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1935年,貴州土城鎮青槓坡來了一個啞巴。在後來和當地村民的相處之中,他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何木林,土城鎮的村民對於這個啞巴的瞭解就只侷限於這一個名字。

何木林,正如他的名字般,像樹木一樣紮根在了貴州青槓坡,他也如林木般在沉默中接受歲月的磨礪。

由於何林木開不了口,所以在初到土城鎮時就靠著給當地一個地主當長工,生產木棉花之類的農產品來維持生計。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何木林晚年留影

通過長時間的相處,大家對何木林有了比較深入的瞭解,人們都覺得這個男人雖然不能說話,但是老實能幹,為人也善良可靠。

正是憑藉著這些優良的品質,何木林引起了同在地主家幫工的曾宗德的注意,兩人走在了一起,於1944年共同組建了一個家庭。

婚後的生活雖然平淡但是幸福,在日常生活中何木林都是比劃著雙手和家人溝通,曾宗德和丈夫朝夕相處,發現丈夫有時會一個人默默發呆好像在思考著什麼,又好像是在等什麼。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習水縣土城鎮老紅軍何木林住居門口,老紅軍何木林的兒媳林成英給參觀遊客講述老紅軍何木林的事蹟

直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時候,在土城鎮生活了十四年的啞巴何木林突然開口說話了!曾宗德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在等什麼。他就是在等革命勝利,在等新中國成立!

原來何木林是中共紅軍的一員,他於1904年出生在江西省會昌縣筠門嶺,本名何垂豐。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全部的熱血青年都有一顆參軍報國的心,青年時期的何木林也不例外。

但是上了戰場就意味著可能流血犧牲,因此何木林的父母堅決反對自己的兒子去參軍打仗。即便家人反對,何木林卻依舊堅持。

其父見兒子態度如此堅決,無奈之下就以斷絕父子關係作為威脅,想要逼兒子留在家中。可是就算面對這樣的威脅,何木林還是在1929的時候參加了紅軍。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老紅軍何木林給孩子們講青槓坡戰鬥

之後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利,何木林的家人見況繼續阻止他參加革命,並且告訴他如果再繼續幹革命,就將他從家譜中除名。

此時已是一名紅軍戰士的何木林怎麼可能這樣輕易放棄自己的紅色信仰,於是他就將自己的名字從何垂豐改成了何木林,跟隨紅軍隊伍繼續前行,開始了長征。

在1934年12月,紅軍決定轉移進入貴州。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遵義會址舊址

根據遵義會議的指示,從1935年1月19日起,紅軍就要開始向赤水縣進軍,然後西渡赤水,北渡長江,衝破國民黨的圍追堵截,保留偉大的革命火種。

到了1月27日,紅3軍團和中央縱隊均趕到了貴州土城鎮。國民黨川軍郭勳祺部隊也緊隨其後,到達了土城鎮外青槓坡一帶。

1月28日拂曉,土城青槓坡戰役打響。貴州的土城鎮青槓坡為東皇至土城之咽喉,距土城僅三公里,其由於自身獨特的地理位置,從古至今均為兵家必爭之地。此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紅軍長征油畫

在戰役打響之後,我軍與郭勳祺部隊展開了激烈的鬥爭,國民黨的武器裝備遠遠比我軍先進,依靠著這個優勢國軍朝我軍的兩側陣地發起猛攻。

很快我軍就處於不利地位,戰鬥進行到白熱化階段之時,國軍的炮火一度打到了紅軍軍委指揮所的前沿。

此時,我軍佔據了幾個山頭,敵軍也佔據了幾個山頭,雙方就制高點營棚頂開始爭奪。

關鍵時刻,朱德總司令和劉伯承總參謀長親自上前線指揮。

紅軍官兵發起十餘次激烈拼殺和反覆爭奪,搶佔了制高點營棚頂,最終成功將敵人打退至楓村壩一帶。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紅軍長征時經過雪山

