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在舊中國,那些落草為寇的人,實際上大部分都是窮苦人家出身,由於生活所迫不得不上山當了打家劫舍的土匪。他們中有的是家裡實在太窮了,有的是因為被地主惡霸逼迫得走投無路,不得不落草為生,當然也有殺人越貨、犯了王法之徒。

這些土匪中,絕大部分都是青壯年男子,女人當土匪的,絕對是屈指可數,而當了土匪頭子的女人,那更是鳳毛麟角了。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在20世紀30年代,在河南省洛陽市的洛寧縣,就有一個名頭響噹噹的女土匪,大家都喊她張寡婦。別看她只是個寡婦,在當時的豫西地區,那可是威震一方,讓地主豪紳膽寒,叫官府頭疼的存在。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女人,長大後那是要嫁人,在家相夫教子,孝敬父母的角色,張寡婦自然也是這樣。那麼,她是如何成為寡婦,又是如何變為威震一方的土匪頭子,其結局又是如何的呢?

天有不測親人離世,幸福女人頃刻守寡

張寡婦,光聽這個名字,裡面不知道都包含了多少的人生艱辛和無奈。

1880年,洛寧縣澗口鄉草莊村一戶貧苦人家生了一個女嬰,她就是賀貞,也就是後來的張寡婦。

在那個時候,女孩子是不受人待見的,但賀貞卻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家裡雖然窮,但賀貞的童年還是無憂無慮的。

年輕的賀貞是遠近十里八鄉有名的美女,面板嫩白,長得又漂亮,幹什麼事情都是有條有理,待人也很隨和,屬於人見人愛的那種人。

賀貞平時幹什麼都是風風火火的,一雙三寸金蓮,走起路來比大腳媳婦都快,所以她也得了外號“張大腳”,這個好像有點滑稽。

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到了適婚年紀的賀貞,18歲時嫁給了洛寧縣城南二十里金門川澗河西岸陳吳鄉德里北村(王召村北村)的張有為妻。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德里村這個地方,自元朝末年起,張氏先祖避禍兵亂遷居與此,明朝天啟年間的四川巡撫張論,就是這裡走出去的。

張有也是張氏後裔之一,但到了他這裡,家裡已經很窮了,地地道道的貧苦農民家庭。

人逢喜事精神爽,初為人婦的賀貞,和丈夫恩恩愛愛,家庭生活的甜蜜,讓賀貞過了一段幸福的日子。

隨著三個兒子的相繼降生,這個家庭更是充滿了歡聲笑語,日子雖然清苦,但過得很快樂。

但孩子多了,家裡的開銷就慢慢地大了起來,張有和父親每天也是起早貪黑地伺候那幾畝山地薄田,但日子還是有經常揭不開鍋的時候,尤其是遇到天災人禍,更是如此。

沒有辦法,總要活下去,他們父子只好去本家張更山那裡借點糧食度日。

這張更山可不是別人,他是張有父親的親大哥,也就是張有的親大伯,但他更是為富不仁的大地主,借給張有家的糧食,那可是利滾利的高利貸。

父子倆沒辦法,更是拼命地日夜操勞,既要養家,還要還高利貸。

但看著三個兒子一天天長大,張有夫婦兩個還是從孩子身上看到了希望。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福禍,誰知道厄運卻接二連三地降臨在這個剛剛看到點希望的窮苦人家。

先是賀貞的公公婆婆相繼去世,不久自己的丈夫張有也舊病不治離開了人世,撇下了年僅26歲的賀貞和三個年幼的兒子。

就這樣,曾經對生活充滿希冀的小女人賀貞,成了不幸的寡婦,和三個孩子開始了一段艱辛的求生之路。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寡婦帶子艱難度日,形勢所迫大兒落草

