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臺灣遊子的漫長回家路:未婚妻苦等42年,抱著愛人骨灰結婚

1978年,在臺灣生活了30年的警官桑順良在一次單位的例行體檢中被診斷出癌症晚期,知道自己時日不多後,桑順良最放不下的仍然是那個叫做肖娟娟的姑娘。

他和肖娟娟已經分別30年,肖娟娟如果還活著也已經成了一個老太太,然而對桑順良來說,肖娟娟永遠是明眸皓齒的小姑娘,他的愛人是不會老的。

在臺灣的每一天都是如此漫長,沒有肖娟娟的陪伴,時光就像被人調慢了的鬧鐘,他一直在等待,等待可以回大陸的日子。

而如今,桑順良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他的人生已經走到盡頭。

一個臺灣遊子的漫長回家路:未婚妻苦等42年,抱著愛人骨灰結婚

在臺灣的多少個日子,他都靠著思念度過,生命的最後歲月裡,桑順良溫習了一遍又一遍和肖娟娟在一起的回憶,他多渴望時光能夠倒流,那時的他們還沒有分離。

1948年,桑順良和肖娟娟從山東菏澤中學畢業後,桑順良考取了徐州的警校,菏澤到徐州的距離並不近,280公里的路途讓兩人被離別的愁緒煩惱著,離別前夕的1948年7月,兩人許下了誓言“我非你不娶,你非我不嫁”。

桑順良和肖娟娟約好了在中秋節見面,肖娟娟有事未能赴約,誰曾想兩人此生再沒有見面的可能。

隨著國民政府敗仗連連,桑順良就讀的學校從徐州遷往南京後,又在1949年初從南京遷往了臺灣。

當時的形勢下,沒人知道去臺灣會是一輩子的事情,這不是分別,是永別。

桑順良對肖娟娟的思念從未曾停止,他認定了這個姑娘,哪怕今生不能相見,他也要履行自己的誓言,非她不娶。

身高一米八的桑順良從警校畢業後,在臺灣當警察,高大帥氣的桑順良從來不缺女孩主動對他示愛,他都禮貌的拒絕了。

從前的車馬很慢,書信很遠,一生只夠愛一人。

一個臺灣遊子的漫長回家路:未婚妻苦等42年,抱著愛人骨灰結婚

自從臺灣當局實行戒嚴後,桑順良知道兩人的重逢遙遙無期,他卻從不曾放棄這漫長而又絕望的等待。

生不能在一起,死也要葬在一起。

桑順良條件如此優秀,卻終生不娶,周圍的人都對他議論紛紛,他從來閉口不提自己一生的等待。

他和肖娟娟的愛情是他的寶貴回憶,他不願分享。

苦等30年後,患了肝癌的桑順良終於開口對老鄉高秉涵說起了自己的故事,他請求高秉涵如果以後能夠重返大陸,一定要把骨灰和他寫的遺書交給肖娟娟。

高秉涵這才知道桑順良終生不娶的原因,他含淚答應了桑順良的請求,桑順良最終帶著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多想知道他心愛的姑娘這些年還好嗎,然而上天卻殘忍地不願讓他再等下去,等待是痛苦的,可他連等待的權利都沒有了。

1987年,臺灣當局宣佈國軍老兵可以回大陸探親,兩岸結束了將近40年不來往的歷史。

1991年,高秉涵帶著桑順良的骨灰和遺書回到了山東菏澤老家,他找到了桑順良牽掛一生的肖娟娟,此時的肖娟娟已經白了頭,當看到桑順良的遺書後,肖娟娟抱著未婚夫的骨灰哭腫了眼睛,她只想告訴桑順良,她沒有負他,也等了他一生。

一個臺灣遊子的漫長回家路:未婚妻苦等42年,抱著愛人骨灰結婚

桑順良在遺書裡有一個特殊的心願:如果你還活著,如果你還在信守承諾等著我,那就把這封信和我的骨灰交給你,再補舉行一次冥婚吧。

如果你已不在人間了,那就請高君協助,把我的骨灰埋在你的墓旁,我倆雖然在有生之年未能結為夫妻,也只有在九泉地下結為連理枝了……因為我的生命己不久人世了,在此行將就木入土前夕,最後在哭泣中完成了這封訣別書信,我倆活著不能相見,我在活著時都在等著你,我也會死後在地下等著你……親愛的肖娟娟:我此刻在號啕大哭中呼喚著你,肖娟娟!肖娟娟!我愛你……永遠,永遠……

高秉涵小心翼翼地詢問肖娟娟是否願意和桑順良補辦一場冥婚,肖娟娟毫不遲疑地點頭答應了。

她的嫁衣已經準備了幾十年,就等著桑順良回來,而如今只能等到他的骨灰,她仍然要成為他的妻。

第二天,在高秉涵的見證下,穿著大紅嫁衣的肖娟娟臉上的笑容既甜蜜又心酸,她抱著桑順良的骨灰舉行了一場特別的婚禮。

幾個月後,肖娟娟去世了,她和桑順良合葬在了一起,生不能同寢,死也要同穴。

肖娟娟等了桑順良一生,無怨無悔。

天若有情天亦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