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百色弟媳殺嫂案

印茶村位於廣西省百色市的偏遠山區,村中一片寧靜祥和,然而一個驚人的祕密即將在這裡揭開層層包裹的黑紗,露出本來的面目。

2011年的一天,當田東縣公安局的民警匆匆趕到印茶村時,一場葬禮已經進行到了最後階段,即將收尾。

死者是一位45歲的農村婦女,名叫農阿桂,她的丈夫和兒子都在廣東打工,一時趕不回來。按照當地的風俗,死者應該在三日之內下葬,所以親戚們都自發的趕過來幫忙,裡裡外外張羅著安葬事宜。

廣西百色弟媳殺嫂案

如果警方晚來一步,死者就要下土安葬了,而那個驚人的祕密很可能永遠被埋在地下,再也沒有解開的機會。

警方立即叫停了正在進行的葬禮,當眾宣佈立案,調查農阿桂死亡的真正原因。

印茶村的大部分村民都認定農阿桂屬於服毒自殺,然而從事發開始就有人覺得事情並不是如此簡單。

農曆臘月正值當地甘蔗收穫季節,那段時間農阿桂本來應該幫劉香玲幹活的,可是在三天前農阿桂連個招呼也不打,突然就不來了,此後也一直沒有露面。

劉香玲多次打電話給農阿桂,但是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劉香玲決定到農阿桂家裡看個究竟。

農阿桂家的所有窗門都緊緊關閉著,裡面一片寂靜,怎麼敲也沒人答應。此時,劉香玲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劉香玲喊來人一起撬門進了屋,人們驚奇地發現,45歲的農阿桂躺在家中的水泥地面上,已經死亡多時了。死者看上去衣著整潔,神態安詳,好像是在極度平靜中離開這個世界的。就在死者的身旁放著兩個農藥瓶,其中一瓶已經打開了,只剩下一半。農阿桂顯然是服毒自殺,這個訊息讓所有認識農阿桂的村民既震驚又困惑。

大家都知道農阿桂一向性格開朗,好說好笑,這樣一個女人怎麼會自尋短見呢?

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一個人為什麼會突然選擇服毒自殺,結束自己寶貴的生命呢?農阿桂生前一直獨自居住,誰也不知道在她那所大房子裡,她到底遇到了什麼樣難以化解的心事,以至於必須要通過自殺才能得到解脫。

就在大家懷著疑問前來弔喪的時候,死者的弟弟注意到了一個奇怪的事實,他發現農阿桂左眼角眉毛那個地方腫了。

一個服毒自殺的人頭上為什麼會有傷口?死者的弟弟讓兒子農良團仔細觀察現場,結果又發現了更多可疑之處處,地上很多地方有血跡。

廣西百色弟媳殺嫂案

農良團越想越覺得姑姑的死十分詭異,他立即決定報案處理。

法醫趕到後屍檢發現,死者死於機械性窒息,脖子上還留有掐痕。

至此,警方確認農阿桂的突然離世並非是服毒自殺,而是由機機械性窒息導致的非正常死亡,這是一起典型的他殺案件。

那麼到底是什麼人殺害了這名婦女,放在她身邊的農藥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耐人尋味的是操辦喪事的眾多親屬,為什麼沒有人注意到極其明顯的反常現象呢?到底是匆忙中忽略掉了,還是故意視而不見。

按照最早發現農阿桂死亡的人描述,死者當時是躺在儲糧房的地面上,頭部一側的地面上擺著兩瓶農藥,周圍是一些稱糧食的器具和農具。

警方推測,如果死者是在這裡受到襲擊的,應該會有鮮血噴濺到四周,而被害人受傷倒地的時候,也會在撞到的地方留下一些血跡,但是警方勘查後發現,在屍體的四周並沒有發現血跡。

更令警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當親屬們最初發現死者的時候,她的衣服乾淨整潔,顯然已經更換過了,根本看不到任何血跡。

