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津雲新聞訊 因為15年來堅持賣3塊錢一碗的拉麵,“拉麵哥”火了,火的一塌糊塗。成為各大媒體平臺的“流量王”。但隨著直播平臺限制流量等因素,導致“拉麵哥”流量遭遇滑鐵盧般的命運。流量下滑的“拉麵哥”在經歷了過山車般的熱鬧後,有了怎樣的改變?3月24日,記者前往楊樹行村,探尋其中的答案。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拉麵哥”程運付

“拉麵哥”經濟圈困境

沿著下樑公路一路向西,看到一塊牌子“拉麵哥家”,就知道楊樹行村到了。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村口的牌子

村民王猛在楊樹行村住了十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來到村子裡。他也不明白在平常人眼中樸實的程運付為何在短時間內就火了。他說,這幾天人已經少多了,要在一個月前離著村口兩三公里就要堵車,最起碼要走一個半個小時才能到村子裡。王猛說,之前村口大牌子寫的是“拉麵哥故鄉”,後來變成了“拉麵哥家鄉”,但前幾天聽村裡人說,這個說法還不對,就直接變成了“拉麵哥家”並加上了箭頭。

記者沿途看到,之前村子裡特意圈出的免費停車場已經取消,沿著進村的道路向裡走,會不時看到“停車10元”、“停車8元”的指示牌,一位招攬停車的人說,這些日子外地車明顯少了。王猛表示,“拉麵哥”關注度流量下降不知道對村裡是好是壞,好的是村子裡的每個人都可以安靜地過日子了,不過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可能並不是好事。

“我覺得清明節假期會有很多人來,所以打算再堅持一下。”村民張志可以說是“拉麵哥”的直接受益者,他的房子坐落在進村的必經之路,在過去的一個月內,外地打工回村的他算是賺了一大筆。他在門外擺攤賣起了烤腸、羊湯以及飲料,將自己的樓房隔成了單間出租,每間35元,生意特別好。張志坦言,這幾天生意不行了,東西還能賣點,來住宿的人少多了,他初步打算,清明假期之後如果還賺不到錢,就出去打工。

“如果‘拉麵哥’不火了,沒人來,可就賠大了。”梁山人陳程最近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他在程運付家門口擺攤賣羊肉串、染色的小雞仔以及經營幾臺遊戲機,從3月初來到這裡擺攤,最好的時候一天能有近千元的收入。最近他陷入了困境,“如今生意真的一天不如一天,如果現在就撤了,可能連租金都收不回來。”陳程需要按每天120元繳納攤位費。對於未來他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只希望“拉麵哥”的熱度能夠多維持一段時間,自己把租金賺出來。

旁邊開遊覽擺渡車的老劉坐在車上發呆,回憶起最初開遊覽車進進出出的場景,老劉印象深刻,他告訴記者,最火的時候一共有5輛擺渡車來來回回免費接送遊客,中途都沒有休息時間。老劉從事旅遊行業十多年,他原本計劃依靠“拉麵哥”人氣打造成一個旅遊專案,但他也沒有想到這段時間人流量下降的這麼快。現在5輛擺渡車變成了兩輛,一個人坐車要收5塊錢。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之前免費的接駁遊覽車已經開始收費,每位5元

“本來我們聽說村子裡停車是免費的,遊覽車是免費的,怎麼現在很多都收費了呢?”一位從河南趕到這兒的遊客十分納悶。王猛說,他也覺得突然收費有些突兀,本來村子裡說盡量為來訪的遊客服務,要是讓大家來了覺得村子裡人不實在就不好了。

“有時候覺得他挺可憐的”

3月25日,早上七點。

程運付家門口就開始熱鬧起來。來自各地的直播播主會聚集在這裡,他們開啟手機,有的唱歌,有的誇張表演,還有的向“拉麵哥”表白,每天上演著相似的戲碼。程運付每天早上透過家中的監控看著這一切。“這段時間人少多了。不過也習慣了,原來最多的時候門口好幾百人。”之前,每天出去程運付內心都會有一番掙扎,一直在想這種日子要什麼時候結束,現在反而釋然很多了。妻子胡文榮在一旁準備著今天出攤需要的食材,豆腐、火腿腸、雞蛋等都需要準備好,大哥程運明及其他親戚也在忙碌著,為出攤做準備。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程運付說,從監控看門外的人發覺已經少多了

