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1951年4月25日清晨,臨津江南岸一帶。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朝鮮戰爭中的英國士兵

英國皇家愛爾蘭輕騎兵的“百人隊長”式主戰坦克,正在全力進攻,意圖突破中國軍隊的防線,解救被包圍的英國第29獨立旅。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坦克救援行動了,如果再不成功,英國旅恐怕就撤不出來了。

英國的坦克兵發現,缺乏重武器的中國人,會想盡辦法衝過來近戰,他們不得不關上坦克艙蓋,快速衝過去。此時,被擊潰的英國旅諾森伯蘭步兵營以及烏斯特營的一個連,還有一支比利時部隊,在坦克的掩護下邊打邊撤,他們身後就是大群大群的中國士兵。

“百人隊長”是當時英國最新的主戰坦克,防護好火力強大,可以有效地保護步兵撤退。然而,躲在坦克裡的英國兵發現,雖然他們不斷開炮,以及用兩挺7.62毫米機槍連續掃射,還是無法阻止中國士兵衝上來。

戰場上血流橫河,英國士兵看到,中國人瘋狂地衝向坦克群,他們有些人爬到坦克頂上,試圖拉開艙蓋,但一次又一次的被其他坦克的火力擊中。一個英國指揮官發現自己甩不掉坦克上的中國士兵,發瘋似的命令駕駛員衝撞附近的民房,甩掉車上的中國人。

最終,當坦克已經掩護步兵撤退到安全地帶,英國兵開啟艙蓋才發現,坦克上有很多死傷者,就連坦克履帶上都沾滿了血跡。


不過,英國旅並沒有全部撤出來。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被炮擊的聯合國軍陣地

讓我們重新回到3天前,也就是4月22日清晨,此時英國旅還沒有遭到襲擊。格羅斯特營和其他英軍一樣,被佈置在了臨津江南岸地區,防禦著一條通往漢城的進攻路線。

到了22日中午,格羅斯特營營長詹姆斯·卡恩中校聽說,在他們對面的臨津江北岸,已經有大批中國軍隊正在活動,這意味大戰在即。當天下午,所有英國士兵都做好了戰鬥準備,他們就駐紮在江邊,可以在中國軍隊渡江過程中全力阻擊。

就在當晚接近10點的時候,英國人發現,月光下的對岸開始有人影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渡江而來。大家明白,中國軍隊的全面進攻來了。

等到渡江者快要到達岸邊時,輕重武器一齊開火,瞬間擊倒了很多中國士兵。但是,北岸的中國軍隊也開始用迫擊炮轟炸英國人的陣地,就在這樣的炮火掩護下,更多人渡江衝了過來。但是,格羅斯特營準備充分,奮力打退了多次進攻。

營長卡恩中校雖然對目前的防守還算滿意,但他很快就發現,如果中國軍隊繼續這樣頻繁的進攻,他的彈藥會很快消耗殆盡。不過,卡恩中校不知道,他更應該擔心的是自己西側148高地,中國軍隊正在全力進攻,一旦這個高地失守,格羅斯特營就完了。


148高地也是格羅斯特營的英國士兵在防守,他們一開始就遭到了猛攻。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土耳其士兵

在漆黑的夜晚,中國士兵悄悄地接近高地,然後不斷向英國人的陣地投擲手榴彈,與此同時迫擊炮也連續轟炸148高地。

守衛在148高地的格羅斯特營士兵雖然準備充分,但中國軍隊經過6個小時的拼殺,還是佔領了這裡。到了早晨8點30分,卡恩中校知道他的兩個連都遭遇了猛烈進攻,於是立刻命令他們暫時撤出陣地。

令卡恩中校擔心的是,到了這種地步,第29獨立旅旅長還是告訴他,增援部隊第二天才能到達,在這之前他們必須守住陣地。

怎麼可能守住呢?因為在英國旅的右側,聯合國軍的陣地情況更糟糕,第65兵團的波多黎各營和菲律賓營共同作戰,已經被擊潰。土耳其部隊在遭遇中國軍隊的攻擊後,很快就奪路而逃。右側的韓國第6師三個團,在夜間就已經完全潰敗。

第10軍軍長阿爾蒙德憤怒至極,韓國軍隊一遇到中國人就潰不成軍,只知道扔下武器逃跑。第6師逃走的這三個團,丟掉了大量的武器裝備和物資,第27野戰炮營甚至扔下了13門榴彈炮。阿爾蒙德憤怒讓手下去阻止韓國士兵逃跑,並且下令可以開槍。一名韓國中將知道此事,還跑過來和阿爾蒙德大吵了一架。

想阻止韓國軍隊逃跑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整個防線被中國軍隊打開了一個大口子,英國旅陷入了危險之中。


4月24日凌晨,卡恩中校得到訊息,C連已經完全被擊垮。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被迫擊炮彈轟炸的陣地

他只好把隊伍集中起來,挖掘戰壕,等待援軍的到來。他們新的防禦陣地是一塊小高地,所有的士兵和武器彈藥都被搬運到這裡,準備做最後頑抗。

一直激戰到25日拂曉,格羅斯特營幾乎彈盡糧絕,但此時志願軍的軍號聲又響了起來,又一輪進攻開始了。被逼無奈,一個名叫法勒·霍克利的上尉,建議英國人也吹中國軍隊的軍號,迷惑對方。

死馬當活馬醫吧,格羅斯特營的號手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號聲都吹了個遍,英國士兵忽然間群情激昂,跳出戰壕和中國士兵拼起了刺刀。這顯然驚呆了正在進攻的中國人,他們很快就撤退了。

