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我愛親人和祖國

更愛我的榮譽

我是一名光榮的志願軍戰士

冰雪啊!我絕不屈服於你

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的

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宋阿毛的詩


這首詩的作者叫宋阿毛,他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九兵團五十九師一七七團六連的一名普通戰士。當後續部隊發現宋阿毛的時候,他和六連一百二十五名弟兄已經全部凍死在了陣地上,戰士們就如同一座座冰雕一動不動,堅守在那裡。

六連就是被後人時常提起,抗美援朝戰場上的英雄“冰雕連”。六連戰士們所駐守的陣地地勢陡峭,環境惡劣,已經遠遠超出了人類生存極限,據當地人說就連蒼鷹在那上面也活不了,所以他們把這裡稱之為——死鷹嶺!六連戰士們全部以戰鬥姿態俯臥在死鷹嶺上,他們的槍口對準了山下的一座小橋,上級給他們下達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絕對不能讓敵人過橋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凍死的戰士


因為這座橋關係到一場大戰的勝負,這一場慘烈的戰役,被後人稱之為”冰血長津湖“!死鷹嶺下的那座橋就是整個長津湖大戰的咽喉,拿下它,天下無敵的美軍王牌縱是蒼鷹不能展翅,雖為困獸猶不能鬥!但若拿不下,毛主席萬里調兵,集十五萬大軍圍殲美軍王牌第一師的大手筆戰略,將功敗於垂成之一刻;陷於團團包圍之中的美軍也將在死地殺出一條生路,無異於放猛虎歸山林!

1950年12月8日,毛主席、彭德懷、杜魯門、麥克阿瑟都在緊張地盯著地圖上剛剛標註出的一個小點,這裡就是長津湖戰役的命門,死鷹嶺下—–水門橋!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被炸燬的水門橋


時間回到1950年9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九兵團司令員宋時輪接到一個緊急命令:九兵團準備入朝作戰!以宋時輪的級別和戰略眼光,中國軍隊進入朝鮮作戰對他來說已經算不上新聞了。但是要把他的九兵團從東南沿海突然調到遠在數千公里之外的朝鮮戰場,也著實讓他感到有些驚異

因為當時九兵團正在積極整訓,全力備戰,他們的任務是攻打國民黨反動派最後的陣地臺灣,奪取全國解放戰爭的最終勝利。因此,九兵團全體官兵上下一心、枕戈待旦,只等毛主席一聲令下,萬船齊發,一舉拿下臺灣島。

在朝鮮戰爭爆發以前,這無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最重要的任務。當時東北邊防軍已經成立,並駐守在鴨綠江畔,緊緊地盯著聯合國軍在朝鮮的動向,但尚未進入朝鮮。面對這一紙調令,身經百戰的宋時輪隱約感覺到這一次的對手可能比原先預想的還要強大。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宋時輪


東北邊防軍就是中央鑑於美軍對我鴨綠江邊境線的潛在威脅,為防患於未然,抽調第13兵團主力組建而成,司令員就是宋時輪的老上司—戰神粟裕。在接到調令以前,包括宋時輪在內的眾多解放軍指戰員都認為這支新組建的東北邊防軍足以抵抗的住任何來犯之敵。

的確,13兵團本就是人民解放軍中最能打的部隊,以作風硬、戰力強著稱,其中的38軍、39軍、40軍另加42軍是當時解放軍精銳中的精銳、主力中的主力,真正的王牌軍隊。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鴨綠江邊境線


這幾支部隊裡的戰士大多經歷過抗戰、解放戰爭甚至還有一批走過長征路的老紅軍,個個身經百戰、革命意志頑強,指戰員也都是久經沙場的猛將。再加之他們身處東北三省,接收了日本軍隊留下的大部分武器裝備,還有蘇聯支援的大型火炮、坦克、戰鬥機等等。

因此很多人感覺這樣一支25萬人規模的精銳部隊,在鴨綠江畔佔盡天時地利人和,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儘管他們從未和美軍交過手,儘管他們知道美軍是當時全世界最強大的對手,但靠著小米加步槍接連取得抗戰和解放戰爭勝利的解放軍指揮官們並沒有將美軍看成是真老虎。畢竟國民黨整編74師就是全副美式裝備,最終還是被解放軍全部殲滅。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朝鮮戰爭”美軍舊照


