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重慶市合川區隆興鎮廣福村,一棟緊鄰鄉道的兩層磚石結構樓房。

這就是抗美援朝一等功臣蔣誠的家。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 蔣誠

如今的蔣誠已是一位92歲高齡的老人,穿著一身綠色舊式軍裝,白髮稀疏,滿臉滄桑,腳下踩著一雙白底黑幫布鞋,手裡拄著一根柺杖,在老伴兒攙扶下散步遛彎。

走進客廳,正對門口的牆上掛著一張玻璃相框,相框裡是蔣誠年輕時的照片。

曾孫女蔣晴宇每次來到曾祖父家,都要對曾祖父年輕時的照片端詳許久,然後對著曾祖父感嘆一句:“祖祖(曾祖父),你年輕時候好帥哦。”

看著曾孫女崇拜虔誠的眼神,蔣誠眉開眼笑,儘管他聽不清孩子說的是什麼。

這位參加了上甘嶺戰役,一人以重機槍殲敵400多名,立下一等戰功的抗美援朝戰鬥英雄,平淡地看待著世間的一切,包括他無比輝煌的戰鬥光陰,他33年來默默無聞的臨時工歲月。

你能想象,這位抗美援朝的一等功臣,1955年復員回家,他深藏功與名,當了一個默默無聞的農民,幹了33年的臨時工,直到60歲以後才被吸納為正式工人,拿到80元的退休工資嗎?這一切只是因為當初有關部門犯下了一個小小的錯誤——寫錯了一個字。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 蔣誠

上甘嶺上激戰酣,殲敵400餘名,榮立一等功

蔣誠,1928年出生於合川縣隆興鄉廣福村一個農民家庭。

1949年12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橫掃大西南,打響了解放成都的戰鬥,摧枯拉朽一般殲滅了胡宗南所部國民黨軍30餘萬人。

在解放成都的隆隆炮聲中,時年21歲的蔣誠抱著解放全國的志向,毅然選擇參軍入伍,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1軍31師92團1營機炮連的一名普通戰士,參加瞭解放大西南的剩餘戰鬥,很快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機槍手。

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願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正式入朝作戰。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志願軍分批次入朝作戰,蔣誠所在部隊被編入志願軍第12軍建制,於1951年3月21日入朝作戰,此時的蔣誠已經是機炮連副班長。

入朝以後,蔣誠作戰英勇,屢立戰功,特別是在上甘嶺戰役中,蔣誠創下了一人殲敵400多名的記錄,也經歷了一次最為危險的生死考驗。

1952年10月14日,美軍發起“金化攻勢”,企圖奪取上甘嶺,在志願軍防線中央開啟缺口,其中537.7高地因扼守咽喉,成為雙方爭奪的一個焦點。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上甘嶺戰役

美軍、韓軍向537.7高地發動了瘋狂進攻,短短几個小時之內,敵軍在我軍3.7平方公里的防禦陣地上傾瀉了炮彈190萬餘發、航彈5000多枚,摧毀了全部地表工事,高地的兩個山頂被硬硬削低了2米。扼守高地的部隊連續半個月作戰,11天斷水斷糧,眼看就要失守。

千鈞一髮之際,蔣誠所在的92團抵達上甘嶺,投入血戰。

在這場殘酷到極點的血戰中,蔣誠所在的機槍班立下了奇功。

蔣誠所在的連負責正面防禦,連裡只有這一架重機槍被安置在最前面、火力最有效的位置,他負責的陣地只有一個簸箕的寬度。在彈藥有限的情況下,蔣誠以冷靜的頭腦、嫻熟的技術,把一顆顆憤怒的子彈射向敵人,一戰累計殲敵400多名,擊毀敵人重機槍一挺,有力地壓制了敵火力點。

激烈的戰鬥中,一架敵機欺負我們沒有防空炮火,不斷低空俯衝,進行投彈轟炸,蔣誠看見以後,立即對該敵機進行追蹤射擊,當敵機向下俯衝時,蔣誠就把槍口對準它的頭狠命射擊;敵機飛過去之後,蔣誠就追著它的尾巴打……

隨著機尾冒出一陣濃濃的黑煙,敵機被蔣誠擊落了!