隨後,紅軍分析了敵我雙方的具體情況,決定改變行軍方向,西渡赤水河,拉開了四渡赤水的序幕。

這場戰爭的結果是可喜的,過程是悲壯的,在這場戰役中,紅軍傷亡3000餘人。戰後,天空飄起了雨,幾個山頭沙溪河的河水都被染成了紅色。

青槓坡是土城戰役的主戰場,在一個不足2平方米的葫蘆形隘口中鏖戰的,是數位重要領導人以及數千名紅軍士兵。

在此戰役之中,何木林擔任紅三軍團五師教導營班長,戰火燃起時,他衝在最前面,在作戰過程中,他的左腿被敵人炮彈的彈片擊穿然後陷入昏迷。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上世紀的赤水河

由於形勢緊張,在此戰結束之後,紅軍部隊迅速收拾戰場,匆忙之中清理戰場的人員沒有發現被已經犧牲了的戰士壓住的何木林,誤以為他犧牲了,隊伍繼續前進。

當何木林再次醒來時已是第二日的下午了,部隊早就走得看不見蹤影了,呈現在何木林眼前的只剩下一片荒涼的戰後景象。

在戰火過後,居住在附近的兩個小孩趙長青和趙吉祥和以前一樣結伴去撿彈頭。何木林聽到周圍的動靜,知道應該是有人來了,拼命推開身上的戰友屍體,伸手示意。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一渡赤水,渡口土城

趙長青和趙吉祥膽子都挺大,沒有被嚇跑,兩個孩子走了過來,看著渾身是傷的何木林,雖然聽不懂他口裡的江西方言,卻也猜到了個大概,於是趕緊跑回家告訴家裡的大人。

聞訊趕來的幾個村民看見身上帶傷的何木林也想給予救助,但是在戰亂年代,將一個傷兵帶回家中必然會招致禍端,到時候很有可能救人不成,還丟了性命。

思量再三過後,幾個村民想出了一個較為穩妥的辦法,他們把何木林背到一個叫“高鹼槽”的巖洞,讓他在這個洞裡躲藏。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二渡赤水,渡口太平渡

幾個村民輪流在晚上的時候假裝上山撿柴、打豬草,然後找到機會給他送飯,還用藥給他醫治。

就這樣,何木林在村民的照料下好了起來,慢慢地能跛著腳走路了。

然而此時部隊已經走遠,何木林獨自一人也不知道該朝哪個方向追趕,萬般無奈之下他只能留在了貴州青槓坡,沒能繼續跟隨部隊長征。

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之後,何木林心中對救治自己的幾個村民充滿了感激。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一位英雄老兵

當時身無分文的他卻不知該怎麼報答,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表達感激之後遠離這幾個村民,不然被人發現了可能會給村民們惹來麻煩。

考慮到自己獨特的口音很容易被人發現,在離開山洞之後,他為了掩護自己紅軍身份,同時不干擾村民的正常生活,他只好偽裝成聾啞人到附近一個地主家當長工賺錢。

在新中國成立之後,何木林確定自己的身份不會再對當地村民和家人造成影響之後,他才開口說話,大家這才知道他原來是一位紅軍戰士。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強渡大渡河(藝術作品)

普通人很難想象一個人是怎麼裝聾作啞十餘年的,也很難想象在漫長歲月中一個人該如何用沉默面對所有的質疑和誇讚,但是何木林卻憑藉著一顆始終向著黨的紅心做到了。

在自己的紅軍身份被確認之後,何木林從未向組織提過什麼要求。他當年的部下石新安同志,被授少將軍銜,之後還擔任了貴州軍區政委一職務

兩人在取得聯絡之後,何木林的這個老戰友經常會來看望他。石新安曾多次真誠地對何木林說到:“何班長,你要是家裡有什麼困難,儘管開口!”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八路軍戰士過河