所以,當宋時輪拿到中央軍委調令的時候還是略顯震驚的,同時他也有一種預感,可能毛主席、中央軍委認為美軍的戰鬥力真的很強大,比我們之前所有的對手都要強,一個東北邊防軍還無法抵擋美軍的侵略

現實比宋時輪預計的還要殘酷,從戰後公佈的資料來看,東北邊防軍編制為二十五萬五千人,主要為日式裝備和眾多老舊雜牌槍支,以及小部分繳獲的美械,說小米加步槍並不誇張。但整個抗美援朝期間,我軍接收了蘇聯援助的各種先進的蘇式武器,共計派出軍隊超過一百九十萬,並且傷亡慘重。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朝鮮戰爭”美軍裝備


至於為什麼要調遠在東南沿海的九兵團北上,毛主席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據說當時有高層曾經對宋時輪說過,為什麼要調九兵團,就是因為你九兵團能打,因為你宋時輪能打。的確,無論是九兵團還是宋時輪,都是華東野戰軍的驕傲,是粟裕手裡的王牌。孟良崮戰役中華野一、四、八、九縱隊虎口拔牙,硬生生吃掉了老蔣手裡的王牌整編七十四師,而這幾支部隊正是九兵團的前身

解放戰爭期間華野十縱擔負掩護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的任務,在梁山頑強阻擊國軍主力長達八天,圓滿完成任務,以至於在國軍將領之間盛傳:排炮不動,必是十縱,而十縱的司令員正是宋時輪。客觀上來說,上海戰役以後,九兵團一直在積極整訓,編制較為完整,並得到了充分的休整和補充,而其他兵團有的已經改變,有的正在執行南方其他作戰任務,一時間難以抽調。因此,宋時輪和他的九兵團當時就是最佳選擇。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


宋時輪接到命令之後隨即下令開始準備,但形勢發展的速度再次超出了他的預計。最初的命令要求九兵團先行開赴山東,然後再梯次進入東北入朝,但10月19日,毛主席電令華東軍區:宋部提前開東北。但是當時九兵團根本沒有來得及做好準備,尤其是冬季棉裝還沒有著落。23日,毛主席電令九兵團從速進軍。31日,毛主席再次催促,要求九兵團務必於11月1日立即開拔,可以先動一個軍,另外兩個軍跟著動,不要間斷。此時九兵團一部已經在北上山東的路上了,九兵團團部之後命令部隊不做停留直接開赴東北。

11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九兵團番號正式更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九兵團,有很多戰士此時才知道他們此行不是去解放臺灣,而是抗美援朝。後來人們所流傳甚廣的志願軍倉促入朝、連棉衣都沒有的情況,說的就是九兵團這次提前進軍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工作中的毛主席


11月中旬九兵團主力三個軍先後在輯安、臨江渡過鴨綠江奔赴戰役集結地:長津湖對於軍事家來說,倉促進軍是有很大隱患的,是兵家大忌,這一點宋時輪知道,毛主席心裡更清楚,但沒有辦法,時不我待,戰機稍縱即逝。

11月中旬,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已經開始進入長津湖地區,這支號稱美軍王牌的部隊自仁川登陸以來,在朝鮮半島所向披靡,一路凱歌。但他們不會想到,此時毛主席、彭德懷、宋時輪正在地圖旁晝夜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陸戰第一師憑藉強大的機械化運輸能力,快速向我鴨綠江防線進軍,其進軍速度遠遠超出了毛主席的預計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彭德懷


在毛主席的計劃中,長津湖地區是殲滅陸戰一師的絕佳地點,此地山高路險、地勢陡峭並且常年都有積雪,地理環境極為險惡。也正是複雜的地形環境能極大的限制美軍機械化裝備和大殺傷力火器威力的發揮,同時給我軍機動作戰提供天然掩護。

第一次戰役13兵團在西線給敵人造成了一定打擊,但尚不足以震懾美軍。所以,毛主席在東線長津湖佈設一個巨大的口袋,他決心用九兵團15萬人把這個氣焰極為囂張的美軍王牌完整地吃掉,給麥克阿瑟點顏色瞧瞧。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麥克阿瑟


根據毛主席的作戰規劃,宋時輪命令張翼翔的20軍從長津湖西側崇山峻嶺之中急行軍直插下碣隅裡,摧毀美軍的後勤基地和臨時機場;彭德清率27軍由東側發起攻擊牽制併力圖圍殲陸戰一師部署在柳潭裡以及其前鋒沿線的大部分主力部隊;張仁初指揮的26軍則從東側配合27軍出擊。

