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賊強娶官家女,竟然夫妻情深白頭到老:行善者能得到命運的眷顧

在戰亂年代,夫妻失散,甚至生死兩隔的例子太多了。今天要講的是《警世通言》的一個故事,說的是南宋建炎四年一對年輕夫婦歷經生離死別又得以重聚的故事,非常感人,也很有現實的警示意義:告訴人們,不管在什麼年代,只要平時積德行善,終究會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

盜賊強娶官家女,竟然夫妻情深白頭到老:行善者能得到命運的眷顧

靖康之恥

南宋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4年前遭遇“靖康之恥”,徽欽二帝被金兵擄走,北宋就此土崩瓦解,南逃的康王趙構在河南商丘建立南宋,改元建炎),關西有一位叫呂忠詡的官員,任職福州監稅,帶著家人啟程,到了第二年春天從建州經過。

話說建州正鬧饑荒,民不聊生。這時候正值國家用兵之際,糧餉要緊,官府只顧著拼命向民間催繳上供,顧不得已經民窮財盡,百姓既沒有錢糧交給官府,又被官府催逼得緊,沒有按規定繳納的就要受鞭笞之罪,百姓苦不堪言,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逃到山裡,落草為寇。

落草為寇的百姓越來越多,其中就有個“草字天子”,此人叫範汝為,他嘯聚山林,很快就集合群寇十餘萬人。在範汝為的帶領下,風高放火,月黑殺人,沒有糧食大家一起餓肚子,有了肉大家分著吃。範汝為勢力越來越大,官兵抵擋不住,連敗數陣。

範汝為就佔據了建州城,自稱元帥,分兵四處劫掠。範氏子弟都受封,做了領兵將軍。範汝為族下有個侄子叫範希周,年方23歲,自小練就一項水下潛伏的本事,能在水下潛伏3、4個晝夜,因而被人稱為“範鰍兒”。

範希周本是讀書人,還沒考取功名,卻被範汝為所逼,凡是族人不聽他的一律斬首示眾,範希周害怕丟了性命,只得從了範汝為,跟著他做了盜賊。但範希周為人極為善良醇厚,他在盜賊窩裡,卻總是救人,從不劫掠。這些盜賊見他如此膽小怕事,就乾脆叫他“範盲鰍”,意思是嘲笑他無能。

盜賊強娶官家女,竟然夫妻情深白頭到老:行善者能得到命運的眷顧

宋高宗趙構

呂忠詡有個女兒小名叫順哥,年方二八,生得姿容秀美,性情溫順,跟隨父母去福州赴任,來到建州附近,正碰到了範汝為手下一夥賊盜擄掠,呂忠詡就這樣丟失了女兒,無處尋覓,只得長吁短嘆一番,趕去福州赴任了。

且說那順哥三寸金蓮行走不便,被盜賊擄掠到建州城裡,一路哭哭啼啼,範希週中途碰到了,詢問順哥,順哥自敘是官宦之女,範希周就喝令兵士走開,為順哥解了繩索,把她帶到家中,好言撫慰,訴以衷情,最後提出願和順哥結為夫妻。

順哥本不願意順從,但迫於無奈只得應允。就這樣,範希周在土匪窩裡張燈結綵,鄭重其事娶了順哥,範汝為也深感歡喜。範希周有一個傳家寶,一面兩鏡合起來的玉鏡,清光照徹,可開可合,裡面刻了“鴛鴦”二字,名為“鴛鴦寶鏡”,用這個寶鏡做了聘禮。

當時亂世,等到岳飛嶽少保等一干名將收拾河山,朝廷終於有能力和工夫騰出手來鎮壓這些叛亂,範汝為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紹興元年,高宗命韓世忠統帥十萬大軍前來掃平叛亂。範汝為怎麼是一代名將韓世忠的對手呢?很快就圍困了範汝為等盜賊。

事有湊巧,韓世忠和呂忠詡原來在東京時就有交往,這次韓世忠領兵征剿反賊,聽說呂忠詡在福州做監稅官,必然知曉閩中風土人情,就呼叫呂忠詡為軍中都提轄,同駐建州城下,一起圍攻範汝為等賊寇。

範汝為數次想要突圍,都被官兵殺回,情勢危急,順哥見狀,就跟丈夫說,“忠臣不事二主,好女不更二夫”,如果這次城破,夫君是賊首親黨,必不能倖免,我寧願先於夫君而死,不忍心見到夫君引頸就戮!說完,拿起床頭的利劍就要自刎而死。

範希周慌忙一把抱住妻子,奪去利劍,說如今情勢,倘若身死也是命中註定,但娘子是官家兒女,被擄掠在此,你又何罪之有?不如伺機逃命,或許能遇到親朋舊友,能找到你的父母,到時候骨肉團圓,豈不是好?怎麼能輕易自刎呢?

