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場著名的“三八線”,竟是他在30分鐘內用紅鉛筆在地圖上隨手一劃決定的

朝鮮戰場著名的“三八線”,竟是他在30分鐘內用紅鉛筆在地圖上隨手一劃決定的

三八線哨所

1945年8月9日0時,中蘇邊境線上,成千上萬顆訊號彈一起飛上天空,兩萬六千門火炮齊聲怒吼,蘇聯紅軍由十一個合成集團軍、一個坦克集團軍、三個空軍集團軍、一個戰役叢集編組成的三個方面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向盤踞中國東北40年之久的日本皇軍之花——“關東軍”發動猛攻。蘇聯對日宣戰!

當日,150多萬經受過對德戰爭考驗的蘇軍將士伴隨著5500輛坦克、3800架戰鬥機越過大興安嶺的山嶽叢林和中蒙邊境的沙漠地帶向日軍發動極其凌厲的攻勢。無論是戰略戰術還是武器裝備,蘇軍均比日本軍隊超出整整一代。已將紅旗插上德國國會大廈的紅軍在士氣上也遠遠超過了惶惶不可終日的日軍官兵。日本關東軍頃刻土崩瓦解,武士道精神被絕對優勢的蘇軍坦克機械化叢集碾成齏粉。

與此同時,蘇軍太平洋艦隊開始轟炸朝鮮北部港口並大量佈雷。同日,又一朵載滿死神的蘑菇雲在日本長崎升起。8月10日,徹底絕望的日本政府開始乞降,日本軍隊和政府崩潰之快完全出乎美國人意料之外。

蘇軍攻勢如潮,美國人見狀大驚。此時,美車還未進入日本本土,朝鮮的部隊還在上千公里外的沖繩島。眼看太平洋上四年的血戰成果要蘇軍拿去,出身低微又爬上高位、性格自卑又自大的杜魯門急得亂罵:“愚蠢的羅斯福,麥克阿瑟是對的,根本就不應該讓蘇聯參加對日作戰!”

後來,一個美國曆史學家痛苦地寫道:“在對日戰爭中實際上並沒有什麼作為的俄國人,竟成了日本戰敗的主要受益者。美國在對日作戰中提供了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力、物力、智力,卻失去了大部分勝利果實,併為共產主義的擴張開闢了道路。”

美國人從此極度仇視蘇聯,並對臆想中的共產主義擴張產生了病態的多疑、恐懼和乖張的舉措。

朝鮮戰場著名的“三八線”,竟是他在30分鐘內用紅鉛筆在地圖上隨手一劃決定的

美軍開過三八線北進

急紅了眼的美國人為防蘇聯人獨佔朝鮮,於蘇軍開始對日作戰當晚,由美國國務院、陸軍部、海軍部協調委員會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如何不讓蘇聯在遠東戰果上佔到便宜,以及如何確保美國利益。

此時,美國的首腦們才認識到了朝鮮的重要性。之前,美國對朝鮮的認識一直是模糊和搖擺不定的。杜魯門在回憶錄中承認,美國曾想獨自佔領全朝鮮,可惜兵力展開速度跟不上,登陸朝鮮就不能及時登上全日本。

其實這是託詞。杜魯門不願說的真實原因是,日軍在太平洋諸島嶼的防守戰中打得極其凶狠,全員“玉碎”死守,給美軍造成重大傷亡。

美軍攻擊部隊在塞班島死傷兩萬,在硫磺島又死傷兩萬,沖繩更慘,死傷四萬,連進攻部隊司令官布克納爾中將都被日軍一門殘存的獨炮炸得粉碎。

美國兵想為司令官報仇,那個開炮的日本兵更乾脆,打完了這一炮就自殺了!

日本兵的頑強凶悍讓美國人頭痛不已,美國人實在不知道再這樣打下去還要死多少人、還死得起多少人。僅僅馬歇爾將軍搞的登陸日本九州的“奧林匹克作戰計劃”預計傷亡就達100萬!而朝鮮和中國東北又是日本人經營了幾十年的堅固壁壘。僅在朝鮮,日軍就部署了一個方面軍20萬正規軍,這還沒有算上日本在朝鮮的幾十萬預備役人員。日本人甚至打算放棄本土,遷國滿洲與朝鮮,血戰到底。讓美國軍人去打這種血流成河卻不討好的仗,美國老百姓會造反的!所以羅斯福才想到要拉蘇聯參加對日作戰承擔傷亡,自己坐收漁利,這才有雅爾塔會議斯、羅分贓。

僅僅在不到半個月前的波茨坦會議上,美國人還根本沒有認真考慮過朝鮮軍事佔領問題,當時美國人只是準備提出一個軍事分界線。美國陸軍作戰訓練處處長約翰·C·赫爾中將與其參謀人員在地圖上看來看去,提出了一個原則性意見——美軍至少應在朝鮮擁有包括兩個港口的區域。

寡言少語的赫爾要的這兩個港口是朝鮮最南端的釜山和中部首都漢城的港市仁川——兩個將會在五年後的朝鮮戰爭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港口。