程運付支起麵攤後,習慣邊做面邊聽音樂,所以門口都會放一個大音響。程運付說,他比較喜歡抒情音樂和粵語歌曲,有時會跟著哼上一兩句。他還會提前想好與拍他的網友互動的形式,讓主播滿意。

早上九點半左右,程運付準時出現在大門口,他一邊面帶微笑和30多個等候的主播們打招呼,一邊熟練地將麵糰拉出一道長弧線,撒上面粉,然後將拉好的麵條放到鍋裡。在多個手機直播下,程運付重複著相同的拉麵動作,偶爾還會表演一下甩面。中午十二點到下午一點是休息時間,全家人利用這一個小時吃午飯,之後繼續做面。下午四點左右,面全部賣完後,程運付一定要拿起麥克風,對主播們表示感謝。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聚集在拉麵哥門口買面直播的人

“大家好,別看我長得老,年齡剛剛好39歲。82年生的,你們想不到吧?”一番互動之後,他一定會說請各位多多支援楊樹行村,“有你們的支援自己才會更加努力,請各位吃好玩好。”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程運付在拉麵結束後會與在場播主互動

從早上九點半開始,一直到下午四點左右結束,一天大約要製作接近400碗拉麵。程運付告訴記者,之前會有主播不讓自己離開,要求合影他都會有求必應,不過後來各種離譜的事接踵而來。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下午五點,拉麵哥家門口人已經散去

2月21日,一個網紅機構聯絡程運付。該機構表示是來幫助他的,需要籤一份合同。程運付被拉到了網紅基地簽了合約。事後才知道需要直播帶貨什麼的,可是自己並不想做這些,萬一產品不好,騙了別人,自己內心過意不去,也會讓粉絲寒心。最終在他的堅持下解除了合約。

由於程運付家的院牆矮,有不少人翻牆進入他家拍照,後來程家決定在家門口拉一條紅色繩子隔離用,但有時還是擋不住激動的人會衝進院子裡面。在記者與程運付交談過程中,就有兩位直接跑到屋子來拍攝的。這時,妻子胡文榮會禮貌地感謝拍攝者,並請求他們離開。

“有時候看他也挺可憐的,但面對這麼熱情的人特意來找我們,我們也不能讓人家失望不是。”胡文榮說。

“拉麵哥”還能火嗎?

自從安徽大學生彭佳佳到這裡旅行,對出攤的程運付進行了拍攝,以及那句“一碗麵賣3塊錢已經賣了15年,一碗只掙四、五毛錢,老百姓的錢來得不容易”開始,估計很多人都不會想到“拉麵哥”程運付以及楊樹行村這個山東小村子成為流量熱點。但隨著流量關注度逐漸下降以及平臺限制,沒有人知道“拉麵哥”的人氣還能持續多久。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排隊買面的人

相對於前一段時間從各地趕來吸引眼球出格的誇張表演,現在的直播趨於正常。“孫悟空”和“豬八戒”據村民說已經很久沒來了,頭上扎著塑料袋蝴蝶結的“媒婆姐”也已經不見了蹤影。倒是一直堅持的“徵婚哥”最近找到了一位紅顏知己“臨沂徵婚胖妹”,他們在拉麵哥家門口多次上演著求婚戲碼,常常引起村民們的圍觀。眼看聚集的人少了,這時人群突然出現一位身穿西裝自稱“老闆哥”的人,對著電話大聲喊叫:馬雲嗎?馬雲?拉麵哥流量不行了,派人來幫幫他。

2021年2月28日,抖音平臺釋出打擊蹭熱點、過度消費當事人的公告,稱“山東拉麵哥”走紅後,有使用者專門跑到當地合影、拍攝視訊或進行直播,嚴重干擾了當事人的正常生活。尤其是刻意利用其流量牟利的行為。一旦發現過度消費當事人的短視訊或直播相關內容,平臺將做下架、不推薦等處理。呼籲使用者尊重本人意願,不因追求一時熱度對社會熱點事件中的當事人過度圍觀和消費。

