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自建國以來,中國一直奉行著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所以無論你國家是大是小,中國向來都是一碗水端平,把大家都當作同樣的國家去對待。

可能是我國近代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是在被欺負的過程中度過的,我們非常理解捱打是什麼滋味,所以在面對國際的諸多事務中,我們也堅決反對那些恃強凌弱的行為。

因此,在上個世紀,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後,我國就已經明確表示我們堅決反對這一種行為,而且也聲明瞭自己的立場,基於伊拉克的行為破壞了國際法準則,我們要求伊拉克無條件從科威特撤兵。

當時,我國的外交部長錢其琛在11月6日到12日之間訪問了中東四國,分別是伊拉克、約旦、埃及和沙烏地阿拉伯,把國家的意思表達了出來。

錢其琛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外交戰線的傑出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第十四屆、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引用自頭條百科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錢其琛

這位超級外交家的舉動,就是在不斷向外界傳達,中國對解決海灣危機的問題的原則和立場,當世界逐漸融為一個整體,任何一個部分的區域性戰爭,都會對世界的形勢發生巨大的影響。因此,從維護地區和世界的穩定角度來看,我們是要堅決反對戰爭的。

而且,當時在科威特地區還有很多石油設施,這裡的石油通過海運路線源源不斷地送到了世界各地,如果與石油有關的諸多設施遭到了破壞,那麼整個世界的經濟必然受到波動。

因此,我國在解決海灣危機的時候,更是加倍努力,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在,就應該做出應有的行動。這個重任落到了錢其琛的身上。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上世紀的90年代,海灣地區風雲莫測

基於兩個國家的歷史淵源,那就是個漫長的故事了。

咱們就從近代講起,當一戰結束以後,土耳其帝國就徹底不復存在了。伊拉克和科威特的好哥哥,都是咱們熟悉的英國,不得不說,這英國人撒的網是真的大,只要地球上有陸地的地方,似乎都有英國人的影子。

但是到了1932年的時候,伊拉克人民就突然開心了,因為他們成功地從英國好哥哥的手上跑了出來。就算這個時候看科威特不順眼,也不能拿它怎麼樣,因為英國人還沒走,自己又不是后羿,自然惹不起這個日不落帝國。

1961年,科威特終於也熬出頭了,也跟著伊拉克的步伐宣佈了獨立,可是這比起伊拉克來說,已經晚了30來年。伊拉克一看這瘦小的科威特剛顫顫巍巍地站起來,覺得時機正好成熟,於是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希望一舉拿下科威特。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可是,英國人還沒走幾步呢就嗅出了一絲戰火的味道,趕緊跑回來保護科威特。除此以外,鄰居家的這些國家都不希望兩個國家成為一個,這樣的話中東地區很有可能又多了一個強國,在這種情況下,伊拉克沒啥辦法,只好暫時老老實實的。

就這樣,到了二戰以後,國際的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來強大的日不落帝國迎來了黃昏,大洋彼岸的美國突然竄了起來,成了世界上最厲害的國家。可是這美國人,骨子裡還是歐洲人的感覺,並沒有因為換了一片地而老實本分,成了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以後,他們自然也是滿世界的找事,希望能夠攫取更多的利益。

因此,弱不禁風的科威特,迎來了一個新的好大哥,那就是美國。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後來,伊拉克也和伊朗打了整整8年,這次科威特始終站在伊朗的一邊,而且還慷慨解囊,給了伊拉克一大筆錢,希望患難與共,可是剛結束,這薩達姆就一分鐘不想閒著,馬上把矛頭對準了科威特。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薩達姆

當時薩達姆覺得,我這打了八年,打的不是國家戰爭,而是民族戰爭,是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在這片土地上一決高下,我們這麼偉大,你們花點錢怎麼了?那就這麼著吧,把債務都免了算了。

可是科威特人哪裡願意啊,感情是感情,錢是錢,一碼歸一碼。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可是薩達姆說的其實也不是感情問題,說到底還是錢,因為他內心深處早就知道,科威特看著小小的一個國家,石油卻高達伊拉克的八成,如果有一天能把科威特吃下來,流淌的黑色金子,將全部換成美元滾進自己的口袋。

