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軍考也稱之為全軍統一招生考試,由國家教育部和解放軍總政治部聯合組織,同地方高考時間相同,是軍隊專門招收在役軍人設定的軍校招生考試。比1978年恢復地方高考晚一年實施,一直延續至今,與地方高考時間同步進行。我的軍考之路可謂一波三折,異常艱難。

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1980年我高中畢業,一年後應徵入伍,在原55軍高炮團服役(駐地在廣東潮州市,1985年大裁軍時整建制撤銷),當兵時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想通過參加部隊高考穿上四個兜(注:1985年前部隊幹部服裝是四個兜、士兵二個兜)跳出農門,所以入伍時帶了不少書,在武裝部換髮服裝後,書只能打在揹包裡,我記得在長沙下船已經是晚上了,下船後要步行大概有6、7公里到一個禮堂休息,揹著幾十斤重的書可把我坑苦了,出了一身老汗。

到部隊後,我只要有一點時間就抓緊學習,新兵班長是一個不善言詞的四川籍班長,他看到我一有時間就看書,問我是什麼學歷,是不是想考軍校,我毫不掩飾的說了我的理想,在新兵連班長對我關心有加,同時也告訴我,在部隊要考軍校還必須取得考試資格,要表現優秀,只有班長或預提班長、特別優秀的戰士才有資格參加考試,這也是在間接地告訴我在新兵連要表現好,要打好基礎,不能因為學習影響訓練,於是佇列、體能訓練、輕武器操練、背條令等,我都十分刻苦,在新兵連訓練很辛苦,而且是第一次離開家,還是有點不適應,只要到夜深人靜或是受到一點委屈就很想家,我記得有次可能是想家了也或許是受了點委屈,自己一個人跑到連隊後面的山上大哭了一場,但一想到自己的理想,什麼苦、什麼委屈我都咬牙堅持,二個多月的新兵訓練,我順利地過關,各項成績都不錯,春節後下到老連隊,分到炮班任四炮手。

新兵連一個班戰友合影

(我在前排左起第3個)

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下老連隊後,時間相對於新兵連要多了些,特別是晚上和雙休日的自理時間多些,只要一有時間我就坐下來看書,做各種習題集,我還制訂了一個詳細的複習計劃,嚴格按照計劃實施,如果是當天因為工作忙沒有完成,那就打著手電在被子裡面都要完成當天的內容。1982年廣東地區正在熱播香港粵語版的功夫片《霍元甲》電視劇,每天晚上播放幾集,當時部隊條件不太好,全營只有營部和四連有電視機,一到晚上,連隊基本都去看電視了,但每個排每晚必須要安排人看家,那段時間我基本都是自願留家,沒看過一集《霍元甲》。在這裡我遇到了在部隊的第一個貴人,他是我的排長古巖鬆(黑龍江人),剛從軍校畢業的地方大學生(注:地方大學畢業後再到軍校進行一年的學習再分到部隊),他對我特別關心,有時同我一起做習題,我有什麼搞不懂的也去問排長,那時部隊正在興起學習文化的熱潮,幹部基本都在提升學歷,小學的升初中、初中的升高中,軍裡辦有文化補習學校、團裡辦有文化補習班、連隊每週五下午學文化,排長看我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又是高中生,平時愛學習,就把我推薦到連隊當專職文化教員,儘管我到了連部,但古排長對仍然很關心,為我考軍校創造條件,在1983年初,他又向連隊推薦我到預提班長集訓隊(簡稱教導隊)培訓。

在預提班長集訓隊的結業合影

(我在前排左起第5個)

