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1951年6月10日,抗美援朝戰爭第一階段第五次戰役徹底落下帷幕。

此役前後歷時50天,我志願軍集中11個軍,聯合朝鮮1個軍,把聯合國軍從三八線一路打到了漢江南岸,直逼韓國首都漢城(又稱首爾,首爾在韓語中就是首都的意思),卻又被聯合國軍打退到三八線南北地區。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作戰

此役我軍以8.5萬人的巨大代價,共殲滅聯合國軍8.2萬人。(資料來源為2007年中國大百科出版社所出版《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

雖然此役中,我方在戰線推進上沒有取得明顯的突破,但是再一次殲滅了敵軍大部有生力量,讓朝鮮戰場上的敵方強我方弱、敵主動我被動的狀況得到徹底改變。

雙方基本達到均勢,為下一階段的停戰談判贏得了一定的可能。

在這樣的基礎下,志願軍司令部依照中央軍委制定的“持久作戰、積極防禦”方針,邊打邊談,以打促談,著手準備第六次戰役。並不曾因為美軍宣稱所謂“光榮的停戰”而放鬆警惕。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彭德懷在朝鮮前線炮兵陣地視察

一旦和平談判不成,就繼續對聯合國軍發起一次大規模戰役,讓以美國為首的野心主義者,徹底打消侵佔朝鮮領土的念頭,與中朝兩方早日簽訂停戰協議,讓朝鮮半島南北重歸平靜。

第五次戰役中,雙方共投放了超過了一百萬的兵力,是朝鮮戰場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戰役。

兩方打得無比慘烈,最後導致各自減員8萬多人,談不上誰勝誰敗,只是讓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明白了一點:這場仗繼續打下去,對誰都沒好處。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在朝鮮戰爭前線用餐的美國士兵

從1950年10下旬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到1951年6月上旬第五次戰役結束,中朝雙方在7個月的時間裡,就連續對聯合國軍發動了五次大規模戰役。

我軍連續把聯合國軍從鴨綠江沿岸,趕到清川江,趕到“三八線”,甚至“三七線”,最終維持在三八線南北地區,以17萬多人的重大傷亡,給聯合國軍制造了23萬多人的巨大戰損。(資料來源同上)

經過這幾場戰爭的洗禮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基本清楚:他們已經無力北進了。

與此同時,在美國內部,反戰的聲音越來越高。美國人民看到那麼多士兵死在遠隔重洋的朝鮮戰場上,無法理解當局為什麼要去打這一場沒有好處的仗,遊行示威活動愈演愈烈,給美國當局施加壓力。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美國街頭上,反戰遊行中的群眾

美國以杜魯門總統為首的當局,卻把罪責歸咎到了在朝鮮戰場上“時運不濟”的麥克阿瑟身上。

認為他不該把戰火燒到三八線以北,正是因為他的狂妄,把中國人民志願軍召來了朝鮮戰場。

麥克阿瑟在我志願軍參戰以後,頻頻失利。

於是在第四次戰役後期,杜魯門為首的美國當局,以麥克阿瑟未能全力支援美國和聯合國的政策為由,把他調回了國內,換李奇微上任。

然而,以上的原因都只是表層上的。真正的原因是當時美國的最大敵人是蘇聯,而美國與蘇聯對抗的戰場是在歐洲,不是遠在太平洋沿岸的東亞。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二戰後,美蘇兩國開啟爭霸模式

美國做夢也沒想到,狡猾的斯大林利用這場戰爭,在朝鮮這個的狹小半島上,以退為進,一步步讓美國軍隊在戰場上越陷越深。

在歐洲,美國和眾多盟友與蘇聯的對抗,也不得不顧及朝鮮戰場,無法集中精力全力以赴。

美國政府此時已經認識到了,如果將重要力量長期陷在朝鮮戰場,對美國以歐洲為主的全球戰略有著致命性的危害。

出於這內外兩層的多種緣由,美國決定暫緩對中朝聯軍的重大攻擊,準備以聯合國軍的政治和軍事雙方面優勢,同中朝方面舉行和平談判,謀求“光榮的停戰”。

以期在談判中,通過手段來謀取到一定的利益。美國就可以從朝鮮戰場撒手,集中力量打壓蘇聯,重新樹立美國的“唯一霸主地位”。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朝鮮平壤,被美軍釋放的俘虜

