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中國人民志願軍自1950年10月入朝作戰後,與朝鮮人民軍並肩戰鬥,戰勝了不可一世的現代化的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這個過程中,我軍付出了重大的犧牲,殲滅了大量的敵軍,打出了國威軍威。其中,因為在異國他鄉與17個國家的軍隊作戰,也不乏出現一些令人啼笑皆非、捧腹大笑的戰場軼事。今天,臧翁說史就特意為朋友們分享以下幾個真實的戰場笑話。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志願軍戰士們笑談戰場繳獲的情景

一、第一次看見直升飛機,大家把它當成了大飛彈,眼見著它降落起飛,溜之大吉

我志願軍第42軍入朝後,370團2營急行軍於1950年10月25日拂曉進佔煙臺峰、松茸洞、龍水洞一線高地。為迎擊天亮後前來進攻的敵人,隨即展開兵力,構築工事。

天剛剛亮,官兵們突然聽到一陣震耳欲聾的嗡嗡聲由遠至近。大家發現,空中遠遠地飛來一架偵察機和一架貌似大蜻蜓的傢伙。這個“大蜻蜓”和偵察機在我軍陣地上空盤旋很長時間,時高時低,忽南忽北,有時候低得都進入了步槍的射程範圍,在溝裡溝外來回折騰了足足有40多分鐘。然後,那個“大蜻蜓”竟然大大方方地落在我軍2營的陣地前沿。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美軍在朝鮮戰場上的救護直升機

那時候,我軍官兵都沒聽說過,更沒有親眼見過直升飛機,鬧不清這是個“大蜻蜓”到底是個啥怪物,美軍在搞什麼鬼把戲。眼見著這個“大蜻蜓”降落,官兵們就蒙了,大家說啥的都有。有的說:這可能是個大飛彈,說不定一靠近就會爆炸;有的說,管他是個啥東西,乾脆開槍揍他;有的指揮員說,不要隨意開槍,以免暴露目標。大家猜來猜去,最後還是認定,這是一架大家沒見過的飛機,可能是沒有油就降落了。於是,一個排長召集了一群戰士,準備過去抓活的。不料那怪物卻一陣轟鳴,大大的旋翼飛快旋轉起來,地面上被颳起滿天的塵土。在朦朦朧朧之中,“大蜻蜓”徐徐上升,然後就在我軍官兵們直愣愣的注視中大大方方地飛走了。後來大家才知道:原來這個“大蜻蜓”竟然是一架美軍用來低空和現場偵察的直升機。當時敵人在空中什麼目標也沒搜尋到,就降落到地面偵察來了。官兵們得知後,嗨,腸子都悔青了。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美軍在朝鮮戰場上的救護直升機

二、第一次見到鴨絨睡袋,大家都不識貨,連長上去一坐軟乎乎的,接著就從屁股下鑽出一個美國大兵

我志願軍第42軍在黃草嶺、煙臺峰阻擊戰期間的一天夜裡,371團1營的前衛連3連連長王英帶著戰士們沿鐵路往南前進。到了龍水洞時候,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得摔了一跤。他爬起來時,一時身體不穩,就勢一屁股往絆倒他的東西上一坐。他感覺到不對呀,怎麼軟乎乎的?他用手往下邊一摸,咋好像是一個人呢?原來是一個美軍士兵正躺在鴨絨睡袋裡面睡覺呢。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在雪地上鋪設鴨絨睡袋的情景

這個傢伙被王英一屁股就給坐醒了,於是在睡袋中扭動著身軀,掙扎著從王英的屁股下面鑽出來。王英大駭,當他定睛發現竟然是一個美國大兵的時候,立即跳起來,迎面就是一腳侍候,踢得那個美國大兵往後倒地,哇哇地亂叫。王英又從身邊戰士手中接過刺刀,上去一刀就結果了他的性命。附近還分散著幾十個鴨絨睡袋,在夜色中戰士們都沒在意。王英殺了這個美國大兵後,幾十個鴨絨睡袋裡的美軍士兵很快就驚醒了,他們紛紛從睡袋裡鑽出來與3連官兵們拼起了刺刀。有兩個美國兵不知深淺地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嚎叫著刺向王英。王英伸出雙手,一手抓一把槍,順勢一拖,就把兩個人高馬大的美國大兵摔倒在地上。剩下的美軍當即被王英的勇猛動作嚇蒙了,紛紛扔下槍支彈藥和鴨絨睡袋,立馬就逃之夭夭。

從這天起,我軍官兵們才知道,美軍的揹包裡裝的是鴨絨睡袋,也知道了鴨絨睡袋是個輕便保暖的好玩意。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美軍裝備的鴨絨睡袋

