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1949年11月,深秋的北京已經有些寒冷,菊香書屋裡,毛主席正在翻看著一摞檔案,手上夾著的香菸,正緩緩地燃著。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隨即響起了一道響亮的聲音:“報告主席,羅瑞卿報道!”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偉大領袖毛主席

此時的羅瑞卿已經是我們國家第1任公安部部長,他來做什麼呢?羅瑞卿進屋後,毛主席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始終盯著手裡的檔案。過了好一會兒,主席才終於開口說:“這次著急把你叫過來,是想讓你幫我解開一個18年的謎。”

什麼事情能困擾了主席整整18年呢?便是當年的中共黃金大劫案,120兩黃金莫名其妙地丟失了,這在毛主席的心裡一直是一個謎團,百思不得其解。

而今天就來聊聊當年羅瑞卿破解的這樁奇案。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這120兩黃金究竟是做什麼用的?又從哪裡而來?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羅瑞卿將軍

1931年,中央特科高階領導人顧順章叛變,此人被稱為我黨歷史上最危險的叛徒,他的叛變差點給我黨地下情報帶來了滅頂之災。雖然在周恩來總理的妥當處置下,已經將損失降到了最低,但是依然有無數的地下工作者被捕入獄。

在這樣的環境下,上海黨組織的處境越來越危急,於是他們多次向蘇區發去求救訊號,希望能夠撥付一部分經費。那麼這部分經費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第1點,從監獄中營救傷員,也就是所謂的“打通關係撈人”。

第2點,救助傷員,在與敵特的戰鬥中,已經有多人受傷。

第3點就是上海地下組織正常的吃穿用度了。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叛徒顧順章

這筆錢對於上海黨組織來說,絕對是救命的錢。但蘇區也沒錢,十萬紅軍的費用,是一個天文數字,而且蘇區又被國民政府封鎖圍剿,經濟是非常困難的。

但即便如此,蘇區還是把所有能找到的黃金湊在了一起,然後請了一個金匠把它們熔成金條,每根金條是十兩,一共是12根金條。當時蘇區能夠湊出這些東西來,絕對是舉全區之力了。

但是金條做好之後,怎麼從蘇區也就是瑞金,運送到上海呢?這條路上的關卡非常多,一個不小心這些錢可能就會出現危險,到時候,在上海的黨組織同志們怎麼辦?

如何把黃金安全地運送到上海,這個重要的任務最終交給了林伯渠,他是蘇維埃中央政府國民經濟部長。這個事情就需要林伯渠親自負責,畢竟是120兩黃金呀!不動心的人怕是很少,尤其在那個戰亂的年代,黃金絕對是最硬通的貨幣了。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民國金條

那麼林伯渠是如何運送黃金的呢?坦白說以當時的技術情況來看的話,林伯渠設計的方案絕對是萬無一失的。

他先是找到了一個老工匠,用沸水反覆煮一塊硬木,然後又把這塊硬木雕成了一個和象棋子差不多大小的東西,這個東西有點像印章,然後林伯渠又親自在上面寫了一個“快”字。

“快”這個字一共是7筆,於是這個象棋一樣的東西,又按照筆畫分成了7塊,這七塊“信物”被分別郵寄給了7個地下交通員。除了信物之外,每個交通員還得到了一把鑰匙和一把鎖(不是配套的)。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林伯渠

這個鑰匙和鎖是幹什麼用的呢?是不是很好奇?

當時這筆黃金的運輸線路是從瑞金出發,到南平,再到福州,再到溫州,金華,杭州,松江,最終到達目的地上海。

看下地圖的話,大家不難發現這條路是非常繞的,並不是一個直線距離,但是安全係數卻非常大。而為了保證黃金安全,每一個城市都只派遣了一名地下交通員,知道的人越少,黃金自然就越安全。

先來說一個前提,參與運送的7個地下交通交通員,根本不知道他們運送的是什麼,只知道運送了一個銅箱子。至於箱子裡裝的是什麼,那就無從而知了。當然了,他們也不會拆開箱子一探究竟,更不會打聽裡面是什麼,因為這是紀律!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交通員(劇照)