11月15日,20軍到達預定集結位置,17日27軍進入預定集結地點,這個時候毛主席、彭德懷、宋時輪都在焦急地等待,美軍已經開進長津湖地區,而26軍卻遲遲沒有到達指定地點。26軍不到,整體兵力缺少三分之一,戰鬥就不能全面開打,催促加速行軍的電報一封接著一封交到張仁初的手上,北朝鮮的極寒天氣卻讓這位主力軍軍長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張翼翔


20軍和27軍入朝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下雪,隨著時間的推移,雪越下越大,當26軍入朝的時候積雪已經沒過膝蓋了。東北軍區的後勤保障部隊為九兵團準備了部分過冬棉衣,但由於軍情緊急,九兵團根本沒有時間換裝,直接急行軍跨過鴨綠江

26軍不知道這次他們迎頭趕上了當地五十年未遇的暴風雪和極寒天氣,在進入預定集結地點以前,26軍就已經出現了凍傷導致的非戰鬥減員。直到23日凌晨23點,疲憊不堪的26軍先頭部隊終於出現在了預定集結地的陣地上。次日,美第十軍陸戰一師主力兩萬五千餘人全部進入長津湖地區,師長史密斯已經坐在了柳潭裡的指揮部裡,這裡距離鴨綠江只有一百多公里,這裡已經是聯合國軍最北端的陣線。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志願軍跨過鴨綠江


奧利弗·史密斯,美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師長,身經百戰,作戰經驗豐富,謹言慎行是他最大的特點。在他率領下的陸戰一師驍勇善戰,但他本人卻非常的謹慎沉穩,作戰方針力求保守。史密斯和性格張揚的麥克阿瑟完全不同,不僅是性格,就連作戰計劃他們也截然相反。

在聽說麥克阿瑟準備讓第十軍快速突擊到長津湖的時候,史密斯堅決反對,但在麥克阿瑟面前,一個小小的師長是沒有什麼發言權的。史密斯只能硬著頭皮率第一師進入長津湖。史密斯的顧慮是有道理的,長津湖地區惡劣的交通條件是摩托化部隊的噩夢,如果敵軍在崇山峻嶺之間對一師進行突襲,那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奧利弗·史密斯


毛主席對於第十軍能否順利鑽進口袋也是有所擔憂的,長津湖的崇山峻嶺對於美軍來說無異於死地,所以他派出四十二軍在黃草嶺一帶阻擊第一師。一個主力軍的頑強阻擊,對於第十軍來說是很有誘惑力的。儘管史密斯擔心長津湖是一個巨大的陷阱,但在節節勝利的戰果和軍令面前他也開始相信,在長津湖可以過一個愉快的聖誕節,然後得勝還朝

畢竟他眼前的這個中國主力軍團的裝備實在太差,並且不斷敗退,也許他可以依靠手中的優勢火力擊潰中國軍隊。陸戰一師和20軍幾乎同時進入長津湖地區,但是史密斯的腳步非常緩慢,他堅持讓主力停留在下碣隅裡,直到臨時機場修建完成。修機場似乎是陸戰一師和史密斯特別鍾愛的工作,在瓜島和日本人作戰的時候就是他們修建的機場起到了關鍵性作用不知道史密斯當時有沒有想到,或許有一天這個簡陋的臨時機場能夠幫助他們逃出生天。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毛主席在讀書


從進入長津湖開始,有一個地方在史密斯心裡就是一個疑問,這個地點就是水門橋。坐鎮柳潭裡的史密斯到此時也沒有弄明白,既然中國軍隊要阻擊一師進入長津湖,那他們為什麼不炸燬通往長津湖地區唯一一座橋樑。

在當時幾乎所有的美軍將領都不認為中國和朝鮮軍隊能對美軍突然造成毀滅性打擊,即便他們在長津湖地區陷入包圍,憑藉陸戰一師強悍的戰鬥力絕對可以堅持到第十軍後援部隊趕到。驕兵必敗,即便是百戰餘生、謹慎有餘史密斯也逃不出這個規律。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水門橋


當陸戰一師大部進入長津湖之後,負責先期誘敵深入的42軍與已經部署完畢的20軍、27軍交接換防,隨後快速向西線13兵團防線歸建,西線戰鬥已於25日開打。在長津湖崇山峻嶺之間不斷受到零星襲擾的第一師根本無法分清這些穿著單薄並且沒有徽章軍裝的中國軍隊,到底是哪一支部隊,在他們眼裡中國人甚至聯長相都是一樣的。

