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這個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因為以前不會有人賣給我們,以後也不會有!這是唯一的機會,如果錯過,我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賀鵬飛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下為中國華夏證券前董事長邵淳先生,分享他與瓦良格號航空母艦不得不說的故事,有節選和刪改:


這個瓦良格號呢,現在都認為是個好東西,因為已經建成了,而且現在配屬軍艦,飛機也能在上面起降了,但是當初可不是,當初這個東西都認為是個壞東西,都認為是不好的事兒。在咱們部分是軍方也好,還是高層也好,原來一直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就是說這種東西是好的,因為美國人一有了事兒,都說,我們的航母在哪裡?


但另一種觀點呢,是接受了赫魯曉夫的觀點,就說航母沒有用,它是個活棺材,海上活棺材。


所以咱們中國一直沒有上航母,就跟這種爭論一直沒有得出結果一樣,爭論了幾十年。


那麼就在1998年的時候,也是個而偶然的機遇,這條船就跟我們發生了關係。


因為蘇聯解體,蘇聯解體的時候呢,當時蘇聯的那個黑海造船廠,尼古拉夫黑海造船廠,它那個廠裡面有三條航母。第一條就是庫茲涅左夫號,它完工率已經達到了98%,還有剩2%沒有完成。第二條是瓦良格號,它的完工率是67.3%,就是船已經建好了,作為一個船,包括它的動力系統,這個船體,這個都造好了,但是他的裝置沒有按,就是電子裝置啊,火控裝置啊,飛機起降裝置都沒有裝。


另外,電纜還沒有完全完成,電纜還差10幾百分之沒完成。第三條叫無量洛夫斯基號,這是俄羅斯的第10條航母,是個核動力的航母。


當時的完成率只有17%,就船體剛合同合攏,機器沒裝。這一條船,後來有不同的命運。第一條,庫茲涅左夫號,就在蘇聯解體的前期,還沒有完全完工,但是它能開了。


那麼俄羅斯海軍就強行把它開回了俄羅斯,沒有任何手續,強行就開走了,這就落到俄羅斯了。第二條船和第三條船,因為開不動,就留在烏克蘭。然後呢,這個當時烏克蘭的經濟非常的差,非常非常的差。差到我們現在想不出的那個地步。那麼也是這個通貨膨脹得非常厲害,原來一個盧布值1.6美元,到蘇聯解體以後,3千個盧布、3千5百個盧布才合1美元。


所以當時呢,就說,買一張莫斯科到北京的火車票,1美元就夠了,還是軟臥。那麼這種情況下,烏克蘭那個就很慘了,就忽然冒出來一個挪威的公司。挪威的公司說,我要我要在這個訂4條油輪,訂4條大噸位油輪。


因為他的船臺都是滿的,你得給我船臺。然後定金也交了,交了一點定金。烏克蘭趕緊就說,那我這個船呢,我就得把它賣了,把這個船臺騰出來。結果後來人交定金了,他說我買了吧,就把這個無量羅夫斯克號,一條核動力的航母,當然沒完成的,就在船臺上解體了。就拿那個電焊的把它隔開,一塊一塊的鋼,堆在碼頭上。然後這家呢,挪威的公司拿走了一塊鋼,就消失了。


實際後來知道,這是美國人在背後策劃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劃的,就消滅了這個前蘇聯的,就一個戰略資源。


那麼說的瓦良格號,蘇聯一解體,咱們軍方,咱們國家的軍方,就注意到這條船。


因為這條船留在烏克蘭,烏克蘭就是黑海沿岸的國家,基本上用不著什麼海軍,更用不著什麼航母母艦。當時咱們的軍方一直想把它弄過來,從91年開始做調研,然後從92年底,開始派人,就是做烏克蘭方方面面的工作,到96年的時候,終於工作做下來了,因為烏克蘭用不著,它可以把這船賣給中國,就同意了。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但是要賣,必須要通過招標的手續,這個手續要健全。


在這種情況下,後來中國的,我們那個就是中央軍委的軍援軍貿辦公室,就正式向國家打了報告,向高層打了報告,要求立項。可是他們報告打上去以後,並沒有批下來,就是因為在高層,關於航母的爭論,還沒有取得統一、一致的意見。所以就沒有批下來,然後他們又打報告,還沒有批下來。就在這種情況下,這個軍方,包括海軍,包括軍貿辦,他們就想怎麼辦呢?