這7個交通員之間是如何交接黃金的呢?兩個交通員在見面時,先是要對接暗語,這種場景相信很大家都在影視作品中見過。然後第2步,接頭的兩個交通員,需要拿出自己手中的“筆畫信物”以及鎖和鑰匙。

上一級的地下交通員,手裡的鑰匙可以開啟下一級地下交通員手裡的鎖。確認完成之後,上一級的交通員,再把下一級交通員手裡的“筆畫信物”收回來,然後交回到組織。

由此來看,這種交接工作是非常嚴密的,需要暗語還需要鎖和鑰匙,更需要由林伯渠親手製造的筆畫信物。如此嚴密的流程,會不會出紕漏呢?紕漏不會出,但是卻出了意外,而且還是意外中的意外!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30年代上海灘

這一大筆黃金是從1931年11月6日從瑞金髮出的,雖然制定的線路有點繞,但是滿打滿算一個月時間,是完全可以到達上海的。然而到了12月22日,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的時間,上海的黨組織依然沒有收到這筆黃金。

一直到了1932年元旦,黃金已經發出去接近兩個月的時間,上海方面依然沒有收到黃金。蘇區很快就意識到出大事了,最後一個交通員這邊出現了問題!

於是中央蘇區緊急聯絡上海的地下組織去調查第7個交通員,可惜已經查無此人了。在很多人的認知中,這筆錢應該被第7個祕密交通員“黑”了,但真實情況又是如何呢?

當年這個案件成了一樁謎案,一直困擾著毛主席。但是毛主席堅信,拿走黃金的絕對不是我們的祕密交通員,這件事情應該出現了某些“變故”,因此時隔18年時間之後,他才又找到了羅瑞卿要求他徹查此案。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毛主席

當然除了這些原因之外,毛主席之所以要求重啟案件的原因,還有另外幾個。因為這筆黃金沒有及時的運到上海,所以很多被捕的同志慘遭殺害。

為了配合128淞滬抗戰而舉行的大罷工,也因為沒有經費而流產。第3個原因,三名傷病的地下工作同志,因為沒有得到救治而死亡。除此之外,很多犧牲烈士的家屬也因為沒能得到及時的救助而流落街頭。

一筆黃金的失蹤,給上海的地下鬥爭帶來了無法挽回的損失,這也成為了毛主席心裡的一根刺。雖然主席要求重新調查,但是這個案子已經過去了18年。

上世紀30年代到50年代,中間經歷了多少重大變革,大家可想而知,再想去調查案件,談何容易?但是上面有要求,下面就要去做,於是羅瑞卿緊急派遣了蔣文曾前往上海調查當年的那件奇案。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40年代的上海

當蔣文曾拿到中央轉過來的案件卷宗時,還沒有開啟袋子,心裡就咯噔一下。因為這個袋子非常輕,開啟袋子之後,裡面僅有一份兩頁紙的材料,試問這樣的案件該怎麼調查?

蔣文曾率領著其他成員,先是找到了當年前面的5位地下交通員,從他們的口中得知了第6個交通員的資訊。於是調查組又趕往浙江,在這裡他們找到了第6個交通員,名字叫劉志純。

根據劉志純的回憶,他與第7個交通員見面時,對方穿了一身黑衣服。兩人對接了“暗語”,也對接了鎖和鑰匙,更是出示了筆畫信物,沒有問題後,劉志純將黃金交給了第7個交通員。除此之外,劉志純便不知道其他的線索了。案件調查到這裡彷彿走入了死衚衕,但這絕對不是第1個死衚衕。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老上海旅館內景

線索已斷,於是蔣文曾等人決定從當年的賓館住宿人員身上做文章。調查組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查詢當年的旅店。但是因為時間間隔太久,很多旅店都已經關門,人都找不到了。調查組忙活了很久,也沒有查到一丁點有用的線索。

