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魚躍龍門,化而為龍的故事在中國流傳千年,古代許多貧家子弟鑿壁偷光,囊螢映雪只為在科舉考試中一朝登科,榮歸故里。在歷史上,我國也出過不少布衣丞相。

如漢武帝時期的公孫弘,更有甚者就連皇帝也能是白手起家,正如著名的“乞丐皇帝”朱元璋。可以說,不論在哪個時代,從平民出身走到權力頂端都會成為讓人們津津樂道的傳奇。

在世界的另外一個角落伊朗,也同樣上演著一個人如傳奇般精彩的人生,他就是內賈德,從平民到總統,再到鋃鐺入獄,經歷過這些風浪的內賈德會再次領航伊朗嗎?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魚躍龍門之路:從平民到總統

1956年,伊朗德黑蘭市南部加姆薩爾的一個平民家庭中,一個男孩呱呱墜地,此時的他們並不知道懷中的這個男孩今後會一路走到權力的巔峰。內賈德的家庭條件並不好,父親只是一名鐵匠,父母都不是什麼高知分子,而他們所住的地方也是一個窮人聚集地。

內賈德的人生似乎一眼就能望到盡頭:勉強完成中小學學業,之後輟學跟隨父親學習鐵匠技能,找一個家境相差無幾的妻子終其一生。這才應該他本來的人生軌跡。可是父親卻對內賈德有著更高的期待。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我們不難發現,古今中外鑄就大事的人似乎都有著良好的家庭教育,如為了學業三遷住所獨自撫養孟子的偉大母親孟母。內賈德的父親毅然將兒子原來的名字“薩佈德”改掉,這個意味“紡布工人”的名字顯然與他對兒子的野心並不相配。

內賈德也非常爭氣,他勤奮向學,一路以高分考進德黑蘭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之後繼續深造,獲得了交通運輸工程博士學位。不管在哪個時代,知識都是通往成功的階梯。憑藉著高智商與高學位,外加政治野心,內賈德已在政壇邊緣躍躍欲試。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或許早已為自己今後的從政治路做過打算,在博士畢業之時他已經擔任了西北部阿爾達比勒省省長,更在2003年成功當上了德黑蘭市的市長。作為一個平民出身的知識分子,所學專業還與政治完全不掛鉤,但內賈德額從政之路不可謂不是一帆風順。

當時的好事者還曾經質疑過他從政的目的是不是為了讓自己的家族躋身上流社會,因為自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的總統乃至候選人都是軍政界或者教會的重要人士,讓沒有任何背景的平民跨入政治的高層簡直是不可想象之事。

內賈德無法否認的是,他的從政之路確實得到過一些絕對力量的幫助,這個人就是阿亞圖拉·賽義德·阿里·哈梅內伊,他正是伊朗革命的關鍵人物之一,手握伊朗的軍政大權,槍桿子硬,說話就有底氣,他甚至還是伊斯蘭教什葉派8000萬教徒的精神領袖。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伊朗是一個宗教大國,哈梅內伊的身份在那是受到絕對崇敬的,可以說,哈梅內伊在伊朗簡直是一個能夠隻手摭天的存在。

中國俗語有云,背靠大樹好乘涼,正是因為身後有這顆大樹,內賈德在2005年就以絕對的優勢成為了伊朗的新總統,實現了其父親對他的期望,也成為了伊朗人民心中的平民傳奇。

內賈德上臺之後並沒有像他的對手所詆譭的那樣揮金如土,反而是過得極其節儉,擔任總統多年沒有任何豪華房產,一家人只住在一棟普普通通的小樓之中,就連座駕也不是什麼頂級豪車。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伊朗是一個石油大國,內賈德曾經說過,要將石油收益搬上人民的餐桌。這一講話得到了伊朗人民發自肺腑的支援,而他當上總統之後的一些措施也確實試圖在向改善人民生活靠攏,一時之間,內賈德簡直成為了伊朗人民的民心所向。

