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已經退圈的“素人”鄭爽,仍能不時給人“暴擊”。她和張恆的故事就像連續劇一樣,至今不僅沒有大結局,還不時奉上“高能戲碼”。求錘得錘的粉絲們昨天等到了張恆的一個“大錘”。張恆在微博曝光了部分微信聊天記錄和語音,內容驚人,除了說女方虐狗、超市裡吃東西從來不結賬、偽造機票騙報銷等,最讓人震驚的應該就是女方輕描淡寫的“每天200萬”。於是,路人們發揮想象力,思索著“日薪208萬是什麼概念”。去年“限薪令2.0”以來,還以為他們有所收斂,但看富二代們、“老賴”子女們都扎堆進入這個“高危行業”,就可以明白他們的收入仍高到超出網友們的想象。猛獁記者從幾位業內人士瞭解到,其實對於有流量或有國民度的藝人來說,晚會上唱首歌或為商業活動站個臺,幾百萬就能到手,遠比拍戲時的“日薪208萬”更輕鬆。在一些圈內人看來,大家對明星的高收入憤怒不滿,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些人的德行、業務能力與他們的高收入完全不匹配。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日薪208萬,還說自己窮瘋了

張恆在微博上說“最近網路上扭曲事實近乎瘋狂的洗地造謠行為讓我震驚,我一直在糾結,也在思考用什麼樣的方式自證清白,說起來很是可笑,一個人要如何能證明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比如,鄭爽的律師作為一名專業的律師,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指控我教唆鄭爽偷稅漏稅,並遭到鄭爽拒絕這一言論。如果這是指控我是個渣男,我可以忍,但這件事事關公共利益……”

他發了一段有語音記錄的視訊,只有2分多鐘,但資訊量很大。震驚全網的1.6億片酬,就是鄭爽2019年拍的那部電視劇《倩女幽魂》。從張恆放出的視訊資訊來看,鄭爽希望是1.8億,但爽爸爽媽都覺得這個價格差不多了,語音中爽爸表示那邊能保證1.5億,那也相當不錯了,1.8億別說現在了,就擱以前也很嚇人了,現在這個形勢下,他覺得“有點風險太大”。視訊中的聊天記錄顯示,爽媽也讓張恆勸勸“大殼”,“要是讓我談1.8億我都不知道從哪下嘴呢!見好就收吧”。最終成交價是1.6億,但從視訊中的聊天記錄來看,鄭爽對1.6億似乎仍不太滿意,“不過算算每天200萬可以拿就算了”。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這部戲用時77天,日薪約208萬,雖然之前鄭爽和張恆打官司時,張恆的律師已經爆出了鄭爽拍攝《倩女幽魂》時片酬為1.6億,但當時大家的關注點多在孩子身上,這一次,當大家在視訊中看到她親自在聊天中說“每天可以拿200萬”,還是相當震撼。“日薪208萬”迅速刷屏,大家開始想象這是什麼概念,有網友說,月薪三千的人要賺到1.6億,可能要花4444年,而“爽”成了計量單位,1爽=6.4億,網友們開始計算“大廠們一年收入約等於多少爽?”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而讓人更不可思議的是,有這樣咋舌的高收入,卻捨不得花一兩千塊給狗看病。在張恆提供的視訊的聊天中,生病的小狗被裝在鞋盒裡,“不準備要了”,因為在她看來“我想去醫院比買狗都貴”,她還說起之前扔狗的時候遇到了當時的男朋友,對方把狗送醫院了,綜合後來胡彥斌的歌詞,網友猜測這個人是他。這還沒完,視訊中女方還提到自己在超市吃東西從來不結帳,也沒有羞恥感,說張恆“不知道你屌絲身上,哪裡來這麼多好傳統”、“破壞了我的樂趣”,所以讓對方打錢。是的,視訊裡她多次提到錢,多次催張恆要片酬,而且粉絲眼中單純、真性情的鄭爽其實非常精明,做自己的APP,計劃與明星合作,要“合理化”解決明星資金的問題。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喜歡錢沒問題,但她對錢執著的方式卻不是靠工作。她曾在微博小號上說自己“窮瘋了”,“一人給我1塊我有70多萬 一人給我100塊,我明天就去買房 扣完稅也夠了”,她的粉絲應該都沒有她有錢,這樣伸手去“乞要”,也讓人瞠目結舍。這樣的人,拿PS的機票圖片去報銷也就不稀奇了。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無本萬利,“二代”們扎堆進入“高危行業”