美國軍官的素質與眼力可見一斑。

只是美國人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日本政府和日軍會突然崩潰。他們原來甚至預計日軍及其政府即使失守本土,也會遷都朝鮮或中國東北繼續抵抗,而此時事實卻大相徑庭。日本政府匆忙乞降,最精銳的關東軍在蘇軍進攻首日即一潰千里,而蘇軍傷亡卻極其輕微,簡直是如入無人之境,很少遇到真正抵抗,美國人這才意識到自己大大失算。在當晚的緊急會議上,美軍高階將領們清醒地認識到,已不可能在蘇軍之前搶佔朝鮮,遂命令兩名上校參謀到會議廳隔壁休息室,在半小時內搞一個既能滿足美國政治意願又能符合軍事現狀的折中方案。

這兩名參謀中其中一人名叫臘安?臘斯克。臘斯克上校望著面前的朝鮮地圖發呆。他從未到過朝鮮,卻要在30分鐘內決定一個古國命運。臘斯克找來找去,找不到劃界的依據。時間到了,非得向上司交代不可了,滿頭大汗的臘斯克只好用紅鉛筆在橫貫朝鮮、中部的北緯38度線上畫了一道直線。

就這樣,三八線——世界戰爭史上最有名的緯度線誕生了。

朝鮮戰場著名的“三八線”,竟是他在30分鐘內用紅鉛筆在地圖上隨手一劃決定的

一個美軍上校參謀在30分鐘內決定了有三千年文明史、幾千萬人口的朝鮮的命運。

對於朝鮮人民來說,這是一條淚線、分裂線。統一的國度、無數的血緣親情都被這條怪胎線隔斷,這就註定了三八線將是一條血線!

美國人立刻將朝鮮劃分方案提交給斯大林。蘇軍馬上加強攻勢並開始搶佔朝鮮北部,幾個師的地面部隊越過中國東北、跨過鴨綠江,急速衝進了朝鮮北部的崇山峻嶺。可憐的蘇聯步兵們腿都快跑斷了,一個個叫苦不迭,不過他們要是知道海軍兄弟的遭遇,一定會認為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兩艘老掉牙的護衛艦和八條小小的魚雷艇艱難地顛簸在波濤洶湧的日本海,船上的900名蘇軍陸戰隊員吐得昏天黑地,痛苦得恨不得跳海。他們的任務是登陸朝鮮雄基港。

用魚雷艇充作登陸艇,査遍世界海軍史也僅此一例。斯大林瘋了嗎?

沒有,斯大林清醒得很,不過他確實病了。他得了紅眼病。此時不搶勢力範圍更待何時?

不要說魚雷艇,如果可能,必要的時候,斯大林會毫不猶豫地命令部下即使是坐澡盆也得劃到朝鮮海岸。

24日蘇軍佔領平壤。在蘇軍進攻序列之中,金日成率領的朝鮮人民武裝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蘇軍佔領平壤後繼續攻擊,南進佔領了三八線以南的仁川、漢城並與美軍會師。在蘇軍佔領平壤當日,美軍第七步兵師開始登陸仁川北進。9月初,蘇軍依約全部退回到三八線以北。隨同南進的朝鮮人民武裝實力不夠,又受制於蘇共的大國政治,只得含淚隨蘇軍北撤。朝鮮分裂!

美國人為斯大林居然同意這一條無理畫線欣喜不已,又驚奇萬分,難纏的斯大林這次怎麼這麼好打交道?

他們不懂歷史。那條線剛好是1905年日俄劃分朝鮮勢力範圍的分界線。三八線在朝鮮地圖上幾乎就是中線,它太醒目了!而斯大林腦袋裡的老沙皇殘留物又太多了!

一不做二不休的斯大林趁強大的美國海軍還未到達之際,抓緊時間在北太平洋上攻島掠地,連奪南庫頁島、北千島群島,最後乾脆拋掉美蘇關於美國獨佔日本的虛辭,把戰略位置重要、日本的北方四島也拿了過來,日本政府直到現在還在為此大傷腦筋。

以後不久,蘇聯駐日聯絡官傑列維揚科中將向美國駐日司令官麥克阿瑟五星上將提出讓蘇軍佔領日本北海道時,傲慢的麥克阿瑟當即拒絕。驕橫的蘇聯海軍中將罵起來:“不管麥克阿瑟批不批准,蘇軍都要開進去!”

老大慣了的麥克阿瑟惡狠狠地瞪著蘇聯海軍中將:“假如有一名蘇軍士兵未經我同意開進日本,我就把包括你在內的整個蘇聯代表團投進監獄!”

傑列維揚科看著麥克阿瑟凶狠的眼光驚叫:“老天爺,我相信你真的會這麼做的!”

此事遂不了了之。蘇軍此舉若成,日本肯定將像東西德、南北朝鮮一樣分裂。

蘇軍終於罷手,不是不想進駐北海道,而是海軍實力不允許。美軍吐出北朝鮮,不是不想獨佔全朝鮮,而是陸軍實力不允許。在大國政治和強權勢力劃分勢力範圍的過程中,實力決定一切,而那些弱小民族、弱小國家將不可避免地成為他們的犧牲品。正因如此,我們更感到新中國開國元勳在如此嚴酷的國際環境下取得全國勝利的艱難與偉大。

朝鮮戰場著名的“三八線”,竟是他在30分鐘內用紅鉛筆在地圖上隨手一劃決定的

作者:李峰

編輯:朱自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