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路人苦流水線製造的流量icon久矣。

把眼光放到更具人味的草根階層,本是一審美迴歸的好事。

但飄發現,再好的事,只要有利可圖,必定會有人自作主張把它引向歪路。

比如前段時間發酵起來的,賣饃老太太事件——

鄭州有一賣饃老太太,96歲了,將近期頤之年,思想通透,金句頻出。

本來是被當地一攝影師,作為人文攝影的素材拍攝,結果在網路上走紅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熟悉的好事變壞事來了——

老太太成了新晉網紅打卡點,每天來拍攝的直播博主,把攤位圍得水洩不通,老人家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了。

對此,老太太沒好氣地吐槽了一句:買饃是假,看人是真。

迴應利索,態度明顯。

很快有人察覺到不妥,開始呼籲——不要再去打擾老人家。

算是及時制止了一樁,類似“拉麵哥”“水餃大姐”,普通人被流量圍剿的悲劇。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賣饃奶奶的清醒,和對流量侵襲生活的成功制止。

應該讓流量時代的個人,開始思考一件事了。

當我們把鏡頭對準普通人時,我們是否應該越來越謹慎?

是否應該明白我們究竟應該對準普通人的什麼?

天降流量之於普通人,到底是福是禍?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前有流浪大師沈巍被瘋狂圍堵,流浪生活被徹底破壞。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後有山東拉麵哥和水餃大姐,被捧為草根網紅後,隱私被扒光,生意沒法做,連家都回不去。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不難看出。

流量時代,草根人物,一夜爆紅,早就未必是天降財富。

更有可能是裹著誘人糖衣的飛來橫禍。

有的人難得可貴,看得懂其禍性,尚且懂得點到為止。

比如19年靠“竹鼠的花式死法”竄紅B站的華農兄弟。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19年時,他們粉絲就已達五百萬,說一句B站頂流不為過。

視訊質量和內容一直在保證中變化。

而年收入,才維持在30萬左右,這種剋制,實屬罕見。

華農兄弟在接受採訪時,也表明這種剋制的心態,是他們有意保持的。

他們身上有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樸素智慧,老早看透流量的虛妄——

網際網路帶來的熱度總會過去

只有實業才是根本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那種通透,難能可貴。

但也正因為可貴,你不能要求大家都有。

對於缺乏網感,對流量規則缺乏基礎認知的底層小民來說。

不要說把握機會,做出更長遠、可發展的規劃。

擁有能看到它的本質,剋制愚昧和貪慾,這種智慧,已經屬於超階級的了。

甚至幾乎可以說是一種僥倖。

底層世界裡,更多的,是看不懂,被絞進去,榨乾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的人。

好比15年,因為外型酷似馬雲而走紅的“小馬雲”,範小勤。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出身貧困農戶,父母皆是殘疾人士,從小無人看管,連教育都是問題。

15年被人拍照上傳到QQ空間走紅,被網紅公司籤走,連生父一年都只有兩次見面機會。

網紅期間,被尊稱為“小馬總”,出入都有美女保姆看護,豪車接送,四處直播走穴。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四年後,商業價值被榨乾,又被丟回農村。

公司承諾範父包攬孩子教育問題的承諾,非但沒有兌現,反而讓範小勤徹底淪為一個流量時代的“工業廢料”。

連村民都知道他“已經沒用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範小勤變回了曾經那個蓬頭垢面的孩子。

13歲,連基本的加減乘除都算不明白,認不清錢的面額,但逢人就要錢。

身上的調教感極強,除了要錢,就是口齒不清地說著“大家好,我是小馬雲”“愛你麼麼噠”等油膩的口號。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但最可悲的是,也許直到現在,範小勤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小馬雲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給他錢?

