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近日,社交媒體被“1.6億元片酬”和“日均薪酬208萬元” 刷屏,鄭爽被網路實名舉報“陰陽合同”、拆分收入獲取“天價片酬”、偷逃稅等涉嫌違法行為進一步發酵。

據央視報道,前期群眾舉報鄭爽涉嫌偷逃稅問題,上海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已予受理,正在依照稅收法律法規進行調查核實。北京市廣電局已啟動對相關劇目製作成本及演員片酬比例的調查。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國家廣電總局:

堅決支援依法查處”陰陽合同”、”天價片酬” 等問題

4月29日晚間,國家廣電總局發文表示,已責成北京市廣電局對電視劇《倩女幽魂》製作機構涉嫌違反制作成本配置比例有關規定啟動調查,同時要求北京市廣電局、上海市廣電局等配合稅務部門對有關公司和鄭爽簽訂“陰陽合同”、拆分收入獲取“天價片酬”、偷逃稅等涉嫌違法行為進行調查,如有違法違規情況將嚴肅處理。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國家廣電總局表示,將嚴格執行《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路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關於進一步加強廣播電視和網路視聽文藝節目管理的通知》有關規定,進一步加強電視劇行業管理。

同日,中國視協電視界職業道德建設委員會發文稱,無德莫談藝,遵紀守法是藝德最基本的體現,是一個文藝工作者的行為底線。依法納稅是憲法規定的每個公民的基本義務和愛國守法的道德義務。對於沒有藝德的藝人,社會決不會為其提供發聲露臉的機會。

鄭爽方迴應:

願意接受並配合一切調查

微博認證為“鄭爽虛擬工作室”的@鄭爽微博事務部 今天(29日)上午發微博表示:“稅務部門已經在核實我的合約、個人稅務、一切有關經濟合同,我願意接受並配合一切調查,結果會公佈於眾。感謝大家關注。”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

就在相關部門表示要嚴查之際,近期,多個明星工作室被登出。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根據天眼查資訊顯示,今年關聯企業涉及登出的名人(時間倒序)包括:魏大勳、姚晨老公曹鬱、何炅父親、鄧超、唐嫣、文章、馬薇薇、那英(後撤銷簡易登出公告)、趙本山、朱正廷、孟美岐、吳宣儀、沈騰、井柏然、王千源。

其中:

4月14日,唐嫣關聯公司上海唐嫣影視文化工作室、文章關聯公司上海路路影視文化工作室登出,相關注銷工作室均由藝人本人全資持股。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4月13日,那英關聯公司北京銀河樹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新增簡易登出公告,公告期至2021年5月3日。那英為該公司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51%。

3月29日,黃磊、何炅參股的寧波風火石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登出。

3月24日,本山傳媒(海南)有限公司登出,該公司由趙本山、肇恆玉共同持股。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樂華旗下多名藝人孟美岐、吳宣儀、朱正廷關聯公司登出。分別為寧波高新區美昱傑文化傳媒工作室、寧波高新區小選文化傳媒工作室、寧波高新區朱正廷文化傳媒工作室。

據山東商報,記者整理了鄭爽、黃曉明、何炅、黃聖依、唐嫣、趙薇等75名一線藝人相關公司發現,75名藝人名下相關公司共有647家,其中已登出200家。

其中,藝人名下關聯公司數量最多的是黃曉明,其相關公司一共有43家;其次為章子怡,名下相關公司有29家,為女藝人中公司數量最多。此外,陳坤有25家,李晨有21家,黃磊有20家,何炅有19家,陳赫18家,靳東18家,鄭愷17家,黃渤16家,趙薇14家。

影視板塊再遭考驗

北京文化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 變更為“ST北文”

影視圈居高不下的片酬,參差不齊的影視劇,使得影視板塊幾乎成為了A股最容易爆雷的行業,以至於“明星賺飽,股民買單”成為一句詼諧的冷幽默。

以北京文化為例,鄭爽拿下1.6億片酬的《倩女幽魂》影視專案的主投資方為北京世紀夥伴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簡稱“世紀夥伴”),當時正是北京文化的全資子公司,是北京文化於2016年斥資13.5億元收購而來。

29日深夜,上市公司北京文化釋出公告,其中提到,

1、股票將於 2021 年 4 月 30 日(星期五)停牌一天,並於 2021 年 5 月 6 日(星期四)開市起復牌。

2、公司股票自 2021 年 5 月 6 日起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處理,股票簡稱由“北京文化”變更為“ST 北文”,股票程式碼仍為“000802”。

