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朝鮮軍隊在聯合國軍的逼迫下節節敗退,戰火很快蔓延到鴨綠江邊;為了守護新家園,數十萬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肩負著祖國的期望和人民的囑託,跨過鴨綠江,開始和朝鮮人民軍一起抗擊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在整個戰爭中,中國志願軍取得了五次大戰役的勝利,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趕到38線附近,完成了戰略目標,取得了戰爭的勝利。關於戰爭雙方的傷亡人數,網上都有詳細的資料,筆者就不作詳細解說了

在這場戰爭中雙方的戰俘也備受關注,根據美軍資料顯示,截至1953年7月,志願軍戰俘總數為21074人,然而,在一場戰役中,志願軍一八零師就被俘虜7000多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有戰爭就會有犧牲,也會有戰俘;本篇文章,我們來了解一下一八零師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不幸被俘的志願軍戰士,一位是所有被俘虜的志願軍中職位最高的:原志願軍第三兵團第六十軍第一八零師的師代政委、政治部主任吳成德。

另一位是6000多名歸國的志願軍中唯一的女性——楊玉華,她被俘虜前曾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六十軍第一八零師護士。

吳成德和楊玉華是如何被俘的呢?被俘之後又有哪些故事呢?彭德懷為何要怒斥六十軍軍長呢?被俘人員歸國後,其待遇怎樣呢?本篇文章將瞭解以上內容。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在朝鮮戰爭中的第五次戰役中,中朝聯軍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共投入兵力總數有十多萬,堪稱是朝鮮戰爭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戰役。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為了防止聯合國軍從側翼登陸使得志願軍陷入兩面作戰的難局,而選擇了提前發動進攻。

因為作戰計劃的提前,導致多數部隊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也為後來的一八零師的失利埋下了伏筆。

當時志願軍第三兵團第六十軍第一八零師正好進入朝鮮,由於命令下得非常匆忙,他們沒有來得及做更多的準備,就匆匆地投入到了第五次戰役(1951年4月22日)。

從5月16日到23日,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在敵方陣線上打開了一個缺口;這本來是一舉擊潰聯合國軍的大好時機;但是,志願軍的後方補給一時難以跟上,正在進攻的一線部隊只能停下來等待彈藥物資補充。

就在這個時候,裝備優良的美軍和南朝鮮軍隊利用現代化的交通工具——摩托,急速行軍了一百多公里,在我方補給部隊到達之前,就堵住了先前被開啟的缺口;瞬間,戰爭的天平就倒向了聯合國軍一邊。

彭德懷認為:

攻打的好時機已經沒了,我們必須立刻結束戰鬥,將主力部隊轉移至三八線以北進行休整。

而當時剛替代麥克阿瑟上將出任聯合軍總司令不久的李奇微,早就發現了志願軍補給能力的短板,李奇微預測:如果志願軍得不到補給,只要五天,糧食和彈藥就會用盡。

所以,當志願軍有後撤趨勢時,李奇微果斷派出了七個裝備完善的美軍師,加上南朝鮮13個師,對志願軍發起全線的反擊;此時,志願軍主力部隊危在旦夕。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5月21日,一八零師接到上級命令,停止進攻,向北轉移,但要在阻擊地至少阻擊聯合國軍3-5天,掩護主力部隊後撤後再進行後撤,一八零師接到命令後,也的確為主力部隊阻擊了聯合國軍,掩護了主力部隊的後撤。

三天後,一八零師又接到新的命令,要求完成阻擊任務後,立即撤退至漢江以北。這時,聯合國軍兩路部隊分別從一八零師的前方和側後方鑽了出來,一八零師又陷入了重圍中。

這時候,第六十軍的軍長韋傑先是命令一八零師在原地堅持戰鬥、等待救援,後來,又命令一八零師進行突圍。

等待救援?在這個主力部隊在後撤、其餘部隊全力阻擊聯合國軍的時候,誰能來救援一八零師?虧第六十軍的軍長想得出來

一八零師馬上兵分兩路,經過浴血奮戰後成功突圍,但就在兩路人馬會合時,聯合國軍又一次派兵包圍了他們;這次為了防止他們再次突圍,聯合國軍派出了絕對優勢的兵力和武器裝備,設定了數道封鎖線。

為了接應一八零師,第六十軍軍部先後派出了一七九師和一八一師前去救援,但都沒有成功,現在一八零師的戰士們要想突圍,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一天晚上,在春川附近的一個小山溝裡,一八零師召開了一次緊急黨委會;每個參與者都清楚,他們現在的形勢不容樂觀:周圍都是武器裝備精良的敵人,外面還被設定了數道封鎖線;敵人正在不斷壓縮包圍圈,一八零師已經被壓縮到一個非常狹窄的地段。

