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地宮寶藏那麼多為何遲遲不發掘?專家表態

巍巍秦嶺,幽幽驪山,高大的封土之下,沉睡著中國歷史上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

從統一海內、雄才大略,到嚴刑酷法、凶奢暴虐,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一位皇帝如他一般對後世影響深遠,也沒有一位皇帝像他一樣爭議之聲不絕。

秦始皇身後所葬的陵寢,更是充滿神奇色彩。“宮觀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滿之”“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這些對於秦始皇帝陵的文獻記載,讓人們對這位“千古一帝”的地下王國不禁充滿遐想。

兵馬俑、銅車馬、石甲冑、青銅水禽……秦始皇帝陵的每一次新發現都讓世界發出驚歎。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蹟”的兵馬俑,也僅僅是其陵園外圍的陪葬坑之一。深埋於封土之下的陵寢,更是不斷撩動著海內外人士的心絃。這其中不僅有民間“希望發掘”之聲,也有地下王國“如下天狀”的暢想。在中國,沒有一座帝王陵寢如這般被世人關注。

驪山帝陵

作為秦嶺的支脈之一,驪山是中國歷史上的傳奇之地。西周末年,周幽王在此上演“烽火戲諸侯”;盛唐時,這裡見證了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此恨綿綿無絕期”;到了近代,驪山還是“西安事變”的發生地。秦始皇的陵寢,正位於驪山腳下。

司馬遷《史記》“葬始皇酈山”、唐代詩人李白的“刑徒七十萬,起土驪山隈”,歷史上留下許多史料詩作,記錄了秦始皇帝陵的方位和修築人數。在驪山,人們看到的是與周邊山形相似的封冢,高大的陵墓封土之下,便是神祕的地下宮殿。

在嬴政13歲初即王位那年,他陵寢的營建工程就開始動工,前後歷時三十八載,到秦始皇駕崩、秦二世繼位還未完成,最終被戰亂中斷。規模巨集大的秦始皇帝陵是根據“事死如事生”的喪葬禮制和遵循國君的陵園“若都邑”理念來設計建造的。

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任何一位帝王的陵寢能與秦始皇帝陵相媲美。秦始皇帝陵保護範圍共20.32平方千米。其中重點保護區2.74平方千米。迄今為止,僅陵區內發現的陪葬坑就有180多座。秦始皇帝陵建造時間之久、用工之眾、規模之大、從葬之豐富,均為世界歷史罕見。

考古勘查表明,秦始皇帝陵園的遺蹟基本分為地面建築與地下建築兩個層面。地面建築佈局由封土、內外城垣及附屬設施、禮制性建築寢殿、便殿、園寺吏舍遺址等構成。地下建築佈局主要有封土下的地宮、陪葬坑、陪葬墓以及地下阻排水系統等,目前已發現的陪葬坑,分佈在陵園的外城以外、內外城之間、內城以內三個相對區域。

儘管秦始皇帝陵地宮並未開啟,但對其外圍的考古發掘一直在進行。經過多年的考古調查和發掘研究,目前已在秦始皇帝陵陵區發現大小形狀不同、內涵各具特色的陪葬坑、陪葬墓等600餘處,出土了包括秦兵馬俑在內的珍貴文物5萬餘件。兵馬俑坑是秦始皇帝陵眾多陪葬坑中尤為著名的一處。

此外,秦始皇帝陵園內出土的銅車馬、青銅水禽、石鎧甲、百戲俑等文物,為研究秦代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科學和藝術等提供了實物材料,不僅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還具有極高的科學研究價值。這些珍貴的秦代文物一同構成了體量巨大、型別繁多、資源實體疏密度優良且獨一無二的文化景觀。

“秦始皇帝陵不僅僅是一位帝王的埋葬之所,它更多承載著秦始皇構建巨集大帝國的理念,這其中有源自諸子百家的思想之光,也有對秦帝國的政治體制、社會結構、都邑格局、宮廷生活、軍事制度等的對映,更對推動中華文明程序有重大意義。”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科研規劃部主任張衛星說。