盜賊強娶官家女,竟然夫妻情深白頭到老:行善者能得到命運的眷顧

岳飛嶽少保

順哥深為感動,說,如果有再生之日,我絕不再嫁,如果被官軍擄掠,我寧願死於刀下,也決不失節!“鴛鴦寶鏡”是夫君傳家之寶,給了我做行聘之禮,現在我和夫君各持一面玉鏡,牢牢收藏於身,他日此鏡重圓之日,便是你我夫妻再合之時!說罷,夫妻相擁而泣。

紹興二年正月,韓世忠攻破了建州城,範汝為自焚而死,韓世忠豎起了黃旗招安餘黨,唯獨範氏一門罪大惡極,決不寬赦。範氏宗族一半死於亂軍之中,一半被大軍擒獲,押解去了臨安。順哥見情勢不妙,猜想夫君範希周必死無疑,就慌忙躲進一間破舊屋子,解下羅帕想要自盡。

也是順哥命不該亡,恰好都提轄呂忠詡領兵在此,見到破屋中有人自縊,急忙叫軍士救下,走近一看,竟然正是自己丟失的女兒順哥,趕緊七手八腳救活了順哥,這番父女重逢,既悲又喜。順哥就將自己被賊盜擄走,被範希周救下,二人又成親的所有過往經歷都敘說了一遍。

呂忠詡跟隨韓世忠立了大功,獲得天子論功行賞。呂忠詡和夫人商議想要給女兒撮合一門親事,勸女兒改嫁。順哥說出與丈夫範希周情深義重,二人相約不再嫁娶。呂忠詡見女兒如此堅持,也不好勉強,只得作罷。

日月如梭,光陰似箭,轉眼到了紹興十二年,呂忠詡做到了都統制,領兵在封州鎮守。一天,廣州守將差遣指使(宋代將領官職)賀承信捧了公牒到封州將領司投遞,呂忠詡留著他在廳上敘話良久方去。順哥在後堂簾中窺探,等呂忠詡進來,忙問父親來者何人。

呂忠詡說是廣州指使賀承信,順哥說此人看上去好像建州範家郎君。呂忠詡大笑說,建州城破,範氏一族只有一死而已,再說這個差官姓賀,又是朝廷命官,怎麼會是範希周呢?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惹人笑話啊!順哥被父親搶白一頓,滿面羞慚,不敢吭聲。

過了半年,賀承信又有軍牒奉差到了呂忠詡衙門裡。順哥又從簾下窺探,越加疑惑他就是夫君範希周,就讓父親呂忠詡請賀承信到後堂飲酒,再細加詢問,順哥告訴父親,範希周小名範鰍兒,她和丈夫各持一面“鴛鴦寶鏡”,只要印證這些屬實,那他就是範郎無疑。

盜賊強娶官家女,竟然夫妻情深白頭到老:行善者能得到命運的眷顧

韓世忠

呂忠詡依計而行,席間詢問賀承信籍貫出身,賀承信支吾不能言,面有羞愧之色,呂忠詡乾脆單刀直入,問道,範鰍兒是足下小名吧?老夫都知道了,你但說無妨!這一下,賀承信嚇得急忙下跪,口稱死罪。呂忠詡把他攙扶起來,加以寬慰,賀承信這才將自己的真實情況向呂忠詡和盤托出。

原來,大軍攻破建州城之日,因範希周平日裡救人不少,這次他有難便得人救護,改姓名為賀承信出來招安。紹興五年,在嶽少保帳下效力,隨軍征討楊么。岳家軍都是西北人,不習水戰。而範希周有水下潛伏几晝夜的本領,嶽少保親選他為前鋒,在平賊中立下功勞,得受軍職,累任至廣州指使。

呂忠詡又問他是否娶妻,範希周不敢隱瞞,說當初曾娶過一名官家女,第二年城破,夫妻分散,夫妻二人曾約定若活下來決不嫁娶,後來回鄉找到老母親,如今一直母子二人相依為命。

呂忠詡詢問他當初夫妻二人的約定是否有什麼憑證。範希周就提起了夫妻二人各持一面寶鏡為記,呂忠詡問他是否帶著寶鏡,範希周就從貼身處拿出寶鏡,呂忠詡拿來看了一下,從袖中也拿出一面玉鏡,兩面鏡子一合上,儼然生成。

範希周見此狀,不覺痛哭失聲,呂忠詡深為感動,也不覺流下眼淚。這才告訴範希周,他所娶的官家之女正是自己的女兒順哥。這才引了範希周到中堂和女兒相認。夫妻二人相擁痛哭,呂忠詡勸住二人,安排下慶賀宴席,當晚把範希周留下在衙門歇宿。

過了幾天,呂忠詡將回文打發女婿起身,讓女兒順哥跟隨到廣州任所同居。第二年範希周任滿,將赴臨安,先到拜別岳丈呂公,呂公通過關係為女婿改回範姓,從此就叫範承信。後來,範承信做到了兩淮留守,夫妻偕老,鴛鴦鏡成為子孫後世的傳家寶。

盜賊強娶官家女,竟然夫妻情深白頭到老:行善者能得到命運的眷顧

《警世通言》

《警世通言之範鰍兒雙鏡重圓》這個故事中,夫妻失散得以重新相聚關鍵在於範希周多行善事,給人方便,救了許多人性命,自然也能得到他人救護,他才得以死裡逃生,夫妻重聚,正所謂“善有善報”,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