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1949年10月,一名年輕人來到北京,尋找父親,誰也沒有想到的是,他要找的這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賀龍。這個年輕人名為楊榮柱,與眾所周知的賀龍兒子之間不存在一丁點兒相似之處。

但是這個年輕人滿目憧憬和認真,大家並不覺得他在撒謊。於是警衛們就將該年輕人尋訪的事情認認真真的報告給了賀龍的助理。雖然助理內心充滿疑問,但本著負責的態度他選擇外出相看。然而表情認真的楊榮柱再一次讓助理心生疑惑,於是他便只好將此事報告給賀龍。

賀龍聽聞此訊息,徑直衝出去,兩人得以相見。原來,這個年輕人就是賀龍尋找20多年之久的兒子。從眾人疑惑的眼神當中,不難看出,大家根本就不知曉賀龍還有這麼一個兒子。那麼這個兒子是如何得來的呢,一切都從大革命期間開始。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與楊毓棻的兄弟情義

袁世凱之所以成為民國總統,其中的緣由無人不知。當然,這個男人的野心也在自己掌握權力以後開始膨脹起來,眾位共同革命人士自然無法忍受。

反對袁世凱的聲音越發多了,蔡鍔將軍也成為其中一員,因為有了這樣的前例,從而大家紛紛效仿。反對袁世凱逐漸成為一股熱潮,引起了眾人的支援。

賀龍在這個期間也是積極參與,還回歸老家進行隊伍組織,歸家後的賀龍,習得家傳武藝。不得不說,賀龍這個人身上有著一股俠肝義膽的勁頭,由於砍傷惡霸之子,於是他便跟隨馬幫開始了新的生活。

有了這樣的勁頭,支援賀龍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他身邊已經聚集了二十多人,人是有了,但沒有武器又成為了一個難題。不過,雖然有難題,但辦法還是需要人想的。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他手拿菜刀帶領著一行人進入鹽局,奪來槍支,並且還將其內部的九千多斤鹽分發給大家。

這一事件發生以後,很多人都開始被賀龍的伸張正義舉動給感染,於是又有更多的人都來到了賀龍的身旁。

此時的賀龍早已擁有了組織的力量,他帶領著來到自己身旁的人都去了蔡鍔將軍的隊伍。賀龍的能力被領導認可,於是,他也開始擔任營長的職位。

在這個隊伍當中,賀龍結識了新的朋友,那便是楊毓棻,此人也同擔任營長一職。兩人相互配合,相識相知,從而合作成為了湘西軍當中重要的兩支隊伍。

由於相遇相知,又相互配合,兩人慢慢發覺,自己好像就喜歡與這樣的人交朋友,於是兩人結拜為兄弟,建立了堅固的革命友誼。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楊毓棻自小也並沒有過上什麼富足的生活,後來加入反對袁世凱的隊伍以後,由於在打仗方面非常有能力,因而就接連擔任連長與營長等職位。這兩人能夠結拜為兄弟,還是非常合適的。

大家都知道,這兩人在戰場上,那真的是要和敵人拼命的。為了改變現狀,他們奮不顧身。作為內心充滿俠肝義膽之人,兩人已經逐漸成為自己最為信任之人。

有命共拼有功共享的兩人感情越發深厚起來,1918年10月,兩人正式拜了關公,發誓兩人自此成為兄弟,互稱對方為”老庚”。這樣的關係羨煞旁人,兩人的經歷隨後在軍中引起結拜的熱潮。

就這樣,賀龍也將”老庚”的家人視為自己的家人,對”老庚”母親行了跪拜之禮。後來,他還把當時年幼的楊榮柱視為自己的兒子,他內心深信不疑,”老庚”的家人必然也就是自己的家人。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老庚”逝去,仇家囂張,賀龍出面

仇家揚言報復,賀龍親自扶靈威震仇家

楊毓棻和軍閥蔡矩猷之間的敵對關係開始以後,蔡矩猷的攻勢隨之展開,原本想給未有準備的楊毓棻來一場突然襲擊。但是他哪兒知道,芷江這個地方可是人家楊毓棻從小待到大的地區,眯著眼睛摸都能輕而易舉的摸到想去的地方。

這樣的現實蔡矩猷內心更是憤憤不平,雖然後來他依然進行了數次進攻,依然沒有取得勝利。直至1924年,楊毓棻的身體出現問題,新痕舊傷讓他再也無法健康生活。雖然當時他才二十九歲,但是他就這樣決然地去世。

