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酒裡的成份之一竟是“蚊子”,你喝出來了嗎?

大家好,我是曲蚊,一種會飛的小蟲子。

為什麼人們會叫我曲蚊呢?因為酒麴是我家,我們都愛他。哈哈哈!

​先給大家介紹一下我的最愛——酒麴。

​以曲制酒是中國人發明的釀酒技術哦!傲驕吧,中國酒友們,為此乾一杯!

酒圈裡的人都說“曲是酒中骨”。酒麴又被稱為曲藥,是傳統白酒釀造過程中,混合在糧食中的糖化發酵劑。

​酒麴分為大麴、小曲和麩曲。不管是哪種曲,都是經過自然微生物發酵而成。專家說,這叫“微生物的富集”。

​酒麴中富含各種微生物及微生物的代謝產物,拌入糧食中發酵時,會將微生物帶入。各種微生物的聯合作用能夠將糧食轉化起到釀造的作用,最後經過蒸餾就成為了噴香的白酒。

世界烈酒市值第一的茅臺酒帶有的花香就有我們的貢獻。

​茅臺酒裡的花香和我們有啥關係?來來來,擺好瓜子,我保證在你嗑完十八顆瓜子的時間裡驚出豬叫聲。

​我們家族的成員口感各不相同,所以在生產濃香型白酒的宜賓五糧液酒廠的曲房裡有我們,在生產醬香型白酒的茅臺鎮貴州茅臺酒廠的曲房裡也有我們,凡是曲房裡都有我們。

我的家就在那赤水河畔的茅臺酒廠裡。

​想當初,我的媽媽帶著赤水河谷兩岸的野花粉飛呀飛呀,被茅臺酒廠酒麴的氣息吸引到了曲房中。她飛累了,在酒麴中休息,吃酒麴,然後在酒麴中生下了我們一大群兄弟姐妹。

​我們吃過的酒麴會有特殊香氣,用這些酒麴釀過的酒也更香。

我們特別喜歡糧食被酒麴糖化發酵後發出的甜香味,越好的酒麴對我們的吸引力越大,所以有酒師認為我們是酒麴“質檢員”。

​如果一塊酒麴放上一年,我們就會把它吃得只剩下粉末,酒麴就不能用來發酵了。但是有經驗的酒師發現這些粉末當曲母用有特效。

​只要沒有氾濫成災,我們就是深受釀酒師歡迎的小生物。

一方水土養一方酒,也養一方曲蚊。我的家庭成員只生長在茅臺鎮,而且有帶花粉去曲房的愛好,所以茅臺酒裡才會有花的香氣。

​快到冬天的時候,我的生命終結,融解到酒麴裡。我的屍體富含蛋白質,而蛋白質對醬香型白酒的風味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哦!我愛酒麴愛得是多麼深沉啊!

​我只是酒麴眾多微生物中的一種,所以,不要為我的屍體驚叫!

​釀酒的過程就是微生物發酵的過程,在你知道我們曲蚊家族對白酒所做的貢獻後,你喝酒時的心情怎樣呢?歡迎朋友們留言分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