與此同時,敵機投下了一顆炸彈,轟然爆炸,一顆彈片向蔣誠飛來,一下子在他肚子上劃出了一道大口子,頓時鮮血直流,腸子都流了出來,蔣誠殺紅了眼,渾然忘記了生命危險,用手把腸子揉了進去,繼續戰鬥,戰士們硬是他抬到坑道里搶救,終於撿回一條命。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上甘嶺戰役中的機槍陣地

55年復員返鄉,深藏功與名,幹了33年臨時工

上甘嶺戰鬥中,作為重機槍手的蔣誠立下大功,被志願軍司令部記一等功。

1953年,中國人民志願軍政治部、司令部給蔣誠的父親寄出了一封立功喜報: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於上甘嶺戰役中,配合反擊堅守五三七點七高地戰鬥裡,該同志發揮了高度的英勇頑強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難,帶領班裡在嚴密敵炮封鎖下,熟練地掌握了技術,以重機槍殲敵四百餘名,擊毀敵重機槍一挺,有力地壓制了敵火力點,封鎖了敵運輸道路,擊落敵機一架,身負重傷還不願下火線,配合步兵完成了任務,對戰鬥勝利起了重大作用。”

1954年,蔣誠隨部隊凱旋迴國,到了師駐地浙江江山興建部隊營房,榮立三等功一次。

1955年2月10日,蔣誠響應復員返鄉。

榮立一等功,光榮返鄉,等待蔣誠的原本應當是人民對英雄的歡呼。

但一切都沒有發生,大家只知道他是復員士兵,沒人知道他是抗美援朝一等功臣。

蔣誠回到老家,當地政府沒有為他安置工作,沒有給他落實待遇,沒有給他發放補貼,蔣誠只好做了一個最最普通的農民,過著每天下地耕田、種桑養蠶的平凡生活。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晚年的蔣誠

合川是國家繭絲綢生產基地,隆興鎮的蠶桑產量在合川名列前茅,由於蔣誠擅長養蠶,隆興鎮聘請蔣誠當了蠶桑站技術員,為廣大蠶桑戶提供技術指導。

當技術員的日子裡,蔣誠每天早晨5點多就坐在蠶桑站廣播室,開始通過大喇叭給十里八村的農戶講養蠶技巧,從桑樹嫁接、蠶種繁育到蠶繭收烘,每一個環節都要講細講透。講完之後,還要到各個村子實地指導,挨家挨戶,手把手教,往往忙到深夜才返回。

蠶桑最忙的時候,蔣誠一出去就是好幾天,經常不著家,孩子們一連一個星期見不到父親,覺得很奇怪,很不理解:為什麼別人的父母都在家,自己的爸爸見不到人影?

最主要的是,蔣誠這個技術員壓根就沒有編制,只是一個臨時工,工資低得可憐。每天風裡來雨裡去,掙的錢還不夠養家餬口,吃不飽,穿不暖。蔣誠的三子蔣明輝清楚地記得,他小時候家裡窮,很少能吃上大米,生產隊給每家每戶分紅薯,紅薯磨成粉後,剩下的紅薯渣蔣誠也捨不得丟,拿回來晒成幹烙餅或是煮成粥,孩子們吃起來難以下嚥,只有蔣誠往下硬捱。

1975年蔣明輝上小學,家裡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給他穿,蔣誠只好把自己穿過的衣服給兒子穿,一件陳舊的襯衣上身,一系釦子,就成了一件下襬到膝蓋以下的“袍子”,孩子長大後結婚,生活拮据的蔣誠也沒能置辦幾桌像樣的酒席招待親朋好友。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蔣誠在老伴攙扶下散步

生活拮据如此,蔣誠沒有絲毫怨言,他從未向上級反映困難,從未找任何一級組織提出安排工作或發放救濟的請求,從未向外人透露自己抗美援朝一等功臣的身份。

蔣誠的弟弟蔣啟鵬對他的功臣身份略知一二,勸他跟政府說明情況,反應困難。

但蔣誠的回答總是那句話:“不要給組織添麻煩。”