就在他逝世之時,他的兒子才三歲。敵方蔡矩猷一聽聞此訊息,立馬振奮起來,他覺得自己報仇的時機終於到來。於是他四處放出大話,稱自己要將楊毓棻的遺體浸泡在江水裡,絕不讓其順利下葬。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這樣的大話讓楊毓棻的家人很是害怕,於是他的妻子只能尋求丈夫好兄弟賀龍的幫助。賀龍得知昔日好兄弟已經不在人世,心痛之情難以言表。聽聞有人妄想阻礙”老庚”入土為安,心中更是氣憤。

於是他直接帶著一個營的兵力前去參加”老庚”的葬禮,這樣的陣仗必然給那個心存惡意的人一點震懾。當然,楊毓棻離世的訊息對於軍中的領導來說也是非常痛心的,畢竟像這樣的良將,很是難得。

要不怎麼說兄弟情深呢,雖然不是一母同胞,但是楊毓棻對待賀龍,那就跟對待自己的親弟弟是一模一樣的。在他身體越發虛弱之時,他已明瞭自己的結局,於是就在自己還能說話的時候讓侄子楊永清將一批軍用物資收拾好,待賀龍前來之時交給他。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當然,這樣的想法是有情有義的,奈何遇人不淑。侄子楊永清並未遵從楊毓棻的遺願把這批物資交給賀龍,反而佔為己有,讓自己擁有了勢力,成為土匪頭子。能夠擁有這樣的物資,他的實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處理完”老庚”楊毓棻的後事以後,賀龍也將自己身上的所有錢留給他的家人。看著家中”老庚”的妻兒,賀龍明白她倆獨自在這裡必然會讓壞人打起報復的主意。於是他提出要帶走她們,但楊毓棻妻子卻宛然謝絕。

並非楊毓棻的妻子不害怕仇家的報復,而是她明白,自己不能和孩子再給恩人賀龍添麻煩了。畢竟孤兒寡母跟在賀龍身邊,定然會給他帶來聲譽上的影響。而自己孃家並非毫無實力,留下來,也必然不會被欺負。

自此,賀龍再也沒有見過楊毓棻的家人,不過信件依舊通著,自己的所有近況,他都會一一寫到信中,告知兄弟家人。並且,他還在信中提及,若是遇到事情,可直接前來尋求他的幫助。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楊榮柱尋”庚父”

賀龍在1926年的北伐戰爭當中擔任師長一職,在這一過程當中,又經常建立軍功,從而被任命為第20軍軍長。在這個階段,楊毓棻之子已經滿五歲了,已經認得漢字的他經常能在外面的報紙中找到”庚父”賀龍的名字。

此時的賀龍雖然身為國民黨,但是他始終信仰著共產黨人的處事方式。奈何出身限制,入黨之事多受阻撓,直至南昌起義之時,他才正式成為一名共產黨員。因為在南昌起義的過程當中,賀龍確實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雖然南昌起義最終以失敗而告終,但是賀龍在這個過程當中表現出來的戰鬥能力,更是讓共產黨眼前一亮。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由於南昌起義的失敗,致使賀龍不得不和劉伯承一起撤退,也正是這次的離開,讓賀龍徹底與”老庚”的家人失去僅有的聯絡。這樣的杳無音信,一直持續到了1949年。

眾人皆知,1949年對於我們每個中國人來說,都是充滿紀念意義的一年。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全國很多地方都迎來解放,作為功臣的戰鬥英雄賀龍自然也成為眾人採訪的重要人物之一。

他的事蹟和照片都被印到了廣而告之的報紙上,也就是在這樣的宣傳影響之下,楊榮柱才再次得到”庚父”的訊息。他們感懷賀龍對他們那麼長時間的幫助,非常想當面對這個父親一般的人表示感謝,於是,他決定去找賀龍。

楊榮柱一出現到賀龍的眼前,賀龍就已經認出了這個兒子。此時”老庚”之子已經從那個三歲的毛孩兒長成了二十八歲的精神小夥,內心是既激動又難受。如果”老庚”此時還如同他一般活著,也一定很開心看到自己兒子的成長。

1949年,一個楊姓青年到賀龍辦事處,對警衛說:找我爹賀龍

賀龍激動地將楊榮柱拉到眾人面前,面貌春風的告知眾人,這個孩子就是他”老庚”的兒子,也就是他的兒子。回到家中以後,他還將自己和楊毓棻的事情講給妻子聽,妻子知道,這個人對丈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住了幾天以後,楊榮柱要走了,賀龍滿眼盡是不捨。誰都不知道,這樣的久別重逢,竟然成為兩人的最後一面。之後,賀龍成為一個時期的犧牲者,被迫害至亡。

就連楊榮柱這個失而復得的兒子,也被冠上罪名,兩人至此訣別,再無相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