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幾年前,演員王傳君在接受採訪時候說自己曾經有11個月沒有拍戲,一查銀行卡里只剩100萬了,心裡慌得要死。

這段發言之後迅速被當作凡爾賽在網路上流傳開來,“窮”得卡里只剩下100萬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明星與普通人之間的貧窮感,有著天壤之別。

而放眼如今的國產劇,編劇筆下的窮人跟現實生活中真正的窮人,又何嘗不是雲泥之差呢。

現在國產劇裡所謂窮人,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精緻的假窮人,一類是為了實現戲劇衝突而塑造出來的吸血鬼窮人。

精緻的假窮人

所謂精緻的假窮人,就是那些人設是苦哈哈的“窮人”,但卻過著精緻講究的生活。

比如關曉彤與鹿晗的定情之作《甜蜜暴擊》裡鹿晗飾演的明天,三年前父親離世,母親離家出走,還是學生的他帶著一對叫明珠明朗的雙胞胎弟妹一起生活。

自己還是毛頭小子,還要又當爹又當媽照顧兩個六七歲的小孩,並利用課餘時間到餐廳打工賺生活費。這種生活壓力,現實生活中80%的成年男人估計都夠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照理說這麼一個來沒有穩定收入的家庭,三個要吃飯要上學的孩子,日子應該過得緊巴巴才對,但他們住著寬敞的小洋房,家時井井有條,一塵不染。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老房子尚且可以說是父母留下的,豪華點也說得通。

後來明天帶著弟妹搬到深圳去上學,租的房子雖然說破舊,但有兩層還帶個院子。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彈幕一片羨慕:這麼大的房子,這分明是豪宅啊,鹿哥真有錢啊。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他是編劇筆下的窮人:高中為了打工賺學費,輟學了兩年。之所以跑到深圳去上大學,也是因為那所學校不要學費。

抱歉,這個一身名牌、名錶的小哥,讓我對貧困生有了誤解。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同理《我的真朋友》裡Angelababy飾演的程真真是一個初入職業的菜鳥,闖禍了只拿得出來2000塊錢。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卡里還欠了5845.19塊的賬單。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可人家在魔都住著高檔小洋樓。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室裡傢俱極盡奢華,化妝臺上各類化妝品、香水一應俱全。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兜裡一毛不剩,照樣不影響她吃幾十塊一桶的自嗨鍋。

而真正的窮人我就不一樣了,最窮的時候連桶面都不敢買,都買袋裝的……

草率了,原來我連做窮人都不配!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還有戚薇,當她說出一失業馬上就交不起租房的臺詞時,我以為她跟我一樣是個倔強的青銅,畢竟大人物不可能一失業就斷“資金鍊”,好歹銀行卡里的積蓄也可以撐個三五載。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正當我以為可以找到共鳴的時候,看到她住的房子!對不起,打擾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吸血鬼真窮人

國產劇是不是就沒真窮人了呢?

也不是。編劇為了推動劇情、製造矛盾點和話題,會極力刻畫一些醜陋的吸血鬼形象。(當然,這種人現實生活中也真不少)

比如《歡樂頌》裡的樊勝美父母,他們窮是真窮,窮得理直氣壯、蠻橫無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再比如《安家》裡的房似錦的媽媽潘貴雨。

這些人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把孩子當搖錢樹,自己窮得叮噹響,卻想從孩子身上撈一筆。

外加重男輕女……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歡樂頌》播出後樊勝美的父母引起了觀眾的熱議,以後幾年,這類極品父母頻頻出現在編劇筆下。

《我的真朋友》裡店長曾慧敏父母,也曾三天兩頭上門找女兒要錢,開口就是20萬,說兒子年紀大大娶不上媳婦是因為女兒不拿錢給耽誤的。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這類角色是真窮,但這種極品畢竟也是少數,多數觀眾觀劇時爆脾氣都躥上來了,卻很難從他們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看看2020微博統計的10大人氣電視劇,好像沒有哪一部跟窮人有半毛錢關係。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那麼,真的窮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導演編劇們集體殺死的呢?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被傷到,是陳思誠2012年執導那部電視劇《北京愛情故事》。

劇裡張譯飾演的石小猛,一個讀完大學後留京打拼的農村窮小子,那麼努力地奮鬥,只為讓女友沈冰過上好日子。但他的努力,在天生自帶光環的富二代程峰面前不值一提。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程峰用著冠冕堂皇的理由做什麼好像都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而石頭卻被編劇寫成卑微乃至卑鄙的小螞蚱。

到最後,他以為他有的,其實都沒有,愛情、友情都顯得那麼可笑。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北京愛情故事》評分很高,豆瓣7.5。

有人說它源於主創的真實生活,所以能夠引起廣泛的共鳴。但與其說是《北京愛情故事》不如說是《高帥富與矮挫醜的愛情對決》。

價值觀是什麼?沒懂。

還有一部同樣叫好又叫座的《奮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除了華子一人勉強算是點題之外,還有誰是真正在奮鬥?不也就是幾個富二代的狂歡、裝X,整劇都在為小3和渣男洗白。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2020年《裝臺》、《山海情》之所以備受觀眾好評,也正是因為在一眾假大空、人人都住10億大豪宅、談著矯情戀愛的都市劇偶像劇外的它們,做到了接地氣,貼近生活,能讓從那年代走過的人共情。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往前追溯,大概也就12年前的《蝸居》有點窮人的生活縮影。

畢竟郭海萍、蘇淳在那小弄堂裡生活的憋屈是真實可見的;平凡普通的小貝PK有錢的宋思明,女友都守不住的悲哀大家也能感受到。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再往前一點,22年前《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也是真正勞苦大眾家長裡短生活的真實寫照。

求求導演們來趟凡間吧,國產劇盡是卡里只剩100萬的“窮人”了

後來,窮人慢慢從熒幕上消失了。

導演、編劇們筆下的人物一個比一個高大上,可著勁兒鋪人設,做包裝。

我們開啟電視,會不覺感慨劇中人錢掙得真容易。

卻很難從一部影視作品上看到折射出自己的那一部分了。

求求導演編劇們,來一趟凡間吧,搞藝術創作的時候多回歸生活、迴歸本真,讓普羅大眾有資格做“窮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