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馬伕管毛澤東叫大哥,建國後去北京參觀,想找毛大哥要點錢

1959年春節期間,來自湖北省的兩個人在北京參觀遊覽,這兩個人在北京呆了幾天,四處逛了逛後,發現身上帶的錢不多了,剩的錢只夠買回家的火車票了,而他們來北京一趟很不容易,此時他們遊覽參觀北京的興致正濃,他們還想在北京再轉轉,怎麼辦呢?

其中一個人胸有成竹地對另一個人說:“在北京儘管呆,看夠了,咱再走,錢不夠不要緊,我有辦法,我去找毛大哥,管毛大哥要點錢。”

另一個人問:“你在北京有親屬?”

“有啊,我毛大哥啊。”

“誰是你毛大哥啊?”

“毛主席啊,毛澤東就是我毛大哥啊”這個人一臉自豪地說。

另一個人瞪大了雙眼,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他。

這兩個來自湖北的人一個是湖北省蒲圻縣車埠區楓橋公社的黨委副書記但照清,另一個管毛澤東叫大哥的人叫王天相。

一名馬伕管毛澤東叫大哥,建國後去北京參觀,想找毛大哥要點錢

王天相是什麼人,他為什麼管毛澤東叫“大哥”呢?原來王天相是一名老紅軍,他在紅軍長征期間做過毛澤東的馬伕,毛澤東一向平易近人,與普通群眾打成一片,馬伕王天相每天給毛澤東牽馬,負責餵養照顧毛澤東的“坐騎”,毛澤東經常在趕路時與王天相聊天,有時還開開玩笑、時間一長,王天相就與毛主席熟識了,在毛主席面前也沒了拘束感,他還經常隨口管毛主席叫“毛大哥”。

儘管有人提醒過王天相“毛主席是偉人,你是什麼人?記住,以後不管在什麼場合都要叫毛主席,不要叫毛大哥。”但王天相卻總也改不了口,他覺得叫“毛主席”沒有叫“毛大哥”順口,所以,有時不留意間“毛大哥”這個稱呼順嘴就說出來了。

毛澤東並不介意他這麼稱呼,他看著面容純樸,時常露出一絲“憨憨”表情的王天相很有趣,毛澤東望著王天相詼諧地打趣說:“給你取個“穿山甲”的雅號,你覺得好不好啊?”

王天相看上去有點“憨”,但他反應並不慢,手腳麻利,特別能吃苦,翻山越嶺耐力很好,“穿山甲”這個雅號挺符合他的特點,他覺得挺不錯,就對毛澤東說:“好啊,毛大哥賜號是我的福分。”

王天相的真實姓名叫王天祥,他出生於四川,由於在四川方言中把“祥”字念成“相”,所以王天祥就成了王天相。王天相沒念過書,他覺得名字就是個代號,叫啥都無所謂,所以也不在意。

王天相家有兄弟8人,王天相是老五,他的三哥王天德是中共地下黨員,當時在紅軍駐地鼎山開設門診給紅軍傷病員治病。在眾多兄弟中,王天相與三哥和四哥最為要好,在三哥王天德的影響下,1933年7月,少年王天相和他的四哥王天鵬從老家四川省巴中地區逃出來參加了紅軍。

王天相五短身材,個頭不高,看上去木訥憨厚,有點呆頭呆腦,但其實他行動敏捷、靈活,腦筋並不死板。他參加紅軍後,最初在紅一方面軍裡從事“特務”工作,因為他膽大心細,還當上了小“頭頭”。

有一次,上級派他帶幾個人去執行偵察任務,在偵察途中,發現當地的地主武裝“民團”六個人持槍押著幾個五花大綁的“老百姓”急衝衝地往村外趕。王天相一想,這些人準沒幹好事,他打手勢示意偵察員們包圍堵截。

他們埋伏在路兩邊樹叢裡,待目標靠近後,大吼一聲衝了出來,繳了那幾個“民團”的槍,救出了那幾個“老百姓”。

後來才知道,被解救的這幾人都是中共地下黨員。

王天相立了功,不久之後被調入中央警衛團擔任警衛工作,有機會與毛澤東、朱德等中央領導人經常見面。

王天相跟隨紅軍走完了二萬五千里長徵,在那些崢嶸歲月裡,王天相與戰友們出生入死,冒著槍林彈雨,搶渡大渡河,他還被授予紀念獎章。

在紅軍爬雪山、過草地期間,王天相給毛澤東放馬、餵馬,牽馬,擔任警戒任務,與毛澤東朝夕相處,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名馬伕管毛澤東叫大哥,建國後去北京參觀,想找毛大哥要點錢

