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這是毛澤東同志對潛伏在臺灣的地下工作者的高度讚揚。

從1945年開始,國民黨人員陸陸續續從中國內陸撤退到臺灣,人數多達一百二十萬人之多。而就在這一時期,我黨也派出了很多從事地下工作的人員到臺灣進行祕密的潛伏工作,以便於臺灣的解放。

謝漢光就是眾多潛伏工作者中的一員,他在正值壯年的時候接到潛伏臺灣的任務,直到七十多歲的時候才能夠重新踏上祖國的這片熱土,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接觸革命 遠赴臺灣

謝漢光出生在廣東省豐順縣的埔寨鎮,出生於1921年。他畢業於廣西的農學院森林系,在那個家國動盪的年代,還能夠讀書讀到大學,可見謝漢光年少時的家境還算不錯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謝漢光先是在廣西省農業試驗場擔任技師,後來又擔任了黔桂鐵路柳州農場的主任。在工作中,謝漢光結識了很多與日本侵略者作鬥爭的地下黨。於是,謝漢光經常利用職務之便,在農場幫助共產黨員躲避敵人的追捕

謝漢光是一個熱血青年,看到國家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就想要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隊伍,與他們並肩作戰。但是,當時的他並不具備成為一名真正的地下黨的能力。因此,謝漢光只能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從旁默默地幫助著地下黨員躲避追捕。

一直到1945年,日本人的軍隊戰敗投降,我國在抗日戰爭中取得了勝利,謝漢光才正式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共長黨員

謝漢光在成為共產黨員之後,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到臺灣進行祕密潛伏。中共華南分局將謝漢光派遣到了臺灣,成為了一名地下工作者。謝漢光在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有一點困擾,因為他在不久前結婚了。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謝漢光實在沒有辦法對著自己剛結婚九天的妻子說他要遠走他鄉了,但他還是懷著愧疚的心情說了。

因為謝漢光的妻子對於他共產黨員的身份並不知曉,潛伏任務又是祕密進行的,不能洩露,因此謝漢光並不能將自己的任務告訴她

於是,謝漢光隱瞞了妻子自己將要去臺灣的事情。僅僅讓妻子知道自己將要去外地工作,歸期不定。儘管謝漢光的妻子對此事非常疑惑,但是出於對丈夫的信任,她什麼都沒有說,也什麼都沒有問,就讓新婚不久的丈夫離她而去了。她盼望著丈夫早日回來,然而,這一等就是一輩子

最終,謝漢光還是離開了這片從小生活的家園,離開了新婚不久的妻子。他坐上了前往臺灣的輪船,踏上了對他來說十分陌生的土地。謝漢光拋開了一切顧慮,懷著滿腔熱血,開始了組織上交給他的任務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出現叛徒 躲避追捕

謝漢光可以說是目前有記錄可查的,在臺灣潛藏時間最長,並且沒有被抓住的一名中共地下黨員

謝漢光到了臺灣以後,因為他擁有較高的文化水平,又是農學院森林系出身,於是很快便擁有了臺灣林業試驗所的一份工作。後來,因為工作表現突出,又成為了蓮花池分所的所長

謝光漢在臺灣工作期間,不僅想盡辦法將情報送回祖國,還多次給從國內來的其他同伴安排工作。就這樣,謝漢光一邊完成著組織安排的工作,一邊等待著收復臺灣的好訊息。等到臺灣收復了,他就可以回到祖國,與家人團聚了

然而,事與願違。由於美軍的介入,讓退守臺灣的國民黨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兩岸關係一時陷入了僵局。就在這個時候,國民黨發現了謝光漢這一批地下黨員的存在。當時國民黨的領導人蔣介石立即派遣保密局局長毛人鳳抓捕當時在臺灣活動的共產黨員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毛人鳳

於是,1949年九月份的時候,在毛人鳳的搜捕下整個臺灣掀起了一場白色恐怖,老百姓個個人心惶惶。在毛人鳳地毯式的搜尋下,國民黨很快就抓到了幾十個地下工作者,而被抓的人當中就有掌握這批地下工作者資訊的上級人員蔡孝乾。