窮人家的日子就是這樣,只會越過越窮。成了寡婦的賀貞,更是如此,她的名字也由賀貞、張家媳婦兒被別人喊成了張寡婦。

俗話說,寡婦門前是非多,村裡那些心懷不軌的人,總是覬覦面貌姣好的賀貞,時不時地藉機騷擾,但都被她機智且潑辣地躲開了。

一個女人帶三個未成年的孩子是很不容易的,沒辦法,張寡婦有時候也只得厚著臉皮子去找大伯張更山借點糧食,但都被其拒絕,而且還遭到惡語相向。

這讓張寡婦氣憤難平,發誓再也不去求這個親戚了。

日子雖然艱苦,但在張寡婦含辛茹苦的操持下,她的三個兒子張振升、張明升和張先升也一天天地長大,可以為她分擔一些生活重擔了。

但家裡的幾畝地實在是太貧瘠了,養活他們幾個壯年十分困難。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1920年秋天,大兒子張振升聽說大爺張更山有四畝地要出租,想要迫切替母親分憂的他,悄悄去找張更山租地。

兩家雖然關係不好,但畢竟是親戚,他認為租地應該沒有問題吧。但他想錯了,遭到張更山以不再出租的藉口予以斷然回絕,更是回頭就把這些地租給了另外一個叫張清溪的人。

這讓張振升氣不打一處來,覺得被張更山耍了,就和張更山與張清溪一家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勢單力薄的張振升自然不是對手,被打得鼻青臉腫的他,在和母親說了一聲後,就獨自跑到宜陽、洛寧交界土匪窩裡落草,幹起了打家劫舍的營生,但他的最終目的是要找張更山和張清溪復仇。

要說張振升還是很幾下子的,很快就在土匪窩裡混出了名堂,當了個小頭目。

很快,幹活利索的張振升又被升為二架杆,也就是二把手,在自己身邊也有了不少鐵桿弟兄,這為他回鄉復仇打下了基礎。

被人出賣復仇未果,遭暗算張振升喪命

1922年秋,有了一定實力的張振升,決定下山,了結了他與張更山等人的恩恩怨怨。他曾經放言“殺死張更山,財產搶個幹;抓住張清溪,套上去拉犁。”可見他與仇人的怨恨之深。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但可惜的是,等張振升帶領人馬,乘著月黑風高之時撲到張更山等人家裡時,卻發現那裡早已經人去樓空。

原來,當知道張振升在土匪那裡站穩腳跟以後,擔心他會報復的張更山,一直惶惶不可終日。不願意坐以待斃的他,通過張清溪私下裡拉攏了另外一個與張振升不和的土匪韋聚臣。

這韋聚臣不但把張振升下山的訊息告訴了張更山,讓其早做準備,而且還接受了張更山的賄賂,準備尋機幹掉張振升,藉機取而代之。

張振升下山撲了個空,回山不久,就被韋聚臣暗殺了。他之所以能夠順路殺掉張振升,也和土匪老大總架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關,因為他也接受了張更山一大筆好處。

張振升不明不白地死了,韋聚臣當了二架杆,這讓他手下的老弟兄們很是氣憤,但也無處發洩。恰好那個替韋聚臣給張更山通風報信的手下喝醉了,酒後吐真言,這傢伙把韋聚臣幹得好事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地吐了出來。

這還了得,這仇要報!張振升的手下一個叫馮俊奎的,帶領幾個弟兄,趁韋聚臣酒後上廁所的機會,把他綁了扔下了山崖摔死了。

而那個總架杆也因為覺得心裡虧欠,帶了幾個心腹跑了,馮俊奎自然而然地成了總架杆。

這也是張寡婦後來能夠落草為寇的基礎。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兒子遇害母親悲痛,衝冠一怒變身匪首

復仇不成反遭暗算,失去大兒子的張寡婦悲憤交加,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帶著二兒子張明升上了山,去張振升以前的老地方高灣當起了土匪。這個時候的張寡婦,都42歲,年紀已經不小了。

臨行前,張寡婦和三兒子張先升交代了一些事情,讓他自己注意點。

那為什麼她不帶老三一起去落草,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這個三兒子太過老實,不是當土匪的料,另外就是不想讓一家子都去當土匪,畢竟這個太凶險了。