何木林相信老戰友是誠心想幫自己,但是他卻不想享受任何的特殊待遇,更不想過多麻煩組織和老戰友。後來為了改善他家中的經濟狀況,組織上安排他在供銷社的菸酒商店工作。

何木林的工資僅僅10多元,他作為老紅軍本來可以領取百餘元的撫卹金,可是他一次也未領過。

當被問到他為什麼不要撫卹金的時候,他是這樣回答的:

“相比那些已經犧牲的戰友們,我能夠活下來已經很幸運了,怎麼好再伸手向國家要錢,況且國家也很困難,加上我自己也有工資,不會餓死,就不要去領國家的錢了”。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參加長征的部分女戰士的合影

在之後的採訪中,何木林的兒媳林成英也說過自己的公公十分節儉,能不麻煩國家就不麻煩國家:

“公公當年受傷的左腿,當時沒有得到完全的救治,走起路來還有些跛,身上也還看得見一些明顯的傷疤,原本他是可以享受公費醫療的,但他很少去醫院看病,也從來不去報銷。”

何木林這樣做就是為了給公家節約醫療開支,他平日裡要是身體出現了些小毛病就讓家裡的晚輩給自己數幾顆生黃豆,再倒上杯白酒,告訴家人自己不用去醫院吃了這些病就能好。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長征到達陝北的紅軍部隊

何木林不僅自己不享受任何補助,也不想讓自己的子女享受任何的特殊待遇。

在何木林的紅軍身份得到證實之後,有很多人提出要幫助他的兒子找一個合適的工作,但是何木林全部一口回絕了。

在他看來,作為一個紅軍的兒子,就更應該接受艱苦的鍛鍊,所以他將自己的兒子送到煤場裡下井挖煤。何木林這樣告誡自己的兒子:“越是困難的地方,就越要長期住下去。”

這一去,何木林的兒子就在息烽南山挖了32年的煤。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何木林給年輕的戰士們講述四渡赤水的故事

老紅軍何木林不僅對自己的兒子十分嚴格,對女兒亦是如此。

當女兒出嫁的時候,何木林僅僅給了一床5斤棉絮作為嫁妝,他希望女兒能夠艱苦奮鬥。因為這件事,父女倆的關係在當時鬧得有些僵,女兒理解不了自己父親的行為。

若是隻看何木林對子女的態度,很多人或許會覺得他的心腸有些硬。但是事實上,何木林卻是一個十分樂於幫助他人的人。

何木林的兒媳林成英回憶起自己的公公,稱公公對人非常慷慨。在1972年,當時人們的生活條件還比較差,很多人家中十天半個月也難見葷腥。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何木林和老戰友們的合影

有村民從江里弄起來一條十多斤的大魚,很多家庭困難的村民都看了眼饞,卻拿不出錢來將魚買下。

何木林當時也在場,看到這種情況,他二話不說拿出自己的工資將魚買下,把魚頭和魚鰭砍下來自家吃,中間最好的肉分成10多塊,免費送給了鄉鄰。

何木林在供銷社上班,有一次和他一起上班的一個同事不小心把好酒當成差酒賣了,需要補足差價,這急的這個銷售員差點哭出來。

這位同事的家庭狀況,何木林也知道,一大家子都指著他一個人吃飯。

何木林站了出來對這位同事說:“你家孩子多,這次我幫你賠”。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老紅軍何木林在青槓坡給民兵講當時戰鬥情況

平時買菜做飯,何木林都讓自己的家人買不好的,他說:“要是你們都把好的買走了,不好的就沒有人要了。”這種處處替他人著想,把不好的留給自己的品質如今已經很難看到了。

何木林在供銷社賣糖的時候,有時遇到來買糖的人錢不夠,如果來人是給自己的父母買,他就不讓對方給錢了,自己從口袋裡掏錢出來替人家付。

因為在他看來,孝順父母,懂得感恩是一個人身上最重要的一種品質。

何木林經常一瘸一拐地走路去探望救了自己性命的趙家人。兩家的感情一直傳承了下去,即便是後來何木林去世了,他的後人在也會抽時間專門去看望趙家人。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老紅軍何木林的醫療本

