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近代歷史風雲變幻,1936年的川軍,有一位排長名叫邱大明,他的愛情經歷,猶如是竹子開花,綻放在生命的盡頭,82歲那年才跟妻子悲情重聚。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邱大明出生在四川(後改為重慶)的榮昌縣,1936年參軍,因為讀過八年書,再加上人長得高大帥氣,從小練就一身武藝,所以很快就得到重用。

邱大明隨著川20軍的部隊來到宣漢縣,軍銜已經是少尉排長,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很多人開始為他張羅婚事,都認為邱排長日後前途光明。

英雄配美人,部隊駐地旁邊的李家姑娘,是十里八村第一美女,雖然提親的有很多,但當地的青年才俊,李家姑娘通通看不上。

這姑娘住在“塔河壩爐子村”名叫李德芳,乃是家裡的獨生女,父母一看女兒眼光高,只能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父母沒辦法,只能由著女兒李德芳的性子,每天挑選來挑選去,奈何始終沒有找到意中人,連李德芳自己也暗自嘆息,我的情郎哥哥,你到底在哪兒呢?

直到有一天,李家父母宴請一位軍官吃飯,當然了這所謂的吃飯,實際上是為了相親。

這位軍官便是邱大明,長得是儀表堂堂,穿著筆挺的軍裝,腰間挎著手槍,門口站著警衛員。

等李德芳進屋之後,僅僅看了一眼便痴痴站在門口,那真是怦然心動,看這位好哥哥身材高大,寬肩膀扇子面的胸膛,腰板又猶如精壯的金錢豹,方方正正的一張臉,透著一股濃濃的陽剛之氣。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圖片來自網路)

反觀少尉排長邱大明,也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望著門口的姑娘,他一大老爺們居然臉頰一紅,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下意識敬了個軍禮。

李德芳羞澀地說:“長官,來了呀……”

邱大明說:“報告,我是來……來……”

李德芳嘴角含笑,說:“快坐下吧,呆瓜。”

邱大明一眼便定下終生,眼前的這位李家姑娘,長得如花似玉猶如出水芙蓉;之前部下張羅婚事,心中還有些抗拒,而今心花怒放。

李家父母說:“這就是我女兒李德芳,你們先聊聊吧。”

屋裡只剩下一對年輕男女,李德芳低著頭偶爾偷看邱大明,在這兵荒馬亂的年代,第一次擁有了強烈的安全感。

而邱大明身為軍人,則正襟危坐猶如塑像,他長得高大威猛身材健碩,再加上那一身軍裝的襯托,試問哪個姑娘不動心?

於是乎,不滿20歲的李德芳正值青春年華,而21歲的邱大明乃是軍中驕子,二人隨即步入了婚姻殿堂。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圖片來自網路)

舉辦婚宴的時候,軍隊方面來了兩位團長、三位營長、七位排長;地方參與的則是鎮長、保長、甲長以及親戚和鄰居。

如果是在和平年代,小兩口肯定是夫妻恩愛,共享幸福生活;然而這是戰爭年代,軍人家庭猶如是海嘯當中的一朵紅花,隨時都會被撕裂。

四個月後,邱大明訓練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才剛剛走到門口,身後就喊了一聲:“排長,緊急集合!”

李德芳從家裡推門而出,噘著嘴埋怨說:“這才剛回家,你要去哪裡?”

邱大明只來得及說一句:“要去打鬼子!”隨後被拽走。

李德芳望著自家男人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夜色當中,她大喊一聲:“早點回來!”

“放心吧!”

黑漆漆的夜晚,邱大明迴應這三個字的時候,敲在了李德芳的心房,於是一直等一直盼,她是萬萬沒想到,會在八十多歲以後,二人才會重逢。當然了這是後話……

1937年,抗日戰爭已經全面爆發,川軍第20軍緊急集合,去往四川萬源縣,團長大聲喊著:“兄弟們,走快點!走快點!咱們要去打鬼子,咱們要去當英雄,如果沒了中國,也就沒有咱們川軍!只要有咱們川軍,就一定會有中國!一定會有中國!”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團長的一聲大喊,讓邱大明心潮澎湃,抗日救亡!火線決戰!他也是讀過很多書的人,自然知道中華歷史走到今天,隨時都面臨斷絕的風險。

因為軍情緊急,所以團長又喊了一聲:“誰要是走慢了,當兵的要捱打,當軍官的就地槍決!”

1937年9月5日,川軍誓師出征,第20軍的出征地點,位於少城公園(今人民公園)邱大明便是其中的一員。

邱大明永遠也不會忘記,道路兩邊的群眾敲鑼打鼓,送川軍上戰場;長官訓話的時候,說這是為了民族和國家,而今前往上海抗戰,是歷史賦予川軍無上光榮的任務,竭盡軍人天職,造福子孫後代!