這個張寡婦平時看起來弱不禁風的一個小女子,一旦動起來做了土匪,潛意識裡面存在的氣質就出來了,不久就讓那些土匪們敬若神明。大家都把她敬稱為“乾孃”,就連總架杆的位置,馮俊奎也心甘情願地讓給了張寡婦。

張寡婦當仁不讓,並且給大家立了兩個規矩,一個是隻劫富不打貧,另外就是隻拉票不傷人,對女票不能欺侮,尤其快票,絕對不能近身欺負。

這規矩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可,畢竟曾經都是窮苦人家出身,這樣的規定自然感同身受。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但凡事總有不信邪的,曾經有一個土匪,對張寡婦的約法置之不理,更是膽大包天,在張寡婦的眼皮子底下妄圖強侵一個漂亮的女快票,被張寡婦當場一槍擊斃。

這個土匪的死,一下子讓大家明白,張寡婦的規矩可不是說說而已,那是要實實在在玩真的。

這張寡婦槍法咋那麼準呢?以前可是沒有摸過槍啊。這就是張寡婦的過人之處了,她在剛當了匪首以後,就找了一個神槍手教授自己槍法,很快就得心應手了。

規矩立了,威也立了,在張寡婦的帶領下,她們這撥土匪專幹對土豪劣紳打家劫舍的活,從不欺負老百姓,很快就在豫西一帶傳出了名聲。

到了1924年,張寡婦手裡的人馬已經擴充套件到了一千多人,這在當時兵荒馬亂的時期,可是一支不容小覷的力量。

人怕出名豬怕壯,名聲起來了,就多了冒名充斥的事情,經常有其他土匪以張寡婦的名義到處作案。因為張寡婦本人很少拋頭露面,別人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她做的,這就給那些想借她名頭的土匪以可乘之機。

但張寡婦所屬的這幫子土匪,確實沒有再幹傷天害理的事情。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接受招安入夥鎮嵩軍,得罪土豪二子被殺

當時豫西地區,正是西北地區最大的軍事集團鎮嵩軍的管轄區域,張寡婦的勢力引起了鎮嵩軍第2師師長張治公的注意。

當時正處於憨胡戰爭期間,急於擴充兵力的張治公,看上了張寡婦的這近千人馬,想把他收編過來,於是就派手下的得力干將楊彪來到了張寡婦的老巢架子嶺,試圖說服張寡婦。

張寡婦本人對官軍一向不感冒,俗話說嘛,土匪怕官軍,除非雙方有勾結,但按照張寡婦的為人,她是不屑於做這些的,她當然就拒絕了被鎮嵩軍收編的提議。

但這個楊彪不是個善茬,很會揣摩人心,更會採用激將法,以張寡婦耽誤年輕人前途為由把話撂給她以後,就下山了。

但他的話確實打動了張寡婦,她還是很能為手下這些人著想的,要不然也不會得到大家的擁護。

經過利弊權衡,張寡婦同意了鎮嵩軍收編的要求,但也提出了一系列關乎被收編手下切身利益的條件,但這些苛刻條件都被張治公答應了。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1926年春,張寡婦的近千人馬,在楊彪帶領下浩浩蕩蕩地開進了洛陽城,並被按照實有人數編成了一個團。團長是張寡婦指派的二架杆楊德廉,她的二子張明升則做了下面的一個連長。