王天相對毛澤東的“坐騎”小黃馬愛護有加,他把毛澤東的這匹小黃馬餵養得膘肥體壯,毛主席騎在小黃馬背上像坐在海綿墊上一樣的舒適。使毛澤東在長征途中省去了很多徒步行走的辛苦,有更多的精力來運籌帷幄。

在一次部隊休整期間,王天相遛馬時觸碰到敵人埋設的地雷,在地雷炸響的一瞬間,王天相揮鞭將小黃馬驅離,自已卻被地雷爆炸的氣浪掀翻在地,險些受傷。

在王天相的精心照料下,小黃馬從井岡山開始就馱著毛澤東走完了艱苦的長征,但到達延安時,小黃馬卻因病死去了。毛澤東得訊後非常難過,他特意交代王天相說:

“小黃馬對革命有功。它死了,你們不要剝它的皮,也不要吃它的肉,要完整地把它掩埋好。”

王天相記住了毛主席的話,他對警衛班的戰友說:“毛主席對小黃馬有感情,我們就把它埋在延安北關附近的延河邊吧。”

王天相隨軍參加了淮海、平津等戰役。當時,國民黨一邊與共產黨“和談”,一邊瘋狂地對延安這個革命根據地展開圍剿。毛澤東根據當時的形勢,制定了在消滅敵人的同時,根據戰略需要靈活轉移的戰略戰術。部隊常常是一邊戰鬥,一邊實施轉移。

一名馬伕管毛澤東叫大哥,建國後去北京參觀,想找毛大哥要點錢

一天傍晚,我軍大部隊與發起進攻的敵軍展開交火,在後方的中央機關的後勤人員需要在規定時間內轉移。轉移途中,被“十八道涼水河”擋住了去路,中央後勤機關決定,凡是會水的戰士均帶5個人泅渡過去。

王天相良好的水性這時派上了用場 他先後將兩個人帶過了河,當時天氣十分寒冷,王天相渾身溼透,被凍得直打哆嗦。他沒有猶豫,又跳入冰冷的河裡返回上岸。

王天相上岸後本想休息一下喘口氣,這時急於過河的人就將手臂搭上了他的胳膊,他的左膀右臂和背部瞬間就趴了兩男一女,王天相一時動彈不得

他不禁心裡有點煩,結果一句粗話脫口而出:“著你孃的急,讓我喘一口氣不行嘛。”

他使勁一揚胳膊,將搭他臂膀的人掀翻在地,但同時他覺得後背上捱了一棍子。王天相不禁怒中心頭起,他回頭想找打他的人算帳,他回頭看到揍他的不是別人,而是一面怒容的朱德總司令,朱德總司令嚴肅地說道:“你對戰友是什麼態度,幹革命這個態度可不行,今天別人背5個人過河,你要背10個人過河,少一個或有一個出現意外,就叫你們團長提著你的腦袋來見我。”

一名馬伕管毛澤東叫大哥,建國後去北京參觀,想找毛大哥要點錢

受到朱老總批評了的王天相認識到了自已的錯誤,他按朱老總的命令,依靠良好的水性,先後幫十多個戰友渡過了河。

解放戰爭時期,王天相隨大軍南下,在劉鄧部隊30軍12師268團擔任排長。當部隊進駐大別山區時,王天相被安排負責後勤工作,由於工作認真負責,後來王天相又被調至沔陽軍分割槽擔任後勤科長,繼續負責部隊糧食儲備供給和調運工作。

王天相在這期間幾次遇險,有一次,他帶人穿便裝到山下集市去買糧。在集市上見一位老漢因為賣穀子收到假銀元而傷心哭泣,便將自己口袋裡帶的兩塊真銀元給了老漢,將老漢手裡的兩塊假銀元要過來順手放在胸前口袋裡。