史密斯曾不止一次接到中國大部隊已經進入朝鮮的情報,但是他並不相信,不相信是因為他的偵察機並沒有發現在長津湖地區有大規模部隊的痕跡,更重要的是他不願意相信中國人有這個膽量和美軍正面較量。人永遠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但這一次,史密斯判斷失誤了!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朝鮮戰爭”中的美軍


11月27日晚,第九兵團司令宋時輪向20軍、27軍下達了向美陸戰一師發起攻擊的命令,東線長津湖戰役正式打響。20軍、27軍各部十萬餘人同時向柳潭裡、下碣隅裡、古土裡、新興裡等處的美軍發動突然襲擊。大部分美軍是在睡夢中被驚醒的,當他們還在詫異數量驚人的中國軍隊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時候,子彈已經呼嘯而過了。

此時的史密斯已經意識到自己陷入了重重包圍,儘管他不願相信,儘管他也弄不明白如此數量的部隊是如何騙過偵察機的,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面對現實沉著應對。陸戰一師不愧是美軍王牌,史密斯不愧是王牌師長,發現自己腹背受敵、陷入重圍之後,史密斯指揮各部迅速展開反擊,第一師的陣地、隊形並未因遭突襲而潰散。激戰一夜之後,史密斯已經徹底看清了局勢,自己的兩萬五千餘人現在已經被無數的中國軍隊分割包圍,如果不盡快突圍,他們就將葬身長津湖。史密斯下令部隊立即開始突圍並撤退,於是,陸戰一師開始瘋狂的向下碣隅裡方向突圍,雙方在長津湖展開激烈戰鬥。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長津湖戰役圖


整個長津湖戰役打得異常慘烈,陸戰一師真正的領教到了中國主力部隊的戰法和驚人的戰鬥力,麥克阿瑟為他的高傲和輕敵付出了代價。而第九兵團從這一仗也切切實實地認識到美軍不是紙老虎,比國民黨軍、比日本軍隊強悍太多。不期而至的極寒和暴雪給雙方帶來了極大困擾,志願軍方面的情況尤為嚴峻,後世對於九兵團補給困難、凍傷減員的情況有很多描述和記載,已經成為志願軍艱苦條件的典型。

撤退!撤退!以最快的速度撤出長津湖!史密斯瘋了一樣向各部下達撤退的命令,而此時他開始擔憂那個一直困擾他的水門橋,他現在徹底明白了志願軍為什麼在十幾天前不炸燬它,為的就是現在要斷他的後路。這個想法出現在他腦海裡的時候自己都被嚇了一跳,中國人的指揮官是誰,誰有這樣的膽量想要把陸戰一師一口生吞下去。但他已經沒有時間來研究中國人的戰術了,他必須帶領他的部隊逃出去,逃出一條生路。於是史密斯立即下令對水門橋周邊實施最高警戒,並派重兵前往支援。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逃跑”的美軍


空軍曾經建議史密斯從空中撤退,因為他在下碣隅裡修建的臨時機場可以降落B-47大型運輸機。只要爭取到足夠的時間,空軍就可以保證將兩萬餘美軍全部從空中撤出,畢竟此時的天空完全掌握在美軍手裡。但史密斯拒絕了這個建議,他只要求將四千餘名傷兵和兩百具美軍遺體運出去,大部隊必須整體從水門橋撤出長津湖。

史密斯十分清楚,如果採取大規模空運,中國軍隊必然會像瘋了一樣集中進攻下碣隅裡,而他也不得不分出更多的兵力來抵擋志願軍的衝鋒。很顯然,守衛部隊是沒有機會登上飛機的,他不會放棄他的部隊。

宋時輪自然知道水門橋的重要性,所以他命令前線部隊,炸燬水門橋。12月1日深夜,志願軍20軍58師127團一支十幾人的突擊隊突然出現在水門橋下的涵洞裡,守橋的美軍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一聲巨響將水門橋一段直接炸塌。那支志願軍小隊在留下幾具遺體之後,迅速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宋時輪


當史密斯聽到水門橋被炸燬的訊息之後,氣得差點下令將守橋主官槍斃。但所幸現在水門橋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命令工兵以最快的速度將橋修好。如果說在整個長津湖戰役中美軍有什麼亮點的話,一是史密斯沉著冷靜的心態以及他高超的指揮藝術,另一個就要非美軍工兵莫屬了。

