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又有怎樣的故事呢?今天,我們為大家一一介紹。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1. 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時間可能要比人們想象的早


今天一些學者稱,在中國先秦古籍《山海經》中就有了黑人的記載,如梟陽國、雨師妾、厭火國、勞民國、不死民等5個部落就是黑人的部落,但我們不認為,這就意味著當時的中國就有了黑人,主要是因為《山海經》胡謅和傳說的成分較大,一些地方並不可考,有黑人的記載不等於中國就有了黑人。

另外,有一些學者說,西漢的時候,因為開闢了絲綢之路,世界各地都與中國進行貿易。這種貿易不僅是商品,也有販賣人口的,其中就包含黑人。因為黑人的人高馬大,很有力氣,價格便宜,所以西漢的時候有很多商人販賣黑人。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這種說法在漢代的史籍裡雖沒有明確的記載,但在已公佈的漢代張掖郡居延縣肩水金關遺址10661枚簡中,學者們找出了有用“黑色”(個別為“墨色”)記錄人群的簡文127枚130例,發現當時確有“黑色”人群體(有一部分是黑種人)來到了中國。如:

田卒魏郡犂陽南利裡大夫丘漢,年廿三,長七尺二寸,黑色(73EJT2:3)

掾觻得好仁裡公乘李利,年廿八,長七尺二寸黑色(73EJT5:55A)

橐他莫當隧長童去疾妻昭武安漢裡大女董弟卿,年廿七歲,黑色(73EJT5:78)

屬國胡騎充國佰縣泉裡呼淦,年廿五,長七尺,五寸黑色 □□□(73EJT14:2)

……

通過對書中所見年號的耙梳,學者們考定這個“黑色”人群體,大體生活於西漢武帝太初間至王莽新朝始建國(前104至前13年)間。在今甘肅、陝西、山西、河南、河北、山東等地都有分佈(汪受寬《肩水金關漢簡“黑色”人群體研究》,《中華文史論叢》2014年第3期)。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但是,這個也有爭議,另一些學者認為,這些人可能只是面板黑,而牽扯不到人種,“這涉及到我們中國早期的國際交流,甚至涉及中華民族早期人群的流動與構成問題。根據我所掌握的材料和分析來看,我認為漢簡中所記錄的這類黑人絕不是所謂的非洲人,和非洲沒有任何關係”(李少禺《漢代為什麼這多黑人,是從非洲來的嗎?》)。

我們分析認為,漢簡中所說的“黑色”或者“墨色”,是相對於膚色而言的,並不完全人種意義上的黑。但漢代絲路的開通,產生大量的貿易,要說沒有黑人來中國做生意不是可能的,正是因為這種“鋪墊”,黑人才頻繁出現在了唐朝的史籍裡。


2.唐朝時,黑人不但出現在了中國的史籍裡,而且出現在了詩詞歌賦中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唐朝是一個開放大氣的朝代,這時,有一個與來中國的黑人相伴的詞彙——崑崙奴。電視劇《大明宮詞》中有這樣一個鏡頭,太平公主在一個賣面具的攤位前問:這是什麼面具?黑如鍋底,鼻子這麼寬?

攤主說,公子不知,這叫崑崙奴面具,大海盜王世傑剛剛從海那邊販回來一批崑崙奴,個個體壯如牛,卻性情溫良,踏實肯幹,一到長安就被貴族豪門瓜分殆盡。如今,上街能帶兩個崑崙奴保鏢,是世家少爺們最時興的玩意兒!小姐何不趁過節也買兩個面具,趕趕時髦?

這雖是電視劇的臺詞,卻說明了唐朝人以養黑人奴僕為時髦的事實,在唐代各類史書和筆記小說中,“崑崙”二字甚至作為形容詞用來描述臉面烏黑的中國人。很明顯地,這裡的黑人也是相對膚色而言的,並不完全是指外來的黑色人種,買面具這個細節很有意思,即是並非黑人的某人,戴個面具,充當貴族豪門中的黑人奴僕也是可行的。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據說,唐代長安有東西方四十餘國的僑民,有很多“崑崙奴”。唐朝人不但將他們寫進了詩歌也寫入了小說。詩歌如張籍《崑崙兒》:崑崙家住海中州,蠻客將來漢地遊。言語解教秦吉了,波濤初過鬱林洲。金環欲落曾穿耳,螺髻長卷不裹頭。自愛肌膚黑如漆,行時半脫木綿裘。