蔣誠把自己一枚枚紀念章和功勳章鎖進了一隻鐵盒子裡,盒子裡塵封著自己輝煌的功績,他不願再回想那段充滿流血犧牲的時光,不願提起那段艱苦輝煌的歲月,蔣誠親眼看過多少戰友失去寶貴的生命,埋屍在異國他鄉的土地,自己能撿回一條性命,已是萬幸,沒有任何奢望。

1983年冬,隆興鄉決定修一段從永興到隆興的公路,改變隆興鄉對外交通不便的局面。但當時鄉里沒有經費,沒有挖掘機、壓路機,所有工作都必須靠人工完成,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沒人願意站出來牽頭。

關鍵時刻,作為中共黨員和退伍軍人的蔣誠毅然站了出來,挑頭主持修路,他帶著大夥發揮戰天鬥地的精神,沒日沒夜地幹,就像當初在上甘嶺一樣。

路還沒修完的時候,錢不夠了,支不起工錢,工友們打算散夥,蔣誠一個人跑到農村信用社,用個人名義貸了款,給工人們發工資,終於修好了路,也留下了3000塊錢的欠債。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 蔣誠

一張喜報揭開真相,一字之差耽誤33年

這樣的清貧生活,蔣誠一過就是33年。

1988年,合川縣組織修訂縣誌,很多塵封數十年的檔案都被翻了出來,整理檔案時,一份《革命軍人立功喜報》引起了編撰人員王爵英的注意。

《喜報》載明:“貴府蔣誠同志在上甘嶺戰役中,創立功績,業經批准記一等功一次,除按功給獎外,特此報喜。恭賀蔣誠同志為人民立功,全家光榮。”

按照抗美援朝時期的慣例,但凡將士在前線立功,除按規定記功之外,還向戰士所在家鄉有關部門郵寄《喜報》,有關部門燃放鞭炮,隆重將喜報送到將士家中,目的是讓父老鄉親廣為周知,起到表彰戰功、激勵將士的作用。

按理說,這份《喜報》應該是在這名“蔣誠同志”家中,為何在老檔案中被發現?

王爵英翻看一下,發現《喜報》的背面還有一行字:“由八區退回,查無此人”。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被塵封了三十多年的《革命軍人立功喜報》(影印件)

很明顯,“八區”的郵政工作人員按照《喜報》的投送地址進行了查詢,發現沒有叫蔣誠的人,所以將《喜報》退回了縣郵政局,後來便無人問津,成為塵封的檔案。

這份喜報引起了王爵英的興趣,這份喜報肯定不是假的,那麼喜報的主人蔣誠到底是誰?是姓名錯誤還是地址錯誤,導致“查無此人”?這位一等功臣是否健在?現在又在何處?

王爵英再度檢視,喜報的投送地址是“四川省合川縣四區興隆鄉南亞村”,他突然想起合川縣有一個興隆鄉,還有一個隆興鄉,是不是寄件人一時粗心,把地址寫錯了?

隆興鄉,隆興鄉……王爵英突然想起一個人:蔣啟鵬。

王爵英退休前是合川師範學校校長,學生遍佈全縣,蔣啟鵬是他的學生,又和他一起共事過,而且蔣啟鵬就是隆興鄉人,也姓蔣,他會不會認識這個叫蔣誠的人?

王爵英立即與蔣啟鵬取得聯絡,並向相關單位進行核實,很快便確認了蔣誠的真實身份,他就是蔣啟鵬的哥哥,在合川縣隆興鄉蠶桑站當過33年臨時工的蔣誠!

訊息傳開後,全村、全鄉乃至全縣都為之震驚,《合川日報》在醒目位置用大幅照片刊登了這張遲到三十六年的立功喜報,這一年,蔣誠整整60歲,因為是臨時工,沒有退休工資。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合川縣關於吸收蔣誠為工人的通知

1988年9月,合川縣人民政府發出《關於將蔣誠同志收回縣蠶桑站為工人享受全面職工待遇的通知》,通知縣農技推廣中心,將已經離開工作崗位的蔣誠收回蠶桑站,給予正式工人身份,享受全民職工待遇。60歲零8個月的蔣誠,幹了一輩子臨時工,終於有了正式工人的身份。

《通知》同時確定,蔣誠的工資定為工人五級,其基礎、崗位工資之和為80元。

蔣誠的子女們以為,家裡苦了這麼多年,父親應該會為他們爭取更多待遇,比如找國家幫助自己的孩子安置工作或者轉成城鎮戶口,或者縣政府會主動給孩子們解決工作問題,畢竟父親的一等功臣待遇整整三十三年沒有落實,政府給他的子女安置工作,也算是一種補償。

蔣誠一共有五個孩子,哪怕只解決一個孩子的工作或者戶口問題,也行啊!

