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我從不悲嘆自己的命運,也從不為此發怨言。只是有一次因為鞋子遺失了,無論如何沒有能力再買一雙的時候,我發過怨言。當時我懷著沉重的心情走進一座大回教寺,在那兒我看到一個缺腿的人,於是我為自己雙腳的無缺而感謝神,沒有鞋子穿又算什麼呢?
——薩迪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史鐵生在《病隙碎筆》中言:

發燒了,才知道不發燒的日子多麼清爽。

咳嗽了,才體會不咳嗽的嗓子多麼安詳。

剛坐上輪椅時,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豈非把人的特點搞丟了?便覺天昏地暗。

等到又生出褥瘡,一連數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著,才看見端坐的日子其實多麼晴朗。

後來又患“尿毒症”,經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懷戀起往日時光。

終於醒悟:

其實每時每刻我們都是幸運的,因為任何災難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個“更”字。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其實,每個人最終都會走向這條路。確切地說,不是再也不跟世界較勁,不再與命運抗爭,而是最終自己跟自己和解。

一日,我翻看《讀者》雜誌,署名為表妹的一篇散文,看得我心情沉重。這篇散文名字叫“消化是一件殘忍而自然的事”,說,前段時間,朋友給我推薦了一部電影《帕特森》,她是這麼跟我介紹的:男主人公是個公交車司機,他的生活無聊又機械,最大的愛好就是每天在一個筆記本上寫些小詩。後來因為疏忽,這個筆記本被他家的鬥牛犬撕得粉碎。電影就是講他怎樣默默消化這一事實的故事。

她用了“消化”這個詞,因為這個詞,我決定去看這部電影。

作者後來總結道:朋友的概括十分準確,這是一個關於消化的故事。消化是一件殘忍的事,它類似於“算了”,我們一邊若無其事,一邊把那個結石般的固狀物費勁地整個吞下;但它又是一件無比自然的事,任何一個活著的人,在再次吞嚥之前,都需要把之前的囤積消化乾淨。

我也覺得消化這個詞用得好,很是形象。

不管殘酷的現實,是多麼令你難以忍受,你只要還想活著,或是為了自己的責任,你還需要活著的話,你就必須消化殘酷的現實。

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向不講道理的世界臣服。

自己說服自己,看不開,也得看得開。

活著,就要不斷地自己勸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