美軍工兵部隊對現場勘查之後發現,中國人的爆破小隊只是將橋面炸燬了,橋墩、橋柱還都完好,於是美軍第一師第一工兵營迅速用木板補充了那段被炸燬的橋面,至少可以保證汽車通行。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現如今的美軍工兵


次日,志願軍的偵察兵再次來到附近的時候,驚異地發現昨夜被炸燬的水泥橋竟然在一天之內恢復了通行,儘管上面鋪的是木板,但依舊有汽車通過。我們可以想象那些偵察兵吃驚的表情,也可以理解他們疑惑的心情,在他們看來水泥橋和石頭橋差不多,在這崇山峻嶺之間要修好至少得十天半個月。可人家愣是在一天之內給你搭起了一座木橋,活生生的擺在你的眼前。

聽到橋在一天之內被修好的訊息,58師師長黃朝天氣得蹦了起來:”馬上派人把那橋給老子徹底炸了“!12月4日,又是深夜,志願軍的又一支敢死隊快速穿插到水門橋橋底,並且佈置了足夠的炸藥。直到這個時候守橋的美軍才發現,神出鬼沒的中國人又來了,但此時開始阻擊已經來不及了,高爆炸藥在橋根處被引爆,將這部分橋根炸的粉碎

志願軍此次行動考慮得十分周密,他們還攜帶了燃燒彈,佈置好炸藥之後又將堆放在周邊的修橋木橋全部引燃,隨後又迅速消失在黑森森的峽谷之中。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美軍通過修復好的水門橋


“什麼?橋又被中國人炸燬了!廢物,一群廢物!連十幾個人都防不住,統統都是廢物!!!”這次以溫文爾雅著稱的史密斯再也壓制不住自己的怒火,開始咆哮起來

4日當天陸戰一師主力5團和7團才剛剛撤退到下碣隅裡,20軍瘋狂的追擊和從未見過的極寒、暴雪讓美軍苦不堪言,短短20多公里的路程他們竟艱難的跋涉了三天。下碣隅裡也不是久留之地,史密斯心裡想的只有儘快撤退,只有水門橋。但是這次水門橋被破壞得相當嚴重,並且修橋木料也已經被毀,僅憑陸戰一師的工兵和裝備已經無法將橋修復了。

史密斯向上級請求了支援,很快,外圍美軍第十軍派出他們的第73工兵營攜帶重型工程機械趕赴水門橋。12月5日,經過一天的緊張施工當日晚,美軍工兵在原有橋墩的基礎上架起了鋼結構橋樑,完美補充了水門橋被炸橋面,新架設的橋面完全可以承載重達數十噸的坦克。美國工兵以科技和效率再次讓志願軍的偵察兵目瞪口呆,也再次激發了志願軍的戰鬥意志。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美軍在等待水門橋修復


宋時輪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將水門橋炸燬。12月6日,27軍80師240團3營7連線到任務:徹底炸燬水門橋。7連長姜慶雲立刻組織了兩個排的戰鬥精英,當夜開始向水門橋下穿插。同時,59師177團也派出了一個連的兵力穿插到水門上西側高地死鷹嶺上蟄伏,以阻擊敵人從水門橋撤退。

此時,下碣隅裡的陸戰一師主力已經開始向土古裡方向突圍,中間的距離只有18公里,距離水門橋只有24公里,這是志願軍最後一次炸橋機會。史密斯也沒有想到,這短短的十八公里他們竟然走了將近四十個小時。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堅守死鷹嶺的志願軍戰士


6日夜,姜慶雲率領二十餘人的突擊隊,揹負大量烈性炸藥快速穿插到水門橋下。美軍部隊對於志願軍這種夜間小規模快速穿插的行動方式非常不適應,儘管他們在橋頭安排了四十輛坦克,但對於及時發現突擊隊似乎沒有什麼作用。

當然,有了前兩次的慘痛教訓,美軍不僅加派了守橋部隊,還把注意力提高了數倍,二十四小時蹬圓了雙眼巡視一切動靜。這次,美軍終於在姜慶雲他們穿插到橋底之前發現了突擊隊,並立即開火射擊。