三、第一次看見美軍黑人士兵,摸上高地的戰士連聲驚呼“鬼!有鬼!”轉身就跑

煙臺峰、松茸洞阻擊戰在激烈進行中,42軍124師組織了深入敵後,夜襲敵人炮兵陣地的戰鬥。當時,370團2營副營長趙際森奉命帶領5連偷襲美軍的一個制高點。為了減少傷亡,他決定尖刀班首先摸上山,佔領制高點後,然後再掩護部隊展開攻擊。

尖刀班的幾名戰士都是作戰勇敢、戰鬥意志頑強,而且求戰心切的老兵。當尖刀班進至前沿陣地時,戰士們發現整個陣地的敵人沒有動靜,只是隱隱約約地看見彈坑裡面、工事邊上有30多個橫七豎八的睡袋,躺在裡面的人,不時傳來呼嚕聲、夢話聲。站崗的一個美軍哨兵靠在一塊石頭上在打盹。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美軍在朝鮮戰場上的黑人士兵

這是偷襲守敵的好時機。班長一揮手,戰士們迅速向前撲去。大家正要動手,可近前一看,大家全都驚呆了。原來,他們看見露在睡袋外面的美國大兵的腦袋四面都是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人還是鬼,誰也不敢貿然上前動手。

以往我軍大都是與南朝鮮軍作戰,他們的膚色和我們一樣。出身於世世代代農民家庭的戰士們,見識也不廣,根本不知道美國還有黑色人種,更不知道還會有黑人士兵到朝鮮戰場來打仗。

這時候,不知是誰冒出一句:“鬼!”這一說不要緊,幾個戰士也隨聲附和著說道:“鬼!是有鬼!”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被我軍俘虜的美軍黑人連的士兵

這些見“鬼”的戰士們慌慌張張地轉身就往山下跑。在半山腰隨後跟進的趙際森見戰鬥沒打響,尖兵班的戰士們就慌慌張張地退下來了。他趕緊堵住他們問道:“什麼東西把你們嚇成這個樣子?”

戰士們驚慌地地回答著:“鬼!”“山上有鬼!”

一聽說山上有鬼,趙際森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一聽這些不著邊際的話,馬上說道:“我長這麼大也沒見過鬼,今天倒要見識見識鬼的模樣!”隨即果斷命令說:“你們幾個都給我立馬回去,有鬼也得拿下這個山頭!”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我志願軍官兵向敵軍佔據的高地發起攻擊的情景

說完,他就和連長各帶一個排向山上發起攻擊。這時,被我軍怕鬼的戰士們一鬧,山上的美軍黑人士兵已經發現了我軍進攻企圖,倉促地用火力阻止我軍前進。帶著一肚子氣的趙際森摸爬滾打,帶領戰士們突入敵陣,很快就擊斃了10多名負隅頑抗的美軍黑人士兵,把一個排的美軍打得七零八落。

天大亮的時候,戰士們圍聚在“鬼”的屍體前面逗樂:“這回咱真是活見鬼了。美國佬怎麼長得這副熊樣?”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我志願軍官兵伏擊敵軍的情景

四、入朝後第一次見到葷腥,為了兩條牛腿,全連追出去5公里

1951年春節期間,志願軍第42軍125師372團2營6連奉命在冰天雪地裡長途跋涉,趕到了龍頭裡,準備在這裡阻擊南朝鮮軍。夜間,全連官兵埋伏15分鐘後,一個營的南朝鮮軍就一頭鑽進了伏擊圈。

伏擊戰鬥打響後,南朝鮮軍當即潰敗。一大股敵軍被6連的戰士們一路追趕到一個不知名的村莊裡。本來6連為了安全,連長打算鳴金收兵了。可南朝鮮軍潰兵實在是作死,深更半夜地,他們竟然舉著火把點著了村莊裡的一間草房。在火光的映照下,我軍眼尖的戰士看到有兩個南朝鮮軍士兵一人扛著一個牛大腿在匆匆跑路。我軍一個戰士馬上大喊:“抓住他們,把牛大腿搶下來!”全連官兵們聽到有牛大腿的喊聲後,立馬就來了精神,連續作戰,繼續追擊。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我志願軍官兵伏擊敵人的情景

這兩個南朝鮮軍士兵在茫茫的夜色下,扛著牛大腿,跑得氣喘吁吁,渾身是汗。他們扭頭一看,我地媽呀!身後黑壓壓地一大群志願軍緊緊盯著他們倆窮追不捨。當時,他們連累帶嚇,腿就軟了。

