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經濟若崩潰,會對世界經濟有多大影響?

當前印度疫情完全失控,昨天新增確診病例超過38萬,再創世界紀錄。這使得我們不得不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假如印度的經濟因此而崩潰,那麼會對世界經濟造成多大的影響。

這個問題,本文會分三部分來分析。

第一部分,首先分析印度疫情為何會崩潰。

第二部分,分析印度經濟會不會因此崩潰。

第三部分,如果印度經濟崩潰,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會有多大。

(1)印度疫情是否會崩潰

關於這個問題,是完全取決於印度疫情的嚴重程度,而這又取決於印度眾多變異病毒的危害性到底有多大,到底會不會出現ADE效應。

昨天文章我有跟大家詳細分析過印度變異病毒的危害性,今天我再做一些補充分析。

因為昨天文章發出去後,大多數人都比較關心,兩個問題:

1、變異病毒再感染和ADE效應之間的區別?

2、自然感染產生的抗體,是否跟疫苗產生的抗體一樣,是否都有可能出現ADE效應?

因為這兩個問題還涉及到印度疫情的嚴重程度,到底會不會崩潰,所以今天文章首先就這兩個問題,做一個分析。

首先,我需要強調的是,這是一個需要科學研究才能得出結論的問題,一切要以權威科學研究結果為準。

目前權威的科學研究結果還沒有出來,我們可以去猜測和擔憂,但絕不能貿然下定論,這個是我需要強調的。

另外,當前印度公開的資料太過於不真實,並且太混亂,這使得外界想要準確判斷清楚印度的實際情況,是非常困難的。

所以我也只能基於當前一些公開資訊,去做一些個人分析和猜測。

1、“再感染”和“ADE效應”之間的區別。

當前B.1.617比較確定的研究結果是突變出“免疫逃逸”功能。

印度經濟若崩潰,會對世界經濟有多大影響?

這使得B.1.617可以在體內即使存在自然感染的抗體情況下,仍然可以被再感染。

這種再感染是基於B.1.617的免疫逃逸功能存在,並不能因此確定是出現了ADE效應。

再感染和ADE效應的具體區別,專業解釋起來比較複雜,我簡單舉個通俗例子。

抗體就好比是你家裡的保安。

具有免疫逃逸功能的病毒,是可以有辦法躲過保安,溜進你家裡偷東西。

而ADE效應,則是這個保安把小偷誤當做你的家人,不但不會抓小偷,還會主動幫小偷進入你家裡。

所以,一旦病毒進化出ADE效應,會出現比正常感染更嚴重的症狀,通常死亡率會出現數倍增長,甚至10倍原來的死亡率也是不奇怪的。

假如新冠病毒正常死亡率是1%,那麼一旦出現ADE效應之後,死亡率可能會超過10%。

這也是為什麼人們一直非常擔心新冠病毒變異出ADE效應的緣故,因為一旦出現ADE效應,不但可能導致疫苗失效,並且還會導致病毒致死率大幅度增加。

那麼當前印度是否出現了ADE效應呢?

從目前印度公開的資料看,還不能做出準確判斷,這同樣是需要科學研究才能得出一個嚴肅結論。

因為一旦新冠病毒變異出ADE效應,那麼當前全世界的防疫模式都將被重新徹底改變,影響非常大。

所以在科學家們給出一個權威結論之前,我們不能貿然下定論。

可能你會問,當前印度明顯重症率和死亡率比去年高峰期要高很多,這還不能說明出現ADE效應嗎?

的確還不能,因為當前印度疫情重症率大幅度提升,也可能是B.1.617本身毒性增強的結果。

也就是假如B.1.617只是因為具備免疫逃逸功能,並且在增強了毒性的情況下,是同樣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

假如印度的變異病毒出現了ADE效應,那麼印度當前的每日死亡人數就可能不是3000人,而至少是上萬人。

所以,單純從印度公開的資料情況看,理論上應該是還沒有出現ADE效應。

但問題來了,印度公佈的資料準確嗎?