但出乎孩子們意料的是,政府沒有主動幫忙解決,父親更沒有出面。

面對孩子的質疑,蔣誠回答說:“國家還窮,我們也不能給國家增加什麼負擔。”

孩子們沉默了,他們知道在老人的心裡,“國家”二字,永遠高於一切,既然改變不了父親的思想,那就只能改變自己的認識。在父親的影響下,蔣誠的孩子們都跟他一樣,踏踏實實做事,老老實實做人,不管安排什麼工作,都兢兢業業,默默無聞。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2019年,合川區人武部走訪慰問蔣誠

蔣誠的長子蔣仁軍,在父親的影響下當了兵,去部隊之前,蔣誠交代了三句話:一是當兵就要準備犧牲;二是在部隊要嚴格要求自己;三是老老實實,不要給組織添麻煩。

三子蔣明輝,原來在蠶種站當臨時工,後來當保安,一直銘記父親的教誨,踏踏實實做事。

一等功臣身份“曝光”以後,大家喜歡稱呼蔣誠為“蔣英雄”,蔣誠時刻牢記自己的中共黨員和退伍軍人身份,處處帶頭,事事爭先。

2014年,村裡引進油橄欖種植扶貧產業,提倡土地流轉,很多村民不想流轉土地,擔心土地沒了,丟了飯碗,村委會面臨很大工作壓力。這個時候,蔣誠第一個站了出來,主動將自家的3畝多土地流轉出去,還給大家講土地流轉的好處。有蔣誠這位“老英雄”帶頭,村民們都放心下了,廣福村的土地得以順利流轉,群眾收入大幅增加,都過上了好日子。

晚年的蔣誠時常發揮餘熱,受邀去鎮上、縣上的學校講課,跟孩子們講當初打仗的故事。閒聊的時候,弟弟蔣啟鵬時常會問他後不後悔當了兵?蔣誠的回答直接又樸實:

沒得後悔的,一路沒有後悔,只想怎樣多打幾個(敵人),怎樣多取得勝利,怎樣為人民服務,這是一個終點,宗旨,沒有什麼驕傲的,從來都沒有什麼驕傲的。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中國國防報》關於蔣誠事蹟的報道

當然,別人問他最多的還是另外一個問題:

“蔣爺爺,您從戰場回來後,生活這麼苦,孩子也跟著受苦,怎麼不向組織反映反映?”

“黨員不能向組織找麻煩。”蔣誠的回答永遠只有這一句話。

看到這裡,我不禁在心裡連問三個如果。如果志願軍司令部在寫地址時再仔細一點,沒有錯寫一個字;如果郵政部門工作人員再敬業一些,追查一下這個蔣誠的真實地址;如果民政部門再對革命功臣再關心一下,對這封“查無此人”的喜報多深入研究……或許一切都會不同。

然而,一切都不容假設,都沒有如果。

時光如梭,英雄遲暮。

距離上甘嶺戰役已經60多年,蔣誠已經是90多歲的耄耋老人。面對來之不易的和平,他的臉上始終充滿淡定、平靜,只有腹部留下的那道深深的疤痕清晰可見,似乎在訴說著60多年前那場慘烈無比的戰鬥,在提醒我們永遠不能忘卻那些沉默的英雄……

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只因有關部門錯寫一字,苦幹33年臨時工

英雄無言,英名猶存。

全國還有許許多多像蔣誠這樣的英雄,即便沒有享受撫卹政策和各項待遇,他們仍然深藏功名,無怨無悔,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有義務關愛這些英雄的生活,確保他們安享晚年,不讓流血的英雄再流淚,讓更多“沉默英雄”的精神傳之後世、照耀人間。

謹以此文獻給抗美援朝一等功臣蔣誠老英雄,向沉默的英雄致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