不論是在紅軍身份公開前,還是在身份公開之後,何木林一直都是默默工作、清貧度日,他會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儘量去幫助那些有困難的人。

如果不知道何木林的相關事蹟,誰也看不出這位行動有些不便的老人便是當年英勇的紅軍戰士。

退休後,何木林的紅軍身份漸漸傳開了,不少人想要一睹這位老紅軍戰士的風采,想聽他講長征中的故事,還有不少學校和單位特意邀請他去作義務講座,每次何木林都欣然前往。

何木林雖然沒有走完長征,但參與了長征初期紅軍的數次戰鬥,若不是意外發生,他也一定是走完長征的革命戰士。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飛奪瀘定橋的鐵索橋

據土城紅軍長征紀念館的講解員和土城鎮紅軍社群工作人員介紹,老紅軍何木林十分樂於向年輕一輩講述紅軍故事。

他至少向全國各地的青年講了近百場傳統課,各地受眾應該在萬人之多。

如今人們若是去參觀何木林故居,能夠在紀念館一樓過道的牆上,看到不少何木林的照片,多數是他與孩子們的合影。

鬚髮皆白的何木林被孩子們圍住,面帶笑容地給孩子們講述老一輩的革命故事。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紅軍長征時穿的草鞋

也有很多人來到了何木林的故居,發現那是一間簡樸得不能再簡樸的老房子,若不是門楣上有一塊“老紅軍何木林住居”的醒目牌子,人們很難發現這間房子有什麼獨特之處。

何木林的大孫女何莉後來辭掉了原來醫藥公司的工作,來到離家不足500米的“四渡赤水紀念館”上班,她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只為更好地講好新時代的長征故事。

何木林的兒媳林成英說,她經常會給家中的小孩兒講公公的革命故事,小孩兒也會很認真地聆聽。

年紀尚小卻懂事乖巧的孩子,在未來或許也會像姐姐一樣繼續傳承這質樸的紅色家風。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68歲的林成英

1979年老紅軍何木林因病去世,臨終前,他再三叮囑後人一定要將自己葬在青槓坡:“那裡有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當年戰鬥時沒有一起犧牲,何木林希望自己在死後,能和戰友們埋葬在曾經一起戰鬥過的土地下。

不巧的是,老紅軍去世的時候正是三伏天,氣溫太高遺體無法保留太久,再加上通往青槓坡的路尚尚未修好,家人只能將其暫時安葬在獅子溝的集體公墓。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何木林後人合影

直到2014年,政府在青槓坡修建烈士陵園,林成英才將公公何木林的墳塋遷到了青槓坡烈士陵園,了卻他和兄弟戰友們長眠在一起的心願。

在之後的採訪中,何木林的兒媳林成英表示:

自己公公在貴州土城鎮安家生活了四十多年,雖然公公生前從未開口說過自己想回江西會昌老家看看,但逢年過節,他都會面向家鄉方向眺望,顯然這位老人心中也是十分想念遠方的家人。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青槓坡烈士陵園一角

作為晚輩,林成英沒有在公公生前幫助他回老家看一看,心中始終有一些遺憾。

好在於2018年,林成英帶著何琳趕到了公公江西會昌筠門嶺的老家開始了尋親之旅,見到了何木林家鄉的親人,這也算是了卻了公公生前的一樁心事。

可惜的是與何木林同輩的兄弟姐妹均已離開人世,好在能見到何家同宗同祖的後輩們,林成英也不算白來。返回貴州時,林成英特地帶回一捧故土灑在公公的烈士墓前,以告慰他的亡靈。

1949年,貴州一啞巴老漢突然開口說話,人們才知他是紅軍戰士

圖|紅軍烈士何木林之墓

紅軍戰士何木林一生捨己為人,其事蹟何其感人!他用一生來詮釋了自己的信仰。

我們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很多人都沒有經歷過殘酷的戰爭,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永遠銘記這些為爭取和平而無私奉獻的先輩們。

世間萬物瞬息萬變,卻有無數英雄永垂不朽!

-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