被國民黨抓住的這些地下工作者自然免不了刑訊,只是有的人寧死不屈,扛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當然,這其中也有扛不住酷刑直接叛變的。掌握大量資訊的蔡孝乾就在國民黨的威逼利誘下叛變了,他供出了地下黨組織的許多機密,從而導致許多人都被抓了。

蔡孝乾的被抓讓剩餘的地下工作者一下子成了一盤散沙,渠道嚴密的資訊傳輸通道遭到瞬間摧毀。而蔡孝乾的叛變,更讓當時臺灣境內的地下黨組織遭受了極大的破壞。大量資訊洩露導致上千人被捕入獄,就連謝漢光共產黨的身份也被暴露了

謝漢光無可奈何之下,決定放棄當前的工作,開始了逃亡的生活。因為謝光漢的工作性質,逃跑十分便利。於是,他躲進了深山老林,這使得而保密局多次搜捕都沒有找到他,最後只能無功而返。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蔡孝乾

但是,一直躲在深山老林裡也不是辦法。這樣不僅沒有辦法生存,也沒有機會與祖國取得聯絡。於是,謝漢光開始尋找有人家的地方。後來,謝漢光來到了一個高山族的村子落腳

謝漢光謊稱自己失憶了,記不得自己叫什麼,也記不得自己是哪裡人,家在哪裡。村民看著逃亡多日的謝漢光實在可憐就勸村長先將他留下來。正巧村裡有一個叫葉依奎的人失蹤很長時間了,於是村長就讓謝漢光頂替了葉依奎的身份,在這個村子裡生活了起來。

為了防止自己的身份被國民黨的人識破,每當有國民黨政府的工作人員來到村子裡時,謝漢光就躲起來,直到人都走了他才會出來。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村子裡的人都習慣了現在的葉依奎。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從此以後,謝漢光這個人,徹底從臺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葉依奎,一個地地道道的臺灣籍的高山族農民。成為了葉依奎的謝漢光,在高山村的日子過得十分平靜。因為他說過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所以這裡的村民非常照顧他。謝漢光覺得無以為報,就用自己所學的農業知識幫助村民。

謝漢光得到了村民的認可,把他當做自己人。謝漢光在這個村子裡待久了以後,就開始有人想要給他介紹物件。但是謝漢光惦念著家鄉的妻子,於是,謝漢光總是以自己不想結婚為由拒絕。

他始終盼望著有一天能夠回到祖國的懷抱,到那時,他就可以跟自己的妻子團聚了。可是,他這一等,就等了38個年頭。

兩岸開放 夫妻團聚

1987年的十月十五日,臺灣政府宣佈了允許臺灣的居民到回到家鄉探親的通知。當月的十六日,國務院辦公廳也公佈了相關通知,臺灣同胞可以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被迫留在臺灣的人們終於有機會回到魂牽夢縈的土地上,跟分隔近四十年的親人團聚了

海峽兩岸開始探親以後,申請探親的人數多達幾十萬。但是政府出於安全問題的考慮,限制了每年探親的人數。因此謝漢光沒能第一時間回到大陸,而是等到了第二年才有了這個機會。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這個時候的謝漢光因為常年在山村裡務農,再加上年紀特別大,看起來十分老邁。這讓當時的工作人員十分擔心如果讓他坐船前往大陸的話,他的身體能否承受旅途的顛簸

於是半開玩笑地讓他放棄了這次回鄉的念頭。但是對於等待了三十幾年的謝漢光來說,這可能是他唯一能夠回去的機會了

對於外人來說,謝漢光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臺灣農民,就連同一個村子裡的人也並不知道謝漢光曾經的身份。在村子裡的這些年,他以葉依奎的身份也結交了不少的朋友。