我6連官兵在沒有動員,沒有指揮的情況下,僅僅憑著一個戰士的一句話,為了這兩條牛大腿,自覺地統一意志,自覺地統一行動,可謂是不謀而合,不約而同,全體行動,一口氣追出去5公里。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這是我志願軍官兵追擊敵軍的情景

最後的結局是,那兩個扛牛大腿的南朝鮮軍士兵被追得嘴吐白沫子倒在雪地上,拼命地掙扎倒氣兒。6連官兵自然地如願以償,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兩個牛大腿,當然也順手牽羊抓了這兩個南朝鮮軍士兵。

說來,我軍官兵入朝已經3個多月,不僅吃不到肉,飯都經常吃不飽。這趕上大過年的,這兩個牛腿作為戰利品必須收下。有了這兩個牛大腿,全連可以小小地改善一下生活。在返回的路上,戰士們風趣地說:“只能怪這兩個傢伙倒黴,也是個死心眼兒。早早扔到地上,何必被追得要死要活的。”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過年了,勝利了,我志願軍官兵以雪化成的水代酒互致祝賀

五、第一次擺弄美式手榴彈,3個新兵危急之時無師自通,用“鐵蘿蔔”大開殺戒

我軍許多新兵都有過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經歷。1952年10月15日晚間,是上甘嶺戰役的第2天,我志願軍第15軍133團9連參加反擊537.7高地北山8號陣地的戰鬥。2排新兵王仕佑跟在戰友們的後面向敵人陣地摸去。在敵人劇烈的炮擊中他與部隊失聯,一個人順著漆黑的山溝,跌跌撞撞地摸到了7號和8號陣地的結合部,發現一大群南朝鮮軍士兵密密麻麻地在窪地裡擠成一大堆。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志願軍戰士向敵人發起攻擊

王仕佑摸摸身上帶著的6顆手榴彈和5公斤炸藥,來了膽量。他先向敵人扔出兩顆手榴彈,當即就把敵人炸蒙了。他又投過去兩顆手榴彈,敵人就亂套了。王世佑趁勢大喊:“同志們,衝啊!”這一嗓子喊出去可不要緊,好幾10個摸不著頭腦的南朝鮮軍被嚇得轉身就跑。王世佑抓住機會,一邊掃射,一邊追擊,一直追到8號陣地。

隨即,8號陣地上的敵人打起了照明彈,王世佑為了不讓敵人發現只有他一個人在攻擊,就機靈地滾進一個敵人的工事裡面。同時又藉著照明彈的光亮,發現對面有敵人的陣地。於是,他趕緊用地堡裡的麻袋裝土,壘砌工事,準備固守陣地,等待部隊。忽然,本排的新兵戰友張福宇和黃德成在黑暗中也摸了過來。原來,他們倆也是在衝鋒時與隊伍失聯。3個人一合計,因為王世佑是正式團員,就擔任了臨時戰鬥小組的組長。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用手榴彈堅守陣地是我軍常用的作戰方式

為了堅守陣地,他們就蒐集敵人扔下的彈藥。可是,一開啟敵人的手榴彈箱子,3個人就抓瞎了。原來,箱子裡的手榴彈都是美國造的,一個個都不帶把兒,都是橢圓形的,就像“鐵蘿蔔”似的。3個人互相望望,擺弄擺弄,使喚美國造的手榴彈都是大姑娘上轎——頭一遭,誰都不會使用,咋辦吶?一時都沒了主張。後來,還是小組長高人一籌。王世佑決心自己先冒險試一試。他命令兩位戰友躲進工事裡,然後自己一個人就翻來覆去地端詳這個“鐵蘿蔔”似的傢什。擺弄了老半天,他發現“鐵蘿蔔”上面有個鐵環,就狠勁扯出鐵環,然後就投了出去。“轟——”的一聲,“鐵蘿蔔”居然爆炸了。

我軍入朝作戰許多“第一次”讓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志願軍戰士夜間堅守作戰

打開了悶葫蘆,3個新兵聚在一起開心地笑了。為了堅守陣地,他們也學著老兵的樣子,開了個諸葛亮會。大家認為步槍的槍口火光大,容易暴露目標,決定用“鐵蘿蔔”手榴彈組織交叉火力,敵人不到20公尺以內不打,戰鬥中要密切配合等臨時的戰鬥“方案”。

隨後,這3個新兵按照戰鬥“方案”行事,冒著敵人的炮火,用收集的100多枚“鐵蘿蔔”,連續打退了兩個排敵軍的反撲,還炸燬了敵人3個地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