川軍其實裝備很差,戰士們一邊走一邊打草鞋,邱大明所在的第20軍,號稱是最會打草鞋的部隊。

去往上海的路上,草鞋磨爛了一雙又一雙,追星趕月預計50天到達火車站,但邱大明他們僅僅用了24天!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從集合到誓師、從出發到火車、再到上海、前後加起來才用了四十一天,於10月12日投入到慘烈的淞滬戰場……

官兵們士氣高昂,大喊著為國犧牲,鏖戰鬼子二十多萬部隊,面對敵人陸海空的立體戰場。

血戰七天七夜,沒有吃的沒有喝的,川軍將領高喊著寸土不退,因為身後就是祖國大片大片的美好河山。

淞滬之戰是從1937年8月13日正式開始的,戰場猶如一座噴發的火山,數不清的中華兒女前赴後繼,投入到慘烈的戰場當中。

然而此時的中國部隊,面對裝備精良的鬼子陸海空三軍,邱大明他們雖然拼命苦戰,但七天之後還是不敵日寇。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圖片來自網路)

很多官兵都在流淚,邱大明也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往家裡寫信,當做是自己的遺書;只可惜烽火連三月,這封信最終並未送達李德芳的手中。

此戰當中的川軍,將其稱之為最驕傲的一仗,也是最慘烈的一仗,打碎了鬼子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美夢。

可是說句難聽的話,此戰終究是敗仗,以至於個別川軍,出現了士氣不佳的情況。

最重要的是川軍要求補給,邱大明直接就說:“老蔣可以不給炮彈,也可以不給子彈,但一口吃的總要給吧?說是就地補給,那算什麼道理?”

年輕讀者可能看不懂,大概意思就是,蔣介石其實看不起川軍,或者說除了中央軍之外,蔣介石是誰也看不起。

因為國內軍閥太多,蔣介石恨不得所有軍閥,都在戰場上消耗實力;之前北伐的時候,國內軍閥就混戰數年,而今到了抗日戰場,雖然川軍很勇武,但蔣介石卻不願意給補給,說白了就是希望軍閥被瓦解……

大背景,這可苦了川軍,無論走到哪裡都被排斥,以至於個別戰士出現了餓肚皮之後,在倉庫門口、在大堆糧食旁邊、在軍需處鬧事。

因為四川沒有能挑起大梁的人物,所以也就被稱之為土匪軍。川軍退下戰場之後,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就連閻錫山這種“愛兵如命”的人,都不肯接收川軍部隊;於是在沒有吃沒有喝的情況下,川軍走投無路。

蔣介石直接就說:“讓他們回家去當山大王吧。”

幸虧白崇禧說了一聲:“等等,我問問德鄰那邊要不要。”

這段歷史非常複雜,大概意思就是當時的中國軍隊,並不是蔣介石一家獨大,除了他們中央軍之外,廣西軍隊也就是新桂系,也在國內擁有極大話語權。

新桂系的領軍人物名叫李宗仁,德鄰說的就是李宗仁,此時的新桂系在臺兒莊,正是用人之際。

結果李宗仁一聽川軍無處投靠,於是就說:“那總比稻草人強得多吧?我要!”

根據邱大明的回憶,他們川軍到了李宗仁那裡之後,給了槍給了炮、給了嶄新的軍裝、給了能夠填飽肚子的糧食。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李宗仁和白崇禧)

以上這段川軍的歷史,如果深入去講的話,幾本書也寫不完;大家就當是川軍無處投靠,最後來到了臺兒莊。

邱大明他們參加臺兒莊大戰,出征的時候老百姓夾道歡迎,他們立刻想起當年出川之時的盛況,眼淚止不住流,發誓一定要為國而戰,為挽救中華民族而戰。

接下來的歷史,便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川軍在臺兒莊一戰成名,號稱是川軍在中國在!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圖片來自於影視作品)

到了1942年,邱大明南征北戰,被一枚彈片擊中了肩膀,因為傷勢過重,所以轉入到後方。

邱大明因而退役,分配到四川瀘縣,做了當地一位警長,負責保護當地的航運碼頭。

邱大明積極整治黑惡,某次抓了兩位小偷,而且屬於是慣偷,二十多歲的年紀,屢教不改拿監獄當家住。

既然不再打仗,邱大明第一時間,就想起他那如花似玉的妻子李德芳,自然要將其接回瀘縣居住,希望小兩口過上花好月圓的美好時光。

邱大明說:“你們遊手好閒,一輩子可就完了;我給你們一筆錢,幫我回老家捎封信,讓我家妻子搬到瀘縣。”

小偷連連點頭,說:“好好好,謝謝長官。”