而張寡婦本人呢,因為身為女人的原因,並沒有留下來,而是單槍匹馬回到了洛寧南山駕子嶺,土匪生涯從零再開張,重新拉起了一票杆子,很快規模就又達到了上千人。

張寡婦之所以這麼快就又復活隊伍,主要是附近的那些散匪,看張寡婦的手下都被收編,成功上岸,成了官軍,自然是羨慕不已,同樣想借張寡婦的道,也走一下當官軍的輝煌路。

自然,張寡婦也沒有讓他們失望。

1929年,洛陽警備司令萬選才派人收編了張寡婦手下的這撥土匪,辦法和當年張治公的一樣,張寡婦本人同樣再次孤身一人回到了老地方重新招募新人入夥。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一時間,跟著張寡婦,可以當官軍的事情,讓許多人都想方設法圍攏在她的身邊,她這裡就像一個編外兵站一樣,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張寡婦的威望越來越大,但她對部下的約束卻越來越少,一些本就心懷不軌的部下看張寡婦要求鬆了,就開始胡作非為起來,不但對地主土豪燒殺搶掠,而且時不時發生劫掠一般老百姓的事情。

這讓張寡婦的名聲受到了不利影響,而且那些土豪地主對她更是恨之入骨,就想伺機報復。

張寡婦深居土匪窩,他們奈何不得,就把目標對準了在鎮嵩軍當連長的二兒子張明升。

要說這個張明升,也是個受過苦的人,但自從當了鎮嵩軍連長以後,就有點飄了,加上性格暴躁,時常打罵手下,對那些地方上的官員、土豪地主,更是動不動就打罵威脅,人家還得對他笑臉相迎,因為他手裡有槍啊。

但這也為他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1931年秋,張明升到陝縣頭峪村去催糧餉和兵役事宜的時候,一位士紳以慶賀老母親生日為名,邀請張明升為他捧場。

酒過三巡,已經喝得醉醺醺的張明升,被早有預謀的士紳槍殺在酒席上。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兒子被殺寡婦大怒,血洗頭峪傷及無辜

得知二兒子張明升在頭峪村被殺,狂怒的張寡婦下令血洗頭峪村。

張寡婦這次是親自下山,率部奔襲頭峪。張寡婦在憤怒之下,早已經失去了理智,見人就殺,頭峪村人口喪失殆盡,財產損毀嚴重。

此次血洗頭峪村,雖然給兒子報了仇,卻讓張寡婦的名聲直線下降,因為這次她妄殺的無辜人家太多了,激起了民憤。

見張寡婦開始對有仇的村子開殺戒,張更山和德里北村的一些和張寡婦不對付的富裕人家惶惶不可終日,總想找藉口打擊一下張寡婦。

他們把目光對準了張寡婦那個留在村子裡務農的三兒子張先升。這個張先升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母親和哥哥的事情從不摻和,踏踏實實地在家幹農活,張更山不是不知道,但他已經顧不上這些了,一門心思想要張寡婦好看。

1932年秋天,張更山利用官府急於抓捕張寡婦、但又無法分身的窘況,夥同他人把張先升告到了官府,說他與其土匪母親暗通款曲,經常私下為她通風報信。

果然,對張寡婦血洗頭峪村而焦頭爛額的洛陽官府,此時卻因為其他事情根本無暇顧及,就讓張更山他們自己看著辦。

他們能怎麼辦?肯定是要張先升的命啊。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於是,一天晚上,無辜的張先升被張更山一夥人拉到河灘上,活活地把他打死了。

三個兒子都死於非命,這讓張寡婦悲從中來,更發誓要為子報仇。害死她兩個兒子的張更山所在的德里北村,也就是張寡婦丈夫的老家,自然成了首要報復物件。

張寡婦當即收拾人馬,殺氣騰騰地向村裡撲去。

不巧的是,當他們走到今天的澗口鄉東陶峪時,卻走錯了路,把上陶峪北村當成了德里北村,張寡婦正在氣頭上,也沒有仔細分辨,也和隊伍一股腦地衝了進去。這幫早就憋了一肚子氣的土匪,那是見了男人就殺,根本不分青紅皁白,一下殺了33口人。

等張寡婦迷惑過來,發現殺錯了,立即下令停止。

原來,德里北村和這裡隔了一道溝,陰差陽錯裡,上陶峪北村的33個男人成了冤死的刀下亡魂,到死都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殺錯了人,為此後悔不已的張寡婦,立即命令隊伍向德里北村進發。但為時已晚,此時天已大亮,附近的村子裡到處都是警戒的人群。

