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火星的“祝融”,在史書上擁有姓名

來源:中國青年報

我國航天事業浪漫而富有詩意的命名,大都源自華夏先民在上古時代對浩瀚星空的仰望與想象。從上古掌祭火星到未來登陸火星,祝融功業千年以降,薪火相傳,再次點燃華夏民族星際探測的火種。

——————————

我國首輛火星車被命名為“祝融”號,而祝融是我國上古神話譜系中的火神,傳火人間,光照四海。祝融的形象雖有神話色彩,在歷史記載中卻是真實的族群。祝融氏族的昭昭功業,是華夏先民走出荒蠻、走向文明、生生不息的歷史印證。

傳火人間,光照四海

上古時代,先民茹毛飲血,生食動物血肉和植物根莖葉片,易受疾病侵害,壽命極短。後來,人們在自然界中認識了天然火,品嚐到遠比生食美味的熟食,但不知如何製造火。燧人氏教民鑽木取火,燒製熟食,用火取暖,驅逐野獸,焚燒山野,開闢土地。

據學者推測,為方便使用火,原始部落推舉用火經驗豐富的老者專門管理火種,不斷新增柴木,使之長燃不滅,經久不熄。甲骨文中掌火之人被稱為“主”,其字形即是燃燒木柴延續火種,如商承祚《殷墟文字類編》所言,“主從木,蓋象燔木為火,殆即主字”。火的使用,提高了先民的身體素質,為華夏民族帶來了文明曙光。先民視火為神明,對看護火種的老者無比尊重,“主”的意義發展為主人、首領等。

人們經常祭祀火種,負責管理火種的老者逐漸擔任祭司一職,即祝者。甲骨文中的“祝”字,為向神案前酹酒、跪拜祭祀之形。羅振玉《殷墟書契考釋》曾言,祝“象灌酒於神前”;郭沫若《甲骨文字研究》亦言,“祝象跪而做禱告”;商承祚《殷墟文字類編》也認為,祝“象跽(即長跪)於神前而灌酒也”。

祝,遂有禱告神明祝願之意,後引申出祝賀、敬祝、慶祝等意。《說文解字》雲“祝祭主讚詞者”,《唐韻》言祝“贊主人饗食者”。

火可以在夜間驅散黑暗,帶來光明,使夜空明朗,且能燃燒銷融萬物,故先民稱火照明、燒製熟食的功能為“融”。《左傳》有言,“是謂融風,火之始也”;《解月令說》亦云,“火祝而融之……蓋融而熟之火也”;《詩經》有“昭明有融”之言,後人註釋為“融,明之盛者,又朗也”;《說文解字》也定義融是“炊氣上出也”。

由此,先民稱承擔看護火種職者的族群為祝融氏,即掌管大火用以照明,使人和暖融融。《史記集解》雲,“祝,大;融,明也”;《帝王世紀》載,“祝誦氏,一曰祝和氏,是為祝融氏……以火施化,故後世火官因以為謂”;火官即火正,據《漢書·五行志》,“古之火正,謂火官也,掌祭火星,行火政……以順天時,救民疾”;《左傳》言“火正曰祝融”。

祝融氏用火護火,功勳烈烈,後被推舉為部落聯盟首領。《國語》贊祝融,“以淳燿敦大,天明地德,光照四海……其功大矣”“能昭顯天地之光明”。東漢班固編《白虎通義》時,將祝融氏與伏羲氏、神農氏並列為“三皇”。伏羲氏創制文字、教民漁獵,神農氏遍嘗百草、播種百穀,祝融氏傳火人間、教民熟食,共同開啟華夏民族人文之光。《漢書·五行志》雲,祝融“民賴其德,死則以為火祖,配祭火星”。

水火對決,大戰共工

因祝融氏在“三皇”序列中,排位神農氏之後,《山海經》認為祝融氏是神農氏即炎帝一族後裔,“炎帝之妻,赤水之子聽訞生炎居,炎居生節並,節並生戲器,戲器生祝融”。隨著時代遷移,祝融氏族逐漸退出部落聯盟共主位置,“降處於江水,生共工”,又繁衍離散出共工一族,由此引發上古神話中著名的祝融共工大戰。

據唐朝司馬貞為《史記》續補的《三皇本紀》,共工氏族“任智刑以強”,憑藉智力超群、刑罰殘酷而稱霸天下,卻“霸而不王”,不行王道,欺凌弱小。祝融氏族起而討伐共工氏族,雙方數次大戰。共工氏族憑水而戰,祝融氏族以火為武,兩族可謂水火不容。祝融氏族源遠流長,實力雄厚,最終戰勝後起之秀共工氏族。不料,共工氏族“不勝而怒”,不甘心戰敗,竟然“頭觸不周山”。