兵馬俑現

兵馬俑以“世界第八大奇蹟”享譽海內外,而考古發現顯示,它只是秦始皇帝陵眾多陪葬坑的一部分。兵馬俑現世充滿了故事色彩,也掀起了塵封兩千多年秦始皇帝陵的一角面紗。

那是1974年初春,嚴重的旱情威脅著中國西部八百里秦川,坐落在驪山腳下的西楊村也不例外。村民們在荒灘上選定了一處地方,準備挖一眼大口徑的井,以解燃眉之急。

當挖到1米多深時,出乎意料地發現了一層紅土。這層紅土異常堅硬,又一钁頭下去,只聽到“咚”的碰撞聲,有火星濺出,卻無法穿透。當時挖井的幾位年輕人不得不用全身力氣掄起钁頭。

1974年3月29日,秦始皇帝陵兵馬俑軍陣的第一塊陶片,就在充滿力量的挖掘中重見天日。挖到3米多深時發現了陶俑殘缺的身軀,接著往下挖,俑頭、銅鏃、銅弩機相繼出現。這個陶製人頭,頭頂長“角”,雙目圓睜,緊閉的嘴脣上方鋪排著兩撮翹卷的八字須。來圍觀的人們議論紛紛:“這是挖到瓦神爺的廟了!”

當年參與考古發掘的袁仲一,如今已經88歲高齡,他至今還記得與兵馬俑的初次相見,那是令人震驚的場景。此後的幾十年,他身心都奉獻給了這座地下軍陣。

在考古發現的四個俑坑中,一個是空的。專家推測,因秦末農民起義,秦二世不得不緊急抽調修建陵墓的“刑徒”前去應戰,4號俑坑很可能就是因戰亂而未完工。在其他三個俑坑中,共出土了約8000件陶俑、陶馬,另外還有大量兵器、戰車等。

兵馬俑以作戰編制和隊形整齊地排列在俑坊中,真實再現了秦國軍隊在戰場上的情景。這個來自秦朝的泱泱軍團“勢若彍弩,節如發機”,似乎只待一聲令下,就將“若決積水於千仞之豁”,洶湧澎湃,觸之者摧。

今天,在展館中陳列的兵馬俑看似“灰頭土臉”,但出土資料卻表明,它們不僅“多姿”,而且“多彩”。“每個兵馬俑其實都有顏色。經過兩千多年的深埋,那些儲存下來的顏料出土後15秒就開始變化,4分鐘內就完全脫水、起翹、剝落,有的就遺留在泥層上。”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保護部主任夏寅說。

歷經數十年的發掘、觀察、研究和分析,袁仲一對已經出土的2000多件兵馬俑瞭如指掌。“每個俑,我都看過,做過發掘記錄。高矮胖瘦、穿什麼衣服、出土時的顏色、梳什麼髮式、穿什麼鞋子,我都熟悉。”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人們會看到它們原本形象多彩絢麗:硃紅、棗紅、紫紅、粉紅、深綠、粉綠、粉紫、粉藍、中黃、橘黃、黑、白、赭等十多種顏色。一尊色彩儲存較完整的跪射俑足以體現兵馬俑服飾的豔麗:身穿粉綠色長襖,外披赭色鎧甲,鎧甲上綴著硃紅色甲帶和白色甲丁,下身穿著天藍色褲子和粉紫色護腿。

“因此,不能把秦王朝尚黑,理解為社會各階層的人一律都穿黑衣服。”袁仲一說,“透過秦俑明快鮮豔的顏色,我們可以觸控到秦人的情感與心靈是熱烈的、朝氣蓬勃的,而不是低沉的、悲哀的。”

地宮之謎

目前,秦始皇帝陵的考古發掘還只在外圍,核心地宮仍然籠罩在重重謎團之中。揭祕更多是依賴歷史文獻資料和現有科技手段做出推測。

謎團一:幽幽地宮深幾許?

