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億單身男女,又要撐起一個IPO

1億單身男女,又要撐起一個IPO

中國男性比女性多3500萬人。這意味著,情感社交依然是一門賺錢的生意。

作者 I 周佳麗 劉博

報道 I 投資界PEdaily

又一家社交獨角獸奔赴IPO。

投資界獲悉,昨晚國內社交平臺Soul正式提交IPO招股書,擬於納斯達克上市,股票程式碼為“SSR”。此前,曾有訊息傳出Soul計劃赴美上市,而投資者給到的估值最高為20億美元(約合130億人民幣)。

令人意外的是,Soul背後創始人是一位36歲女生。2007年,畢業於中山大學的張璐來到上海工作,在大都市打拼多年後開始萌生創業的念頭,希望做一款分分鐘找到“對的人”的聊天分享軟體。2016年,Soul正式上線,一度引爆了社交圈。

這是一款專注於精神交流的社交產品,主打不看臉社交——“跟隨靈魂找到你”。招股書顯示,迄今平臺累計註冊使用者已超1億,一年營收近5億元。目前,Soul背後股東包括騰訊、五源資本、DST、GGV紀源資本、元生資本及魔量資本等知名機構。

社交APP如何撐起一個IPO?今天上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剛剛出爐,有一組資料再次令年輕人“瑟瑟發抖”:我國男性人口為72334萬人,女性人口為68844萬人。這意味著,當下中國男性要比女性多出近3500萬人。如何解決單身人群的孤獨,依然是一門極具誘惑力的生意。

36歲女生掌舵

5年做出估值130億元

站在Soul身後,是一位80後女CEO。

畢業於中山大學英語文學專業的張璐,2007年走出校園後來到上海工作。起初,她在尼爾森市場研究公司任職,擔任資料分析師和客戶解決方案專家,參與一些消費者行為研究專案。

兩年後,張璐又加入到Innext管理諮詢公司,逐步發展並升任至中國區總經理。這段工作經歷在張璐看來,“積累了良好的商業嗅覺,價值理解和談判能力。”同樣也為她日後創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但張璐並未滿足於現狀,心中萌生了創業的念頭。彼時,她發現市面上都是以熟人社交軟體為主,沒有一款成熟的的陌生人社交軟體。“有時候想分享自己的想法,發在微信朋友圈覺得不太合適,但發微博上又沒有人回覆,最後只能發在QQ空間,並且僅對自己可見。”

張璐認為,作為年輕人應該想表達什麼就立刻表達,並且能夠很快就有人來互動。做一款分分鐘找到“對的人”的聊天分享軟體,成為了Soul誕生的最初靈感。

一開始,張璐嘗試著自己去做產品。但由於此前完全沒有網際網路從業經歷,她只能先用PPT畫一張原型圖,再找兼職做了一套UI,然後又去尋找外包做產品demo。“外包公司一直問一些我聽不懂的問題,我就一邊聽一邊百度、谷歌。”張璐曾回憶。

然而外包公司做的產品並不能令人滿意,存在各種Bug,有時甚至連訊息都發不出去。但張璐發現,即便如此,依然有些使用者寧願截圖發圖片也要使用,這讓她感覺自己找到了“真正想做的事情”。2016年,張璐決定辭職並組建創業團隊,投身創業。

經歷了近10個月的研發設計,Soul終於在2016年11月橫空出世。這款“致力於讓天下沒有孤獨的人”的虛擬社交APP一經上線,便獲得了20萬註冊使用者。2019年以來,Soul更是一度登上App Store社交榜首位,並長期保持在社交榜前列。

火熱的Soul引起了投資人的關注。2017年6月,Soul在獲得了五源資本的A輪融資,僅僅時隔5個月又拿下了B輪融資。“我後來也問自己,在我無法證明任何事情的時候,他們為什麼要把錢給我?其實我也不知道。用他們的話說,就是相信我這個人。”張璐曾這樣回憶融資歷程。

今年3月17日,外媒The Information曾爆出,Soul計劃赴美上市。知情人士稱,Soul計劃以超過10億美元的估值融資約2億美元,而投資者給到的估值最高為20億美元(約合130億人民幣)。如今,隨著Soul正式提交招股書,36歲的張璐即將斬獲一個IPO。

坐擁1億年輕男女

背後浮現一群知名VC的身影

此次IPO,Soul將自身定位為“社交元宇宙”,而非此前的陌生人社交。

這一概念被解釋成“脫胎於現實世界,又與現實世界平行,並且沉浸感強、始終線上的社交場景。它有完整執行的經濟,資料、數字物品、內容以及IP,這些都可以在其間通行。”

資料顯示,這是一款專注於精神交流的社交產品,在匹配方式上持續了不看臉的本質,增加了使用者之間靈魂溝通與碰撞的機率,主打“跟隨靈魂找到你”。因此,Soul的整體設計也營造出一種找尋靈魂伴侶的氛圍。同時,Soul也通過支援使用者顯示和隱藏個人資訊,來解決資訊洩露等困擾。創始人張璐也提到:“Soul可以降低當代年輕人的孤獨感。”