天降流量於普通人,最可怕的地方在於——

資本往往利用普通人的無知和慾望,把活生生的人,淪為徹底的牟利手段。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人是目的,不是手段。”

經過《奇葩說》劉擎一番話,康德的這句名人名言出了圈。

尤其是做新媒體者,每天浸淫在網上,看各家流量規則,有理有據地“物化”人,提醒自己別被洗腦的警鐘,再合適不過。

其實發現沒。

能把普通人拍成“人”,而非拍成“手段”的鏡頭。

大多有種無心插柳柳成蔭感。

好比B站大火的成都本土交通節目,《譚談交通》,便描摹了無數詼諧趣致的眾生相。

偶爾也有笑不出的——

有一位福貴大爺,被稱為“現實版《活著》”,

六十九歲的高齡(記住這個六十九歲,下面會考),父母很早雙亡,連妻子難產,連帶著孩子夭折,親生哥哥也死了,身邊唯有一個傻弟弟,和一隻老狗。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揹負著如此沉重的苦難,福貴大爺卻滿臉精氣神,譚Sir問他為什麼,他只說了三個字——

往前看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人世間的辛酸,人性的力量,小人物可愛樂觀的生活哲學,都濃縮在了這幾分鐘平實的對話裡。

但你以為故事到這就完了?

多年以後,譚sir再度回訪福貴大爺。

他“往前看”的智慧,已經帶他走過了人生最苦的歷練,迎來了美滿的生活。

不但再婚了,還有了一個五歲的可愛女兒。

連三輪車都升級為電動車。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不但如此,還給網友埋了一個十多年的彩蛋。

原來當年跟譚sir說的六十九歲,系謊報年齡。

為的是逃過譚sir的交通罰款。

我不把我說大二十歲

你們能放過(我)嗎?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哈哈哈哈哈哈。

福貴大爺自此又多了一個小機靈鬼的人設。

年齡謊報,譚sir又問他,那你的那些悲痛身世,該不會也是騙人的吧。

大爺立馬反駁,都是真的,還認真道出了家人去世的日子,甚至能精確到時。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如此將家人的亡時銘刻於心,可見福貴大爺的樂觀向前,並非無知無覺的自我麻木。

命運就是偏生要把家破人亡的苦難,加諸在一個重情的人身上。

一時間讓人,五味雜陳,笑著笑著就哭了。

可你看,真實耐品的人間故事,可不就是這樣。

況味複雜,一言難盡。

維度單一的呈現,極端盲目的追捧,狂熱無腦的情緒……這種視角,拍出來的,必定不是人。

不過是被異化為手段的人形立牌罷了。

探訪的最後,譚sir還特別呼籲大家,別去打擾福貴大爺。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給予素人流量,在這個時代,早就不是簡單的善意。

對流量有一定認知的你我,早該看清了其包藏禍心的本質。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關注”本就是一種挖掘過程,幾乎無可避免構成打擾。

那麼,如何界定物化不物化一個人?

當我們把鏡頭對準普通人時。

端鏡頭的媒體人要小心謹慎。

要比對待所謂明星、公眾人物更小心。

看畫面的觀眾,要存善念。

什麼善念?

對人性的貪嗔痴慢,懷抱更多的包容。

對人間的悲歡聚散,保留該有的惻憫。

對小人物的成敗得失,給予基本的祝福。

尊重人性的灰度和人生的厚度。

面對“人”這件事時,理解,保留,而並非著急批判。

如此,其實市井小民的特別之處,並非不能作為展示物件。

最近有一檔節目,就把展示普通人的視角,把控得很好——

無線電視臺的《尋人記》。

雖然一度出圈,豆瓣也有9.5高分。

但這出綜藝本身並不是來勢洶洶,大炒大熱的。

相反,只是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經歷與現在——

每集20分鐘,體量精悍,構思別緻。

以無線主播方東昇發起,尋找30年前新聞報道里的主角,探訪他們的現狀。

這些主角,有的是當年消費者詐騙案的受害者,也有的本是普通會考生,因為上新聞長得帥一度獲得了小名氣。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有的兒時就熱衷炒郵票,長大真成了一名光鮮的精英金融人士,住上了漂亮房子。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自然,也有的主角已然不在人世。