就這樣,在五次戰役剛剛落下帷幕後,美國政府就通過外交途徑,向中朝雙方傳達了停戰談判的意願。

我方誌願軍與朝鮮人民軍經過了五次戰役,也深感在技術裝備上,實在落在聯合國軍太多。要不是中朝兩方戰士在戰場拼命血戰,誰勝誰敗猶未可知!

在當時落後的武器配備下,想要短時間內大量殲滅敵人,把聯合國軍趕出朝鮮半島,這是辦不到的。

是以,中朝方面表示同意停戰談判。6月中旬,中央軍委提出了“充分準備持久作戰和爭取和談達到結束戰爭”的下一階段戰爭指導思想。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1951年6月初,毛主席和金日成在北京就朝鮮戰爭問題進行商談

美國要和談,兩方如果真能就此休戰,這正是我方的最終訴求。

可據我方偵察到前線聯合國軍的調動情況來看,美帝國主義這是在打著談判的招牌,暗地裡卻在做著新一輪下黑手的準備。

中朝雙方高層得知情況後,經過商議最終定下這樣的決策:我志願軍與朝鮮人民軍不僅不能放鬆,還要趁早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輪換休整的同時繼續備戰,爭取再打一次大規模戰役。

最好在雨季之前結束這次戰役,讓美國方面真正願意坐下來和中朝兩方進行和平談判,我們也有了更多的談判籌碼,有了更進一步的談判餘地。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抗美援朝時期的宣傳畫

第六次戰役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提上了日程。

從6月中旬,志願軍司令部在彭德懷的帶領下,開始了對第六次戰役的戰前準備工作。

對於第六次戰役要達到的結果、戰事怎麼展開、具體由那些軍隊參戰、各部隊如何配合、後勤如何保障等等問題,進行了通盤的商議,最終形成了這樣的決策。

在1951年7月2日,彭老總給毛主席的電報中,是這樣闡明對於第六次戰役的設想的:

其一,“充分準備持久戰和爭取和談達到結束戰爭的方針是完全必須的……”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

這是中央軍委在美國單方面提出停戰談判時,我方同意後,中央軍委制定的下階段根本作戰方針。

彭總在電報中首先點明瞭這句話,然後做了一系列結合朝鮮戰場的具體解釋。

可見,彭老總哪怕在前線一手掌控百萬志願軍,可依舊是以中央軍委的指示為前提,從來不擅自做主。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央軍委有著無數的軍事人才,在大多數時候都會為前線做出指明最為正確的戰略方針。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彭德懷在朝鮮前線視察

這是新時代下的作戰要求,一切都需要通盤考慮,前線指揮官必須服從這樣的安排,這是無可商議的,體現了我軍與我黨的關係:黨領導軍,軍服從黨。

在這方面,以彭德懷為首的志願軍各級指戰員,都做得非常出色,足見我軍當時的政治、軍事水平都已經到了很高的水平。

而這正是志願軍以兩條腿加上落後步槍手榴彈,戰勝有大量飛機坦克機械化裝備的聯合國軍的根本原因。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發起進攻(1951年攝)

其二,“再爭取一兩個或兩三個軍事上較大勝利,將影響所謂“聯合國軍”全部的可能分裂,美軍戰鬥意志的必然降低……”

彭老總在依據根本方針的基礎上,提出了第六次戰役的目的:通過幾個軍事上的較大勝利,進一步削弱聯合國軍的有生力量。

聯合國軍的力量組成主要有16個國家(韓國不在聯合國軍的序列之中,但受其指揮。在各類文獻中常出現的聯合國軍,代指我志願軍遇到的所有敵方軍隊)。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朝鮮戰爭中,被俘虜的聯合國軍

