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汪曾祺有一本書,名為《慢煮生活》。何為“慢煮生活?”老先生沒有講。

我卻想起豆友尖叫麻瓜談起,她很喜歡煮水。水是慢熱的,從插上電那一刻就開始,但肉眼看到的,只有緩慢從水底浮上來的小氣泡。

但她說:“等水開的時間很幸福,就像走路回家,目的既定不移,你知道總會到的,因而不會彷徨,不會失落,每一步都在靠近終點。”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慢煮生活也如此,不像快煎的心急火燎,不像煨湯等到心焦,溫溫吞吞等到最後的熱烈,那時的咕嘟聲會非常美妙,有穩穩的,妥當的快樂。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汪曾祺愛吃,也愛做菜,他在《慢煮生活》書裡總結自己的心得:

“家常酒菜,一要有點心意,二要省錢,三要省事。”但絕不可因圖省事,而急忙火燎,故而又補充道:

“酒渴思飲,主人捲袖下廚。一面切蔥姜,調佐料,一面仍可陪客人聊天,顯得從容不迫,若無其事,方有意思。如果主人手忙腳亂,客人坐立不安,這酒還喝個什麼勁!”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1.2| 風一樣的嬸子 ©

人之於生活,最害怕但最常有的是浮躁心。我們可以藉口說,時代不同,壓力大,不得從容。但無法否認,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壓力。

之於汪曾祺,生活在舊時代的空襲下是壓力,但他做芝麻醬拌腰片極為細緻。“等水大開,腰片推下,旋即抄出。”重複兩次,腰片已熟,卻仍脆嫩。

但若一次焯到腰片大開,一次催熟矣,影響口感。一遍又一遍煮水,投入我們的耐心,雖緩慢,可你不僅越來越懂得如何焯好腰片,你也會煮掉自己的浮躁心。

焦慮、煩惱、壓力總是會有的,但好在,有人以平和的心態去面對、和解。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風一樣的嬸子 ©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有一位叫宿社的人,年少時和小夥伴“煮月亮”。星夜底下放個盆,裝入水,月亮就會在其中。拾柴點火,真的就煮起來。

“因為月亮是圓的,圓的可以變出任何東西。”其實什麼都沒變,他們便就著月亮說話,有個孩子說:“能不能煮月亮的時候,順便也煮一下紅薯。”

不止,後來還煮了蘋果、梨、橘子、胡蘿蔔…從那個夜晚開始,宿社說他一直是個煮東西的孩子。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1.2| 淸涼地兒-了琹 ©

“一邊煮,一邊往盆子里加入了成長、心事、追求、思想、煩惱。也煮時間,把歲月煮成了溫暖的記憶,把城市煮成了自己的家,把經歷煮成了畫面,把遇見煮成了情感。”

“煮”這一字,有水意,亦有火意。最簡單不過一壺白開水,但投入姜蔥,有蔥姜味;投入糖塊,有甜味;煮茶,有香氣。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 淸涼地兒-了琹 ©

就像故事最後宿社說:“我正在煮月亮,你想往裡加什麼?”慢煮生活,你投入什麼,就會擁有什麼。

懂生活的大廚還會說,煮是最要講究的,開始是武火的煮,很快就翻滾沸騰,但只剛剛入味而已。接下來就要轉成文火,慢慢煮下去,滋味才會持久又溫厚。

一旦事物有了味道,就有了底氣。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 淸涼地兒-了琹 ©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煮,不似快煎,很快就熟了,也不似燉湯,慢到心焦。它有守候的意味,不急不緩,終點卻並不遙遠。

就像煮冬。一年二十四番花信風,第一番不是在春天吹來,而是在最冷的小寒。於是臘梅開了,山茶來了,水仙也緊隨其後。

它讓冰天的枯寂,有了新亮的色彩,更可以肯定的是,當第七番迎春花風吹來,便是立春,辛丑年就真正開始了。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美玉清可 ©

美好從來不是忽然到來,也不是一朝即就。總是要經過時間的烹煮,慢慢成長的。

慢煮生活,要有等待的心情。而最後打動我們內心的,不也是曾經的默默守候,走到了目的地,或等到了好結果。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美玉清可 ©

物道君分享過許多生活家,有些有院子,有些有一門精通的手藝,有些會做頂好的雅食,會拍照,一言概之即:會生活,生活精緻而美好。

但總有人說,“羨慕啊,但是做不到”“這樣的生活太難了,而現實太現實了”……之類的話。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圖|美玉清可 ©

而我希望,不要為此焦慮,不要為此退卻。因為每一個都是從很淺,不懂的狀態開始,一點一點地烹煮,慢慢變成後來的自己。

就像風這首詩:

“風剛開始時是靜止的,

很安靜,

就像它不存在一樣。

後來不知道怎麼的,

它發現自己能吹了。”


此時今日依然寒冷,願你我慢煮著生活,成為著自己。

慢煮生活,不是慢,而是溫穩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絡作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