這個時候拖不起,當時有6個國家都想要買這個船,咱們中國是一家。


在這種情況下,因為等不起這個批示,後來就想先想別的辦法。後來就找了香港的一個公司,他們一開始找愛國港商,想先讓港商先辦了這個事兒。就找愛國港商,最後找了一個,是香港創立公司那個老闆徐增平,他一開始還不敢幹。


最後做工作吧,同意了,然後他就代表軍方這個軍貿辦,代表軍貿辦到烏克蘭去投標。投標呢,想了一個理由,就是說我們這個船拉回來以後,要做個賭船,因為你不能說還用於軍事。所做賭船,就以這個名義投標就投中了。實際上6個國家,中國這一方啊,是金額最小,才2千萬美元,就買下來了。可是這個徐增平呢,交了一點那個保證金,然後就馬上就香港金融危機,他就沒錢了。他也破產了。


沒錢了怎麼辦呢?然後就總參出一個人,再加上他,到國內來找錢。最先找的是馬蔚華,結果馬蔚華當時是海南人民銀行行長。他這個人民銀行其實也沒有錢啊,他就把各個金融機構,召集在一塊兒,就說,能不能湊出2千萬美元來?他還不能說是軍方的事兒,就說有這麼個生意,有條賭船,非常的便宜,2千萬美元。可是海南當時的金融機構都慘得很,而且你這個東西,畢竟名不正言不順,最後就沒弄成。後來又找了幾家,最後也沒弄成,然後才找到我。


一開始我還不相信,我說一個航母2千萬美元,不可能的,你就是沒完工的,也不可能。結果後來說,有檔案證明。


我說,你們跟那個烏克蘭籤那個協議,因為找到我的時候它已經投了標了,投中了。還差一個多月,付款期,還差一個多月就過期了。然後過了期還得重新招標。然後我看那個檔案,應該是真的,很規範,後來我說光你們說不行,你們還得給我紅標頭檔案。結果紅標頭檔案拿不出來,後來他們說,領導面談行不行?我說什麼領導?


他說海軍副司令。


就是後來賀鵬飛出來,跟我談的。


他承認,第一,這個船是可以用的。


第二,這個船是海軍要的。


為什麼海軍不能直接出面,為什麼國家現在拿不出錢來,他就沒有詳細說,但是我就瞭解這意思了。


我說,那行吧,既然是國家的事兒,我就出了。然後我就用我底下一個實業公司。因為當時證券公司底下也有公司,用一個實業公司,讓它去融資。把錢就給了。


沒想到這個事情後來惹出麻煩來了,後來不知高層領導怎麼知道了。高層領導就說,一個證券公司,它買什麼航空母艦,他肯定個人有好處,10%這是國際慣例啊。然後就派了6個部委聯合調查組,就查。查了一陣子,當時還批了16個字的批示,叫“膽大妄為,嚴肅查處,以敬國法,以敬效尤”


但是查到底個人沒有什麼問題,一分錢沒有拿。這證實了,他說你為什麼要辦這個事兒?我說因為這個軍隊的事兒,有那麼個機會讓我幫幫忙,我也可以幫。


而且買航空母艦這個東西,用賀鵬飛話說就是——


“這個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因為以前不會有人賣給我們,以後也不會有!這是唯一的機會,如果錯過,我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中國華夏證券前董事長 邵淳
  2013年02月06日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舉世公認,中國首艘國產航母001A建造速度很快,從2013年11月開工到2017年4月26日下水,一共4年不到。


過去中國從來不曾擁有過航母這類大型軍艦,見都難得一見, 更談不上設計製造經驗——除了已經報廢的,人家連看都不讓你上去仔細看,引進技術更是想都別想。怎麼中國造艦能力突然之間如此突飛猛進,一下子就從只能造幾千噸級的驅逐艦飛躍到能造六萬噸級的航母,而且造的速度如此之快?