但與此同時,構成複雜的聯合國軍也容易導致其內部矛盾加劇,甚至加快他們進一步分裂的速度。

那麼我軍的壓力將明顯降低,如果只有美韓聯軍,那麼他們的戰鬥力將急劇縮水,這對我方是非常有利的。

且這樣,我國在國際政治上的對手也會減少。這次戰役將會成為抗美援朝的重大轉折,我方將徹底爭取到戰場上的主動權。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抗美援朝期間,許世友等志願軍第3兵團首長與參加會議幹部

其三,“如敵軍北犯甚急,第3、19兵團準備不及,即以擔任一線防禦的部隊加二梯隊四個軍,於8月中旬進行中等性戰役……

按照彭老總的設想,如果敵人不進攻,我軍大概在9月份才能正式對敵軍展開大戰。

可一旦敵軍在此之前發動戰事,我軍此次戰役的主攻部隊第3、19兵團尚未準備就緒,那就讓一線防禦部隊,加上第二梯隊的4個軍先行防禦。

第3、19兵團迅速加緊備戰,最終大概在8月中旬的時間加入戰局,開始一場中等規模的戰役。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中國人民志願軍發起衝鋒

不得不說,彭總的這個“如”體現了一個優秀軍事家的戰場素養。

倘若,美軍果真從8月開始對我軍開始實行起了“絞殺戰”,意圖以空中力量切斷我軍的後勤補給線,讓我軍不戰自潰。

可彭老總卻通過提前佈置,迅速對敵人實行起了反絞殺,讓敵人的計劃沒有得逞。

不然我軍要面臨的後果不堪設想,至於所謂的停戰談判,那就真的無從談起了。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抗美援朝期間,陳賡(左一)與彭德懷(中)在前線視察

結合彭老總設想中的主要三點,我們可以看出彭總對於中央軍委的此階段作戰方針,進行了十分認真仔細地剖析,給出了最為合理的解釋。

並且據此,彭老總結合戰場之外的政治因素,依據我國的實際狀況,吸取了第五次戰役中我志願軍步子邁得太開的教訓,決定將這次戰役控制在中等規模。

其目的是進一步削弱敵人的有生力量,我方只是為了逼迫美軍和談,而不是再想著要以巨大代價再重點殲滅幾部敵軍。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彭德懷司令員在志願軍司令部山洞前

這就是我們志願軍的彭總司令,在一片爭論聲中毅然赴朝,扛起了最重的擔子。

在前線戰事出現了重大事故時,敢於直言各級都有失誤;在前線後勤保障不繼的時候,敢於在軍委會議上拍桌子;在每次戰事前夕殫精竭慮,只為這場戰事早點結束……

毛主席曾評價彭老總:“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其實不光橫刀立馬,在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明情察事、體恤同志等各方面,彭老總都做得尤其出色,是我志願軍中真正的“石敢當”!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毛主席舊照

其實,毛主席在此之前便曾致電彭德懷:我第一線各軍,必須準備對付在談判前及談判期內敵軍可能對我來一次大的攻擊……如遇敵軍大舉進攻時,我軍必須大舉反擊,將其打敗。

可見,毛主席的重點,在於我軍在與美軍談判前、談判中,都要時刻防備美軍可能發起的新一次大舉攻擊。

毛主席指示,如果真出現這種狀況,一定要狠狠地反擊,將其徹底打敗,讓其除過停戰外,再也不敢有其他的心思。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1951年8月18日,“聯合國軍”談判不成,發動夏季攻勢

1951年7月26日,美軍與中朝兩方在停戰談判中,正互不相讓地討論軍事分界線問題,美軍卻試圖利用軍事進攻,以蠻力迫使我方低頭。

美帝國主義的心思,毛主席早就料到了。

有人可能覺得這是“神預言”,可筆者覺得,這是毛主席堅持唯物主義,從美帝國主義的以往行動上找出了客觀規律。

如果說彭老總這些人是一座座高山,那麼毛主席就是這一座座高山的山根之石,正是因為有毛主席的立定山基,才有了群峰聳翠的大好光景。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毛主席看書舊照