小說是裴鉶寫的,是說大約有一個叫崔玉的官員,家裡養了一個叫磨勒的崑崙奴,對主人極為忠心。有一回,崔玉被一官員請去喝酒,官員讓自己年輕美貌的妻子紅綃陪酒。結果,崔玉居然和紅綃對上眼了,“相愛”了。為了約會,崔玉很是苦惱,原因是官員府上深宅大院,且有士兵把守,他沒法見到紅綃。於是,那個叫磨勒的崑崙奴就被派上了用場,到了約定時間,他就讓崔玉伏在他的背上,施展輕功,翻牆越屋,健步如飛……等到崔玉和紅綃約會完畢後,磨勒又將崔玉背在背上,原路返回……這個小說很有名,我們把它連結在文章末尾,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讀。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崑崙奴的具體形象,《嘉靖廣東通志》有記載:“鬼奴者,番國黑小廝也。廣中富人多畜鬼奴,絕有力,可負數百斤,言語嗜慾不通,性淳不逃徙,亦謂之野人。其色黑如墨,脣紅齒白,髪鬈而黃,有牝牡。生海外諸山中,食生物,採得時與火食飼之,累日洞洩,謂之換腸。此或病死,若不死,即可久畜。能曉人言,而自不能言。有一種近海者,入水眼不眨,謂之崑崙奴,唐時貴家大族多畜之。”

崑崙奴的主要工作為一些體力勞動和一些技藝表演,對於他們的來源,今天的學者研究主要有這樣4個方面:1.來自非洲北部;2.來自東南亞;3.來自印度;4.中國西部原住民。還是我們面前說到的那句話,他們並不一定全是黑色人種。

崑崙奴中間的黑色人種,據現代考證,主要來源是來自西貢(外海崑崙島,今崑山島)上的亞洲馬來黑人。據印度歷史記載,西貢自公元三世紀以來就是亞洲最大的奴隸市場,主要向中國銷售奴隸,這種販奴行為一直持續到明代。而古人發音不準確,誤將“柴棍”讀為“崑崙”,這才有了“崑崙奴”的名稱。另外,有少部分崑崙奴來自非洲,應該是隨阿拉伯人來華的。


3.歷史上,黑人有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的,確為中國帶來過不安定因素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真正的黑色人種,被通過人口市場販賣到中國,其生活境遇是不言而喻的。宋元時,這種現象仍在持續,但沒有了唐朝的“流行”。到了明朝,隨著葡萄牙人和荷蘭人來到了東方,也帶來了在非洲和南太平洋掠奪來的黑奴。

在史籍的記載裡,唐朝崑崙奴個個體壯如牛,性情溫良,踏實耿直,貴族豪門都搶著要。甚至,到後來還發展為有與中國女子通婚,生混血兒的。趙翼 ,清代官員、學者,他在著作《簷曝雜記·卷四·諸番》中寫過這樣一個故事:“廣東……某家買一黑奴,配以粵婢,生子矣,或戲之曰:爾黑鬼,生兒當黑,今兒白,非爾生也。黑奴果疑,以刀斫兒脛死,而脛骨乃純黑。於是大慟,始知骨屬父,而肌肉則母體也。”

意思是,廣東一家人買了一個黑人做奴隸,還給這個黑人找了一箇中國物件,兩人生了孩子,大家調侃黑人說:你是黑人,生下的孩子怎麼是白的?那一定不是你親生的。黑有覺得有道理,進而想不通了起來,回家就把孩子給殺了,結果發現孩子的骨頭是黑的。黑人很悲傷,從此就懂得了孩子骨頭的基因屬於父親,肌肉有基因繼承母親。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這在我們今天看來像是個笑話,但那麼多的黑人來到中國,不與中國人通婚是不可能的。但黑人的存在,確為當時社會帶來了一些不安定因素。如唐朝時廣州有許多阿拉伯和波斯商人,他們僱傭黑人做私兵,在安史之亂中藉機劫掠廣州。對此,中國史籍的記載是這樣的:“癸巳,廣州奏大食、波斯圍州城,刺史韋利見逾城走。二國兵掠倉庫、焚廬舍,浮海而去。”(見《資治通鑑》卷220)“癸巳,廣州秦大食國、波斯國兵眾攻城,刺史韋利見棄城而遁……”(見《舊唐書》卷十《肅宗紀》)。

