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叫我施主吧

走進寺廟大門,我努力表現得很乖,很安靜。

虔誠是沒法表現的。因為我總是要轉著眼珠子去觀察別人。

總是假裝低頭,然後抬起眼皮去看別人,也觀察菩薩的細節。

不知道這些動作在別人的眼裡會不會是猥瑣的樣子。

這所寺廟裡面不稱施主,稱師兄、師姐和師妹。

讓人進去一被人稱呼就感覺找到了組織,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油然而生。

雖然自己並不是信徒。

每個大殿都不允許進入,用一個大大的功德箱擺在門口,堵住入口,所有來膜拜的人都是站在院子裡,面朝大殿的方向行禮,完事兒之後,送上功德錢便安靜離去。

我也學著別人的樣子,完成了一系列的動作之後,就雙手合十默默地站在旁邊,開始悄悄地觀察別人了。

一個老大爺,旁若無他的,認認真真地一遍又一遍地撫摸門前的獅子。看得出來他一定是一個信徒。我不理解他的感情。想象不到他的內心活動。

一個穿著西藏僧人的服飾的年輕和尚,坐在院子旁邊,閉著眼、手裡拿著轉珠。身體一動不動。似乎他和我們不在一個空間似的。我好想知道他在想什麼。

一對情侶,一路嘻嘻哈哈,女孩竭力地表現自己活潑可愛又單純,男孩拎著包包滿眼的寵溺。所有禮佛的動作都是現學現賣,和我一樣。

我猜,他們應該約會還不超過三次。只是這個約會地點也太特別了點兒。

回來的路上,我一路都在思考,我為什麼沒有信仰。我為什麼從來不去燒香禮佛。

最後想出了一個自認為頗有道理的原因:我不需要贖罪,也不需要祈禱。

關於今生,每天都是新的開始,永遠向前看,不糾結過去。相信事在人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關於來世,我不願意去想。因為過好今生就夠了。

所以,還是叫我施主吧。師妹不敢當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