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彈爆炸成功,一張宣傳照片,周恩來要求必須將地面部分裁掉

事實證明,為了國家安全,就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祕密。

二戰期間,美國陸軍部從1942年6月開始實施利用核裂變反應來研製原子彈的計劃,代號“曼哈頓計劃”。該工程集中了當時西方國家(除納粹德國外)最優秀的核科學家,10多萬人參加,歷時3年,耗資20億美元,最終1945年7月16日成功地進行了世界上第一次核爆炸,並按計劃製造出兩顆實用的原子彈。參加“曼哈頓工程”的科學家與工作人員全部要遵守嚴苛的保密紀律。即使是後來的總統杜魯門,也是在前任總統羅斯福死了之後,才知道美國居然在研製核彈。

1964年10月16日在新疆羅布泊中國第一顆原子彈(代號596)爆炸成功!繼美國、蘇聯、英國 、法國之後,成為世界第五個擁有核武裝的國家。

原子彈爆炸成功,一張宣傳照片,周恩來要求必須將地面部分裁掉

在原子彈武器的研發時期,我國很多關鍵專案的科研人員直接“人間消失”。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也不知道他們去幹什麼,家人、同事全都不知道任何訊息,只能通過信件知道他還活著。

當時我國有關部門給所有的核心參與者,都編制了一套假身份並制定了嚴格的保密措施,例如我國的著名科學家王淦昌1960年53歲時接受國家祕密任務在從事核工作,化名“王京”,隱姓埋名28年。

我國第一代核潛艇之父黃旭華,同樣多年隱姓埋名,默默無聞,他的父親臨終時都不知道他是幹什麼工作的。後來他母親是在一張報紙上看到兒子的名字,才知道黃旭華是在研究什麼。

于敏為了研製“兩彈一星”,隱姓埋名幾十年,連家人都不瞭解他們具體從事的工作。他說,“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消失的,能把自己微薄的力量融進強國的事業之中,也就足以欣慰了。”

原子彈爆炸成功,一張宣傳照片,周恩來要求必須將地面部分裁掉

女科學家王承書提出適用於多原子氣體的推廣的玻爾茲曼方程,即“WCV”方程。從研究我國第一顆原子彈起,隱姓埋名30多年一直到去世。

在她筆記的扉頁裡,有一張已經發黃的字條,上面寫道:“在無論任何條件下,堅決完成黨交給我的任何任務,在必要時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不止是專家,即使是我軍一般的操作戰士也一樣要守保守機密,他們甚至在核武器專案解密之後也習慣性不說。

上個世紀,我國位於西北的核武器研究院“九院”就對外稱“221廠”,其所在的地點“金銀灘”在1958-1987年間被完全從地圖上抹去。 “221廠”所有的工作人員對外書信聯絡一律使用“xx第xxx號信箱”的虛擬地址。“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兒”、“一問三不知”對新中國的核武從業者來說,是“入門級基本操作”了。

原子彈爆炸成功,一張宣傳照片,周恩來要求必須將地面部分裁掉

電影《我和我的祖國》之《相遇》故事,劇中張譯飾演的高遠,是參與原子彈研發專案的科研人員。在一場實驗室意外中,他不幸因核輻射而身染重病,漸漸發展為不治之症,隨時都有去世的可能。10月16日當天,他偷溜出醫院,坐上一輛公交車,卻偶遇了自己三年來都未曾聯絡的女友。他們是一對戀人,此時卻不能相認——不僅因為小夥子是參加原子彈研發的工作人員,必須要保密自己的身份;更因為自己時日不多,唯有隱瞞才是最好的選擇。一個口罩,遮住了一腔不能言說的委屈和遺憾。

除了生產研製過程中的保密工作以外,在原子彈爆炸成功之後,我國在對外宣傳上也始終繃緊了“保密”這根弦。

原子彈爆炸成功,一張宣傳照片,周恩來要求必須將地面部分裁掉

在原子彈爆炸成功之後,為了宣傳的需要,我國的有關人員準備刊發四張原子彈爆炸的現場圖片,這些圖片在發表之前,要經過周恩來總理的親自批准。周總理在看過之後,親自決定,將一張圖片中的地面部分裁掉,為什麼要裁掉?

因為不能讓人根據這張圖片的完整資訊,推算出我國原子彈蘑菇雲的升空高度,進而分析出我國原子武器的技術細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