最有名的歷史事情是:文明元年(684年)七月九日,廣州都督路元睿被崑崙人殺害。廣州地臨南海,歲有崑崙國商船來互市。都督府官吏貪婪無厭,侵漁商船。商人告於元睿,元睿不懲官屬,反囚胡商治罪。群胡怒,一人袖中藏劍登府,殺元睿及左右十餘人,登舟入海,遁去。

路都督相當於我們今天說的軍區司令員,貪官,經常指使手下的人在廣州商鋪碼頭撈錢,有一回黑人來貿易,他手下的人開了稅單,太多了,黑人一算,這把船賣了也不夠,就到路都督那裡去告狀。結果,路都督不但不懲罰手下人,還要治黑人的罪,黑人被激怒了,把路都督和當時在場的路都督下屬10多人全給殺了。據說,路都督死後,人們在清理他的遺物時,發現了不少錢財寶貝,他由此身敗名裂。那些黑人呢?他們在殺人之後,駕上一隻小船,在海上留下一道波浪,跑得無影無蹤了。(文|路生)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相關連結:小說·崑崙奴


作者|唐·裴鉶


大曆中有崔生者,其父為顯僚,與蓋代之勳臣一品者熟。生是時為千牛,其父使往省一品疾。生少年容貌如玉,性稟孤介,舉止安詳,發言清雅。一品命妓軸簾,召生入室,生拜傳父命,一品忻然愛慕,命坐與語。時三妓入,豔皆絕代,居前以金甌貯含桃而擘之,沃以甘酪而進。一品遂命衣紅綃妓者,擎一甌與生食。生少年赧妓輩,終不食。一品命紅綃妓以匙而進之,生不得已而食。妓哂之。遂告辭而去。一品曰:“郎君閒暇,必須一相訪,無間老夫也。”命紅綃送出院,時生回顧,妓立三指,又反三掌者,然後指胸前小鏡子,雲:“記取。”餘更無言。

生歸達一品意,返學院,神迷意奪,語減容沮,怳然凝思,日不暇食。但吟詩曰:“誤到蓬山頂上游,明璫玉女動星眸。朱扉半掩深宮月,應照瓊芝雪豔愁。”左右莫能究其意。時家中有崑崙奴磨勒,顧瞻郎君曰:“心中有何事,如此抱恨不已?何不報老奴?”生曰:“汝輩何知,而問我襟懷間事?”磨勒曰:“但言,當為郎君解釋。遠近必能成之。”生駭其言異,遂具告知。磨勒曰:“此小事耳,何不早言之,而自苦耶?”生又白其隱語。勒曰:“有何難會。立三指者,一品宅中有十院歌姬,此乃第三院耳。返掌三者,數十五指,以應十五日之數。胸前小鏡子,十五夜月圓如鏡,令郎來耶?”

生大喜,不自勝,謂磨勒曰:“何計而能導達我鬱結?”磨勒笑曰:“後夜乃十五夜,請深青絹兩匹,為郎君制束身之衣。一品宅有猛犬守歌妓院門,非常人不得輒入,入必噬殺之。其警如神,其猛如虎。即曹州孟海之犬也。世間非老奴不能斃此犬耳。今夕當為郎君撾殺之。”遂宴犒以酒肉,至三更,攜鏈椎而往,食頃而回曰:“犬已斃訖,固無障塞耳。”