毛主席以他的超然眼光、過人頭腦、寬廣胸懷,將所有問題都看在眼中,最終給出了最好的應對之道。

第六次戰役的目的、大方向以及意外應對,在後期彭老總和主席的進一步磋商中,基本就這樣定下了。

於是彭德懷帶領著志願軍司令部所有人,開始了緊鑼密鼓的準備。從國內繼續調撥物資、落實需要參戰的各軍具體情況、補充各軍人員、協調各軍之間的配合、蒐集更多的前線情報等。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志願軍運輸連,往前線運送作戰物資

除了這些內部工作之外,就是真正部署第六次戰役具體如何進行。通過多次的作戰會議,彭德懷司令員最終定下這樣的部署:

(一)第19兵團,加上42軍和47軍,共5個軍。在其中兩軍牽制英國、土耳其、加拿大三國部隊的基礎上,再讓其他三個軍及其所配屬的炮兵、坦克部隊作為主攻,消滅駐紮在漣川、鐵原的美國第1騎兵師;

(二)第9兵團兩個軍牽制金化的美韓聯軍,盡力殲滅一定數量;

(三)第20兵團兩個軍突破韓國第6師的防線,迂迴到山陽裡、華川一帶;

(四)第3兵團三個軍、38軍、40軍,可以作為第二梯隊,39軍、20軍留作東西兩海岸的防衛預備隊;

(五)希望空軍派出22個飛行團,給予配合。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1951年,朝鮮成川郡檜倉,彭德懷司令員(右3)與鄧華(右1)、陳賡(右2)、甘泗淇(右5)、王正柱(右7)等合影

從這五點來看,第六次戰役雖然不像第五次戰役火力全開,可在規模上並不遜色多少。甚至部署得更加完備,留下了相當的力量作為後備力量,足以應對一切可能遇到的突發戰況。

而且在彭德懷的設想中,這次戰役中,需要國內空軍的配合,這是因為此前聯合國軍對我軍實行“絞殺戰”得到的教訓——我軍雖然能在陸地上進行一定的防備,空中力量卻十分薄弱。

國內空軍的大力支援,也可以針對敵人防禦陣地的堅固程度進行一次試探,看看在各軍的配合下,能否以最小的代價,更好、更快速地突破敵軍防護。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朝鮮戰爭時期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機群

第六次戰役真要如期進行下去,將是志願軍對美軍第八集團軍的最大攻勢。

此前,在雲山僥倖逃脫的美軍王牌部隊——美軍騎兵第1師,基本上會成為歷史。在此戰中,也會讓韓軍的戰損再次擴大。

那麼,我志願軍在後續戰爭中,無論是繼續進攻還是防守,都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在與美軍的停戰談判中,也有了更大的底氣。

可是當彭老總關於第六次戰役部署的最新電報,出現在毛主席的書案上,毛主席卻陷入了遲疑。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坐在書案前的毛主席

在一時間無法單獨做出決定的情況下,毛主席就此事專門召集了周總理、朱總司令、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空軍司令劉亞樓、炮兵司令陳錫聯、總後勤部長楊立三、作戰部長李濤等人,召開了一次會議。

8月19日,根據毛主席的指示,中央軍委致電彭德懷,提出對於此役尤其不利的幾條客觀現實:

1.朝鮮的7、8月份屬於雨季,朝鮮的公路、鐵路、橋樑,在聯合國軍的持續轟炸下,不一定能按時整修完畢。

2.我方的飛機場在11月才能正式修好,在此前我空軍無法直接參戰。

3.朝鮮戰爭的主導國是蘇聯和美國,我方需要徵得蘇聯的同意,才可以進行第六次戰役,但蘇聯至今沒有答覆。

4.我軍的第一梯隊只有8個軍,也就是20多個師,而敵人有十六師、旅的力量,以我軍的裝備,想要迂迴到敵人後方,很難實現。且現階段正處在談判的關鍵階段,不適宜主動對聯合國軍發動新的大規模攻勢。