從塵埃中走來的領導人總是會更加親近最普普通通的百姓,這也是偉大的毛主席能夠想出農村包圍城市這一偉大決策的原因。“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鐘鳴鼎食之家是無法理解平民的悲苦的,他們只會問出“何不食肉糜”這樣無知可笑的話語。

內賈德平民出身註定了他會為廣大人民爭取最切身的利益,也註定了他會受到伊朗人民的擁戴。可就是這樣一個為人民著想的好總統,卻落得了一個鋃鐺入獄的下場,是他咎由自取?還是另有陰謀?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鋃鐺入獄:平民總統的隕落

2009年,春風得意的內賈德因為民眾的支援成功連任伊朗總統。本以為有如此強大的後盾他能夠成為少數善終的總統,因為眾所周知,總統是一個高危職業,世界各地的總統在任期或任期結束後被刺殺或被逮捕的事情已經是家常便飯。

內賈德沒有想到的是,三年後,他將會受到伊朗議會就一系列政治和經濟問題的質詢。內賈德因此成為33年來首次遭議會傳召的總統。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這次的質詢彷彿是他政治生涯開始潰爛的誘導劑,一點一點揭開了內賈德的一另外面。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採取了許多措施來拉攏伊朗的民眾之心,但其並非是一位絕對崇尚科學崇尚平等的領導人。

內賈德在幼時便受家庭的影響信奉伊斯蘭教,對《古蘭經》可謂是爛熟於心,其上臺之後奉行極端伊斯蘭教主義,要求公務員中男性蓄鬚,女性用黑紗包裹自己,甚至還要求男女分乘電梯,對女性如此嚴苛的管制是身在中國的我們無法想象的。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的鐵腕統治將伊朗的女性地位倒逼後退,民間其實已經對他頗有微詞。除此之外,內賈德還任人唯親,雖然他本人並不是什麼貪圖富貴之人,在任期間也不腐敗,但是他卻十分喜歡將自己的親屬安插到政府的各個職位之中,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而內賈德本身就出生在一個平民家庭,他的親戚很顯然也不會有什麼出色的政治才能,這樣做的後果只會讓伊朗政府內部變得烏煙瘴氣。

最為值得玩味的是,內賈德雖然一心想為伊朗民眾謀福利,但其本身便不是政治經濟專業出身的人才,他所學的是土木工程,所以制定的一系列經濟措施實際上並沒有為伊朗人民的生活帶來太大的改善。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我們都知道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內賈德不僅沒有實現伊朗國內經濟增長8%的目標,也沒有對伊朗經濟制定什麼切實可行的長遠計劃。政治與經濟問題的指控可謂是打得內賈德措手不及,而真正導致他入獄的致命一擊也在這時悄然接近。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內賈德是在哈梅內伊的扶持下當上的伊朗總統,也許多年前的他不會想到拉他下臺的居然正是這位生命中的“貴人”。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自古以來,帝皇之家兄弟鬩牆,自相殘殺之事數不勝數,究其根本都是為了權力。此次哈梅內伊和內賈德分裂的導火索正是兩個字:“越權”。

之前提到過,哈梅內伊是能夠在伊朗隻手遮天的存在,這就決定了他的權力和總統的權力不可避免地會發生衝突。總統是國家最高行政元首的名稱,如果沒有實權那就是個傀儡。

內賈德怎麼會甘心當個傀儡呢?一路從平民爬到這個位置,他為的可不是一個莫須有的虛銜和任人擺佈的生活。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和哈梅內伊反目的誘因有兩個,第一是內賈德的反美行為。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內賈德妄圖掌控軍隊。

我們都明白槍桿子裡出政權這個道理,如果手上沒有武器,就永遠不會有實權。哈梅內伊不可能容忍內賈德如此的越線行為,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內賈德只得願賭服輸被哈梅內伊逮捕進了監獄。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是否能踏上回歸之路