在張恆曝光的視訊中,鄭爽的媽媽還跟張恆交流策劃“陰陽合同”,張恆提供的語音聊天記錄及相關合同和收據顯示,鄭爽簽訂的“陽合同”片酬是4800萬,剩下的片酬則是以投資款的形式進行支付。事實上,2018年,范冰冰稅務風波爆發後,相關部門下決心遏制天價片酬,出臺了相關規定,去年2月,再次釋出新規,其中有一條,是要求劇組限制演員片酬“全部演員總片酬不得超過總成本40%,主演不得超過總片酬70%”,被稱為“限薪令”2.0版本。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其實大家都是苦明星天價片酬久矣”。影視公司的製片人李先生坦言,對於製作方來說,大部分資金都被主演拿走,用於群演、服道化以及後期的製作費用肯定會被壓縮,而即便天價片酬,部分流量明星能給的時間也非常有限,一部數十集的古裝劇,主演給十幾天的不是少數,“如果是大製作,主演也比較重視,能給兩個月,劇組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導演採訪時肯定是要不停誇敬業的”。所以,有一段時間,電視劇中替身加摳圖的情況比比皆是,製作水平粗糙的爛劇更是扎堆問世,也引發了觀眾的強烈反感。正因為如此,“限薪令”出來後,從業內到觀眾都在叫好。只是,從目前曝光的情況來看,天價片酬依然存在。“她能這麼要價,資方敢這麼給,那這樣的價格肯定是在行業認知範疇之內的”。李先生坦言,這在娛樂圈並不是個例,雖然明星在“片酬”上價格降低了,“但如果除了演戲,再加幾個額外的身份,比如監製、導演、製片等等,那麼就還可以再拿一份。”此外,像鄭爽這種以“增資”的方式打給她的公司也是一種。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2019年,明星高以翔在錄節目中突發症狀,搶救無效離世。他的離開讓大眾惋惜悲痛,也引發了明星們集體發聲,像張雨綺等眾多明星就提出“工作不超過12個小時”、“重返片場不超過12個小時”、“兩餐之間不可以超過6小時”“拒絕疲勞工作”等倡議,寧靜等人更直接稱“高危職業”,這個轟轟烈烈的倡議迅速引發網友的群嘲,直言“消防員、緝毒警察、公安人員 ,一線工人等等才是真正配得上高危職業這幾個字的人,他們為了工作賭上了性命”,而拿著高薪被眾星捧月照顧的明星怎麼能與“高危職業”掛鉤?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其實,娛樂圈是高危還是高薪,看看星二代、富二代都削尖了腦袋往裡進,就夠清楚了!”營銷公司的宣傳小貝(化名)笑言,這幾年的選秀完全就是“白天給資本家打工,晚上給資本家孩子打投”。就像“華為小公主”姚安娜,明明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也非要進娛樂圈分一杯羹,因為娛樂圈的錢就是這麼好賺啊。“做生意哪有當明星來錢快,生意還有賺有賠,當明星完全是無本生意,零成本、高收入,否則網友口中的‘老賴’子女,像黃明昊、周震南、虞書欣,當‘人間奢侈品’不好嗎,為什麼要參加選秀,進‘高危’的娛樂圈?還有剛剛在《創造營2021》出道的周柯宇,前不久不是被曝是‘傳銷之子’嘛!”