隨著招股書的披露,這家隱祕的社交王國露出了真面目——平臺累計註冊使用者已超1億,以24歲以下的年輕人為主,其中男性佔比45%,女性佔比55%

換言之,一大批年輕男女沉浸在這款APP裡。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Soul App手機移動端月活躍使用者為3320萬,日活躍使用者達到910萬。他們平均每天使用App時長超40分鐘,且平均每天要開啟Soul App 24次。

1億單身男女,又要撐起一個IPO

龐大的年輕群體正是Soul最大的商業價值之一。投資界瞭解到,Soul的商業化還處於早期階段,營收來源主要是為使用者提供虛擬專案及會員訂閱等增值服務。為了達成“完整執行的經濟”的願景,Soul在平臺內引進了虛擬貨幣,也就是Soul幣(Soul Coins),使用者需要以此購買平臺內的消費及服務。

那麼有多少人願意在這款App裡花錢呢?根據招股書,今年一季度,其月均付費使用者規模達154萬,月均使用者付費率達4.8%,平均單使用者付費額為48.6元。

與此同時,Soul也一直在拓展不同的變現渠道。自2020年第四季度開始,Soul開始進行APP廣告收入,並且在今年第一季度上線了創新型社交購物玩法“Giftmoji”,增加了GMV收入變現渠道,這都為公司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不過公司對外的廣告營銷依然佔了大頭。招股書顯示,2020年Soul的營收為4.98億元,同比增長604.3%;利潤方面,2020年公司淨虧損4.88億元,而這一資料在上一年僅為2.995億元。

1億單身男女,又要撐起一個IPO

得年輕人者得天下,在Z世代成為主流人群的當下,社交依然是剛需,也是網際網路大廠和資本不願放棄的“香餑餑”。5年走來,Soul背後也收穫了不少VC機構的青睞。招股書披露,Soul的股東包括騰訊、五源資本、DST、GGV、元生資本及魔量資本等。

IPO前,Soul管理層持股為33.2%,其中創始人兼CEO張璐持股32%,擁有公司65%的投票權;騰訊全資子公司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為其最大外部股東,持股49.9%,擁有公司25.7%的投票權;此外,元生資本持股6%。

1億單身男女,又要撐起一個IPO

中國男性比女性多3500萬人

情感社交,依然是一門賺錢的生意

無獨有偶,今天上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正式出爐。

全國人口共141178萬人,其中有一組資料格外引發關注:本次結果顯示,我國男性人口為72334萬人,佔51.24%;女性人口為68844萬人,佔48.76%。總人口性別比(以女性為100,男性對女性的比例)為105.07,與2010年基本持平,略有降低。這意味著,當下中國男性要比女性多出近3500萬人

結果一出,瞬間引發沸騰討論,不少網友紛紛在微博平臺評論表示:“那越來越多男生找不到物件啦”、“找物件更有競爭力了”、“好一大群單身狗”。單身大潮正席捲而來。

由此一來,類似於陌陌、Soul、探探等陌生人社交軟體,則為這類尋找情感的年輕人提供了廣闊天地。就好比在Soul裡,每天都有新的愛情故事在這裡美好地發生著,這些年輕單身男女在Soul相識、相戀直至走進婚姻殿堂。

面對漸漸失衡的男女比例,在新年輕人群和新的社交需求下,社交創業潮依舊生生不息

中國創業者與投資人們始終沒有放棄“解決孤獨感”這一命題,新社交產品頻頻出現。尤其是在2019年,張一鳴、羅永浩、王欣罕見在同一天釋出新社交產品,堪比社交軟體界的“三英戰呂布”,其中的呂布便是微信。

不過社交這門生意並不好做,三位玩家並未激起多大的水花,堅持最久的位元組跳動“飛聊App”也已在絕大部分應用商店內下架。社交賽道在短暫的風口過後,漸漸進入了靜默期。大家折騰到最後的結局都幾乎一致,微信在社交場景裡的地位,依然無人能撼動。

另一邊,陌陌、探探、Soul甚至更小體量的Uki都曾陷入下架風波。有使用者曾直言道:“它們都秉著一貫的擦邊球調性,可以說是‘殺豬盤’的戰場。”對此,有投資人分析認為,社交行業監管越來越嚴,創業的門檻也越來越高。跟移動網際網路整體的紅利變化有關,整體而言,產品創新、新玩法的排列組合機會變少了。

即便如此,網際網路大廠們依然躍躍欲試。數日前,抖音上線全新功能“抖一抖”,類似於微信的“搖一搖”,主打陌生人社交。在這之前的一週,抖音還測試了“朋友聊天室”,主打多人視訊聊天功能。瞄向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張一鳴對社交版圖的覬覦,已經十分明顯。

但長遠來看,使用者性別比例失衡將成為社交產品發展的屏障之一。這在於,當男性、女性使用者量不一致後,陌生社交平臺上的匹配效率將降低,性別佔比較高的使用者想匹配到心儀異性的成功率也會下降。與此同時,社交產品應注意維持男女比例,如果女性使用者進一步下降,平臺則需要要加強反騷擾機制

當年輕人的社交圈子愈發閉塞,越來越多單身人士湧向社交平臺,一場新的社交戰事馬上就要上演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