然而,邱大明想著改造慣偷,為他們找點事情做作;可誰知那兩位慣偷,拿著錢找了個地方喝酒,大醉五天五夜。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可恨可恨!可恨這兩位小偷,壓根就沒有去宣漢縣的塔河壩爐子村,而是喝酒喝了五天之後,回來找到邱大明。

結果這倆人說:因為戰爭打得慘烈,李德芳一家人遭遇鬼子空襲‬,全家都已經葬身日寇的鐵蹄下。

邱大明夜裡唉聲嘆氣,在住處為妻子立下靈位,雙手顫顫巍巍的,從包裡取出李德芳的照片……心中不免感嘆,在這血肉橫飛的戰爭年代,或許不存在什麼美好姻緣。

半年後,邱大明和一位女學生成親,生了一兒一女,重新組建家庭。而一直認為,原配妻子李德芳已經去世,殊不知一直在家裡等他。

到了1950年新中國成立,邱大明分屬不同陣營,所以被判無期徒刑。

而原配妻子李德芳,身為不同陣營的家屬,只能逃往外地。

這樣一來,苦命鴛鴦相距萬里,一位在大漠黃沙當中勞改,一個在天涯海角流浪。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時過境遷,李德芳一直認為,邱大明肯定會回來的,雖然很多人都說丈夫可能已經去世,然而在見到情郎哥哥的屍體之前,絕不相信邱大明已經犧牲了。

後來隨著社會逐漸安定,李德芳回到了四川的榮昌縣(後來歸重慶)她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如果丈夫會回來的話,自己在榮昌縣總有一天,會跟情郎相遇。

李德芳沒有親人,沒有一間屋和一畝地,為了生活只能到處打零工,做保姆、當服務員、年紀大了之後便去掃廁所,總之堅定地認為,丈夫肯定會回來。

李德芳掙了一筆錢之後,便開了一家粥棚,身上只要有了存款,就會託人幫忙打聽邱天明的訊息。

再看此時的邱天明,勞改21年之後,因為特赦令而離開監獄,別的獄友都有家屬帶回四川,而他放眼天下舉目無親,只能留在邊疆。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勞改出獄的人,圖片來自於網路)

直到邱大明60歲那年,才回到了老家,和兒子女兒相見的時候,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家鄉的一切又是那麼熟悉,用物是人非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

邱大明雖然年紀大了,但勝在身體還很好,於是打造了一架板車討生活,在山城拉麵條、幫人接送孩子、風雨中養活自己。

因為兒女的原因,所以邱大明獨自居住,位於今天的重慶江北城三洞橋,生活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然而邱大明不知道的是,他的原配夫人在長江南岸,相距不到六公里而已,此時的苦命鴛鴦,被一條大江劃開。

再看李德芳,身體越來越不好,這位痴情的女子,隨著無情歲月的侵蝕,已經從姑娘的青春歲月,步入到垂暮之年。

可李德芳一直沒有放棄尋找丈夫,心中的那位情哥哥,長得又高又帥又溫柔,想當初每次回家主動做家務,爹孃都很喜歡邱天明。

日復一日年復一天,李德芳飽嘗淚水的滋味,雖然明知道丈夫回不來,但她依舊在固執地等待。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1997年冬天,有好心人看李德芳身體不好,於是將其帶到了三洞橋。

因為之前的歷史原因,李德芳哪裡還敢叫自己的名字?這屬於是一代人的精神傷疤,於是說:“我叫劉澤華,因為兒子和女兒不孝順,所以才流落街頭的。”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謊言而已;反觀那位好心人,也知道自己無法長久救濟這位老太太,所以想要為李德芳找個好人家。

旁邊有個茶館,老闆娘名叫李臘芝,是當地出了名的熱心腸,得知了李德芳孤苦無依之後,便說:“此事包在我身上。”

三天之後,李臘芝找到了李德芳,她說:“我有一位乾爹,同樣是孤苦無依的老年人,你倆年齡相差兩歲……不過我乾爹的經濟不好,住在一個棚棚當中。”

李德芳一聽這話,於是說:“只要有個能住的地方就好(方言說是行了撒)。”

又過了三天,邱大明和李德芳在茶館相見,都是八十多歲的老年人了,各自都在使用假名字。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至於為什麼用假名字,只能說歷史啊歷史,總是透著數不清的辛酸和無奈,二人在那個大背景下,不敢用真名。

相互介紹之後,李德芳總有一股莫名的親切,於是就同意了這門婚事;而且李德芳看邱大明,長得身高馬大,衣服也乾乾淨淨,沒有彎腰駝背,身體蠻硬朗。

邱大明說:“我很窮,我自己都吃著低保呢,我可能養不起你。”

李德芳說:“我不要你養啊,我身上還存著一點錢,我只要有個能遮風擋雨的地方就行。”