很快,警方在案發現場的一個角落裡,找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蛇皮袋。裡面塞滿了死者的衣服,衣服上還沾有血跡。顯然,凶手在案發後對死者的屍體和衣物進行了精心的處理。

警方認定儲糧房並非案發的第一現場。凶手應該是在別處殺害了死者,清洗了她身上的血汙,換上乾淨的衣服轉移到儲糧房放置的,並在死者身邊擺上了農藥瓶,讓一切看起來就像是死者自尋短見而服毒自殺的。

在警方看來,凶手偽造自殺現場,隱瞞被害人死於他殺的事實,其實就是在隱瞞自己和死者之間非同尋常的關係。

凶手在作案後為死者清洗了身體,又換上乾淨衣服,精心偽造了一個服毒自殺的假象。一切都做得很從容、很周密。由此警方推斷,應該是熟人作案,而且凶手很可能就在操辦喪事的親屬之中。

當警方把目光投向了操辦喪事的熱心親屬之後,一位婦女的反常舉動逐漸浮現出來。

當時報案人發現電話機旁有幾滴血跡,說這裡怎麼會有血?那名婦女就用鞋子去擦那幾滴血,然後說沒有啊,又說可能是死者喝農藥的時候撞到牆上流的血。

這個行為反常的婦女就是死者的妯娌劉芳合。更為可疑的是,每當有人對農阿桂自殺的動機感覺到不解時,劉芳合就接過話頭,講起死者生前算命的事兒。她說死者去算過命了,說如果她不死,她家裡就肯定會有人死。

就是在劉芳合的極力主張之下,才在事發當天就舉行葬禮,甚至連死者的丈夫和兒子都顧不上通知。而按照當地習俗,一旦死者入土安葬,她生前使用過的衣物都要一同燒掉。劉芳合表現得積極主動,獨自處理了死者的衣物,把死者所有的衣物都放到編織袋裡面去,其中就包括幾件佔有血跡的衣物,準備拿去燒了。

透過劉芳合種種反常舉動,警方認定此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面對警方羅列出來的種種疑點,劉芳合根本無法自圓其說,只好承認自己就是殺害農阿桂的元凶。

廣西百色弟媳殺嫂案

製造這起離奇命案的凶手竟然就是本村村民劉芳合,這個訊息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和意外。在村民的眼中,劉芳合和農阿桂是一對親妯娌,關係應該不錯,劉芳合為什麼要殺害自己的大嫂農阿桂呢?兩妯娌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至於要拼個你死我活呢?

劉芳合交代她和農阿桂之間的矛盾,最初就是由於一句閒話引發的。

劉芳合問農阿桂:“大嫂你回來做什麼?”農阿桂反過來問:“我不回來你跟我老公睡啊”。劉芳合聽了之後很生氣,就大聲的質問農阿桂是誰說的,“你給我說出來,你不說出來我就不讓你”。

好說好鬧的農阿桂大概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句閒話居然埋下了難以割除的禍根。

在這個偏遠寧靜的小山村,男女關係也是極其敏感的話題,何況雙方又是親戚。從此劉芳合一直耿耿於懷,不斷追問這個謠言到底是誰傳出來的?

如果兩人心態都能放鬆一下,不要那麼斤斤計較,可能也就沒事兒了。不幸的是,兩個人都沒有想到讓步。農阿桂拒不認錯,劉芳合窮追不捨,彼此間的矛盾一天天的在發酵膨脹。最終在2011年1月19日,到了一觸即發的危險邊緣。

就在案發當天的上午,兩人又為傳言的事爭吵了起來。情急之下,農阿桂隨口說出了幾句狠話,說讓劉芳合等著,等自己老公和兩個兒子從廣東回來,就要跟她算賬。

農阿桂這句極具挑釁的話,果然奏效了。一下引爆了劉芳合心頭積聚已久的怒火,也就是從那時候起,一個瘋狂的念頭徹底控制了劉芳合的大腦。

在農阿桂的言語刺激下,劉芳合決定先發制人。案發當天吃晚飯的時候,劉芳合當著全家的面提出,要趕在農阿桂的丈夫和兒子回來前悄悄的除掉她。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丈夫居然同意了妻子的瘋狂計劃。