是夜三更,與生衣青衣,遂負而逾十重垣,乃入歌妓院內,止第三門。繡戶不扃,金缸微明,惟聞妓長嘆而坐,若有所俟。翠環初墜,紅臉才舒,玉恨無妍,珠愁轉瑩猷。但吟詩曰:“深洞鶯啼恨阮郎拜,偷來花下解珠璫。碧雲飄斷音書絕,空倚玉簫愁風凰。”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侍衛皆寢,鄰近闃然。生遂緩搴簾而入。良久,驗是生。姬躍下榻執生手曰:“知郎君穎悟,必能默識,所以手語耳。又不知郎君有何神術,而能至此?”生具告磨勒之謀,負荷而至。姬曰:“磨勒何在?”曰:“簾外耳。”遂召入,以金甌酌酒而飲之。姬白生曰:“某家本富,居在朔方。主人擁旄,逼為姬僕。不能自死,尚且偷生,臉雖鉛華,心頗鬱結。縱玉箸舉饌,金爐泛香,雲屏而每進綺羅,繡被而常眠珠翠,皆非所願,如在桎梏。賢爪牙既有神術,何妨為脫狴牢。所願既申,雖死不悔。請為僕隸,願侍光容。又不知郎君高意如何?”

生愀然不語。磨勒曰:“娘子既堅確如是,此亦小事耳。”姬甚喜。磨勒請先為姬負其囊橐妝奩,如此三複焉。然後曰:“恐遲明。”遂負生與姬而飛出峻垣十餘重。一品家之守禦,無有警者。遂歸學院而匿之。及旦,一品家方覺。又見犬已斃。一品大駭曰:“我家門垣,從來邃密,扃鎖甚嚴,勢似飛騰,寂無形跡,此必俠士而掣之。無更聲聞,徒為患禍耳。”

姬隱崔生家二載,因花時駕小車而遊曲江,為一品家人潛志認。遂白一品。一品異之。召崔生而詰之事。懼而不敢隱。遂細言端由,皆因奴磨勒負荷而去。一品曰:“是姬大罪過。但郎君驅使逾年,即不能問是非。某須為天下人除害。”命甲土五十人,嚴持兵仗,圍崔生院,使擒磨勒。磨勒遂持匕首飛出高垣,瞥若翅翎,疾同鷹隼,攢矢如雨,莫能中之。頃刻之間,不知所向。然崔家大驚愕。後一品悔懼,每夕多以家童持劍戟自衛。如此週歲方止。後十餘年,崔家有人見磨勒賣藥於洛陽市,容顏如舊耳。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譯文:

唐代宗大曆年間,有一位崔生,他父親是一個地位顯赫的官員,與當時的勳臣一品很要好,崔生當時任宮中警衛。一品患病。崔生的父親命他去探視。崔生很年輕,容貌如玉,性情耿直,舉止安祥,語言清雅。一品命一姬女捲起門簾,召崔生入室,崔生拜過一品後,傳達了他父親的關懷之情。一品很喜歡崔生,讓崔生坐在面前,二人閒談。這時有三個豔麗無比的姬女站在前面,手捧著金飾的食器,食器中盛著用糖水浸過的鮮桃。一品讓一位身穿紅綃衣的姬女端了一碗給崔生吃,崔生年輕,在姬女面前顯得很羞澀,沒有吃。一品又讓紅綃姬用匙喂崔生。他不得已才吃了,姬女笑了,崔生要告辭回去。一品說:“你要閒暇時,必須經常來看我,可不要疏遠了老夫。”命紅綃姬送崔生出院。這時,崔生一回頭,看見那姬女伸出三個手指,又連續翻了三掌,然後又指了指胸前的小鏡子,說:“記住。”沒有再說其它話語。

崔生回來,先向父親轉達了一品的意思。返回學院後便神迷意亂,臉也瘦了,話也少了,只是痴呆呆地想心事,整天不吃飯,他卻吟了一首詩。


誤到蓬山頂上游,明璫玉女動星眸。

朱扉半掩深宮月,應照璚芝雪豔愁。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他身邊的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這時,他家有一個叫磨勒的崑崙奴,去看了看崔生,說:“你心中有什麼事,竟這樣抱恨不已?你為什麼不和我說。”崔生說:“這是我心裡的事,你們怎麼能知道。”磨勒說:“你說吧,我一定能為你解除憂愁,不論什麼難事,我都能辦成。”崔生覺得這話不一般,便把他這段經歷告訴了磨勒。磨勒說:“這是小事一件,何不早說,你自找苦吃。”崔生又把紅綃姬的隱語說了。磨勒說:“這有什麼難的,伸三個手指,是說一品家有十院歌姬,她是第三院的。翻掌三次,正是十五,是說十五日後。胸前小鏡子,是說十五的月亮圓如鏡,叫你去相會。”