如果印度全國每天死亡3000多人,是否能達到當前新聞所報道的那樣火葬場完全忙不過來,街頭隨處可見民眾在進行火葬的人間煉獄般的場面。

包括媒體也有報道,很多印度新冠患者在來不及治療的情況下死亡後,是不會被列入新冠病毒死亡名單裡的。

這使得印度當每天死亡3000多人的這個資料可靠性是存疑的,有可能被大大低估。

那麼依靠印度公開資料就得出印度變異病毒沒有出現ADE效應,我認為是有點不靠譜的。

這也是我昨天文章為什麼要呼籲大家一定要重視印度變異病毒的危害性,以及印度出現ADE效應的可能性。

因為印度所公開的資料太過於混亂,這使得雖然我們沒辦法直接確認印度已經出現ADE效應,但同樣也沒辦法排除印度已經出現ADE效應的可能性。

並且退一萬步說,即使當前印度的確不存在ADE效應,但是後面呢?

當前印度已經成為了一個“超級病毒培養皿”,以億計數的感染人群,糟糕的衛生條件,包括5月份即將進入雨季,以及印度人在長期髒亂差的衛生環境裡,所形成容易攜帶病毒的“耐受性”體質,都十分有利於各種各樣變異病毒在人體內長期生存,並完成各種各樣變異。

假如印度疫情不能被很快控制,而是這樣持續失控下去的話,以當前印度的情況看,後面變異出具備ADE效應的病毒,我覺得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因此,全世界所有國家,我認為都需要把新冠病毒可能出現ADE效應,當做一個認真嚴肅對待的問題去研究和討論,先制定好一套完整方案,一旦出現ADE效應後我們應該如何去應對,這樣才可以避免最糟糕情況出現的話,茫然無措的局面。

2、自然感染產生的抗體,和接種疫苗產生的抗體,有什麼區別?

自然感染產生抗體的過程裡,淋巴細胞會“無死角”地記錄病毒各項“體貌特徵”,這使得產生的抗體同樣會“無死角”的結合在病毒的各個部位上。

而接種疫苗產生的抗體,則更加有針對性,由於新冠病毒跟人體結合的是刺突蛋白,所以只要針對刺突蛋白製作抗體,讓抗體裹住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就可以阻止新冠病毒跟人體細胞結合。

舉個通俗的例子:

自然感染的抗體,就像是給整個病毒裹了一層泥,來阻止病毒感染。

而接種疫苗產生的抗體,更具針對性地裹住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來阻止病毒感染,如下圖所示。

印度經濟若崩潰,會對世界經濟有多大影響?

所以因為自然感染產生的抗體,跟接種疫苗產生的抗體是不一樣的,所以變異病毒即使可以對自然感染產生的抗體產生ADE效應,也不能因此就簡單認為變異病毒可以對疫苗產生ADE效應,這是需要嚴肅的科學研究才能得到確切的結論。

從我查到的一些資料情況看,當前比較確定的是,B.1.617變異病毒大概率已經擊穿印度去年基於自然感染形成的“群體免疫”屏障,有比較大的概率可以對自然產生的抗體產生“再感染”現象,但是否已經產生ADE效應,還需要更多資料來論證,目前印度資料十分混亂,所以很難確定是否已經出現ADE效應。

除此之外,疫苗對B.1.617的免疫效用,應該是有下降。因為這一波疫情裡,印度很多接種了美國輝瑞或者莫德納等mRNA疫苗的富人同樣也感染了新冠病毒,並且還出現很嚴重的症狀。

不過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B.1.617已經對輝瑞等mRNA疫苗產生ADE效應,這仍然需要科學界儘快給出一個權威的研究結果才能知道。

但是普遍的說法認為滅活疫苗會比mRNA疫苗更加安全,我國的疫苗以滅活疫苗為主,而美國的疫苗以mRNA疫苗為主,這裡不得不說,一旦滅活疫苗確實比mRNA疫苗更加不容易產生ADE效應被證實,我們的疫苗優勢一下子就顯現出來了,很多時候,還是這種傳統疫苗比較可靠。

(2)印度經濟是否會崩潰

基於上面分析,我個人認為,印度以當前糟糕的組織能力、治理能力、糟糕的衛生條件,並且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情況下,在當前已經有可能存在億級別感染人數的情況下,指望印度能夠依靠嚴防嚴控來控制住疫情,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去年印度之所以能夠依靠躺平實現“群體免疫”,是因為去年版本的新冠病毒,確實對印度年輕人沒有太大殺傷力。