小貝透露,鄭爽日薪208萬其實相比綜藝和活動,在圈內也是常見的價格,她有一次幫一家二線城市的房地產公司邀約藝人,“他們對某個國民綜藝中的一位常駐MC(非一線)感興趣,結果一問價格,出席一次200W,並不是代言,只是一場活動而已,這遠遠超出他們的預算”。今年河南春晚曝火出圈後,有不少網友好奇為什麼不請明星,事實上,導演組第一時間就挨個邀約了,其中有一位藝人,總導演還跑到北京親自拜訪,但最後觀眾想看的幾位家鄉藝人都沒成行,300萬一首歌的出場價還是讓導演組知難而退。“限薪令”之後,藝人們都紛紛扎堆錄綜藝,可以不拍戲,但不能不錄綜藝。“相比拍戲來說,錄綜藝又輕鬆來錢又快,對職業演員來說,拍綜藝就像賺零花錢一樣”。所以,很多藝人即便是拍戲,也要把錄綜藝的時間空出來,“如果是一線藝人,去做飛行嘉賓,一天100萬並不少見”。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正是因為這樣“無本萬利”,而且還可以有名有利,富二代、星二代以及明星的親戚們都要闖進娛樂圈,當然不排除真有藝術夢想的。杜淳、霍尊、王驍、馬思純、楊玏、董子健、關曉彤……是在圈內有了自己姓名的“星二代,還有巍子的兒子王紫逸,王志文的兒子王冠傑,閆妮的女兒鄒元清、陳凱歌的兒子陳飛宇,也依靠著父母的人脈和資源在圈裡發展。前幾年大批明星親子類節目又讓一波明星子女走紅,黃磊的女兒黃多多,如今是微博熱搜常客,很大概率未來也是要出道的;小S帶著三個女兒拍了不少雜誌,似乎也是在為進圈鋪路;李小璐的女兒“甜馨”不管出不出道,知名度很高,已經是名符其實的“星三代”了,范冰冰的弟弟參加選秀出道,孫儷的妹妹考上北電,未來勢必是要當演員出道了。這些富二代、星二代們扎堆進娛樂圈,用資本和人脈壟斷娛樂圈,也基本鎖死了普通人通往娛樂圈的道路,“這也是網友們對當下內娛不滿的重要一點”。

顏值和業務能力全面“降級”,德行與收入完全不匹配

鄭爽的“日薪208萬”的片酬在圈內是個什麼水平?有網友提到,根據福布斯公佈的好萊塢收入排名,道恩強森是2020年片酬最高的男演員,他單部戲片酬是2350萬美元,而鄭爽《倩女幽魂》片酬1.6億元,換算成美元是2467萬,不僅超越了道恩強森,鄭爽77天的片酬,還超過了好萊塢巨星梅麗爾斯特里普、妮可基德曼全年的收入。

這樣超越好萊塢巨星的演員,業務水平如何呢?可以說,她出道十多年,演技一直被吐槽,“瞪眼、噘嘴、歪頭”被她用了十多年。2019年,她主演的《青春鬥》開播前有一個新聞釋出會,導演趙寶剛在接受採訪時,猛獁記者問了他一個大家關心的話題,就是劇中鄭爽與其他幾位新人的表現,當時趙寶剛對著猛獁記者的鏡頭,用“炸裂,演技炸裂”來形容鄭爽的演技,這句話也迅速成為當天的熱搜詞,當時大家還沒有看到成片,粉絲們已歡欣鼓舞,認為她的表演得到了名導的蓋章,結果如何?看過那部劇的都會覺得,“演技炸裂”似乎成了一個諷刺。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業務能力不行,那拿了1.6億片酬的她,在工作中表現如何?網上有一個網友在回答“如何看待張恆爆料鄭爽《倩女幽魂》片酬1.6億,拍戲77天,日薪208萬及陰陽合同”時透露了一些現場拍攝細節,“有一回去山頂上一個山寨拍,車子都上不去,所有器材全都得人手抬,搬器材花了倆小時,演員一來現場就發脾氣,說太熱了不演了,擱那兒罵街,一定要有空調,被迫搞了臺特別大的中央空調,賊重賊重,平常運輸要大箱車拉的,得起碼10個人才抬得動,從山腳搬到山頂,中途休息至少8次才抬完,ta吹爽了拍完戲走了,轉場又得10個人抬下去裝車,到下一個點又搬出來……”

還提到“為了省錢不用租場地天天擱深山野林裡跑”“怪不得這戲這麼趕這麼往死裡搞,給的工資也比市場價低,外面攝影小助起碼300一天這組就200,和場務一個價格,原來是你吞了這麼多,燈光都幹不動了一個接一個躺了……住的賓館也垃圾,單人間強行加個床變雙人間,就為了省錢給你……”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但就是這樣一人享受全組受罪拍出來的戲,估計再也沒法跟觀眾見面了。事實上,鄭爽除了拍戲,其他工作場合也經常放飛自我。還是《青春鬥》的採訪,其他提前遞交了提綱的藝人都已定好時間,唯獨鄭爽是“有可能不來,來了也可能不採,做好心理準備……”等到11點,主辦方通知“可以採!上來吧!”,結果大家剛進電梯又收到“不採了,疲憊了……”這幾年,鄭爽放飛自我,我行我素的作風,讓她屢屢登上熱搜,但各種出位言行,各種爭議不僅沒有讓她的事業受阻,且越來越紅火,用她的話說“上個熱搜能漲片酬”。演技差,收視撲,不敬業、沒有契約精神、性格奇葩……都無所謂,粉絲會幫她搞定一切,所以儘管負面纏身,依然不缺代言,也不缺綜藝和劇拍。即便是現在退圈變“素人”,仍有大量粉絲為她“洗地”控評。