就在眾人有些灰心喪氣的時候,卻迎來了柳暗花明的一刻。蔣文曾與一個老戰友吃飯,酒席上有人提供了一個線索,他說當年保安團開了個內部招待所,你們也可以去那裡去查查。

又有了新的線索之後,蔣文登連夜趕到了當時的保安團招待所,經過一週探查,他們找到了當年的賬本。雖然賬本很破,但是記錄的資訊卻沒有受到損壞,上面有著詳細的住宿記錄。

賬本記載:1931年12月3日的晚上,有一個叫做樑壁純的人在這裡住過。樑壁純是上海某藥店的員工,來松江是為了購買藥品。於是調查組立刻把重點鎖定在樑壁純身上,經過調查,發現這個人是嘉定人,調查組又連夜趕往嘉定。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老上海大藥房

在走訪了嘉定所有的藥店以及與藥店有關的行業之後,調查組找到了與樑壁純有關的訊息,訊息顯示樑壁純還在上海浦東洋涇鎮。於是調查組又殺回上海,之後終於在一家破舊的鐘錶店裡找到了樑壁純。

眾人看到樑壁純和他的鐘錶店之後,心裡頓時洩了氣。樑壁純的鐘錶店很破舊,他的生活也很艱苦,一看就知道沒有拿走當年的那筆黃金,否則的話不至於混成這個樣子。

調查組開門見山地表達了來意之後,樑壁純苦笑了一聲,隨後從自家灶臺下面掏出來一個陶瓷的藥罐,裡面有一封信。當蔣文曾開啟信件之後,18年的謎團終於被解開。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書信(網路配圖)

18年前,樑壁純從第6個交通員手裡接過黃金,之後便在碼頭上打了一輛黃包車。但是在經過一個陡坡時,來了兩個好心人來幫忙推車。樑壁純也沒有傷心,但是突然間一個人掏出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樑壁純迅速失去了意識。

當他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家賓館的床上,身邊裝著黃金的箱子,已經不翼而飛。樑壁純的心裡咯噔一下,心想壞事了,自己遇到打劫的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樑壁純讓當年的旅館老闆為他寫了一封證明信,證明自己是在昏迷的狀態下被人弄過來的。之後樑壁純害怕組織上追究責任,於是連夜帶著老婆孩子跑路了。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老上海的黃包車

既然樑壁純沒有問題,那麼這些黃金究竟去哪了呢?當年的幾個小偷又該如何調查呢?案件再次進入一個死衚衕,而且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死衚衕。然而就在蔣文曾等人準備結案的時候,卻得到了兩個重要的訊息。

第1個訊息,樑壁純被人迷暈之後送到賓館,而賓館裡面的小夥計找到了。小夥計回憶說,當時送樑壁純來賓館的黃包車,車牌號為300169。

第2個好訊息是,在提籃橋監獄裡有一個姓白的罪犯,他對獄警說過這樣的話:自己的表哥曾經拉過黃包車,在拉車時還搶了很多黃金。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上海提籃橋監獄

這兩個訊息對於調查組來說絕對是救命的,於是他們緊急前往提籃橋監獄,提審了這個姓白的罪犯。姓白的罪犯表示:自己表哥拉的黃包車牌號為300196。和賓館小夥計說的車牌號幾乎一樣。確定訊息之後,調查組欣喜若狂,立刻通過姓白的罪犯,找到了他的表哥吉家貴。

通過對吉家貴的審問,他對當年的罪行供認不諱,並且供出了另外兩個同夥。因為當年的這些黃金,三個人中有兩個人富了起來,當了大老闆。另外一個叫莊客的人卻走上了另外一條路。

雖然莊客有很多的錢,但他卻是一個愛國人士。抗日戰爭爆發之後,莊客加入了戴笠成立的抗日別動隊,在與日本人戰鬥時不幸犧牲,已經被國民政府追認為烈士。莊客曾經給了自己的母親20兩黃金,當偵查組找到莊客的母親時,發現這些黃金原封未動。

1931年毛主席籌措的黃金失蹤,十八年後,羅瑞卿受命偵破此案

▲抗日軍隊

自此,18年前的黃金大劫案終於成功告破,所有相關的人員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而那個提供線索的白姓罪犯也被釋放出獄,算是對他的獎勵了。而這樁奇案的破獲,也解了毛主席心中的一個疑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