《尋人記》的視角好就好在,首要的就是一條——

描摹人情世態的題材,展現比價值判斷更重要。

好比第八集,龜兔賽跑。

Frankie和Sabrina,老公慢郎中,老婆急先鋒,兩人一直性格齟齬,婚姻裡矛盾不斷。

兩人為此還報名結婚營,學習專業知識,磨合夫妻相性度。

多年以後探訪,主持人都懷疑兩人早就離婚,結果卻非但沒離,關係似乎較年輕時更融洽。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丈夫Frankie很早就主動尋求磨合轉變——

比如老婆要買一個14000的門柄,從前他會發脾氣,但如今他已經學會了表達自己建議,然後走開,讓老婆自己思考決定。

如此,雙方反而會因為得到尊重,而找回理性。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的確,這對的結局,不太符合現下流行的,“不合適就早點離”的人間清醒系價值觀。

但老一輩夫妻雙方達成共識,雙向磨合的默契,其實也展示了一種處世智慧和人性力量,不能不說是一種難能可貴。

彷彿一個大團圓結局的電視劇,老套到你會吐槽,但也不失保留了一種老派的浪漫。

《尋人記》視角好的另一點,又在於他足夠剋制,不消費情緒。

80年代,香港樓市有一經典消費騙局,“縮水樓”。

開發商以圖紙哄騙消費者買樓,比如在臥室畫一雙人床,其實實物連放下一張單人床都勉強。

消費者們往往“進屋就上床,下床就出客廳”。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而被縮水樓當年坑騙了的消費者,雖然被坑了一筆積蓄,但如今再提往事,早就能自嘲說笑——

有人陪 算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小人物的故事,總是這般,辛酸中帶點滑稽,無奈中又透出強大的樂觀。

最令人感慨的一集,“校草”的成績單。

容貌帥氣的“校草”偉約瑟,當年經歷會考落榜,宣告其升學之路徹底結束。

本以為他的人生,可能會掉進一個小深淵。

沒想到他升學路沒戲後,很快找到了一份空乘工作,然後通過其積累的人脈,做起了生意。

比起如今大人小孩都迷信“高考定一生”,那時的人們,反而更加觀念活泛,胸懷寬廣。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尋人記》展現小人物的愚蠢或智慧,達觀和痴迷,悲歡與成敗。

但始終是浸潤在一種,小市民務實、遇到問題向前看的樂觀基調裡。

無論路上遇到的是喜是憂,都能轉化為閱歷,把人生越走越寬,把姿態越活越靈巧。

好比“校草”的人生態度——

生命中任何事都有take two,人生不是一件事就能主宰的。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當然,人生海海淡定嬉戲的他,也有難掩的傷痛——

當年採訪的三個會考少年,本來是10塊錢分三人用的死黨,如今只剩下他了。

這樣的「一夜爆紅」,太醜了

沒有事過不去,只是人難忘記。

看《尋人記》你才真正看得到,在一定年紀,有過經歷的人,他們的豁達與在乎。

雖無雞飛狗跳的狗血故事,也無大隱隱於市的草根傳奇,更無獵奇、消費苦難的圍觀素材。

但《尋人記》中的小人物故事卻耐看,更能啟迪年輕的觀眾——面對什麼,淡看什麼,把握什麼,珍惜什麼。

“離別時人越念舊,期望能停住沙漏。偏偏世界急速變奏,什麼都給這巨輪沒收。”

因為翔實而如生活一般平常,所以每段故事裡,或多或少能找到你我的影子。

是的,如今我們懟向普通人的鏡頭。

往往不願意在他們身上找你我。

更嗜好把他們打為“他者”。

把本來和我們共同在命運中沉浮的眾生,急急地劃作異類。

或供上神壇作偶像。

或關進籠子逗弄。

如此,真的是欣賞普通人嗎?

倒不如說,是在建一個人類博物館。

把活人釘成標本,裱在冰冷冷的玻璃後面,賞玩他們的悲歡成敗。

獻祭普通人的整個人生。

換取自帶流量入場的看客們,茶餘飯後,那一點子尖銳的嬉笑,和廉價的眼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