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汪精衛”?從一戰民族英雄到二戰賣國賊:菲利普·貝當


法國“汪精衛”?從一戰民族英雄到二戰賣國賊:菲利普·貝當

夏爾·戴高樂的一生歷經兩次世界大戰。而有一個人,在這兩次大戰中都對戴高樂的人生產生了重大影響,他自己也由一戰時戴高樂的引路導師、法蘭西的民族英雄搖身一變成了二戰時戴高樂的頭號敵人、甘為納粹鷹犬的賣國賊。他就是菲利普·貝當。為什麼他在兩次大戰前後會有如此大的轉變?就讓我們從貝當的一生中尋找答案。

1856年4月24日,菲利普·貝當出生在拿破崙三世治下的法蘭西第二帝國內一個僅有幾百人的農村,貝當是這個家庭的第四個孩子,也是第一個兒子,他的父親曾經在杜埃中學接受過正規教育,畢業後還去往首都巴黎工作了整整十年,最後才選擇回到家鄉結婚成家並繼承了父親,也就是貝當爺爺的10公頃土地。

不過,在貝當出生的第二年,他的母親就去世了,兩年後他的父親選擇再婚,再婚的妻子又生下了三個孩子,因此貝當的繼母自然也就對原配生下的貝當姐弟十分淡漠。那時的貝當弱小、可憐、又無助,只能在傷心的時候去爺爺奶奶家哭一場,或許正是童年的這段經歷才讓貝當在往後的餘生中拼盡全力建立功勳,來獲得更多人的肯定以此彌補少時少有鼓勵的缺憾。

1867年,11歲的貝當進入教會學校讀了八年書,在校期間的貝當學習十分勤奮,甚至每年都會獲得校方500法郎的獎學金,貝當除了在白天努力完成學校的學習任務外,晚上還會額外看一些歷史書,並因此開始瞭解歷史上那些建立豐功偉業的人物經歷,此時的貝當在這些英雄人物的薰陶下也下定了要效仿這些英雄的決心。或許就是在這個時候,貝當內心深處的個人英雄主義開始發芽,併為他接下來的人生走向埋下了伏筆。

中學讀完後,成績優異的貝當本來擁有多個人生選擇,但他最後卻毅然考取了軍校,走上了參軍的道路,這是因為正當貝當在中學唸書時,1871年,深深陷入俾斯麥圈套裡的拿破崙三世在法國被孤立的情況下悍然發動普法戰爭,此後的結局大家自然耳熟能詳,拿破崙三世在色當會戰中慘敗,被迫退位,強盛一時的法蘭西第二帝國就此滅亡。法國不僅在這場戰役中將阿爾薩斯洛林割讓給德國、賠償德國50億法郎的鉅額戰爭賠款,而且趾高氣揚的德國人還直接在法國奢華的標誌性建築凡爾賽宮內宣告了德意志帝國的成立。

法國遭受如此大的羞辱,這個誕生了笛卡爾、太陽王、拿破崙的民族斷然無法忍受這樣前所未有的國恥,受此影響的貝當自然也在這種思潮的影響下投筆從戎,進入了聖西爾軍校就讀,由於此後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政局不穩,使得貝當在內的法國軍人都覺得只有像兩位拿破崙皇帝一樣建立一個擁有絕對權威的政府才能帶領法國走向強盛,貝當也因此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保守主義的軍人。

在軍校畢業後他就以少尉的軍銜在阿爾卑斯山地兵團服役,或許是因為貝當畢業時的成績並不理想,在386人中排229名,導致了他接下來的升遷之路相對坎坷,他的少尉一做就是四年,後來又被調到步兵單位當了7年中尉。如果接下來的貝當還是這樣的升遷速度,那麼可能一直到他老去他都不會出人頭地,更不用說建立豐功偉業並青史留名了。

因此貝當在1888年選擇去往法國軍隊的最高學府——法國軍事學院深造,這一次,貝當成績優異,還獲得了未來與他同為法國元帥的斐迪南·福煦的高度讚揚。但是由於貝當的農民出身導致其沒有深厚的社會背景、再加上當時的貝當性格桀驁不馴,一直到44歲,他的軍銜也仍舊是上尉。不過此時的貝當依舊沒有放棄學習並提升自己作為士兵的軍事素養,功夫不負有心人,1900年,貝當在一次軍事演習中的出色表現終於引起了上司的注意和賞識,他也因此被調到國家射擊學院任教官。此後,貝當的人生總算是順利了許多,1903年,貝當調任為第104步兵團營長,1907年晉升為中校,此時的貝當已經是法國陸軍中公認的火力專家。1910年12月31日,貝當終於晉升為上校,此時的貝當已經54歲了,大器晚成的貝當早已沒了當年的狂傲不羈,他在這段時間公開發表的軍事理論使他得到了更多人的擁躉,收穫了更多關注的他也因此變得愈發成熟穩重。

在軍事學院任教的經歷使他成為了很多人的引路導師,這其中就包括日後兩次再造法國的夏爾·戴高樂。以至於貝當成為第33步兵團團長的時候,戴高樂也跟隨貝當成為了第33步兵團中的一員。