關鍵的原因之一:中國不僅買到了“瓦良格”(“遼寧號”的前身),而且拿到了“瓦良格”的40噸全套設計圖紙,一下子就使中國獲得了前蘇聯用了26年(1962—1988)、歷經了三個級別(“莫斯科”級、“基輔”級、“庫茲涅佐夫”級)、建造了八艘航母才取得的經驗和技術積累。


(檢驗“瓦良格”號的中方技術人員說,這是條新船,一切材料都是新的,動力系統完好無損,航母甲板鋼的屈服度和耐腐蝕度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不僅堅固而且絕磁,從建造到運回中國經歷了17年,但檢測其磁力依然為零。)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如果中國一切從頭摸索起,從原材料、原始設計開始,一艘一搜地建造試驗,一點一點地累積經驗,能僅僅用三年多就達到如今中國首艘航母的水平嗎?


首艘國產航母001A的迅速建造順利下水讓人們愈發看清:當年購買“瓦良格”及技術資料的意義重大而深遠。


中國當年購買這一切付出的代價是2千萬美元(不算運回國的費用)。得到的呢?


中國大連造船廠廠長2002年4月說:


一、這艘航母是一條嶄新的航母;


二、這艘航母為我們國家研發航母提前了二十年;


三、這條航母為我們國家節約了科研經費200億人民幣。


用2千萬美元的代價讓國家獲得一條嶄新的航母、二十年的時間和至少200億人民幣的節約——當年那些為購買“瓦良格”及技術資料而嘔心瀝血歷盡艱辛的人可謂勞苦功高。


他們的名字已經被寫入歷史——對中國航母、中國海軍、中國國防事業影響重大的歷史。


功過是非,歷史已然定位——歷史只認事實,不認解釋。


——歷史只認這一事實:這些人是為購買“瓦良格”作了決定性貢獻的歷史功臣、國家英雄:


肖勁光(開國大將,人民海軍主要建立者)


劉華清(海軍司令、軍委副主席)


賀鵬飛(海軍副司令,賀龍元帥之子)


邵淳(華夏證券前董事長)


賙濟譜(華夏證券末任董事長)


徐增平(香港創律公司董事長)


戴嶽、張勇(香港創律公司總經理、副總經理)


我很有些想不通:那麼多人那麼熱衷於搞什麼歷史大片,一頭鑽進歷史故紙堆裡拔不出來,甚至有的沒的捕風捉影無中生有生編硬造,為什麼卻對“‘瓦良格’號駛向中國“這麼現成這麼精彩這麼扣人心絃的大好歷史題材視而不見?


既有國家大義,又充滿生活氣息:國破家亡的悲憤、亂世風雲的動盪、百年夢想的執著、天賜良機的歡欣、一波三折的緊張、臨危受命的悲壯、破釜沉舟的拼搏、背後一刀的切齒、泰山壓頂的無奈、柳暗花明的驚喜、大功告成的激動、官場的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商場的折衝樽俎燈紅酒綠、諜戰的陰險詭謅撲朔迷離、外交的脣槍舌劍翻雲覆雨、大風大浪大海洋、航母重工高科技、異國風情紅男綠女、從中國到外國,從廟堂到江湖,從軍隊到民間……


簡直要什麼樣的場面有什麼樣的場面,要什麼樣的情節有什麼樣的情節,步步有料、處處是戲。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最空前絕後的情節:整個專案一開始是個“抗命專案”——


航母專案已經被判了死刑,已經宣佈“中國不對外侵略,也不準備搞航空母艦”、已經在關於航母的報告上批示:“本屆政府不考慮這個問題”、已經下了禁令:“今後不要再打報告要求造航母了”——


