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和伊朗進行了廣泛的技術交流,伊朗從中國進口了36架殲7N,還有大量的海鷹2和C802反艦導彈。我國也從伊朗得到了很多美式裝備,畢竟它擁有的CH47、CH53、F4等對當時的中國還是很有吸引力的。但要說最先進的,毫無疑問是F14雄貓戰鬥機了,伊朗是除美國之外擁有它的唯一國家,連以色列都沒這待遇,但F14的變後掠翼在當時已經被淘汰,TF30發動機又太精密複雜了,就是啃得動也很難消化,我國選中的是AWG-9 火控雷達系統,它才是F-14真正的核心技術。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伊朗擁有美國之外最大的F14機群

AWG9最大的亮點是能探測到320千米內的大型轟炸機和210千米內的小型戰鬥機,對巡航導彈的作用距離據稱也可達 112千米。這個指標放在今天也是頂尖水平,F22的AN/APG77有源相控陣雷達探測距離也不過300公里。

雖然AWG9用的是60年代末期的電子元件和封裝技術,體積有0.85立方米,重量達612公斤,平均無故障時間也只有39個小時,但對當時連208型單脈衝雷達都搞不定的中國而言,AWG9簡直就是神器一樣的存在,用如獲至寶都不足以形容它對我國的價值。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以AWG9的效能,放到今天也不落後

AWG9火控雷達系統主要在以下四個方面有力提高了我國的雷達技術水平:

一是顯著加快了國產多普勒火控雷達(又稱PD雷達)的研製程序。多普勒雷達用多普勒效應來探測目標位置和相對速度,比單脈衝雷達有更強的抗干擾能力。此前我國的208型單脈衝雷達只有世界60年代的水平,就這還存在空中掉高、截獲不穩和不能牢固跟蹤等諸多問題,不具備真正的超視距探測能力。

當時我國在多普勒火控雷達的基礎理論和基本設計方面已經有了相當的積累,獲得AWG9這種頂級多普勒雷達樣品,無異於雪中送炭。1994年10月,我國新型機載PD雷達設計定型,效能一躍達到世界主流水平,國產PD雷達技術也隨即從探索階段轉入全面推廣應用階段。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殲8II因雷達瓶頸長期不具備實用超視距攻擊能力

二是對我國平板縫隙陣天線技術的突破有很大幫助。AWG9採用直徑達914毫米的圓形平板縫隙陣天線,它通過控制縫隙的寬度來壓低副瓣電平,減小了對地探測時由副瓣進入接收機的干擾訊號,能從地面或海面雜波干擾背景中辨別和跟蹤低空突防的巡航導彈,這是蘇27的雷達都不具備的功能,AWG9使我國雷達一下子站到了比俄式雷達更高的起點上。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倒置卡塞格倫天線使蘇27的N001雷達下視能力很差

三是其大功率柵控行波管對我國相關技術的發展大有裨益。這種行波管能使我國雷達探測距離呈一倍乃至幾倍的增大,還可賦予雷達多種脈衝重複頻率(PRF),國產機載雷達能完成從低脈衝重複頻率的單脈衝體制、到全波形脈衝多普勒體制之間的跨越與AWG9不無關係。

四是顯著提高了我國雷達的系統整合能力。AWG9是一個包括髮射機、天線、接收機、處理及顯示等裝置的龐大系統,對雷達設計而言,處理好電磁相容和系統優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過AWG9,我國軍工人後來錘鍊出了強大的雷達總體設計能力。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雷達是一個龐大的系統,非常考驗一個國家的整體實力

我國的雷達技術通過長期的基礎研究,已經有了很紮實的底子,通過對AWG技術的消化、吸收,達到了一個臨界點,以前的短板成了如今的強項。因此,90年代中期以後,我國機載雷達就像開了竅一樣,一路開掛,披荊斬棘,迅速形成了百花齊放的局面。

首先是我國第一款編號1471的脈衝多普勒雷達問世了,它天線直徑700毫米,裝在殲8H戰鬥機上,不光使殲8系列終於真正具備了夢寐以求的超視距攻擊能力,還首次擁有了下視能力,從此敵人的低空突防戰術遭到了剋星。

而後是飛豹的JL10A型神鷹脈衝多普勒雷達,它具備了高中低三種脈衝重複頻率,雖然該雷達對空模式效能並不突出。但是其擁有十分完善的對地(海)功能,還通過多普勒波束銳化技術具備了地面目標成像能力。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我國雷達技術90年代中期開始了爆發

更先進的1473型雷達接踵而至,它不僅包含空對空,還有空對地和空對海功能,功能更加全面而均衡,裝備在殲-10A和殲-10S戰鬥機上。後來一系列新型火控雷達像雨後春筍一樣不斷出現,令人目不暇接。現在我國已經突破了以KLJ07A為代表的多面陣有源相控陣雷達,正在嚮應用氮化鎵技術的雷達乃至量子雷達闊步邁進。

伊朗的AWG9助力中國雷達實現“趕美超俄”的壯舉

我國反過來又對伊朗F-14的航電系統進行維護和升級,這充分體現了對美式電子裝置消化吸收的深度和廣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