5.現在我們握有重兵在手,空軍、炮兵逐步加強,敵人在談判中對此不能不有顧慮。設若戰而不勝,反易暴露弱點。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志願軍在朝鮮西海岸修飛機場

最後軍委達成了這樣的統一認識:第六次戰役暫不做最終決定,當視朝鮮戰場的局勢而變。

如果停戰談判進行順利,就不用打這次戰役;如果和談只是被美軍真正當作過渡工具,對我方顯示了新的企圖,那就大打。

如果美軍肯和我和談,可談判不順利,對於有的問題無理取鬧,那就小規模打一場區域性戰役,給美軍以壓力,爭取到我方在談判桌上的主動。

毛主席致電彭德懷:“先緩緩,劉亞樓的機場還沒修好!

在我空軍準備好後,可以在11月真正開始對聯合國軍,發起了新一輪大規模戰役。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新中國第一支飛行隊部分人員合影

但其實除了空軍準備不夠,以上那麼多理由,中心思想還是:能不打的情況,先不打;能小打的情況,就不大打;實在不行再打。

總之,前線戰事要根據和談進展狀況、國內政治情況、空軍準備情況、朝鮮天氣情況、後勤運輸情況等,來決定要不要打以及打多大規模的。

就這樣,毛主席在把有關情況電對彭德懷講清楚後,囑咐彭老總,準備工作還是要繼續做。

目前雖然在沒有意外的情況先不展開新的大規模戰役,可是仍舊要時時防備,美帝國主義趁著和談的空隙,突然對我方發起進攻。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彭德懷與毛主席

彭老總在收到毛主席的回電後,認識到了此役確實不適合在當下就立即發起,就將9月戰役改為了9月備戰,一旦敵人突然對我發起攻勢,我方能更好的應對。

如果敵軍暫時不主動攻擊,到10月再視具體情況而定。

中央軍委和彭老總所料不錯,美國所謂的停戰談判,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他們為爭取暫時休戰所拉起的幌子。美國在談判中不僅咄咄逼人,對中朝雙方提出頗多不合理條件。

我方不同意,聯合國軍直接向中朝兩軍發起了夏季和秋季作戰攻勢。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志願軍戰士的影視形象

在彭老總的辛苦籌備下,我軍前線的戰士早就做好了防禦準備。在夏秋兩季防禦作戰中,我軍不僅成功地守住了陣地,還給與了敵人相當的殺傷,消耗了敵人非常大的槍炮彈藥基數。

1951年10月下旬,彭德懷宣佈:第六次對聯合國的大規模戰役,在我國空軍開不上來的情況下,暫不進行。

本年內的最後兩個月,只要敵軍不擴大戰場,我軍也不再進行大規模反擊,只保持區域性壓制敵人就可。

按當時的情況,彭老總就是告訴大家,第六次戰役計劃宣告撤銷,基本上不用再大打了!

朝鮮戰爭美軍不肯和談,彭德懷正組織第六次戰役,毛主席致電叫停

圖|1953年10月1日,北京廣場,從抗美援朝戰場凱旋的志願軍戰士,在國慶閱兵式觀禮臺上觀禮

從1951年10月算起,到1953年7月《朝鮮停戰協定》正式簽訂,朝鮮戰場再沒有爆發過大規模的戰役,都只是在區域性上形成一定的攻防對峙,只是為了各自在和談中佔據優勢。

經過兩年多持續的“邊打邊談、邊談邊打”,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最終實在撐不下去了,被迫在停戰協議上簽字。

至此,朝鮮戰爭正式劃上句號,中國也因此爭取到了相當長時期的和平建設的環境。


-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