這時候,邱大明低著頭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自己生活困苦,而對方來了之後,只會是倆人一起受苦。

李德芳嘆了口氣,這是她第二次有了心動的感覺,上次將愛情給了邱大明,61年後想要再把愛情給眼前的老漢,奈何人家瞧不上自己。

沒辦法,李德芳離開了,這一走就是三個月;然而離開之後心神不寧,做夢都是那老漢的模樣。

結果李德芳不顧一切的,或者說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況下,再次來到了那老漢的家裡。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果不其然,乃是名副其實的棚棚,那張床估計是用好幾種碎木板拼接而成,算是老漢邱大明家裡最值錢的傢俱。

李德芳又仔細一看,這老漢雖然很窮,但卻把棚棚收拾得乾乾淨淨;目光掃過鹹菜缸的時候,看到上面乾乾淨淨,邊沿連一點點的水垢都沒有。

倆人坐了一會,而那老漢邱大明一直不吭聲,什麼也不肯說,屬於是沉默的狀態。

李德芳在棚棚裡坐了三個小時,無奈又回到了之前的茶館,到了下午的時候,心裡完全絕望了。

可是當李德芳離開茶館,看到遠處的樹下,一直坐著一位老漢,正是邱大明本人。

原來李德芳離開棚棚之後,邱大明一直在後面跟著呢,倆人於是坐在樹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邱大明越來越信任對方,於是說:“我有個小名兒,叫邱大明。”

李德芳心頭一顫,問:“那你當過兵沒有?”

邱大明趕緊搖頭,說:“沒有沒有,我沒有當過兵。”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到了吃晚飯的時刻,邱大明主動說:“走吧,去我那裡吃個晚飯。”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李德芳打扮之後,和邱大明拍的合影)

於是乎,兩位八十多歲的夕陽戀,吃了二人之間的“第一頓飯”分別是椒拌皮蛋,和早上剩下的回鍋肉。

從此之後,二人便開始了交往,越來越熟悉之後,邱大明也就不再自卑。

隨後舉行了簡單的婚禮,一位是82歲,一位是80歲,客人也來了幾位,婚宴結束之後,老夫老妻商量著,辦一張結婚證。

李德芳首先提出的,她說:“要有個證明,否則別人會笑話的。”

邱大明說:“要的要的。”

因為去領結婚證,這才有了下面一系列的事情發生,二人手牽著手來到了領證的地方。

相互看了看對方的原來住址之後,邱大明要簽字的手,突然可就停住了,尤其是看了對方的字跡之後,胳膊開始顫抖。

“你是哪裡的人啊?”

“我是四川宣漢人。”

“宣漢哪裡的?”

“塔河壩。”

“宣漢縣塔河壩我去過,你是哪個村的啊?”

“爐子村。”

“爐子村的人都是姓李的,你咋個會姓劉啊?”

“我以前是姓李的,後來才改的名字。”

“那你以前叫啥子?”

“李德芳……”

哭!邱大明放聲痛哭,在辦理結婚證的地方,一把抱住了李德芳,這位八十多歲的老爺爺嚎啕大哭。

邱大明一邊哭一邊說:“我,是我,李德芳,是我呀!”

一句是我,雖然只有短短兩個字,但是所代表的意義,一切盡在不言當中。

李德芳愣了五六分鐘,她後來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說當時大腦一片空白,找啊找啊找了六十年,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丈夫。

舊社會的情郎失蹤,而今到了新時代,再次辦結婚手續的時候,身邊沒了爹孃沒了團長和連長,也沒有了鎮長和保長,但是那個他。還是那個他。

邱大明還以為李德芳不敢相認,於是問:“你的母親是不是姓餘?”

一場噩夢!一場持續了六十年的噩夢!李德芳這才大夢初醒,丈夫離開的時候,剛剛滿22歲,而今82歲的高齡。

期間受了多少苦,二人不用詳細訴說,只需要抱頭大哭,便知道這些年過得是多麼不容易。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回來了,對於李德芳來說,一直等待的那個情郎哥哥回來了,只不過自己青春已經遠走,從今天開始,自己也不再是孤寡老人。

李德芳哭溼了胸口的衣服,原來上個月吃的那頓剩飯,居然是結髮夫妻分別六十年之後,第一頓破鏡重圓的團圓飯。

川軍排長失蹤,妻子尋找六十年,80歲結婚當天,才知他在身邊

造化弄人,李德芳和邱大明,被命運折騰到死去活來;所謂有情人終成眷屬,一句話說起來朗朗上口,但是在他們二人的身上,卻透著大時代的冰冷和無情。

尤其是對於妻子李德芳來說,這份愛過於沉重,那個乾乾淨淨又高高大大的男人,終於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邱大明常說:“咱結婚四個月,我卻耽誤了你一輩子,我肯定要補償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