他們的關係非常好,都在勸他不要走了。想著他年紀這麼大了,路途遙遠,去了說不定就回不來了。可是謝漢光的歸心似箭,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了。他登船回家的那天,整顆心都在顫抖。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兩岸的距離並不遙遠,但是對於謝漢光來說,穿過這片海峽的時間卻是度日如年。沒有人知道,他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度過這些年的。為了能夠回到家鄉,謝漢光時刻關注著海峽兩岸的動態,期待著有一天台灣能夠迴歸祖國。這樣,他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在兩岸關係緊張的這些年,謝漢光連自殺的心都有了,但是一想到在海峽的另一頭等待著的家人,他又猶豫了。他得活著等到自己能夠回家的那一天,親眼看看分別多年的妻子,哪怕她已經嫁給了別人。再一面自己的妻子,成為了謝漢光活下去的動力

終於,已經到了古稀之年才敢從自己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村子裡走出來的謝漢光,頂著葉依奎的身份,回到了廣東省豐順縣的老家,終於見到了闊別多年的妻子和從沒見過面的子孫

原來,在謝漢光離開不久後,他的妻子就發現自己懷孕了。雖然她遲遲沒有得到謝漢光的訊息,但是她也沒有再嫁人,獨自一人撫養著他們的孩子。現如今,孩子也長大成人了,又有了孫子。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她始終相信,謝漢光一定會回來的。皇天不負有心人,二人終於在分別多年後見面了。雖然夫妻二人早已白髮蒼蒼,但是能在有生之年再見一面,已經十分幸運了。

回到了家鄉的謝漢光,終於擺脫了葉依奎的身份。他決定再也不回臺灣去了,於是他找到了當地的政府,交代了自己這些年的過往。但是,過去的時間太久了,幾乎沒有關於謝漢光成為共產黨員的證據,就連能證明他身份的資料都非常少

所以,謝漢光的黨籍一時之間無法恢復。但是,當年從國民黨的追捕中逃脫的不止謝漢光一個人。

其中就有當時從追捕中逃回大陸的地下黨陳仲豪,陳仲豪與謝漢光是校友,比謝漢光先來到臺灣從事地下工作。後來在追捕中得到多方救援,才能夠在當年就從臺灣撤回到大陸

他雖然從追捕中僥倖逃脫,卻沒有忘記那些沒能回來的同志們。因為地下工作者工作性質的特殊,他們的身份資料都是祕密儲存的。而掌握他們這批人身份資訊的領導者,不是犧牲就是叛變了。尋找起來就更麻煩,所以陳仲豪終其一生都在努力尋找戰友們的身份資料

謝漢光:婚後9天不辭而別,潛藏臺灣43年,67歲歸鄉兒孫滿堂

陳仲豪

到了1994年,陳仲豪藉著中組部派人調查張伯哲烈士的革命事蹟的機會,才趁機向上級領導反映了謝漢光的問題,給謝光漢恢復身份爭取了一線生機。

中組部的工作人員在知道了謝漢光的情況以後,對於此事非常重視,馬上派人趕到豐順縣,調查謝漢光的相關情況,後來又找到謝漢光本人詳細詢問了這些年發生的事情,最後終於確定了謝漢光的身份,並且釋出了公告。

謝漢光在沒有恢復身份以前,當地的政府以為他只是一個從臺灣回來的貧苦農民。於是,每個月給謝漢光發放120元的經濟補助。

後來,在經過陳仲豪等人的幫助下,謝漢光的黨籍不僅恢復了,而且還享受了離休幹部的生活待遇。但是,黨籍恢復沒多久,謝漢光就生病了。

在謝漢光彌留之際,他沒有後悔成為共產黨員,也沒有後悔參與潛伏工作。

謝漢光只是覺得他這一生虧欠了妻兒太多,他沒能夠在他們母子倆最需要他的時候守護在他們身邊。即便是最後從臺灣回來了,也沒能陪伴他們多少時日。在1996年,75歲的謝漢光,懷著對妻兒的虧欠在家中去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