3、公司股票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後,股票交易的日漲跌幅限制為 5%。

公告顯示,因蘇亞金誠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對公司 2020 年度內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見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蘇亞審內 [2021]22 號),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第 13.3 條第(四)項的規定,公司股票自 2021 年 4 月 30 日開市起停牌一天,自 2021 年 5 月 6 日復牌後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處理。

審計師在年報也說明了原因:北京文化原子公司北京世紀夥伴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其他權益工具投資(舟山嘉文喜樂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期初餘額36,699.21萬元。本期該項投資已隨北京世紀夥伴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處置而轉出,由於舟山嘉文喜樂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未能提供會計賬簿、憑證、資金流水等會計核算資料,我們未能對該項投資期初餘額實施必要的審計程式,無法對該項投資的期初餘額及其對本年度資料和可比期間資料可能產生的影響作出準確判斷。

值得注意的是,就是北京世紀夥伴文化這家子公司,給鄭爽開出了1.6億的天價片酬。

北京文化還發布了《關於部分董事無法保證2020年年度報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真實、準確、完整的說明公告》: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其中,公司董事張雲龍無法保證2020年年度報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虛假記載。詳細原因是:“1、2020年1月,北京文化原全資子公司世紀夥伴原法人、董事長婁曉曦涉嫌挪用資金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20年12月,北京文化被北京證監局立案稽查,此兩項立案到目前仍未結案,無法判斷該兩個案件的最終結果對公司2020年度報告的影響;2、全資子公司東方山水規劃審批存在重大政策風險,專案開發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無法判斷其對公司2020 年度報告的影響”。

財報顯示,公司2020年度實現營業收入4.26億元,同比下降50.2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虧損7.67億元,虧損額較去年同期有所收窄;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為7.90億元,虧損額較去年同期有所收窄;基本每股收益-1.0719元。

公司獨立董事王豔無法保證公司2020年報及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虛假記載,詳細原因是:“減值事項未經董事會認真討論研究並形成決議,內控自我評價,未經董事會認真討論並形成決議,對重要事項其經濟活動實質是否真實準確完整未在年度報表中體現出來。

資料顯示,從2015年6月股價創出40元的新高以來,北京文化股價累計下跌了超過80%,市值蒸發超百億。

國家廣電總局發聲 影視圈上演“登出潮”鄭爽1.6億天價片酬背後的上市公司“帶帽”

2016年,北京文化花費13.5億購入世紀夥伴。收購時,北京文化與世紀夥伴簽訂對賭協議,世紀夥伴承諾從2014年至2017年期間,淨利潤不低於9000萬元、1.1億元、1.3億元和1.5億元,而世紀夥伴在此期間的淨利潤為9500萬、1.14億、1.35億和1.5億,每年都能“壓線”完成業績。

到了2019年,世紀夥伴經營狀況卻急轉直下。北京文化鉅虧23億,財報將主要原因歸為子公司“世紀夥伴和星河文化業績下滑”,並決定對世紀夥伴進行13.7億-14.7億的商譽減值準備。正是在2019年,鄭爽從《倩女幽魂》專案中獲得了1.6億片酬。

2020年4月,北京文化以4800萬元的低價,將世紀夥伴轉讓給北京福義興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導致鉅額商譽減值,北京文化兩年鉅虧31億元。

就在轉讓當天,世紀夥伴董事長婁曉曦實名舉報北京文化:“北京文化系統性財務造假,利用《倩女幽魂》等專案助力未完成業績的子公司,通過電視劇進行利益輸送。”

2021年1月4日,北京文化被立案調查。北京證監局的警示函顯示,《倩女幽魂》專案涉及違規確認收入。

即使是押中了《戰狼2》、《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等多部現象級爆款作品,北京文化但也無法逃避鉅虧的厄運。

而最終買單卻是股民,2016年以來,北京文化股價一路陰跌不止,截止4月29日收盤,北京文化股價僅剩5.47元,總市值僅剩39億元,相較於2016年初累計蒸發超200億元。

在影視板塊中,北京文化並非個例。近年來,影視圈片酬亂象叢生、影視企業大肆併購、商譽暴雷頻頻,以至於A股的影視板塊幾乎沒有誕生過長牛股,買入影視股的投資者更是虧多賺少,大量曾經炙手可熱的影視公司現已淪為資本市場的“棄兒”,令人唏噓。

(21綜合自券商中國、中國基金報、央視、21世紀經濟報道、21金融圈、天眼查、北京日報、市場軟體等)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編輯 | 周妙妙

責編 | 金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