但是,卡恩中校也意識到,他們已經被完全包圍,援軍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到,要做最壞的打算了。其實就在當天,“百人隊長”式坦克已經拼盡了全力,營救出了一部分英國旅士兵。但完全被包圍的格羅斯特營,確實救不了了。

很快,旅長的命令到了,卡恩中校要想辦法突圍。於是,卡恩中校把手下的軍官都召集到身邊,讓他們分開突圍,當然,傷員是不可能帶上了。

之前建議吹中國軍號的霍克利上尉,帶領自己的連隊悄悄走下高地,想趁著天還沒有大亮,偷偷摸下去。

結果,剛走到山脊上,一陣機槍子彈就呼嘯著打在了他們的腳步前面。霍克利回憶說:“我們在他們的槍炮口之下沿著小路朝前走,完全暴露在他們的火力之下。他們傳達的資訊非常清楚:我們在上面,你們在下面,你們已完全暴露,而我們在隱蔽處,你們在我們的視線之內。”

霍克利沒有猶豫,立刻命令士兵停下腳步,然後大喊一句:“放下武器!”與此同時,另一個支援連在山脊下也發出了同樣的命令,格羅斯特營完全投降了。


被俘的格羅斯特營的英國士兵,開始被押往北方。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被俘的士兵

此時,英國人才近距離感受到中國軍隊的情況,因為美軍的空襲隨時可能到來,格羅斯特營的俘虜白天只能躲在濃密的樹林裡。到了黃昏時分,他們才被帶到渡口前,開始渡河。所有人都脫掉衣服,只穿著靴子防止腳被劃傷,在黑暗中慢慢趟過河流。

26日午夜,俘虜們終於到達了一處休息點。在這裡,一個懂英語的中國軍官進行了訓話,強調了中國人不會虐待俘虜,只要他們聽話,就一定可以回家的。之後,他們就被帶到了馬廄和棚子裡休息,雖然條件並不好,但疲憊的英國人只想先睡一會兒。

此後的幾天中,為了躲避飛機轟炸,格羅斯特營的士兵和其他俘虜一樣,都是白天躲在樹林中休息,晚上再向北艱難的行進。他們不知道還有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也不知道將要面對什麼,所以有些人決定逃走。


格羅斯特營的司號員託尼·伊格爾斯,在5月初的時候決定逃跑。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被俘美軍

他偷偷說服了B連的英國兵羅恩·奧魯姆,以及其他兩個美國兵一起,傍晚時分躲進了一小片樹叢中。等到戰俘隊伍開始出發時,趁著混亂他們偷偷逃走,朝著東方前進——他們的目的是走到東海岸,找到一艘船,也許能遇到美國的軍艦。

往東走確實很少遇到中國軍隊,所以前幾天他們的逃跑計劃十分順利。但是幾天之後,伊格爾斯發現他的英國同胞奧魯姆中暑了。伊格爾斯覺得,繼續前進會要了奧魯姆的命,他們需要暫時停下來,找點像樣的食物休息一下才行。

於是,4個人轉而朝內陸方向慢慢行進,並很快在樹林中找到了一間房子。一個朝鮮老婦人見到他們,讓他們留在自己家休息一下。但兩天之後,這名朝鮮老婦人的孫子就領來了中國士兵,他們又一次被俘了。

中國士兵帶走了看似比較虛弱的奧魯姆,把伊格爾斯和兩個美軍留給北朝鮮警察看管。很快他們就明白了,還是當中國人的俘虜更好一些。

北朝鮮警察讓他們三人蹲下,手腕被反綁起來,然後要拿菸頭挨個燙他們。結果還沒動手,一個朝鮮老農拿著棍子衝了進來,臉上充滿了憤怒。通過一個會講英語的朝鮮警察,伊格爾斯知道了,這個老農的全家都在美國飛機的轟炸中喪生了,他現在要報仇。

他們三個人趕緊反抗,結果一個美軍俘虜就被帶出了房子,伊格爾斯很快就聽到了一聲槍響。之後,另一個美國兵也被拉了出去,緊接著又是一聲槍響。伊格爾斯嚇壞了,他對朝鮮警察說:我不是美國兵,我是英國人,真要打死我,你們也要明白這一點。

伊格爾斯隨後被帶出了房子,他驚訝地看到,剛才出去的兩個美國兵沒有死,朝鮮警察只是在嚇唬他們。

英國士兵回憶:中國人頂著機槍掃射衝向坦克,我們真救不了所有人

被俘的格羅斯特營士兵

此時,一對中國巡邏兵趕來,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嚴厲地批評了朝鮮警察。之後,就把伊格爾斯他們帶到了關押羅恩·奧魯姆的地方。已經疲於奔命好幾天,飢腸轆轆且時刻心驚膽戰,此時他們竟然吃上了“豆芽餡的小蛋餅”,伊格爾斯後來感慨說:“對我們來說,好像是在天堂。”

另一個格羅斯特營的傷兵薩姆·默塞爾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默塞爾因為腿部受傷,和其他傷員一起乘卡車行進。當他們在平壤休息一天之後,晚上準備出發時,忽然圍過來一大群憤怒的朝鮮老百姓,他們不讓這些戰俘離開,希望能親自動手殺了他們。

幸好,中國士兵冒著危險趕走了這些憤怒的朝鮮人,讓默塞爾等人保住了性命。對於英國戰俘來說,這可能是一次十分奇怪的體驗了。

包括卡恩中校在內的格羅斯特營的英國戰俘,就這麼戰戰兢兢的一路前進,準備經歷他們的戰俘營生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