兩年後,一戰爆發,貝當原本快要看到頭的人生也因此迎來了一個轉機,1916年1月,德軍悄悄集結部隊準備攻擊凡爾登,為了麻痺敵人,德軍還假裝向另一個方向增兵,以此讓法軍放鬆對於凡爾登的防守,而法軍當時的總司令霞飛果然中計,直到德國已經在凡爾登集結了大量部隊,霞飛才如夢方醒,下令向凡爾登增兵,2月21日,凡爾登戰役爆發,此時的法軍只有兩個師趕到了凡爾登,絕望的情緒在法軍中蔓延,還好此時已是第二軍團司令並沒有因此亂了陣腳,指揮有限的兵力拼命抵抗,等待增援,最終德軍雖然把戰線向前推了六公里,法軍也沒有因此崩潰。

隨著增援不斷趕來,法國雖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在這場被稱為“凡爾登絞肉機”的戰役中失去了約156000名士兵,但最後還是取得了這場戰役的勝利。凡爾登戰役也成為了一戰的轉折點,1917年,貝當升為法國陸軍總司令,身為總司令的他經常親自前往前線聆聽士兵的意見與訴求,安撫戰敗的士兵使其士氣得以恢復,並致力於改善軍隊的福利使得士兵在前線為國而戰沒有後顧之憂,就這樣,法軍的士氣重新變得高漲,而在凡爾登戰役中元氣大傷的德國隨後節節敗退,法國最終取得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勝利。

對法國勝利居功至偉的貝當成為了整個法蘭西的民族英雄,1918年11月,他以中將的軍銜升任法國元帥,但此時的貝當已經年老,被巨大的勝利和民眾的擁戴蒙蔽住雙眼、本就持有深重的保守主義立場的他變得越來越墨守成規,並自大地認為在軍事理論上法國無人能出其右,這也使得他在之後面對戴高樂改革軍隊的提案時,表現得格外不屑一顧。但昔日的戰敗國德國卻已經在希特勒的帶領下襬脫了一戰的陰影,建立了強大的裝甲部隊。很快,這個部隊就將橫掃整個歐洲,而此時以貝當為首的軍方守舊派卻仍舊覺得法國有連綿不斷的防線、機械化、摩托化和騎兵化的後備隊,足以抵擋住任何部隊的進攻。

這樣不切實際的幻想很快就遭到了現實無情的打臉,本就因一戰失去了整整一代男青年、英美為了所謂的“大陸均勢”而著重援助德國造成的法國戰後社會重建緩慢,經濟凋敝也使得法國共產黨在1936年成為了法國最大的在野黨,資產階級的統治搖搖欲墜,於是在種種因素下國力本就不如納粹德國的法國在強大的德軍進攻下迅速崩潰,此時的貝當還在西24班牙任法國駐西班牙大使,在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影響下,本就持保守主義立場的貝當對於法西斯主義也不那麼牴觸了,他甚至在被召回法國前對佛朗哥說:“他們是要我回去收拾殘局的。”

就這樣,1940年6月16日晚,貝當奉命組閣,次日下令法軍停火,6月22日,法德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法德停戰車廂正式簽署了停戰協定。德國在一戰蒙受的羞辱在此刻全部加倍奉還給了法國,失去了五分之三國土的法國將政府遷到南部小城維希,維希法國隨之建立。此刻的貝當對這口沉重無比的大鍋並沒有多少牴觸,甚至樂於與統治階級在藉助德軍穩定國內秩序後領導法國使其回到自己認為的“正確”的軌道上來。他按照此前在軍校時就已經根深蒂固的想法——像兩位拿破崙皇帝一樣建立一個擁有絕對權威的政府才能帶領法國走向強盛,設立了維希法國的政治制度,身為國家元首兼總理的他擁有召開和解散國民議會、制定行政立法、統帥軍隊、任命和撤換部長等諸多權力,大權獨攬的他此後更是提出了“勞動、家庭、祖國”取代了共和國時代的“自由、平等、博愛。”的口號。

不過,貝當能夠建立獨裁統治,完全依賴於納粹德國的支援,為了討好納粹德國,貝當政府縱容納粹掠奪法國物資,強徵接近百萬的法國勞工,即使這樣,貪婪的納粹德國也還是不滿足,1942年11月,美軍在北非登陸後,德國和義大利出兵佔領了維希法國,貝當就此成為了一個傀儡,1944年8月20日,節節敗退的納粹德國將貝當軟禁。

納粹德國滅亡前夕,貝當回到光復後的法國接受叛國罪審訊,先是被判處死刑,在戴高樂的特赦下被減刑為終身監禁,1951年,貝當在監禁中死去,終年95歲。

正如戴高樂晚年所著的《戰爭回憶錄》中對貝當的評價:“貝當註定與過去的法國一同沉沒。”身為民族英雄的貝當之所以在二戰中委身德國,淪為賣國賊,就是因為其腦海中的守舊思想根深蒂固,最終導致了他與法國的統治階級——資產階級出於維護自身統治的目的一同出賣了法國人民,並替這些勞苦大眾作出了投降的決定,一如此前的法國皇帝以其個人意志決定整個國家的命運一般,並在此後繼續效仿他們試圖將法國重新推回他所認為的正確的道路。

然而,奔湧向前的時代浪潮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駐足停留而放緩前進的速度,因此,沉浸在過去時代榮光中無法自拔的貝當也註定被他所處的時代拋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