原來,狡猾的張更山知道張寡婦肯定會來報復,早早地組織了護衛,得到訊息的洛寧縣保安團也匆忙趕了過來參與防範和圍剿。

張寡婦一看形勢不對,為兒子報仇的願望是實現不了,無奈之下,只好面向德里北村方向大哭一場,才急速撤回老窩。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世事變遷土匪解散,回鄉報仇寡婦亡命

此後,整個中國的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曾經非常看重張寡婦的鎮嵩軍,也被收編改制,加上社會的逐漸穩定,豫西地區的土匪也慢慢地被消散了。張

寡婦這裡也不例外,人心已散,不得不各自尋求活路。從1922年落草,但現在已經為寇整整10年。10年,對一個女人來說,足夠改變其一生了。此時已經52歲的張寡婦,經歷的各種不堪與變故,把那個曾經青春洋溢的少婦,摧殘成了一個灰頭土臉、憔悴不堪的老婦人了。

孤家寡人的張寡婦此後就幹起了販毒和販賣槍支的營生。

1933年的秋天,張寡婦帶著幾百兩鴉片煙土,單槍匹馬坐人力車到許昌販賣槍支。

這也是她最後一次幹這事,按照她的想法,以後就不回來了,在外面漂泊終老。

但一想到兒子的大仇還沒有報,她就怒火中燒,於是又趕回洛陽,準備先找張更山把仇報了。

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回去,卻讓自己陷入了絕境。

坐火車從鄭州到洛陽的張寡婦,在車上被洛寧王範的一個熟人盯上了。這傢伙一直盯到張寡婦在洛陽的旅館裡住下,立馬就去設在周公廟的洛陽警備司令部報了警。

這個張寡婦確實是年紀大了,也喪失了警惕性,而那個報警的人,或許是以前被張寡婦傷害過吧,具體原因不知道,或許僅僅是單純地想要得到報酬吧。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得到張寡婦落腳地點的訊息,洛陽警備司令部如臨大敵,派重兵把張寡婦住的地方圍了個水洩不通,並把機槍對準了張寡婦所在的房間。

而張寡婦呢,可能是太累了,正在房間裡呼呼大睡呢。

當張寡婦在睡夢中聽到要她繳械投降的喊話,才知道自己暴露了。

但張寡婦並不慌張,因為她知道這次是在劫難逃了,而且自己活著已經失去意義了,根本就不想再和警備人員打打殺殺。

於是,人們看見張寡婦把槍扔了出去,從容地走出了房間。

經警備司令部審訊,張寡婦對自己所作所為一概予以承認。

過了2天,警備司令部要在當天中午12點鐘槍決張寡婦的佈告,貼滿洛陽城內的大街小巷。

18歲嫁人,26歲喪夫,53歲從容赴難,豫西女匪首張寡婦傳奇

上午11點,一輛載著張寡婦和押解人員的卡車,從警備司令部開了出來,張寡婦背上插著亡命旗,上寫:“槍決死刑犯張寡婦”。

此時卡車要路過的街道上,早已經站滿了圍觀的人群。車到井衚衕口時,張寡婦突然大喊:我也是被逼迫當刀客的,但我的仇還沒有報,53年後,我還會再回來的!

到了洛陽東關大橋下的刑場,張寡婦的喊聲也沒有停下,她不甘心啊!

隨著一聲槍響,張寡婦走完了她充滿希望卻又被命運玩弄的一生!

殺張寡婦的是武庭麟,時任國民黨第15軍64師190旅旅長兼洛陽警備司令,是一個嗜殺成性的傢伙。

1947年11月4日,武庭麟在郟縣被陳謝兵團周希漢的第十旅俘虜。

1952年12月11日,武庭麟在“鎮反”運動中被舉報判處死刑。

張寡婦的命運變遷,也是那個時代窮苦人家命運的縮影。她是時代的反抗者,更是那個時代的受害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