但現在病毒已經變異出B.1.617這樣具備更高危險性的病毒,導致當前印度已經出現嚴重醫療資源擠兌的情況下,印度的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直至崩潰。

我認為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是很高的。

這是因為如果現有疫苗對B.1.617效果不大的話,即使當前全世界全力研發針對B.1.617的新疫苗,也是需要一個時間,並且從疫苗研發出來,到大規模製造,然後再到大規模接種,這都是需要很多時間,最樂觀估計,能在一年內完成就已經是奇蹟了。

而一年的時間,已經足夠B.1.617把印度虐到崩潰。

同時,病毒還在持續的變異,沒有人知道,我們研發新疫苗的速度,是否能趕得上印度這麼大感染基數下,這麼多變異病毒的變異速度。

這是一場我們和病毒爭分奪秒的賽跑,可能大家還是要做好這種跟新冠病毒長期鬥爭的心理準備會比較好。

所以,綜上所述,我認為印度在當前病毒已經出現比較危險的變異情況下,出現疫情崩潰,乃至經濟崩潰,是有很大的概率。

印度並不像美國家底厚,美國是家大業大,還有美元這個世界貨幣來進行大輸血,這使得美國皮厚血厚,而且整體醫療水平、國民素質、衛生環境都比印度高很多。

相比之下,印度的血皮是比較薄的,印度的血量完全是由其國民強大的“痛苦忍受”能力撐起來。

所以,在印度沒辦法躺平扛過疫情的情況下,疫情的崩潰,就意味著印度經濟的崩潰。

因為這已經不是隻有老年人死亡,在已經出現醫療資源擠兌的情況下,印度現在已經持續有很多年輕人在不停死去,這對印度的經濟有極大傷害。

而且一旦疫情崩潰,外資肯定會二話不說大量外逃,包括企業也會爭先恐後逃離印度。

這種情況下,印度經濟的崩潰是大概率的。

(3)印度經濟崩潰對世界影響多大

那麼一旦印度經濟崩潰,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有多大?

首先,雖然印度有很多問題,是一個神奇的國度,但不可否認的是,爛船還有三千釘,印度不管怎麼說也是跟英國並列為世界GDP第5的國家。

一個GDP第5的國家一旦出現經濟崩潰,那麼其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毫無疑問是會很大的。

1、首先來說說產業方面。

印度疫情的失控,對印度產業經濟的影響是最大的,因為企業投資最看重的就是一個穩定的經商環境。

目前印度已經成為一個超級病毒培養皿的情況下,即使這波B.1.617帶來的疫情過去,但誰能知道未來某個時間,印度這個“蠱王”還會不會出現誕生出新的“毒王”。

投資最怕的就是不確定性,沒有哪家企業願意在這樣一個不穩定的環境下投資。

而且印度這種糟糕的組織動員能力,混亂的基層營商環境,都在這一波疫情裡暴露無遺。

這使得在印度能夠真正控制住疫情之前,企業只會用腳投票,從印度撤離。

歐美國家一直試圖扶持印度,來打造下一個能夠取代中國的製造業基地

這波疫情算是徹底把歐美這種“美夢”給徹底擊碎。

現在印度別說要取代我們了,能夠減緩這種產業資本外逃的趨勢就算不錯了。

同時,雖然疫情對印度產業經濟影響很大,反而在這方面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很小。

因為,有我們幫印度兜底。

大量從印度逃離的產業訂單,將大規模轉移到我們國內,由我們旺盛的製造業產能,來填補印度疫情失控的產業份額。

2、能源影響

再說能源方面的影響,印度是第三大石油進口國,在疫情爆發之前,印度的一次能源消費佔世界比例是6%,從總量看是不高,但印度勝在增速比較快,是近年來國際能源消費市場上重要的生力軍。一旦印度經濟崩潰必然會導致印度石油需求量銳減,而這會對當前已經漲了大半年的油價帶來比較大的壓力。

3、再說印度債務方面的問題。

印度本來當前的債務壓力就非常大。

去年6月份,三大評級機構都曾經把印度的評級下調到BBB-,這是距離垃圾級僅剩一步之遙。

印度經濟若崩潰,會對世界經濟有多大影響?