聽不遠處傳來的槍炮聲和從上方傳來的敵人的飛機轟鳴聲,就說明,一八零師如果再不做出行動,聯合國軍想抓住他們只是一兩天的事了。

因為被敵人封鎖著,沒有糧食和彈藥的補給,一八零師已經斷糧三四天了,彈藥也所剩無幾,在敵人不斷地壓縮下,傷亡人數不斷上升,每一個在場的人,心情都十分沉重。

要知道,一八零師早年可是以驍勇善戰而聞名天下,現在剩下著的一萬多名戰士卻被聯合國軍層層包圍在這個狹窄的地方。

主持會議的師代政委吳成德幾次發問,都沒人敢回答,直到後來才有人提議:“要不還是分散突圍。”按常理來說,兵力集中時,部隊的戰鬥力才會強,朝著一個點進攻才更容易打破敵人的封鎖線。

但在當時,一八零師的兵力嚴重不足、彈藥嚴重缺失的情況下,集中突圍反而會比分散突圍更沒有希望;也不能說,分散突圍就是個良策,只能說是下策中的良策,沒辦法啊,這也是一八零師所能做出的唯一選擇。於是,“分散突圍”這個提議很快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贊同。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經過簡單的部署,各團長回到自部隊裡,安排突圍事宜。吳成德也在突圍戰鬥之前去團裡視察情況;當他路過一個山溝時,便聽到有人喊:“吳政委,我們掛彩走不動了。”吳成德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批在之前戰鬥中受傷了無法跟上部隊突圍行動的傷員。

吳成德找來這些傷員的團長對傷員進行安置後,便同警衛員和通訊員向西追趕已經轉移的師部。當吳成德一行人來有一個山口時,他發現,前面有一片黑壓壓的人群,再仔細一看,原來是三百多名一八零師的傷員,這些傷員因傷勢而行動不便,難以跟上部隊的轉移。

當傷員們看到吳成德時,就彷彿看到了希望,七嘴八舌地問:

吳政委,前面有多少敵人?吳政委,你能帶上我們嗎?能不能不要把我們丟在這裡?

吳成德若是不理會這些傷員,直接騎馬追趕,定能追上師部,或許還能成功突圍。但看著傷員們向他投來渴望救助的眼光,吳成德實在不忍心拋下他們,於是就帶著他們一起突圍。

吳成德心裡很清楚:部隊現在又缺糧食、又缺彈藥,若是和行動不便的傷員們一起,他一定衝不出聯合國軍的包圍圈;但是扔下這些可愛的戰士,又於心何忍呢?

吳成德為了表明自己和傷員在一起的決心,他從馬背上下來後,掏出手槍,對準自己的戰馬開了一槍,戰馬轟然倒地;吳成德對傷員們說:

“同志們!你們放心,我會一直和你們在一起,不會拋下你們的!”

隨後,吳成德讓傷員們按人數進行分組,每組40人;每組還要選出一兩名幹部負責進行帶領該組進行突圍。但由於實力相差太過懸殊,吳成德帶領傷員們左右突圍,整整戰鬥了一夜,直到彈盡糧絕時,也沒能突破包圍圈。

後來,吳成德帶領著剩下的傷員們在朝鮮37度線附近的山區裡,一直堅持打游擊;大家同舟共濟,生死與共,居然堅持了14個月,直到後來只剩下三人時,這才不小心被美軍的搜山隊所俘虜。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當時美軍的搜山隊得知吳成德的職務是一八零師師代政委時,可高興了——自己總算俘虜了一個大官兒。

其實,在這次突圍前,一八零師的所有人心裡都明白:分散突圍不過是最後的嘗試,成功的機率非常小;而事實也的確證明了這一點:參加突圍的一八零師的一萬多名戰士,最後成功突圍的人不到4000人,剩下的7000多人,有少部分戰死了,大多數都被俘了。

要知道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先後總共有20000多名志願軍戰士被俘;而一八零師這次突圍,一次就重新整理了志願軍被俘的最高紀錄——至少7000人,佔了志願軍總俘虜的三分之一左右,這也是志願軍入朝參戰以來,被俘人員最多的一次戰役。

得知至少有7000名戰士被俘虜後,全軍震驚,作為志願軍總司令的彭德懷非常憤怒,在6月中旬召開的軍事會議上,彭德懷當場質問並怒斥六十軍軍長韋傑:

一八零師當時明明可以直接突圍但你為什麼先命令他們原地等待救援,後面才命令他們進行突圍,你這個錯誤的決定給了聯合國軍時間,才導致了後來聯合國軍對一八零師的再次封鎖,後面,你光派兩個師去救援就夠了嗎?你為什麼不多派幾個?一八零師這七千多人被俘,你要負絕大多數責任。

彭德懷雖然怒斥六十軍軍長韋傑,認為一八零師7000多名戰士的被俘,他要付出大多數責任,但彭德懷自己也曾表示:自己也應該對一八零師的失利負責

彭德懷說:

關於第五次戰役的看法,洪學智同志曾向我提出過正確意見:先放敵人進來,但是我並沒有採納,現在想想,真是追悔莫及啊。”

後來,吳成德被聯合國軍送進了釜山戰犯監獄;敵人為了讓吳成德投降和讓他背叛祖國、拉攏他在戰後去蔣介石那裡,可以說費盡了心機,先是使用種種美色、美食、優渥生活條件對吳成德加以誘惑,後來,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又對他施以酷刑,摧殘他的意志。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但吳成德始終沒有屈服,他一直抱著希望,等待戰爭結束能夠回國見到自己妻子孩子的那一天。吳成德知道對戰俘的處置國際上是有公約的,即《關於戰俘待遇之日內瓦公約》,其中第118條規定:戰爭結束後,戰俘應當毫不遲延地釋放並且遣返。

再說了,就算沒有這個公約,吳成德也始終堅信祖國一定會努力通過各種方式營救他們的。

1951年7月板門店談判正式開始,但直到兩年後(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議才正式簽字生效;這24個月當中有19個月就卡在俘虜遣返問題上,因為美方無理地忽視《日內瓦公約》的要求,交戰雙方就戰俘問題一直無法達成協議;而我方為了爭取戰俘能夠順利地回國,硬是生生再同聯合國軍打了一年多仗。

吳成德作為職務最高的戰俘,是被美軍最後一批遣返回國的;那天是1953年的9月2,幾個美軍士兵拎著一桶水來到關押吳成德的房間內;吳成德一看就知道來意:想讓我洗澡?來掩蓋你們虐待我軍戰俘的真相,想得美!

想著、想著,吳成德氣不打一處來,一腳就把這個水桶踢翻了,幾個美軍士兵面面相覷,其中一個美軍士兵跑去拿來水龍頭,把吳成德直接衝了一遍之後,甩下一套新衣服就和其他人離開了,吳成德看都沒看這套衣服,便把它扔出了窗外。

吳成德扔完衣服後,拿出針線縫補著自己腳上那雙鞋,這雙鞋從國內穿到朝鮮來的、已經很破舊了。這雙鞋就是家鄉的紀念,是家鄉的象徵;這雙鞋給了他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後來,吳成德的這雙舊鞋子被丹東的抗美援朝紀念館收藏了。

9月6日上午9點,吳成德乘坐美軍的救護車,和其他被俘人員一起來到了中美雙方交換戰俘的場地,當時中國負責交換俘虜的人員有認識吳成德的,但他幾乎沒認出來吳成德。

吳成德在戰俘營才生活了幾個月,就已經被美軍折磨得只剩皮包骨了;被俘前,吳成德體重一百三十多斤,現在只有九十多斤了,在美軍長期酷刑的折磨下,吳成德面黃肌瘦,身體十分虛弱。

隨後,吳成德和許多身體虛弱的戰俘被緊急送上了救護車,立即送往了位於開城的志願軍醫院做全面檢查。

當時,時任外交部副部長的李克農和中方談判代表黃華等同志,都親切地接見了吳成德等最後一批被遣返歸來的人員;並向他們表示慰問和祝賀,來自領導的關懷和組織上的愛護,使得這些在戰俘營經歷了幾個月肉體和精神上折磨、只流血不流淚的好男兒們,不禁淚如雨下。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後來,這些戰俘都乘坐上火車,回國後先到達瀋陽,被安排住進了東北軍區招待所;1980年,也就是回國後27年,吳成德恢復了軍職,得以享受軍級待遇。

除了被俘軍職最高的戰俘吳成德受到關注外,還有一個戰俘也備受關注,那就是同樣在這次一八零師突圍中不幸被俘的唯一女戰俘楊玉華。

當時,一八零師的師衛生隊總共有二十九名女護士,在聯合國軍的包圍圈還沒有封好口時,一八零師後勤部醫政股長史錦昌帶領衛生隊,跟在一八零師“司政後”機關組成的第二梯隊撤離北漢江。除了個別人不幸被美軍飛機擊中犧牲外,其餘的人都順利地衝出了聯合國軍的包圍圈。

但楊玉華卻沒在此列,事情是這樣的:楊玉華在幾天前救治傷員時,傷員和擔架員都非常餓,她就把自己的炒麵全部都給了傷員和擔架員,自己只能去找野菜充飢,可惜挖到有毒的野菜,上吐下瀉了好幾天,實在無法參與撤離行動,幾天後,還進入了半昏迷狀態,被人綁在擔架上,跟隨著擔架隊一起撤離。