在沒有尚方寶劍、沒有預算、沒有個人好處、只有緊箍咒、只有高度風險的令人絕望的情況下,單憑几個關鍵人物個人的滿腔愛國熱忱、高度歷史責任感、高瞻遠矚的目光、堅定的信念,“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沒法向國家要錢,就私底派人到香港找人想辦法,先斬後奏造成既成事實,硬是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終於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買回了“瓦良格”號航母,幹成了這件利國利民的大事。


跟這個歷史實情一比,《亮劍》裡李雲龍的戰場抗命實在是小菜一碟。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瓦良格號駛往中國途中


不僅情節,連相關人物的典型語言都十分精闢,也是編都編不出來的:


“這兩項裝備(航母、核潛艇)不僅是為了戰,平時也是為了看,看就是威懾“


“不搞航空母艦,我死不瞑目,中國海軍—定要建航空母艦!”


——劉華清


“這個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因為以前不會有人買給我們,以後也不會有。這是唯一的機會,如果錯過,我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為了國家,為了軍隊,我拜託你(徐增平),一定要把它(航母)買回來!”


——賀鵬飛


“賀鵬飛是位有擔當﹑有抱負的領導人,為了中國的長遠國防及海洋權益與戰略,哪怕冒政治風險,也要作出正確決定。”


——香港創律公司董事長 徐增平


“賀鵬飛一句話勝似紅標頭檔案。”


“烏克蘭的警衛含著淚敬禮,送資料給我們。”


——中國華夏證券前董事長邵淳


“一個證券公司,它買什麼航空母艦,他肯定個人有好處,10%這是國際慣例”


“膽大妄為,嚴肅查處,以鎮國法,以敬效尤”


“本屆政府不考慮這個問題”、“今後不要再打報告要求造航母了。”


這樣的人,這樣的成就,有幾人能比?這難道不偉大?難道不值得謳歌?難道不值得青史留名?


如果當年印度插一手跟中國搶“瓦良格號”,結果如何還真難料。


然而雖然印度航母夢一直不斷,雖然如果印度插手搶購“瓦良格號”的話有利條件比中國多得多,卻楞是沒見印度有啥動靜,硬是眼睜睜把這一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拱手讓給了中國。


不過想想也不難理解:印度沒有自己的毛澤東,也就沒有自己的肖勁光、劉華清、賀鵬飛、徐增平,所以像“瓦良格號”航母這樣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砸在腦袋上也砸不出個響來,所以只有花幾十億美元買“戈爾什科夫號”這種釣魚的現成貨的命。


附錄:“瓦良格”號購買大事記


1992年3月──中國海軍派遣代表團前往烏克蘭黑海造船塢


1992年11月6日──海軍向烏克蘭購入半完工的3.7萬噸加油船。該船的設計意在作為蘇制航母的補給艦


1993至1995年──由於中美關係惡化中國奉行韜光養晦戰略,中央領導層反對,航母專案擱置


1996年4月──賀鵬飛中將與徐增平接洽


1997年3月──徐增平決定接受任務


1997年4月──開設北京辦公室


1997年6月──開設基輔辦公室


1997年8月──在澳門開設空殼公司,以“海上賭場”計劃為航母專案作掩飾


1997年10月──徐增平赴烏克蘭商談


1997年12月──徐增平為賭場檔案向澳門當局繳交600萬港元


1998年2月1日──徐增平帶同檔案、200萬美元現金及一批中國酒品再赴基輔


1998年3月19日──徐增平中標,以2000萬美元收購航母


1998年3月20日──航母的藍圖(重40噸)由陸路再經空運至北京


1998年3月底──徐增平關閉北京辦公室


1999年7月──航母駛離黑海,前往中國


1999年底──徐增平關閉基輔辦公室


2002年3月3日──航母抵達遼寧大連 。


瓦良格號的後續補充


1985年12月4日,“瓦良格”號(當時的名字為“里加”號)航母在烏克蘭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廠開建。


1995年,建造率68%的“瓦良格”號正式退出俄海軍的編制,並以償還債務為由送給了烏克蘭。


1999年,烏克蘭與澳門“創律旅遊與娛樂公司”簽訂協議,以2000萬美元的價格將“瓦良格”號出售。該公司當時購買航母的理由是,將其改造成一個大型海上綜合旅遊設施。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徐增平先生與烏克蘭政府正式簽署購艦合同時留影