印度經濟若崩潰,會對世界經濟有多大影響?

所以本來印度就面臨比較大的債務危機,一旦當前疫情徹底崩潰,印度這龐大的債務也必然暴雷。

畢竟印度可沒有美聯儲那種依靠美元世界貨幣來掠奪世界進行無限印鈔的手段,一旦印度債務危機爆發,投資者只會加速從印度債券市場逃離,這使得印度會更加難以依靠“借新還舊”來解決債務問題,必然會導致債券收益率大幅度飆升。

而且最關鍵的是,印度的外債規模是相當龐大的。

印度2019年有1.4萬億美元的外債,而印度的GDP也才2.85萬億美元,外債佔GDP的比值是非常高的,有差不多50%。

我們經常聽到一句話“內債不是債”,雖然我對這句話並不是太認同,但也側面反應外債的風險係數和解決難度是遠高於內債的。

印度外債規模如此龐大,而維繫貨幣匯率穩定的外匯儲備卻只有4000億美元,一旦印度經濟崩潰,只要債務市場出現較大的拋售潮,那麼印度這點外匯儲備是不夠支付所有外債的,就會形成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

到那個時候,當前印度還高高在上的股市,包括印度匯市,都有可能面臨土耳其之前所遇到的股債匯三殺。

4、股市影響

可能你會問,當前印度股市不是還欣欣向榮的模樣。

的確我們如果只看當前印度股市,會印度經濟是在無比繁榮的狀態,甚至最近一禮拜印度每天新增確診病例屢創記錄,但股市卻也出現一波反彈,顯得十分奇葩。

印度經濟若崩潰,會對世界經濟有多大影響?

不過,印度股市本來就是高度跟美元放水息息相關的一個新興市場。

印度作為美國的盟友,是高度跟美元資本繫結,這使得印度的股票市場是高度跟美元潮汐環流繫結的。

所以哪怕印度經濟基本面變壞,但只要美元持續放水,印度股市就可以走強。

這裡就涉及到如果印度疫情崩潰,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將何去何從的問題。

(4)美聯儲的貨幣政策

正好昨天凌晨,美聯儲最新的一次議息結果出來,議息結果本身是沒有太大懸念的,仍然保持0利率不變,不過人們更關心的是美聯儲在會議結束後的記者會講話。

鮑威爾在昨天凌晨的講話裡,否認了將開始削減量化寬鬆規模的市場猜測傳聞,並承認當前美國通脹上升,但認為通脹上升是臨時因素所致,這不同於3月會議中關於“通脹繼續低於2%”的內容,美聯儲此次宣告表示“通脹在上升狀態”,實際上就是變相承認當前美國的通脹率已經高於2%。

而鮑威爾此前曾表示,“通貨膨脹率持續達到2%”是滿足加息的條件之一。

所以為了給自己圓過去,他認為“經濟復甦期間的物價上漲將是暫時的。”這是美聯儲給自己加的一條遮羞布而已。

除此之外,鮑威爾也首次承認“一些資產價格的確很高。”只不過他跟上面一樣,繼續給自己加一條遮羞布,鮑威爾說。“資本市場出現了一些泡沫,這是事實沒錯。我不會說它與貨幣政策無關,但它也與疫苗接種以及經濟重新開放有很大的關係。”

那麼問題來了,美聯儲為何要忍受之前所不能容忍的高通脹,甚至寧願承受資產價格泡沫化的風險,也不願意放緩購債擴表的規模呢?

原因還是疫情。

美聯儲鮑威爾在昨天凌晨的講話實際上意思就是,美聯儲當前的貨幣政策操作,是根據疫情的控制情況來決定,只有疫情控制住了,美聯儲才會完全退出量化寬鬆狀態,進入縮表甚至加息的過程。