劉芳合一再向警方強調,丈夫只是被動參與,而整個殺人的計劃都是由她一手策劃實施的,她願意承擔主要責任,只是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留在家裡的兩個未成年孩子。

從兩個孩子純真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們也許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未來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樣的生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父母殺人犯罪的受害者,在偵查辦案時,警方也儘量避免驚擾兩個未成年的孩子。然而隨後的調查證實,孩子也並不全是無辜的。

警方對嫌疑人的家進行搜查,發現其家中的一雙鞋上帶有血跡。警方把這雙帶血的鞋拿去做DNA鑑定,證實鞋上的血跡就是死者的血跡。

警方注意到,血跡的位置都位於鞋面的上側,應該是被害人受傷後滴血噴濺形成的。由此推斷,當時穿這雙鞋的人應該就是犯罪嫌疑人,而這雙鞋自然成為本案的重要物證之一。

嫌疑人的親友證實,這雙帶有血跡的鞋屬於劉芳合未成年的兒子孟少英(化名)的。

孟少英是一名在校初三學生,案發時年僅17歲,身體很健壯。但警方並不認為他跟案件有關,因為也可能是孩子的父母那天穿著那雙鞋去作的案。為了保證調查結果的有效準確,警方特意設計了指認方案。警方並沒有告訴孟少英指認的目的是什麼,只是讓他挑出案發當晚穿的那雙鞋。孟少英指認出帶血的那雙鞋正是案發當天他自己穿的。

這個結果大大出乎警方的預料,一時間誰也不願意相信這個尖銳的事實。在案發當時,孟少英本人就在現場,而且距離受害人很近很近。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劉芳合已經有了丈夫作為幫手,為什麼又把自己尚未成年的孩子也捲進來?在這起撲朔迷離的命案中,孟少英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

警方調查後發現,孟少英手腳比較靈活,身手矯健,他提前偷偷溜進了受害者的家中,然後趁受害者沖涼的時候,悄悄打開了受害者的家門,把劉芳合夫婦放了進來。

就這樣在孟少英的配合策應下,兩名成年人手持凶器,悄悄潛入作案現場,伺機作案。而農阿桂根本沒有察覺到迫近身旁的威脅,當她起身接電話的時候,一場滅頂之災就突然降臨了。

為了掩飾殺人的罪行,劉芳合帶領一大一小兩個幫手精心偽造了一個服毒自殺的假象。劉芳合一再叮囑涉世未深的兒子,不要洩露任何祕密。

劉方合總是自以為自己技高一籌,可以瞞天過海,即使在落網之後,劉芳合還找藉口送走了兩個孩子,讓他們遠離警方調查的視線,以為這樣就可以保住最後一枚棋子,然而事情並沒有像她料想的那樣發生。

廣西百色弟媳殺嫂案

劉芳合大兒子落網後,9歲的小兒子就成了這個4口家之中唯一的自由人。這個無人看管的孩子,只好跟80多歲的奶奶相依為命。

無論是已經失去生命的農阿桂,還是失去了自由的劉芳合,當初可能都沒有想到,由幾句閒話引發的矛盾,最終卻演變成了一場生死對決,把兩個完整的家庭推向了毀滅的深淵。

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血腥事件之後,美麗的小鄉村又恢復了往日的甜美與寧靜,然而那些血的教訓也許不應該像炊煙一樣隨風而去。當人們在村頭閒談的時候,也許應該多一份必要的禁忌,不去觸碰他人的心靈底線。而當人們面臨矛盾糾紛的時候,也應該多一分積極化解的方式和姿態,給自己和對方留下回旋的餘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