據最新考古勘探資料表明:封土堆下有一個很大的空間,應該是修築墓室時開挖的一個巨大的豎穴土坑。這個土坑東西長約170米,南北寬約145米。

司馬遷說“穿三泉”,《漢舊儀》則言“已深已極”。說明深度挖至不能再挖的地步,至深至極的地宮究竟有多深呢?中國文物考古、地質學界專家學者對秦陵地宮深度也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探索。根據鑽探資料,秦陵地宮實際深度應與芷陽一號秦公陵園墓室深度接近,可推算地宮坑口至底部實際深度約為26米,至秦代地表最深約為37米。

謎團二:何為“上具天文,下具地理”?

據司馬遷《史記》記載,秦陵地宮“上具天文,下具地理”。著名考古學家夏鼐曾推斷:“‘上具天文,下具地理’應當是在墓室頂繪畫或線刻日、月、星象圖,可能仍儲存在今日臨潼始皇陵中。”近年來,西安交大漢墓發現了類似於“天文”“地理”的壁畫。上部是象徵天空的日、月、星象,下部則是代表山川的壁畫。由此推斷,秦陵地宮上部可能繪有更為完整的二十八星宿圖,下部則是以水銀代表的山川地理。在這座有著象徵天、地的地下“王國”裡,秦始皇的靈魂照樣可以“仰觀天文,俯察地理”,統治著這裡的一切。

謎團三:地宮中有大量“水銀”?

秦始皇帝陵以水銀為江河大海的記載見於《史記》,《漢書》中也有類似的文字。現代科技手段不斷尋找著秦陵地宮埋水銀這一千古懸案的答案。歷年來的多次科學勘探結果表明,在秦始皇帝陵的封土中心,有一個面積約12000平方米的水銀含量異常區。科學家由此得出初步結論:史書中關於始皇陵中埋藏大量汞的記載是可靠的。

至於地宮為何要埋入大量水銀,北魏學者酈道元的解釋是“以水銀為江河大海在於以水銀為四瀆、百川、五嶽九州,具地理之勢”。在我國的地理版圖上,東方、南方有大海,而秦始皇帝陵水銀分佈密集區域正位於陵墓的東南部,這也許不是巧合。

謎團四:地宮藏寶知多少?

據司馬遷《史記》所載:“宮觀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滿之。”漢代學者劉向也曾感嘆:“自古至今,葬未有如始皇者也。”據史書記載,地宮中藏有“金雁”“珠玉”“翡翠”等不計其數。

考古工作者在地宮西側發掘出土了一組大型彩繪銅車馬。車馬造型之準確,裝飾之精美舉世罕見。之前,考古工作者還發掘出土了一組木車馬,除車馬、御官俑為木質外,其餘車馬飾件均為金、銀、銅鑄造而成。地宮外側都藏有如此之精美的隨葬品,其內隨葬品之豐富、藏品之精緻令人充滿遐想。

暫不發掘

對於秦始皇帝陵地宮來說,發掘還是不發掘的爭議從未停止。許多人希望能開啟這座千古一帝的帝王陵寢,一睹為快,也解開困擾考古界、史學界的諸多謎團。

“在考古界,對這個問題的認識非常一致——不能發掘。在專業領域,這是沒有任何爭議的。”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研究員張天柱說。

他說,任何一種對地下文物的挖掘,都會不可避免地造成對文物某種程度的破壞或損害。所以,我們進行的大多是搶救性發掘,比如因施工、被盜等人為因素或自然災害使文物遭到破壞,必須進行搶救性發掘以保護文物。但除非必須,一般也不會主動發掘。

如同兵馬俑身上的彩繪,出土後僅能保持數秒。空氣對顏色的破壞“快得甚至讓人來不及拍張照”。若是文物上的資訊因保護技術不成熟而“灰飛煙滅”,這樣的損失著實令人痛心。(記者姜辰蓉、楊一苗)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