崔生一聽非常激動,高興。他對磨勒說:“用什麼辦法才能解開我心中的鬱結,達到我的願望呢?”磨勒笑了,說:“後天晚上,就是十五夜,請你用兩匹青絹,做一套緊身衣服。一品家有猛犬,看守歌姬院門,一般人是進不去的,進去也將被咬死。那犬,其警如神,其猛如虎,是曹州孟海之犬,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別人不能殺死它。為了你,我就要殺死它。”崔生便弄來了酒肉,犒賞磨勒。到了那晚的三更,磨勒拿了煉椎走了,只過了吃頓飯的時間他回來了,說:“犬,已經叫我打死,這回沒有障礙了。”

這晚三更後,崔生換上了緊身青衣,磨勒揹著他飛過了十多重院牆,到了歌姬院,在第三院停下了,門也沒鎖,燈還亮著,只看著紅綃姬長嘆而坐,好像在等待。她不戴頭飾,不施脂粉,滿腹怨恨,滿面悲慼,她在吟詩:深洞鶯啼恨阮郎,偷來花下解珠璫,碧雲飄斷音書絕,空依玉簫愁鳳凰。

歷史上,黑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中國的?曾經與中國人通婚生下混血兒

宮中的侍衛都睡了,周圍很寂靜。崔生便慢慢地掀起門簾進去了,過了一會兒,紅綃姬認出來人是崔生,便急忙跳下床,拉著崔生的手,說:“我知道你很聰明,一定會悟出我隱語的意思,所以那天才用手語。可我不知道郎君你有什麼神術,才能到這深宅大院?”崔生便把磨勒為他出的主意,並揹他飛到這裡的經過告訴了紅綃女。姬女說:“磨勒在哪?”崔生說,在簾外。便把磨勒叫進屋,用金飾杯盛酒叫磨勒喝。

紅綃姬告訴崔生說:“我家原來很富有,住在北方,是一品用武力逼迫我做了姬女,沒能自殺,苟且偷生,臉上雖然塗脂抹粉,心裡卻很苦悶。就是吃山珍海味,穿綾羅綢緞。鋪金蓋玉,這都不是我希望的,我好像在監獄裡似的,賢僕磨勒既有這麼高明的神術,何不幫我逃出監牢,只要我的願望實現了,雖死不悔。我情願為奴僕,侍候在你身旁,可是,我不知道郎君有什麼高見?”

崔生只是悶悶不語。磨勒說:“娘子既然這麼堅決,逃出虎口,只是小事一件。”姬女非常高興,磨勒先為紅綃姑娘把隨身用的衣服,妝奩揹出去三次,然後說,恐怕晚了就要天亮了。磨勒便背崔生和姬女,飛出高牆大院十幾處,一品家的守衛,都沒發現。回來後到學院隱藏起來。天亮了,一品家才發覺,又看到了犬已死,一品大吃一驚,說:“我家牆高院大,警衛森嚴,門戶緊鎖,來人是飛騰而來,沒留一點痕跡,必定是俠士所為,這事不要聲張,以免惹禍招災。”

紅綃姬在崔生家隱居二年,到了春暖花開季節,她坐著小車去遊曲江,被一品家人暗中認出來了,告訴了一品。一品有點疑惑,便召來崔生追問此事,崔生膽怯不敢隱瞞,便詳細地把前後經過都說了,最後說都是因為磨勒揹著才去的。一品說:“是姬女的罪過,但她已服侍你幾年了,也不能向她問罪了。但我要為天下人除害。”命令五十名士兵,持兵器包圍崔生的院子,叫他們抓捕磨勒。磨勒呢,手持匕首,飛出高牆,輕如羽毛,快如鷹隼。儘管箭矢如雨,卻沒能射中他,頃刻之間,不知去向。崔家卻是一片驚慌,一品也有些後悔和後怕,每到晚上,配備了很多持劍執戟的家童自衛巡邏,這樣做了一年多。十多年後,崔家有人看見磨勒在洛陽市賣藥,面貌還和從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