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在教導隊學習期間我因身體有點毛病就到離團駐地有20多公里的軍部(在潮州)141醫院住院,在住院期間正是高考報名(比往年報名早),這個中間可能是出了點差錯,考生的報名是由連隊黨支部推薦報名,連隊以為我在教導隊報了名,教導隊又以為我在連隊報了名,自己也大意了,沒有實時跟進過問,當時各部隊對軍考相當重視,為了提高錄取率(前2年團裡沒有重視、也沒有組織補習班,每年都只考上1到2個),團裡在正式考試前2個月準備成立一個40人的高考補習班,於是將高考報名人員進行考試篩選,和我一起住院的一個老鄉收到了連隊的通知,而我沒人通知,我當時急傻了眼,聯絡在連隊的老鄉,叫他去問連隊指導員時,指導員說不是在教導隊報名嗎?後來我瞭解到因教導隊是臨時黨支部,在集訓的學員考生都是在連隊報的名,名沒報上,我的理想要泡湯了,真實體會到了“愁思看春不當春”的滋味,頓有“遑遑二十載,書劍兩無成”的感覺,因為軍考對於士兵考生的我來說就是一次機會,有年齡的限制,叫我就此放棄真有不甘。於是同在醫院住院的老鄉李玉成商量,到考試的那天叫他送我,當時廣東潮州地區正是漲水的季節,洪水都漫過了潮州市城東門的湘子橋,橋頭處有過腰深的水,且流速較快,回團裡必須要過湘子橋,我和戰友李玉成一早趕到橋邊,先偵察了一下情況,看到在城門上有警察把守,行人一律不準涉水過橋,因我住院做了一個小手術,不方便下水,戰友李玉成瞅著警察不注意的機會背起我就往水裡衝,等警察發現時我們也快上橋了,警察看我們都穿的軍裝,也就沒有為難我們,就這樣我在團裡篩考快考完一科的時候趕到了考場。我的排長當時也抽調到補習班當老師,他看到我非常驚訝,怎麼才來,我跟他說我沒報上名,因時間緊迫他也沒細問,立即同團裡負責補習班的文化幹事說明情況,馬上安排我考試,考試安排的是一天,到了下午3點多鐘我還要趕回醫院,從部隊駐地到坐車的地方還多幾公里要走,因為我沒有正當理由在外留宿,不回去恐被處分,這樣又有一科沒考,加之當時心情很不好,又有將近2科沒考,考試成績可想而知,加上又沒報名,團裡的高考補習班進不去是意料之中的事。回到醫院後,我不管身體恢沒恢復,馬上向醫院申請出院。出院後回到教導隊,我們區隊長(河北人)瞭解我的情況後,叫我不要參加訓練就留在他身邊搞複習,同時兼顧輔導他學習,他當時正在升學歷,他同教導隊長去說的理由是我剛出院需要恢復,在這期間古排長也提示我去找團領導,有天我和在連隊的老鄉中午一起就去找團政委,到政委家門是關的(當時正在午休),我們就壯著膽子敲開了政委家的門,是嫂子開的門,我們把情況同嫂子說的過程中,政委也起來了,他說這件事是副政委直接負責,要我到副政委那裡去備個案,我們又去辦公室找副政委,副政委瞭解大致情況後,就打電話同連隊瞭解了一下情況,然後就給我在一個資料夾上備了案,說有機動指標時會通知我,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太懵懂,午休時間去找首長,還是團首長,從始至終沒給他們抽一根菸。大概過了20多天,軍裡通知團裡補習班的人員要從40人減到35人,這對我來說真是一個絕處逢生的機會,團裡通知要我去參加第二次篩選考試,這次考試團裡公佈的名次我是第6名,就這樣我艱難地擠進了高考補習班。

  在補習班的日子我抓緊複習,因為我比他們晚了將近1個月。真可謂是老天故意要給我出點難題,在臨近考試的前3、4天,得了嚴重感冒,我強撐著身體,堅持複習,但只要一站起來,就會吐,到臨考的前一天實在頂不住了,在補習班的老鄉戰友就陪著我到團衛生隊去看醫生,也跟醫生說了,明天就要去軍裡參加高考,醫生聽說後就給我用一個超大的玻璃針管(直徑至少有5cm)給我注射了一針管的藥劑,也真是天不“棄”我,到了夜裡居然好多了,第二天順利地去參加了高考,併成功的考上了鄭州高射炮兵學校(現為陸軍炮兵防空兵學院。今屬211院校),當年我們團也獲得了高考大豐收,考上將近20人。

在軍校的我

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在軍校全中隊畢業合影

(我在第三排左起第8個)

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這次軍考的經歷使我對士兵考生都格外關心,在我當幹部後我都力所能及的為有考學願望的戰士提供幫助,在我當指導員4年期間,連隊考上軍校的有8人之多,現在岳陽縣縣委常委、武裝部政委馬長林就是在我當指導員的時候考上的。我的軍考之路給了我不少的磨難,同時也給了我一些啟示,人生必須要有目標,一旦目標確定,就要咬定不放鬆,要堅持不懈,否則就會半途而廢,如果我在報名失誤的情況下不去堅持,恐怕就沒有我現在的亮麗生活。

畢業後穿上了四個兜

我艱難的軍考之路(原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