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是五險一金的一種,基本包含了在企業、機關事業單位的職工。相比城鄉居民養老保險更規範性,退休人員養老金收入也更高。

但各地區放在一起相比會有不少偏差,需要冷靜理性分析和解讀。比如西北地區的西藏、青海等地企業退休人員較少,基本是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在領取養老金,那麼人均退休金會走高。所以兩省區的人均排名高居全國前二,遠高於大部分省區。

還有些地區領取養老金的人員基本是以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退休職工為主,而且基數較高,所以養老金收入也比較高。所以分析這項資料,需要結合退休職工人數、改革開放前國企在各地區的佈局、各地保險基數等來綜合考量。我們下面通過具體省區來細細解讀。

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2019年全國領取職工養老保險的人數1.23億人,人均養老金39989元。但全國各地區差異較大,我們可以將各地區分成幾個型別來解讀。

第一類:退休人員基本是以機關事業單位為主。就是上面所說的青海、西藏等省區,這類單位的養老金基數是最高的,所以人均養老金收入高企。

第二類: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為主,繳存和領取基數較高的省區。這類可以通過領取人數來觀察辨別。

比如廣東省作為我國經濟第一大省,人口1億多,60歲以上老人近1500萬,雖然少於江蘇,但要遠高於浙江省。但領取職工養老金人數在三省中是最少的,只有671萬人,可見廣東省的領取人員結構還是以國企為主。廣東省當年的國企佈局雖然不能比擬江蘇以及湖北四川等省,但也要多於浙江不少。可見廣東大量的民企、外企的務工人員大部分還未到退休年齡,還沒有開始領取養老金。

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其他比如河北、陝西、雲南、山東等省區,以及北京、天津等直轄市也是如此。這個通過領取養老金人數來看就非常直觀的。比如河北和山東是建國後國企重地,人口大省。但領取養老金人數都不多,山東省才711萬人、河北466.7萬人,相比當年國企佈局較少的浙江省來說,明顯偏低。

所以這些省區(除了京津和廣東省)雖然在全國各地區經濟發展水平上並不算突出,但人均養老金水平卻高於全國平均,基本是靠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職工拉昇了領取基數。

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第三類:國企職工為主,但繳存或領取基數較低。

這部分主要還是我國中西部,比如河南、湖北、四川、重慶等地,和東北地區。雖然這些省區是當年國企佈局的主要地區,但因為各種原因,像當地國企較弱,以省市級、縣級企業為主,還有經歷了下崗、改制等,這些國企職工的退休金並不高。

遼寧省就是一個明顯例子,當年的國企、央企重地,領取退休金人數高達816萬人。但遼寧省人均養老金較低。當年的下崗潮必定會影響養老金領取金額的。吉林和黑龍江省也是差不多這樣的。

但像四川和重慶兩個省市竟然人均養老金排名最末,就有點意外了。當年的下崗潮也波及了嗎?還是當地國企較弱?

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第四類:國企+部分轉保

這個型別在全國各地區來說是屬於特例,以江浙兩省和上海為代表。

江蘇省是建國後我國國企佈局的重要地區之一,又是人口大省、老齡化比較突出的省份。戶籍60歲以上老人要多於浙江近600萬,也要高於廣東省。所以江蘇離退休人員高達918.1萬,人數居全國第一也是可以理解的。加上江蘇的蘇南部分地區也有浙江一樣的農民轉保,也就是從農保轉變為城鎮職工保險,雖然人數沒有浙江多,但這部分也會拉高江蘇總領取人口。

而浙江在改開前國企佈局較少,所以退休職工數量在全國屬於中下游。但浙江領取職工養老金的人數卻高達856.9萬人,在全國各地區前列。這是因為浙江有轉保政策。浙江省的856萬人中有幾百萬是農民在領取職工養老金。

上海也是同理,看上海和北京的領取人數對比就知道,上海領取人數高達511萬,而北京只要302萬。

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這是一個利民措施,需要雄厚財政資金保障,因為畢竟上繳的是比較少的,領取的金額是遠大於繳存基數的。所以全國只有少數地區實行,浙江全省、上海和蘇南部分地區。

但這種補繳和轉保方式的領取基數都比較低的,所以拉低了整體人均養老金收入,才有江浙兩省低於全國平均值、上海低於北京和廣東。如果只看真正職工養老金收入,江浙兩省和上海的人均應該是不遜於廣東省的。

大家有何看法,可在評論區討論,具體資料請看下錶:

各地區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排名,江浙都低於全國、川渝贛三省最末

歡迎關注,精彩資料每日放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