而且伊拉克打了八年,國家早就是一團亂糟糟的樣子,大量的失業率讓這個國家政府面臨著治理的難題,而且國內的經濟和政府的財政雙重挑戰,自身難保,此時幾乎已經到達了不可調和的地步。

隔壁的科威特,卻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富的流油,油又能致富。而且伊拉克的地理位置雖然身處海灣,卻也異常的尷尬,而且他們的石油出口通道還跟科威特直接掛鉤,薩達姆就因為這個事情天天頭疼。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他心中知道,只要把這片港口占了,以後自己國家必定是世界排行前列,而目前,海灣的鑰匙就掌握在科威特的手中,乾脆搏一搏,通過戰爭的方式,還能轉移國內的矛盾,如果這一仗打贏了,國家將經歷前所未有的輝煌。

因此在1990年的8月,薩達姆一聲令下,重兵出擊,侵入科威特,此時的科威特雖然富的流油,可是小小的領土卻註定難以培養出大量的軍隊,面對天天打仗的伊拉克,突然發現了自己的渺小。

就這樣,海灣又陷入了新一輪的緊張局勢,突然變天,搞得周圍的一些國家也是束手無策,不知道如何處理。面對這個石油主要出口國遇到如此大的麻煩,世界上的國家都不願意置之不理,因為石油一旦出問題,整個世界都要出問題。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受命於危難之際,錢其琛出馬

這一趟,我國的外長錢其琛一跑就是2萬多公里。

錢其琛明白,想要跟此時已經紅眼了的薩達姆交鋒,單刀直入肯定不是一個好辦法,咱們都繞著圈來。因此,在同年的11月6日,錢其琛以特使的身份來到了開羅,並且和美國人好好談了談。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已經紅眼了的薩達姆

在這個時候,中國已經是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而且中國此時已經開始走向了發展的道路,美國人肯定也想聽聽中國人對這件事的看法。

不過,當時美國方面的代表貝克,還沒說幾句呢,就直接提出了,他們決定要以戰爭的方式來解決戰爭,而且希望中國人不要去阻擋。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錢其琛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過於肯定或者直接否定,因為海灣地區的未來目前還是一片烏雲籠罩,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

因此,錢其琛告訴貝克,此次到訪的原因,並不是想直接插手海灣問題,而是本著和平的原則來看看中東這邊還有沒有能妥善解決問題的方式,戰爭應該是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發動的。

最後,錢其琛還提醒了美國人,作為一個世界大國,眼光不要短淺,要看到海灣地區的未來,如果盲目地用兵,這個地方只會陷入長久的不平靜。

這次會談美國人的動機很明確,就是看看中方對美方動武會有什麼樣的態度。在言語之間,錢其琛也在不斷摸清著美國人的動機,猜測他們下一步將會作何舉動。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第二天,埃及總統就來了,錢其琛還是像之前一樣,先是表明了中國的立場,也希望埃及能夠使用在這一片的影響力,成功幫助海灣地區解除危機。

在得到了埃及總統的支援後,錢其琛還說,如果戰爭真的不斷爆發,整個中東都會陷入持續的動盪,對於這種想法,埃及總統也點點頭表示肯定。在與這兩個國家交流以後,錢其琛馬不停蹄地直接來到沙特,在這裡見到了外交大臣。

沙特的態度也是很明顯,那就是支援聯合國的決議,並且這個決議中國也是投了贊成票的。沙特也十分期待中國支援伊拉克撤軍,希望中國能為中東地區的和平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隨後,專機飛往了塔伊夫,在這裡,錢其琛見到了正在逃跑的科威特王儲薩阿德。

一見面,這位落魄的王儲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趕忙握住了錢其琛的手,這種感覺,也是相當的親切。但是中國沒有辦法直接插手這個地區的事務,立場只能是通過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通過外部力量來解決好這一場危機。

中國也十分同情薩阿德的遭遇,伊拉克的所作所為,說到底就是一場侵略戰爭,任何人都應該責無旁貸,伊拉克應該受到制裁,國際上雖然有著諸多的聲音,但是共同的一點就是,大家都認為伊拉克應該立馬撤軍,恢復海灣地區的安穩局面。