而印度當前失控的疫情,並且變異病毒呈現的這種危害性,不得不讓美聯儲延後關於縮減擴錶速度的討論。

從當前美聯儲的表態看,美聯儲的加息路徑圖大致會是這樣一個過程:
1、先在保持量化寬鬆基礎上,削減購債規模,也就是減少印鈔力度。

2、開始從減少購債規模,進入到縮表階段。

3、加息。

而第一步本來市場預期有可能在今年6月份開始進行削減購債規模,不過要是印度疫情崩潰,甚至產生ADE效應,那麼美聯儲的下一步貨幣動向,變數就大了很多。

當前美國是已經發現了印度的變異毒株B.1.617。

從目前一些公開資訊,還有一些學者的公開言論看,目前滅活疫苗相對還是比較安全的,而mRNA疫苗的安全係數對B.1.617是有很大存疑的,可靠性比較差。

而很不幸的是,美國接種的疫苗主要就是以輝瑞疫苗還有莫德納疫苗為主,而這兩種疫苗都是mRNA疫苗。

假如B.1.617真有那麼大的危害性,那麼美國爆發第四波疫情,幾乎是沒有太大懸念的,並且可能出現跟當前印度類似的危險現象,比如年輕人重症率遠高於去年那波疫情。

到時候,美國可能還會面臨是否要繼續嚴格防疫措施的難題。

所以,問題就來了,假如美國爆發新一輪疫情,那麼美聯儲能否跟去年3月份那樣繼續瘋狂印鈔大放水。

我們首先需要明確,美聯儲的印鈔能力是有極限的,不可能真的無限印鈔。

這個極限取決於,美聯儲還要印多少鈔票才會導致美元信用崩盤。

同時當前大宗商品市場還有全球股市的瘋漲,如此嚴重的資產價格泡沫化,都在嚴重增加全球金融市場的風險,一旦爆發世界經濟危機,這等級別的危機美聯儲也是自身難保。

美國當前唯一的機會,就是趁B.1.617還沒有徹底在美國爆發開來,提前通過嚴格防疫,把變異病毒的擴散扼殺在搖籃之內。

但問題是,美國會有這樣的決斷力嗎?

我認為是沒有。

這種情況下,其實印度疫情的失控,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並不在於印度本身的經濟崩潰。

印度雖然是第5大經濟體,但即使印度經濟崩潰,影響的也只是區域性區域,頂多引發區域性的金融危機,類似於1997年那樣。

但想要引發真正全面的世界經濟危機,至少是需要美國這樣的體量,爆發類似於2008年次貸危機那樣規模的金融危機,才有可能全面引發。

所以,印度疫情的失控,最大的風險在於,變異病毒是否會在全世界範圍內擴散,進而影響倒世界範圍內重新進入到新一輪的嚴格防疫過程裡,這才會對世界經濟造成更大的破壞和影響。

其實印度疫情的失控,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我覺得反而還不是最嚴重的,更嚴重的是對世界格局的影響。

本來近一段時間,隨著世界各國的疫苗接種開始達到一定規模,並且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在2-3月份出現持續回落的現象。

這使得人們普遍有一種疫情很快就會結束的“錯覺”。

但印度這一波疫情的失控,卻讓人們有些被驚醒,包括人們一直不希望面對的變異病毒再一次需要被人正視。

假如人類和新冠病毒進入到類似和流感病毒一樣的拉鋸戰,就是每一年都需要研發針對不同版本新冠病毒的疫苗,並且可能每年都得根據本年度流行的病毒毒株去打相關的疫苗。

就像我去年12月份曾經跟大家分析的那樣,要麼病毒不發生關鍵變異,疫情在3月份之後就暫告一段落,要麼病毒發生關鍵變異,那麼人類就得做好跟新冠病毒長期鬥爭的準備。

這種情況下,不但考驗人類的疫苗研發製造能力,而且也非常考驗人類的承受能力。

因為新冠病毒跟流感病毒不同,具有比流感病毒強很多致死率。

所以,一旦人類需要跟新冠病毒長期鬥爭的話,世界很容易陷入到一個個“孤島”的狀態,為了防止更危險的變異病毒擴散,世界各國可能不得不採取更加嚴格的入境封鎖。

這會對二戰之後高歌猛進的全球化趨勢,造成沉重的打擊,本來2018年之後就有這種逆全球化的趨勢,現在如果疫情不能在兩年內結束,而是持續更長時間的話,那麼各國防疫所造成的全球產業鏈混亂,將會造成比當前晶片荒更大的影響和破壞力。

本文來源“大白話時事”,作者:星話大白。

我每天都會寫分析文章,歡迎關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