據《山海經·大荒西經》,不周山在“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因“有山而不合”,故“名曰不周”,今人多認為帕米爾高原或祁連山、賀蘭山是不周山的原型。不周山終年飄雪,極其寒冷,是神話傳說中從人界通往天界的唯一路徑。共工氏族不甘心為祝融氏族所敗,頭撞不周山,意在斷絕人界與天界的聯絡,毀壞人間。

果不其然,共工撞倒不周山後,“天柱折,地維缺”。據《淮南子·天文訓》,不周山崩裂,“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山崩柱折,天缺一角,雨水不止,洪水滔天,女媧“乃煉五色石以補天,斷鼇足以立四極,聚蘆灰以止滔水”,於是“地平天成,不改舊物”。我國地勢西高東低、大河大江由西北流向東南的地理格局亦由此形成。

當然,古史中的共工形象是多元的。《國語》等史籍對共工的描述就多以正面為主,認為共工氏曾為華夏部落聯盟制定曆法,其族長於農業水利;《左傳》記載,“共工氏以水紀,故為水師而水名”;《史記》亦言,“顓頊有共工之陳,以平水害”,三國文穎註釋曰“共工,主水官也”,曾“秉政作虐……本主水官,因為水行也”,憑藉水利技術用水禍亂天下。

據學者研究,祝融氏族與共工氏族的矛盾,很可能是上古時期分別以火、水為圖騰的兩大氏族之間為爭奪部落聯盟主導權展開的鬥爭。據《山海經》《尚書》《天問》等,火神祝融曾受天帝指派,誅殺用築堤之法治水不成的大禹之父,即有崇部落首領鯀。這一傳說也證明了祝融火氏族與共工、鯀等水氏族的矛盾。

子嗣八姓,南楚始祖

祝融氏族與共工氏族的鬥爭並非一戰而定,而是延續到五帝之一的帝嚳時期。當時“共工氏作亂”,帝嚳派祝融氏族首領重黎(一說黎)前去征討。兩族再戰,祝融氏族勢如破竹,屢戰屢勝,但共工氏族絕不屈服,“誅之而不盡”。祝融氏族始終無法獲得全勝,帝嚳誅殺重黎以示懲戒,讓其弟吳回“復居火正”,繼續擔任火正職務,“號祝融”,沿用祝融稱號。故南宋羅泌《路史》認為,“祝融氏,號也;祝融,職也,本非人名。黎為祝融,回為祝融,皆職”。

據《世本·帝系篇》,吳回之子陸終迎娶“鬼方氏之妹”,是為女嬇。二人婚後“孕而不育三年”,後“啟其左脅”,剖開女嬇左邊肋骨,“三人出焉”;而“啟其右脅”,剖開右邊肋骨,又有“三人出焉”。陸終和女嬇最終育有六子,“其一曰樊,是為昆吾……二曰惠連,是為參胡……三曰籛鏗,是為彭祖……四曰求言,是為會 (鄶) 人……五曰安,是為曹姓……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史記》亦云,“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產焉”。

這一記載充滿傳奇色彩,而歷史真相則是氏族的繁衍生息、開枝散葉。陸終六子並非真實六人,所謂“坼剖而產”,是指祝融氏族發展出六個血緣關係密切的氏族。六族後來演變成己、董、彭、禿、妘、曹、斟、羋八個姓氏,是為“祝融八姓”。

夏商周時期,八姓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遷徙到華夏各地,以中原腹地的河南新鄭一帶為中心,分佈在北起黃河中游河南北部,南至長江中游湖北北部,東到山東西部,西到山西東南的廣大地區,建立了許多大小諸侯國,拓展了華夏民族的生存空間。

八姓之中,己姓建立的昆吾國是夏朝的重要支柱,商湯攻滅昆吾不久,夏桀即滅國。商朝蘇國亦是己姓所建,傳說蘇妲己即是蘇國女子。而陸終幼子季連一脈所演化的羋姓,後來則離開中原遷徙到長江中下游江漢地區,與當地土著聯姻融合,建立了南方大國楚國,發展出綿延八百多年燦爛瑰麗的楚文化,將祝融氏族的功業發揚光大。故《國語》有言,“(祝)融之興者,其在羋姓乎”。

從上古掌祭火星到未來登陸火星,祝融功業千年以降,薪火相傳,再次點燃華夏民族星際探測的火種。從“嫦娥”號月球探測衛星、“玉兔”號月球車到“天宮”號空間實驗室、“天和”號空間站,再到“天問”號火星探測器、“祝融”號火星車,我國航天事業浪漫而富有詩意的命名,大都源自華夏先民在上古時代對浩瀚星空的仰望與想象,可謂現代科技與傳統文化的跨時空融合。先民早期的求索,指引著我們對宇宙未知的接續探索;而現代科技的畫筆,正在逐一將神話傳說化作現實圖景。

(來源:中國青年報;吳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