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被遺忘的軍團,孤守一城42年,三軍將士用白髮詮釋鐵血軍魂

我們只知道時間珍貴,但是又有幾個人真的珍惜過呢?小時候總希望時間能過的快點,快點長大了就可以做大人做的事情,到了中年又希望回到小時候,但是仍然會有許多人把時間給虛度了,到了老年我們才會想通許多事情,放下許多事情,才會把時間充分的利用起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為怕留下遺憾,但仍會有許多人會認為生命無多,得過且過吧。說起時間,不知道你們走過了多少時間,現在的你們,到了四十歲了麼,如果說到了,那麼回首往事,你都做了些什麼呢?是否想過,人生,能有多少個四十年,四十年能做多少事情。

說起四十年,不禁讓我想起了,在唐代的以為老人,這個老人用了他生命之中青春的四十二年,只做了一件事情,但是他的一生,沒有人敢說是虛度,因為這四十二年,他向人們展示了大唐將士的鐵血軍魂,這個叫做郭昕。

在唐憲宗元和三年的一個夜晚,在西域的邊城,風沙怒號,月色淒涼,一個白髮蒼蒼的安西大都護郭昕看著眼前的這熟悉的景象,靜靜的站在這裡,時光如梭,四十二年了,這四十二年裡,每天都是相似的場景,葡萄美酒無法澆滅他心中的煩惱,刀叉劍戟無法斬斷他的悲傷。但是今天不同了,面對城外吐蕃大軍震耳欲聾的咆哮,今天他的使命應該就會結束了,如他所想,當城外山呼海嘯般的士兵湧入城裡的那一刻,大唐在西域的印記在這一刻被抹除,就如同風過之後,沙面的痕跡被敉平一樣,埋骨黃沙千年之後,人們才在這堆積的黃沙之下發現了,當年他們鎮守邊疆時候的一點痕跡。

說起郭昕守候大唐邊疆,就得從唐代宗永泰二年的時候說起,當時的大唐在西域的邊疆岌岌可危,當時唐朝在西域是有兩個非常重要的軍政機構的,他們分別是安西都護府跟北庭都護府,安西都護府當時最大的管轄範圍曾經囊括天山南北,直到蔥嶺以西,在往後來分管天山以南的地區。而北庭都護府,則是分管天山以北的地區,東起伊吾,西至鹹海。

也就是在安史之亂爆發之後,因為朝廷是要大量官兵的,所以就調回了駐紮在西域的大量兵力回中原,這就導致安西都護府跟北庭都護府只能獨自面對吐蕃的進攻,慢慢的就變成了“孤城絕域”當年的吐蕃選擇跟唐朝和親,跟唐朝關係非常和氣,但這次卻趁虛而入,奪取隴右,還曾藉此機會一度攻進長安城。

在這樣的情況下,郭子儀向皇帝建議派人到河西、安西等州為官吏,以便捍衛西域的疆土,但是在這樣的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大唐已經大不如從前了,這在此時面對如此困難的任務,又有誰會來主動接過呢?這個人就是郭子儀的侄子,郭昕。於是,永泰二年,郭昕以雲麾將軍,左武衛之職,出征,前往安西都護府,也許他出徵之前就已經想到,也許他根本沒有想到,這一去,他就會在那片黃沙下埋骨千年,再也沒能回來。

其實,在郭昕到達之後,鎮守西域的兵力還尚在很多,雖然總被侵擾,但是仍然打理的井井有條。但是隨著河西、隴南被吐蕃攻陷了之後,西域跟唐朝的聯絡就越來越困難了,慢慢的就斷了聯絡,斷了聯絡之後,朝廷又怎麼會知道吐蕃大軍的一波波進攻,在那樣的絕境下,沒有支援,沒有物資,怎麼辦?

他們知道,他們考不了任何人,只能夠靠自己,於是郭昕帶領著將士們開荒種糧,到了如今還能夠看到當年屯糧的遺址,然而郭昕不光組織農民種糧,郭昕還組織將士們自制貨幣,為了維持秩序,與經濟發展,後來人們在阿克蘇等地的唐代重要的遺址中,發現了大量的大曆元寶、建中元寶、這些“元”字,跟“中”字等錢幣,都是當時將士們自鑄的錢幣。

據一些史書記載,郭昕並不是四十多年一直沒有跟朝廷聯絡上,咋建中二年的時候,郭昕派出的人與朝廷聯絡上了,但是這個時候郭昕已經在西域呆了整整十五年了。當時的唐德宗知道了之後,非常的高興,沒想到那裡還有軍隊在駐紮守護,就立即下詔,稱讚他的功勞,並且加封郭昕為大都護、四鎮節度觀察使,跟在郭昕身邊的將士也都跟著加薪升職,甚至越級七等授官,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也就是在這一年,大唐的功臣,郭子儀去世了,十五年前,也正是他的一個建議,把自己的親侄子送去那裡,到他離去都沒有在見到過他的親侄子,不知道是不是他聽到了他的親侄子仍然堅守西域後,內心感受難以表達,到底是對,還是錯,是欣慰,還是慚愧,我們已經無從得知。

但是所有的嘉獎也只是口頭上的,因為根本就沒有實際上的物資獎勵,他跟唐代宗有很多本質上的區別,唐代宗寸土不讓,他對於安西、北庭的想法是,隨時都可以丟棄的“雞肋”,後來的唐朝跟吐蕃談成了清水之盟,但是沒過多久,就被打破了,而且長安也被攻陷了,唐朝為了跟吐蕃示好,竟讓願意割地,而且正是安西、北庭兩地,但是有人勸諫,大致的意思,這兩地守候這麼多年,你隨便就送出去了,怕失民心,最後才算就此作罷。而且當時的朝廷非常的混亂,自身難保的朝廷還是無暇顧及郭昕。

但是他沒有任何怨言,更沒有向朝廷提出過告老還鄉,幾十年如一日,他始終堅守著,轉眼間將士們都已經在這裡娶妻生子,也不盼著歸鄉了,就是這樣的條件下,吐蕃經常進攻之下,北庭失守了,吐蕃軍隊就乘勝追擊,緊接著安西都護府也在失聯,但是沒有人會想到,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西域的唐軍還是在這裡堅持了將近二十年。據考證,安西都護府的最終隕落是在元和三年的一個冬夜。

自安史之亂以來,他們與吐蕃交戰無數次,戰到最後,軍中士卒有的早已離世,有的也已經頭髮花白,但是哪怕就是這樣,老人們仍然在教孩子們學習自己的家鄉話,講述家鄉里的風光,戰到最後一夜他們仍然在燃燒他們的生命,可以說這是他們風骨,他們用四十多年的堅守告訴他們的子孫後代,什麼是鐵血軍魂,他們是子孫的驕傲,更是大唐的驕傲,但是無奈被風沙埋骨千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