擔架隊在撤離途中不幸被敵人發現了,還遭遇了炮擊;擔架隊中有十幾個擔架員和擔架上的傷員都犧牲了,倖存者帶領著傷員們帶到了一個廢棄的鐵路隧洞中。

但美軍隨即又向鐵路隧洞發射了多枚火箭彈,靠在外面的擔架員和傷員都被燒死了,只剩下靠在鐵路隧洞最裡面的五名傷員僥倖地活了下來,其中就包括楊玉華。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第二天早上,聯合國軍搜查隊在搜查過程中,包括楊玉華在內的五名傷員被美軍發現,後來全部送到了聯合國軍後方醫院。

當時楊玉華穿的是男裝軍服,頭髮剪得很短,在長期的救護傷員的過程中,蓬頭垢面,全身都是泥水,美軍一時沒有辨認出楊玉華是女性;直到後來楊玉華的生理期來了,被美軍女軍醫發現了,她這才當作女戰俘對待。

後來,在美軍戰俘營擔任翻譯的張澤石的陪同下,楊玉華被送往南朝鮮軍集中營,和朝鮮人民軍女戰俘被關押在一起;當時南朝鮮軍集中營中只有楊玉華是來自志願軍的,因此,朝鮮人民軍女戰俘對楊玉華都額外關照。

有一次,為了抗議美軍對待俘虜的殘暴行徑,朝鮮人民軍女戰俘開始集體絕食;但有一位美軍女少尉認為楊玉華是中國人,肯定不會參加朝鮮女戰俘的絕食抗議活動,便專門端著飯菜放在楊玉華面前。

結果楊玉華看也不看,一把就把美軍女少尉端來的飯菜打翻了;後來,楊玉華遭到了美軍的報復,免不了一頓毒打,但這也讓楊玉華受到朝鮮人民軍女戰俘的尊重和敬仰。

1953年8月8日下午,在美軍戰俘營待了兩年多的楊玉華,終於能夠跟隨其他朝鮮人民軍女戰俘一起回去了;當時,美軍粗暴地把四百多名朝鮮女戰俘和楊玉華從釜山上押到即將開往交換戰俘的車廂裡。

朝鮮人民軍女戰俘在車廂裡高興地唱起歌來,美軍惱羞成怒,向車廂裡都丟了三枚催淚彈;對美軍投進車廂的催淚彈,楊玉華一點沒猶豫,直接用身體掩護著朝鮮女戰俘們和她們的孩子。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車終於到了板門店,楊玉華戴著自己在戰俘營裡做的解放帽,舉著自己親手製作的五星紅旗,揮舞著走出車門;看見前來進行交換戰俘工作的祖國的親人時,楊玉華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志願軍政治部主任杜平親切地拉著楊玉華的手,對她說:

“你現在回到祖國的懷抱一樣,祖國會像母親一樣關懷著你,希望你好好的,注意身體。”

後來,楊玉華回到故鄉重慶,開始數十年如一日的在山村小學教書,把自己的心思都用在了孩子們身上;1986年退休後便開始像個正常的老年人一樣,在家裡做點家務,去菜場買菜,偶爾還去爬爬山、看看風景。

那麼,除了吳成德和楊玉華這兩個戰俘外,其他的戰俘回國後都怎樣了呢?在志願軍的戰俘中,有一部分回到了祖國,還有一部分被美國脅迫到蔣介石那邊了,回到祖國的戰俘,剛開始都受到了應有的待遇,然而,由於特殊時期,每一次運動,都把他們推到了前臺,他們也跟吳成德、楊玉華一樣,剛開始時都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例如,原五九三團教導員李明,第一八一師教員史振榮,歸管會只承認他“被俘前軍籍”,而第五八三團四川籍指導員李正華“被開除軍籍”無奈地復員……這些戰俘都曾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後來,在1980年,中央下發檔案後,這些歸國戰俘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在經濟上補發了補助,讓他們得以安度晚年。

對任何一場戰爭來說,戰俘都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但戰俘也要區別對待,他們並不是心甘情願地投降的,大多都是因為客觀的原因所導致的,有人身負重傷,有人為了營救戰友,有人被炮彈震昏後失去戰鬥力的,還有的人因為將領的指揮失誤導致大批軍隊被圍剿。

一八零師有七千人被俘,回國後吳成德享軍級待遇,其他人都怎樣?

就拿志願軍一八零師的7000戰俘來說,軍長的指令使他們陷入被動,就連彭德懷也在反思自己,將抗美援朝的第五次戰役看成是一生中四次軍事失誤之一。

而對於志願軍的戰俘來說,無論是吳成德、楊玉華還是其他絕大多數的戰俘,他們都曾是不怕犧牲,英勇戰鬥的好戰士,被俘之後也心向祖國,沒有變節之過,這樣的軍人同樣是英雄。

有戰爭就會有戰俘,所以,我們對戰俘也要區別對待,回國後,要妥善地安置他們,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

藉此文章,向志願軍致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