“近期是真不大行了,扯著嗓子喊了好幾個小時,流量還是上不去。”王晉做旅遊直播已經一年多,他在幾個平臺上粉絲都超過了30萬。從3月初來到這,他已經在這裡住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王晉說,這段時間平臺不但以涉嫌營銷炒作封號特別嚴重,而且很多人已經審美疲勞,整個楊樹行村該看的也都看過了,關注的人自然就少了,所以他打算清明節假期後就離開,不在這裡直播了。

王晉坦言,做主播這一行裡都有一個定律,話題不斷,熱度才不斷,這就是很多網紅需要炒作策劃包裝的原因之一,像“拉麵哥”這樣僅僅製作麵條短期內很難有增量,而且他本人並沒有想策劃炒作營銷的意願,所以熱量走低也屬於正常。據王晉分析,無論之前的“大衣哥”朱之文,“流浪大師”沈魏,還是“拉麵哥”程運付,單純靠“圍獵”當事人不可能長久保持吸引力。

“我自己是什麼料我自己清楚”

最近,程運付經常說的一句話是“馬上就安靜過日子了”。這些天,雖然門口依舊聚集了不少人,但明顯地感覺到人少多了。以前一直到晚上九點多還有人在直播,現在晚上六點人基本就消失了。

流量下滑後的“拉麵哥”:我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清楚

程運付晚上會經常看自己在網上的資訊

“之前出門還會擔心引起大部分人圍觀,所以不敢出門,現在至少能出門遛個彎了,如果哪天平靜了,我還希望把拉麵攤子擺到集上去賣。”程運付一直強調自己就是一個山東農民,只想做拉麵平靜地過日子。

“最近一直有人問我如果熱度過了怎麼辦?以後沒人關注我會不會寂寞,還有人建議我炒作等,說真的我從沒想過這件事。”程運付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當網紅或者名人,自從碰到合同被騙的事之後,他面對有合作的運營公司一律拒絕。他不想被別人利用,更不想被套路。他透露,曾經有自己親戚以他的名義賺錢,被他及家人狠狠地說了一頓,對方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特意來向他道歉。

先前程運付曾表示,他希望用一己之力來改變家鄉。程運付說,現在經歷過這麼多事後,有些事也看明白了,自己是什麼料自己最清楚,有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到最後還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他說,網路開始關注自己的時候,心情如過山車一樣,驚喜、詫異、傷心、無奈,到現在逐漸恢復平靜。在自己關注度最高的時候,真的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為楊樹行村做出自己的貢獻,為家鄉代言,也曾有過一些幻想,比如替村子招商,當個商品代言人,來改變楊樹行村等。後來自己發現,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有限,有些事根本不是一個普通老百姓能決定的,好人壞人自己都分不清,想象和現實差別太大了。

“網路也是如此,今天大家關注‘拉麵哥’,過段時間或許就去關注另一個人了。如果自己心態擺不正,受罪的往往是自己。這樣何苦呢?”程運付說,現在自己對未來並沒有什麼規劃,把自己的拉麵做好,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好了,日子過好比什麼都重要。他也曾經勸過村裡或者村外來擺攤賺錢的人,自己火不了幾天,還是要想別的賺錢的路子。程運付坦言村裡人賺錢自己也很高興,但家人受到騷擾自己也感到愧疚。

馬蹄河村(管轄楊樹行自然村)村長李維明曾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按照設想村子將規劃一個綜合旅遊專案,以“拉麵哥”家為軸心,建拉麵館、文化廣場、遊樂設施,還要將旅遊路線延伸至附近的山上和水庫。並且表示,楊樹行有山有水有桃花,已經有多家公司找到村子洽談業務,村子也將積極推動。

3月26日,記者聯絡到了李維明,他告訴記者,村裡的態度是如果程運付有什麼需求,村子裡將盡量幫助他。談到先前村子裡規劃進展情況時,李維明說,現在也沒有公司來和村子洽談,對於規劃問題,他也與先前態度截然不同,建議記者諮詢費縣旅遊部門,自己並不敢輕易表態。而當記者詢問為何村中免費停車場取消以及是否擔心“拉麵哥”流量下降而影響到村子時,李維明表示這些問題自己不方便回答,隨後結束通話了電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