沒想到,這兩塊假銀元救了王天相一命。

在買完糧食回程途中,王天相等人被敵人發現,敵人試圖連糧食帶人一起拿獲,王天相忙讓戰友帶糧食先走,同時招呼在不遠處的援兵,他在後面掩護。敵人向他逼近,王天相果斷開槍射擊,這時我軍接應的戰士趕到了將敵人擊退。敵人在倉皇逃竄時,仍不時回頭射擊,二顆子彈正中起身追擊的王天相的胸口。

王天相以為自已中彈了,要犧牲了,他一摸胸口卻感覺不到疼,也沒流血,低頭髮現原來是那兩塊重疊放置的假銀元擋住了子彈,救了自已一命。

但好運氣不會一直存在,王天相隨後在一次運糧途中遭遇白匪,戰鬥中左胯部被敵人擊中,在軍醫院做手術取出了彈頭,但還有一小片彈殼卻未能取出,在身體裡為他的革命生涯留下了紀念。

1949年解放後,因王天相在軍中長期負責後勤方面的工作,組織上安排他牽頭創辦了蒲圻縣第一個軍人供銷合作社。王天相工作認真負責,但沒有經濟頭腦,他認為創辦合作社的宗旨是為人民服務,不是為賺錢,遇到有人家中困難,他大手一揮,買東西不要錢,或乾脆將物品送到困難群眾家中,不多久就把合作社“賣”空了,基本沒有收錢。

省裡得知合作社出現了虧空,遂通知王天相等人去開會調查,有人知道信後,偷偷告訴王天相,叫他把行李包裹帶好,覺得他搞垮了合作社,搞不好要坐牢。同去開會的人也擔驚受怕,緊張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但王天相覺得他是按照毛主席“為人民服務”的指示做的,心裡沒有愧,所以他該吃吃,該睡睡,全不當一回事。

開會時,領導問王天相:“聽說你把合作社“賣”垮了臺,是不是?”

王天相把胸脯一挺,聲音響亮地回答:“不錯!但我一沒貪汙,二沒浪費,共產黨鬧革命就是為了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嘛!”

一席話引得眾人一陣大笑,覺得他說得也在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建國後,毛主席日理萬機,但並沒忘記王天相這個曾為他牽馬墜蹬的馬伕。

1956年6月的一天,王天相花了一月工資,置辦了白綢衣、黑綢褲和大頭牛皮涼鞋,還新理了發。他穿戴整齊後,滿懷興奮地要去見一位重要人物。

原來,毛主席到了武漢,在緊張工作之餘想要見一見王天相。

一名馬伕管毛澤東叫大哥,建國後去北京參觀,想找毛大哥要點錢

當天,王天相到了武漢,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黃鶴樓附近的一棟樓房前,工作人員進去通報後,將王天相帶到毛主席面前。毛主席看到王天相後,上下打量一番,用幽默的湖南口音說:

“穿山甲,你大變樣了,這大頭涼鞋擦得這麼亮,簡直把你這個穿山甲的影子都照出來啦!”

王天相向主席連聲問好,毛主席向他詢問近況,同他親切交談。

見面結束,王天相回到家中,他反覆琢磨毛主席話中的意思,他覺得自己沒有文化,就問別人:“是不是毛主席在批評我“翻身忘本”了?”

從此後,他不再穿那身衣裳,他換上了昔日的舊軍裝,連牛皮涼鞋也換成草鞋,這樣他才覺得找回了昔日的模樣。

1959年春節期間,王天相與湖北省蒲圻縣車埠區楓橋公社黨委副書記但昭清同志前往北京參觀,由於手頭不寬裕,王天相想找“毛大哥”要點錢,可是這次毛主席正在上海主持召開中央會議,他沒見到他的“毛大哥”,但他並不感到失望,他相信以後還有機會,有點遺憾的是,這次他為了到北京見“毛大哥”,穿得特別樸素,腳上還打著長征時花格狀綁帶,他希望這種“革命本色”能夠得到毛主席誇獎。

  1963年王天相65歲時從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他又先後兩次上北京想見毛主席去問好,可是沒能如願。

  1979年12月冬,王天相不幸病故,享年81歲,他的名字被刻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上,《湖北日報》發了訃告。


參考資料:《叫毛澤東“大哥”的馬伕王天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