突擊隊都是作戰經驗豐富的老兵,他們明白在橋下這段不足一百米的距離,抵抗和躲避對人的防禦火力網都是徒勞的。當有戰友中彈倒下時,剩餘的人只是加速向橋下衝刺,姜慶雲也身中兩彈,負傷昏迷。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朝鮮戰爭中美軍坦克


很快,他們在付出了一半的傷亡之後成功衝到了橋下,這次他們把炸藥埋在了橋墩底下,為了徹底摧毀水門橋,他們快速引爆了炸藥,以至於有很多戰士還沒來得及撤到安全距離和橋體同歸於盡。

次日,58師副師長親自到前沿陣地觀察水門橋情況,這次爆破水門橋的橋墩連同鋼製橋樑、橋柱、橋面全部被炸燬,他認為半年之內這座橋也修不好。而我軍主力只要兩天就能將困在土古裡的陸戰一師全部圍殲。

水門橋三次被炸,史密斯幾乎絕望了,當他再次向上級請求修橋的時候,他幾乎都不抱任何希望了。陸戰一師在第十軍甚至在整個美軍中都有著重要地位,幾乎是美軍的典範和門面,因此麥克阿瑟絕不允許陸戰一師被志願軍殲滅。

麥克阿瑟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一天之內將橋修好,務必保證陸戰一師完整撤出長津湖。這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美國人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麥克阿瑟的參謀部採納了陸戰一師工兵一營營長約翰·帕裡奇的建議,空運M2型車轍橋元件至水門橋。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麥克阿瑟囂張的步伐


美軍後勤部隊,動用大型運輸機從東京將三菱重工連夜趕製的8套車轍橋元件空投至水門橋地區。美軍地面工兵很快將元件運至水門橋並配合部分木料,於8日建起了一座承重50噸的鋼結構橋樑。就在這一天,美陸戰一師主力部隊開始通過水門橋向黃草嶺方向逃竄。

59師177團派出的阻擊部隊蟄伏在死鷹嶺上,但自始至終未開一槍,目送美軍安全通過了水門橋。事後59師師長憤怒的要槍斃177團團長,那時還沒人知道六連究竟怎麼了,為什麼不敢開槍。當後續部隊趕到死鷹嶺的時候,看到的是兩天前活生生的兄弟,現在變成了一座座冰雕,其中就有宋阿毛還有塞在他懷裡的那首絕命詩。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59師177團士兵


水門橋失守,致使毛主席為陸戰一師精心佈置的口袋破了洞,陸戰一師過了水門橋往南就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志願軍再無有利地形可以憑藉。儘管26軍奮力追擊,但陸戰一師大部最終還是登上了興南港的軍艦逃出生天。

長津湖一戰,我軍調動十五萬主力部隊,跨越數千公里,甚至在沒有補給的情況下,冒嚴寒、急行軍,不顧凍死凍傷導致戰鬥減員上萬人。為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一口吃下陸戰一師,但最終毛主席的戰略目標沒有實現,功敗垂成。

客觀上說,長津湖一役,九兵團打的很苦,也打的很好,基本完成了作戰指令,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沒有退縮,打出了中國軍人的風骨。他們讓美國人領教到了我們的厲害,此戰後美軍再也不敢輕視志願軍。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撤退的美軍


但是,此一役太過可惜,是高層指戰員的不重視,指揮上的失誤和對敵人能力的輕視。既然早已認識到了水門橋的重要性,為什麼只派了兩個營的兵力去搶佔?既然美軍能連續兩次將橋修好,為什麼依舊天真地認為他們不可能第三次將橋修好?

還有就是23日26軍一部已經抵達長津湖,但直至27日開戰,26軍主力部隊始終沒有追上陸戰一師,直到其通過水門橋,這也是前方部隊未能在長津湖區域內完成對敵圍殲的重要原因。

毛主席萬里調兵圍殲美軍王牌,志願軍臥雪死戰長津湖,結果如何?

圖│宋時輪將軍


此役後,宋時輪將軍主動向中央承認錯誤、做檢討並請辭。宋將軍離開朝鮮,渡過鴨綠江後曾面對滔滔江水掩面而泣,老將軍掛念長眠在長津湖數萬九兵團將士的英魂久久難以平復。

長津湖一戰,九兵團擊敗了號稱天下無敵的美軍王牌陸戰一師,配合西線作戰徹底收復三八線以北的朝鮮領土,意義重大。只可惜水門橋未能攔住敵人,是我志願軍在朝鮮的一大遺憾!

我是史海魅影,關注我為歷史點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