至於邢夫人、尤氏、李紈、王熙鳳之流,元妃省親,不過是赫赫揚揚的一場夢。是她們以後可以張揚、說嘴的一件事情。

至於其他,她們不會多想。

倘若按照親情與愛的標準,榮國府所有的人都對賈元春不屑一顧。

包括她的寶貝弟弟,鳳凰賈寶玉。

賈寶玉三、四歲的時候,賈元春便已入宮。這個時候的賈寶玉,早已經把他姐姐給忘掉了。

在寶玉惦念的人裡面,根本就沒有賈元春……

而林黛玉呢?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在林黛玉的眼裡,賈元春就是她素未謀面的表姐。

當賈元春被封妃後,林黛玉連表姐也無法稱呼了。如果有機會見面,林黛玉對賈元春要恭恭敬敬地稱呼她為娘娘。

林黛玉是什麼人?

她的祖上是列侯,父親是真真正正的探花郎。這樣家庭出身的林黛玉,是真正書香門第的大小姐。

對於封建社會的禮儀規矩,這姑娘門兒清!

林黛玉這姑娘,絕對不是某些讀者眼中的那種只會哭哭啼啼、每天想著情與愛的小丫頭。

這姑娘精著呢!

她非常會為自己打算。

三.省親中林黛玉的態度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對於元妃省親,在態度上最積極的還真就是林黛玉。

如果寶玉有林黛玉的這份心思,我想他的姐姐賈元春一定非常開心。

可惜沒有。

元妃省親回的是她的母家榮國府,黛玉這個人她原可見、可不見。

元妃可以居高臨下地去俯視林黛玉,可林黛玉絕不敢對這位貴妃娘娘不屑一顧。

林黛玉這姑娘,具有頂級的智商,聰明著呢!

林黛玉對貴妃娘娘的態度,體現著她的教養;關係著賈府眾人對她的態度;也關係到賈母和舅舅們對她的態度。

這些都與她生活中的利益息息相關,對此她不可能無視。

然而她偏偏只是榮國府的親戚,沒有她可以多嘴的地方。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林黛玉只需要規規矩矩地隨著眾人行禮就好,其他的一切,都要按賈元春的心意去辦。

在賈元春的角度,林黛玉只是外眷,她根本沒有資格直接出現在賈元春的面前。

如果賈元春不主動去請,整個省親的過程中,林黛玉就只能候著。

在林黛玉的面前,貴妃娘娘賈元春,有著絕對的地位,有著碾壓性的權利。

就算是不屑一顧,只可能是賈元春對林黛玉。

完全沒有反過來的可能性!

而很明顯,賈元春知道林黛玉的存在。她給了祖母和父親足夠的面子,接見了這個小表妹。

對此林黛玉應該知足,甚至是感恩戴德。

如果賈元春,只見薛寶釵不見林黛玉會怎麼樣?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那整個榮國府,將無這個姑娘的容身之處。

因此,林黛玉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應對賈元春。

可惜林黛玉究竟是還只是個小孩子,她能想到的、能做到的,也只是在詩文上大展其才。

林黛玉不是男子,不能去參加科舉考試,這一切都改變不了他的未來。

可林黛玉這姑娘,還是對生活有一顆積極的心。她想大展奇才,將眾人壓倒。

如果可能,這將是她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展示才華的機會。

可惜賈元春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展現的機會和才子的名頭,賈元春只會給一個人,那就是她的親弟弟賈寶玉。

很明顯林黛玉看出了這個方向,並且馬上對自己做出調整。

杏簾招客飲,在望有山莊。菱荇鵝兒水,桑榆燕子樑。一畦春韭綠,十里稻花香。盛世無飢餒,何須耕織忙。

這首粉飾太平的頌聖詩,林黛玉做得極佳。

元妃省親時,為何黛玉對其不屑一顧?

而這首詩能得到的所有稱頌和讚美,林黛玉都將送給賈寶玉。

這一切看在賈元春的眼裡,應該十分欣慰。

只有像林黛玉的這樣的姑娘,才有能力輔佐賈寶玉為榮國府未來去攀登新的高峰。

有一點我和絕大多數的讀者觀點都不同,我認為元妃省親是林黛玉靠著自己的能力,在金玉良緣的面前殺出了一條血路。

金玉良緣背後有整個薛家和王家在支撐。

寶黛姻緣呢?

黛玉想要成就自己的感情,只能靠自己。

元妃省親,黛玉成功地在元妃面前贏得了一席之地。

賈元春的手裡,真的握著黛玉的命運和她的未來。

因為畢竟後來的端陽節賜禮,元妃只是做了一個試探。如果元春對黛玉全不在乎,她完全可為金玉良緣以直接指婚。

可是林黛玉成功地贏得了賈元春的好感,這樣《紅樓夢》的故事就可以繼續下去。

林黛玉的風姿還有她的傲骨,都是內在,是體現在個性裡的東西,是一個人高潔的靈魂。

可這些卻並不存於外在,她不會把這些東西放在正常的人際交往過程中。

在正常的人際交往中,林黛玉絕對聰慧,而且能做到進退有度。

賈元春是黛玉完全不可能捨棄的一步棋,對於元春,林黛玉必須要小心應對,絕對不可能不屑一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