在這次和科威特領導人的會面中,錢其琛充分說明了自己的想法,並提出了自己馬上就要前往巴格達會見薩達姆,而且還把溝通中需要講到的一些話帶去,中國將永遠支援科威特政府的存在。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此外,錢其琛也和約旦的馬斯里會面,對方聊到了中國在國際局勢上發揮的重要作用,在聽取了這麼多國家的聲音之後,錢其琛的心中已經有了一杆秤,下一環的會面,將是非常關鍵的一點,那就是前往伊拉克。

在11日的時候,錢其琛的專機降落在了薩達姆國際機場

錢其琛第一個見到的,就是伊拉克的外交部長阿齊茲。這個人可是不簡單,出了名的能言善辯,而且在很多關鍵的節點,都是這號人物在發揮著重要作用,在一些西方的報道中,這位仁兄也讓很多國家的元首都感到頭疼。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伊拉克的外交部長阿齊茲

因此,還沒開始,錢其琛就知道,這次的會面難度上應該是相當的大。果然,對方一出現,就是火花帶閃電,把防禦當成最好的進攻,讓中國的代表先說話。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在這種情況下,錢其琛不慌不忙,先表明了中國沒有處理這件事的任何方案,也沒有私立,僅僅是站在人類的角度和地區安穩的角度希望中東地區能夠以和平的方式解決危機。

這一地區的安穩是和世界的安穩息息相關的,衷心的希望伊拉克能用自己的方式讓自己的國家繁榮富強,戰爭只會帶來災難。

可是阿齊茲在聽的時候,並沒有什麼表態。後來,他還是張開了嘴,說英國和美國都拒絕談話,搞得自己也沒有辦法,而且科威特本就是伊拉克的一個部分,拿回自己的土地也是無可厚非,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外部的國家別把核武器丟過來。

後來,錢其琛一再強調戰爭的危害性,阿齊茲雖知道這每一句都代表著一個國家的聲音,可是他還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乾脆以“飯做好了”來搪塞。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在晚宴上,這位外長更是把狡辯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還說區區幾十萬人口的地方,還好意思稱為國家?如果說阿齊茲是把揣著明白裝糊塗發揮到了極致,那麼還有一位裝糊塗的祖師爺等著錢其琛來挑戰,那就是薩達姆本人。

錢其琛把楊尚昆主席的信封交給了薩達姆,薩達姆馬上對主席的近況表示關懷,而且趕緊先發制人,他說交換意見是一種非常正確的對話方式,也是達成一致的必經之路。

然而現在不是他們難辦,而是科威特一直在利用美國人在我們耳朵旁邊叫囂,那不是伊拉克野心大,那是美國人野心大,而且還把香港問題和科威特問題掛上了鉤。

聽到這裡,錢其琛當即就指出香港和科威特完全是兩碼事,香港就是我們國家的,租給了英國人而已,時間到了就還回來了,你隔壁的科威特就是結結實實一個主權國家。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楊尚昆

錢其琛看薩達姆陷入思考,馬上切換了一個角度,瞄準了薩達姆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那就是石油。

他說如果這個地區沒有和平發展,你們的石油就沒辦法讓你們的戰略地位坐得更穩,而且現在美國的態度非常不清晰,可是,這個事情的主動權更是在伊拉克手裡,聯合國也沒說要派哪個國家去解決問題。

薩達姆想了想,還是覺得,如果沒有美國人撤退,那麼伊拉克還是不要擅自做決定。

短短的幾句話的時間,錢其琛已經把薩達姆的痛處戳了出來。

海灣戰爭前:超級外交家錢其琛與薩達姆的交鋒

後來,專機再次返回沙特。

而且沙特國王也十分讚許中國的立場,這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立場下,為防止戰爭做出的努力,不管對伊拉克的結果如何,但是在這幾天與中東各國的會面中,我們贏得了廣泛的尊重。

海灣戰爭錢,錢其琛和薩達姆的交鋒盡顯中國的大國責任,也正是有錢其琛這樣的超級外長不斷周旋,才有了國家越來越強大的尊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