當然,這種現象在當下的內娛不是個例。也正因為有粉絲護駕,不少藝人的道德底線越來越低,業務水平也是完全談不上。“流量們演戲靠配音,偶有及格水平也被粉絲剪出來吹‘炸裂’,其實現在的演員,要感謝流量們,因為被他們一襯托,及格的變‘老戲骨’,戲不錯的變“教科書”,戲好的直接變‘殿堂級’了。”藝人統籌李林(化名)直言,現在藝人的錢太好賺了,唱歌可以假唱,上綜藝有人寫好臺詞,還有提詞器可以照著念,“藝人就像個工具人一樣,出現在那裡就行了。而且自從有了提詞器,很多歌手連自己歌的歌詞都不記了,現場都不敢和觀眾交流,斜著眼珠子死盯提詞器對口型,收了錢又不肯花時間準備,我們也很鄙視”。這位藝人統籌坦言,只是節目組也無奈,“都說‘內卷’,現在的娛樂圈也是這樣,別的節目都這樣做,你不做就是‘不專業’,歪風邪氣起來後很難再回去”。像前段時間,大家熱議的某綜藝有提詞器,大家已是見怪不怪,碩大的電子提詞器就立在舞臺正前方,上面是“脫口秀”演員的臺詞,內容詳盡到連“行吧”,“我也不多講了”這類感嘆詞都有,粉絲們完全不驚訝,因為這早已是當下的“明規則”。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在這樣比差不比好的氛圍裡,有些藝人的“臉皮越來越厚,心理素質超強,個個都靈活掌握睜眼說瞎話的技能”。像假唱被抓包,聲音出來話筒還沒拿起來的情況,以前可以算是明星的“社死”現場了,但如今在粉絲和水軍的洗地下,假的也能變成真的,對明星的口碑和聲譽完全沒有任何影響,“有的明明口型沒對上,出來的聲音比錄音室還乾淨,還能被吹成真唱,真是侮辱觀眾的智商和耳朵。”

事實上,明星們一直賺的比常人多,前些年大家沒有覺得特別不平,一方面是差距沒有現在大得離譜,最重要的是,在這個行業裡,他們絕大多數的確就是天選之子:或長相無可挑剔,或有讓人神魂顛倒的風采,或者是歌聲無可替代,又或是演技讓人信服著迷,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有魅力,這些本事有一樣已經難得,但以前的藝人往往數樣加身,這些巨星們創造了眾多流傳至今的經典作品。也許生活中他們比常人身材更瘦小,面板也黑黃,五官也平淡,但沒辦法,上了妝或入了鏡就是可以顛倒眾生,長相上的小瑕疵也可以變成個人的特點,這樣的天賦別人羨慕不來,連嫉妒都不會有,觀眾只能欣賞或仰慕。

但現在老天不賞飯,自己也可以做。觀眾緣不再絕對是玄妙的東西了,長得不行,修修整整就能行,沒有才華,整了也不好看的,包年買來的廣告位也可以混個臉熟,只要錢砸到位,只要有耐心,總能捧出來,影視、綜藝包括唱跳選秀,幾乎每一個領域,都是資本的舞臺。技能有什麼了不起?唱歌跳舞學表演多辛苦,哪有學習化妝、練習賣萌討人歡喜來得簡單又快捷。這些多數從“二代”中選出來的藝人,再難見傾城美人,也少見天賦絕佳的天選之子,所以,這些人憑什麼讓人仰望呢?早些年成龍、周星馳、周潤發的片酬也是天價,但幾乎沒人質疑他們的資格。所以當才華與收入不匹配時,收穫的只能是憤怒與嘲笑,事實上,無可奈何無能為力的觀眾,也只能鄙視或吐槽了。

拍戲日薪208萬,唱首歌300萬,商業站臺100萬!限薪令限了個寂寞

猜你喜歡