1998年1月底,徐增平帶齊所有證明檔案以及50多瓶62度的二鍋頭,和兩名助手飛往烏克蘭開始他難忘的航母談判之旅。憑著每頓飯喝2到3公斤二鍋頭建立的友情,烏克蘭政府和船廠答應以2000萬美元連船和40噸重的圖紙一起賣給他。


“當時講要把(航母)建成最大的海上賭場酒店,不做軍事用途”,徐增平說,即使航母於2012年正式服役於中國海軍,也不代表違約,“因為憑我個人能力,根本沒能力去把它變成軍事用途。合同沒有說不能轉讓,後來把它搞成軍事用途的人不是我”。


徐增平在採訪中也提到,中國海軍將“瓦良格”號改建為遼寧艦不易。他說,“你們知道為什麼遼寧艦舷號是16嗎?那是因為我們用了16年時間才完成這項工作,從達成購買協定到重建它”


2001年12月11日,瓦良格號航母駛過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繼而穿越整個印度洋。2002年2月5日,瓦良格號駛入馬六甲海峽,隨後進入中國的南海。然而,這一次,瓦良格號並沒有像它的前任明斯克號那樣老實地停在南海,而是直接穿越了東海黃海,最終停靠在渤海之濱的大連港口中。


我們可以想象當時國際觀察家們驚愕的嘴臉:什麼?當初不是說好停在澳門的嗎?但這是咱們自己的地盤,再也不用聽任外人擺佈了。


我們也可以想象當瓦良格號駛入南海後,有多少人在幕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經過627個晝夜,2002年3月4日註定是個低調而不平凡的日子。這一天,瓦良格號航母終於抵達航行的終點——中國大連港口。為使瓦良格號完成這次不平凡的航程,中國共計大約花費了3000萬美元。


看上去,既然這艘航母並不會如之前所說那樣成為澳門的海上賭場,那麼必然會有其他的計劃。但事實的發展並沒有那麼快。鏽跡斑駁的瓦良格號航母形單影隻地停泊在大連港51區碼頭,一晃便是三年。


在這三年間,瓦良格號彷彿無人問津,也疏於管理。任何遊客都可以輕易接近它,併合影留戀。見此情景,之前那些心驚膽戰的國際觀察家們又似乎略微鬆了一口氣。


然而,時間到了2005年4月26日的早晨,瓦良格在大批拖輪的護航下,被緩緩地拖進了大連造船廠的幹船塢,整個過程約3個小時。大連港輪駁公司的六艘大馬力拖輪全部出動,大連港航道全部封鎖,大連造船廠也加強了保衛措施。


至此,瓦良格號改頭換面,變成了壯我軍威的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


個人以為這不能說是騙局,是今天的中國沿襲千年政治手腕和國際智慧的高度體現。所下的棋之大簡直令人拍案叫絕。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遼寧號編隊戰力


可以說遼寧艦的編隊成員都是年富力強的,戰鬥力十分強悍,而遼寧艦本身戰鬥力也是滿滿。


滿編配置應該是36架艦載機,其中艦載戰鬥機是24架殲15,其他12架為艦載的搜救,戰鬥群可以每小時30節的速度高速移動,而且打擊半徑在1000公里左右,超過了大多數雷達的探測距離,因此一般國家不具備跟蹤和發現我航母戰鬥群的能力,即便對方空軍出動進行打擊恐怕也會因為在航程和航母戰鬥群的防空圈內抵擋下來,一艘遼寧艦的戰鬥力已經可以相當於、一箇中等國家的軍事實力水平了。


百年海軍夢,祖國萬歲!


“這個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因為以前不會有人賣給我們,以後也不會有!這是唯一的機會,如果錯過,我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賀鵬飛


遼寧艦背後,這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如錯過我不會原諒自己

文章首發“吃瓜群眾pro”,號主授權推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