監獄並沒有收留內賈德太久,很快他便被釋放出獄,但是沒有正式在媒體上發聲,到底是低調行事還是沒有機會,我們不得而知。

而在17年,內賈德其實嘗試過向權力中心迴歸,4月他突然宣佈參加新一屆的總統選舉,闊別權力巔峰四年的他似乎對此次迴歸充滿著信心,但誰也沒有想到僅八天後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便取消了他的參選資格。

內賈德的迴歸之夢破碎了。與哈梅內伊作對似乎早早地為他的政治生涯畫上了句號。但最近,期待內賈德迴歸的聲音甚囂塵上。一切都源於19年的伊朗騷亂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世界警察”這個名號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陌生,中國人說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現在將其改為有騷亂的地方就有美國也絲毫不違和。沒錯,伊朗的這次騷亂毫不意外又是由美國引起的。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長時間對伊朗進行制裁,伊朗民眾早已苦不堪言,但伊朗政府卻沒有太大的作為,反而還將國內油價提高了百分之五十,嚴重影響了伊朗人民的日常生活,於是一些示威遊行陸續在德黑蘭出現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這本是西方國家常見的現象,但因為某些不可言說勢力的從中作梗,示威事件迅速在伊朗多個城市蔓延,還與警方發生了激烈的衝突,甚至造成了人員傷亡。

要麼怎麼說美國是是“世界警察”呢,伊朗內部正加緊平息騷亂,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卻在推特上對憤怒的伊朗民眾再三鼓動,對此次騷亂火上澆油。

誰也不會對企圖禍亂自己國家的人有什麼好感,由於伊朗政府的無能,此時已遠離政壇多年修養生息的”“反美鬥士”內賈德又被好事者推到了臺前。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在任期內最為出名的就是他對美國的敵視,經常與美國對著幹,並不向強權低頭,正面處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內賈德甚至還在美國遇刺,可見二者關係之緊張。

並且在內賈德為伊朗總統時期,美國很是安靜了一陣子,並沒有怎麼對伊朗出手,民眾期待著這樣一個鐵腕總統帶領他們與美國對抗,帶領他們突出美國與西方列強的重圍,而不是任由美國對自己的國家對自己的經濟指手畫腳。

也許內賈德出山對於目前的伊朗來說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大家都明白,如果沒有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點頭,內賈德能否順利再戰政壇確實是一個未知數。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內賈德曾經宣告過他沒有再次競選總統的意願,但這話究竟是出自內心亦或是還在忌憚哈梅內伊在伊朗的勢力,我們無從知曉。

但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費盡千辛萬苦魚躍龍門從底層一路披荊斬棘爬上來的平民總統,絕對不是一個沒有野心的人,所有政治家都是野心家,所以對於伊朗今後的政局走向,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伊朗也是一個綿延了數千年的古老帝國,但長久以來的分合耗光了他的底氣。如今的伊朗就像一個懷揣著稀世珍寶的凡人,他因為境內的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被西方列強虎視眈眈,以美國為首的豺狼們都想在伊朗分一杯羹。

捲土重來:從平民總統到祕密入獄,內賈德再次領航伊朗?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權力與資源的爭鬥固然使人熱血沸騰,但是,受益的永遠是特權階級,而要為廝殺後一片狼藉情景買單的則是無辜的人民。

伊朗如今的混亂局面會讓多少人無家可歸,會讓多少家庭支離破碎,會讓多少能人志士含恨長眠,這些都是罪惡的統治者不會去想的後果。和平可貴,安寧可貴,身在中國,我們應該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同時,我們也應該將世界人民的苦難銘記於心。

人類永遠是命運共同體,伊朗人民的遭遇我們看在眼裡,相信國家也不會坐以待斃,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應該覺得事不關己可以高高掛起,只有全世界都聯合起來對霸權主義說“不”,我們才能夠避免重蹈覆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