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舊唐書·程知節傳》中有:“少驍勇,善用馬矟。”說的是唐時的開國名將——程咬金。

但他並非一開始就是唐軍中人,而是在隋朝國亂時自行組建了一支武裝力量,成為獨霸一方的土匪頭子。

這在歷史上是十分常見的,每當政權相爭或是朝代更替時,為能在動盪中求生,許多人會選擇召集一幫弟兄,佔據一方土地,然後依靠手中兵器打家劫舍為生。

清末明初時期,更是如此。像是狗肉將軍張宗昌、雙槍駝龍張淑貞、座山雕張樂山都是那時赫赫有名的“山寨大王”。

但最是讓人琢磨不透的,還要屬西藏僧侶“黑喇嘛”和山東悍匪楊大山這類,至今都蹤跡難尋。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

江南之患糧為最,河北之患馬為最。”東漢後,人們將山東地區那些攔路搶劫的強盜統稱為“響馬”。

這是由於事先早在道路兩旁隱蔽處埋伏的強盜們,會以響箭為號令,決定是否搶劫所經過路人的貨物、輜重,甚至是人。

土匪們所組建的團隊,算得上是世上最為放蕩、散漫,缺少約束的了。他們只需遵守組織內部紀律,而不需要在意社會上的普遍的法律、道德以及倫理規則。

但若是沒有能力自己建立團隊,而想要投靠一方的人,卻是需要經過嚴格的審查和篩選,尤其是在膽識方面。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土匪楊大山對那些想要入夥的人就設定了三個剛性條件,一是能承受住假槍斃三次;二是槍殺仇家背上命債;三是獻上通過強搶而來的民女。

楊大山除了性情殘暴,還有一大特點,就是多疑狡詐。所以,除了為生所需的燒殺搶掠,其餘時間則是用來考察地形、設計洞穴,以及在不同的地洞、山洞之間不停遷徙而居。

《臥虎詠山》中有詩句:“山上百鳥盤空煙,山下陰穴流春泉。何年老虎屹不去,蹲成萬古蛟龍淵。

臥虎山,位於山東濟南南部,與“五嶽之尊”的泰山同出一脈,是楊大山團伙的一大盤踞點之一。

這裡四周有群山連綿,樹木蔥蘢疊翠,有天然的溶洞,還能提供野味,除了需要防備內部刺殺和官兵追剿之外,對土匪們來說算得上是個易守難攻的世外桃源之地了。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楊大山借用這裡天然的地形條件和營寨基礎,在附近多地都修建了山洞,有的是在懸崖峭壁上;有的是在林木深處;還有的則在並不起眼的山腳石縫中。

雖然祕洞內部通常都是井井有條,儲藏室、日常活動空間、臥室等都經過精心合理地安排,但從修建祕洞的位置來看,卻是無法讓人察覺出他的章法。

並且,每個祕洞都由他親自設計、驗收,修建之後的工人們和在場知情的其它土匪,皆遭祕密謀殺,無一倖存。

因此,除了和他共枕的夫人、隨身的護衛外,沒有人知道他居住在何處,以及如何前往。

想要在山林中多處建洞、住洞而不被他人發現,不僅要有險峻地勢和繁茂的樹林作為掩護,同時還要求地域廣袤,地貌多樣複雜且具有誘惑性,能保證修建之洞的通風、採光,方便自己進出又防止他人而入。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在《漢書·地理志》中對原山的評價說:“煙嵐蒼莽,綽有齊封。千里勝概,表為原山。

原山,在當地又稱大山,是山東地區汶水西入和淄水東流之處,所涉區域長達一百公里,面積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各山峰高差較小,最高處為禹王山,海拔七百九十七點八米,其東側因斷層陷落而自成懸崖峭壁。

原山西部地層由古生代變質層組成,東部則多頁岩和石灰岩,溝谷幽深。山中不僅多果樹、林產,而且有半夏、柴胡、銀花等多種天然藥材。

對於這樣的好去處,楊大山自然也不會放過,他不僅讓人佔領了沿河的要道、村寨,而且將所挖洞穴的進、出兩口都用當地的石塊封住。

並讓所有各室獨立開來,互不相通,令人難以察覺和摸索,即使找到了他的服裝、被褥所在,也找不到他的睡臥之地。

正是因為他的這般謹慎和地鼠般地勤修密洞,使得他在上百年的戰亂中存活下來,並且蹤跡全無。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小人無節,棄本逐末;喜思其與,怒思其奪

楊大山,原名楊立斌,是山東淄博劉徵村人。當地的人們對他的名號都感到懼怕,因為與其它山匪和各地起義的農民隊伍,雖都以搶掠為生,卻在行為上大不相同。

以他和遼寧省的原土匪張作霖相較來看。在馮德麟的介紹下,因家中變故而流浪於各處的張作霖,二十一歲在廣寧縣時加入綠林軍董大武麾下,正式成為一名土匪。

在沙俄入侵中國東北時,張作霖在趙家廟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隊伍,名為“保險隊,以維護當地村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

他所奉行的原則為“誰能給我好處,我就幫助誰”,以最大限度謀求自身安全,他所搶掠、殺害的物件主要為外來侵犯者和遠處的商旅。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而楊大山和張作霖,雖然曾都為日軍效力,但楊大山的侵略物件主要為當地百姓,在他所盤踞的地點周圍,幾乎所有人家都遭受過他的摧殘。

若是家中有錢的,則可以交錢保命,若是沒錢的,將其女兒擄去山中,用以玩樂,每到一處都有他的部下去洗劫一番。

和他所建造的祕洞同樣,他的為人處事也與那些四處打著旗號招搖的土匪頭目不同,一般情況他都居住在洞穴之中,除了妻子和護衛,以及他的頂頭上司,幾乎沒有什麼人能與他見上一面。

即使是要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需要招兵買馬,他也從不出面,只是立下規矩,然後交由能夠信任的下屬查辦,若是有其它土匪想要與他合作,也必須經過重重地考驗和盤問。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除了祕洞的圖紙由他隨身攜帶之外,他的財物、金銀細軟、武器或其它貴重物品,他也不自己插手,而是存放於封閉的祕洞當中,交由貼身的四個護衛看管和處理。

每當察覺局勢有所變化時,他個人就能借由各處的山洞輕鬆逃離他處,即使有人見到了他也不會認識他。

狡兔有三窟,僅得免其死耳

楊大山的洞主要以利用自然條件修葺,能與環境很好地相融,因而十分難覓,這與他的處世之道也是不謀而合。

在戰亂紛飛,起義軍、清軍、各地割據的軍閥以及後來的八路軍,多方部隊交戰的態勢下,他選擇了隱於山林之中,成為一方強盜惡霸。

待強勢的日軍全面攻入東北時,因無惡不作而遭百姓痛恨的楊大山則主動選擇了投靠日軍一方,並且全力相助,同時也藉由日軍勢力的保護而乘機大發國難之財。

但日軍投降後,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派軍對其圍剿,卻是始終讓他逃脫了。

山東悍匪楊大山:作惡多端未曾落網,建國後憑祕洞消失人間

新中國成立後,解放軍又再次在當地實施多次剿匪行動,與他相當的許多土匪或是自願投降,或是連窩一起被端,而楊大山憑藉著祕洞從此消失人間。

有的人說,楊大山最後老死在了自己所建的祕洞之中;有的人說,他投靠了國民黨的軍統特務;也有的人說,楊大山從海路逃去了臺灣,還曾偷偷回過家鄉。

但沒有人真切地知道他的具體所在,人生的結局是什麼樣的,他傾盡一生所留給世人的只有那些數不清的祕密洞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